第1243章 幻灭

“大婚?”君莫邪苦笑起来。自己的大婚,貌似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而且也不完全是自己的事情了。

邪之君主大婚,那可是整个大陆的盛事!

时至今日,哪怕自己想要低调一点只怕也不行了。

“母亲,这件事还是等等再说吧;其实我这次要处理的事情,正是与小苗家里那边有关。”君莫邪沉吟着道:“幻府方面迟迟没有信息传来,没准是真出了什么事,我这次出去,就是想去看看,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莫邪嘴上解释了,但心下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东方问心对这事,着急是自然的,但今天贸然提出未免就显得有些急躁了。大家如今都已经住在一起,难道还能跑了不成?大婚不大婚的,说到底不就是一个仪式吗!?

连君老爷子都对此一点也不着急,也就督促自己赶紧那啥,为了母亲却要这样的着急?

“为娘可是急着抱孙子呢,就不说为娘,你爷爷又何尝不急!”东方问心略显不悦道:“你这样拖拉下去,为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现在,那些昔日的姐妹们,都已经抱上孙子了,有一些,孙子都快找媳妇了,而你这里,居然还半点动静也没有,远的不说,就说你三叔,他们两口子才多大功夫……”

“这跟三叔有什么关系!他们两口子如胶似漆的秀甜蜜,我可干不出来,您要抱孙子也不用这么急吧?”君莫邪翻翻眼皮道:“再说,您的那些姐妹,怎么能跟您比?她们一个个现在都人老珠黄了,十足的黄脸婆。有那一个跟您现在似地,就跟小姑娘一样。”

君莫邪嬉皮笑脸的道:“娘,若是咱俩一起上街,大家不把您当我妹妹才怪呢……我要说咱们是娘儿俩,肯定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那又怎么样?就算是别人看着再年轻,又有什么用?为娘的心早已老了!”东方问心悠悠叹了口气:“你爹一个欣赏的眼神,比什么都强……没有你爹在,那么为娘成为天下第一美女……也是毫无意义!”

“女为悦己者容。女人的美丽,一生只为一个人绽放,一瞬间的灿烂,就已是永恒。”东方问心淡淡地道:“没有那个人,就算是绝代红粉,国色天香,却也只是迟早的一副枯骨,如此而已,不外如是!”

君莫邪叹了口气,默然无语。

一直以来,在母亲面前,他尽最大可能避免提起父亲君无悔的名字,避免提到母亲的最大伤心事。想不到东方问心还是无可避免的想了起来,不,或者应该说东方问心从来就不曾放下过,只不过是为了安自己之心,安众人之心,将只深深地掩饰了下去。

同时君莫邪更隐隐明白了,为何今日的东方问心心情会如此低落。又为何会催着自己大婚生子,想必是心中已经再无俗世牵挂,就只想完成心中最后的一点执念,也算是给九泉之下的父亲带去一个好消息……

执子之手,与君偕老!君先赴幽,妾自相随!

东方问心自觉自己迟去了十数载岁月,已经是大大地辜负了君无悔,此刻君家完满,儿子亦已长大成人,诸事尽了……

君莫邪蓦然明悟:自己大婚、生子,想必就是东方问心目前唯一牵挂未了之心愿,若是此愿得偕,就是无牵无挂、撒手西去的时候……

“母亲,孩儿当日跟母亲说过的复活之事……并非也不是随便说说的,此前孩儿功力浅薄,无能为力,但如今,已经多少有些眉目了。”君莫邪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随着修为的精深,君莫邪对修真一事了解的也越多。他也就越是知道,这“复活”二字,谈何容易?!

然而非如此,不能打消母亲的死志,就算再如何的艰难,君莫邪也要尽力尝试,肯尝试就有机会,不做,机会永远是零,但做了,机会就不再是零!

若只是一个刚死去不久的人,利用玄门术法之中的神通招魂手段,再辅以一些逆天级数神药,当真可以将一条命生生抢回来。只是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罢了!

只是,不论是任何世界,阴魂都是有统一管理的。

幽明地界,又或是地府的掌权者,断断不会允许已经死去人的灵魂轻易重回到这个世上!

君莫邪如今实力无疑高强,却还未到可以沟通阴阳的高深层次!自然也就不具备可以让地府掌权者俯首的条件!以君莫邪的认知,或者唯有达到九幽第一少那样的境界,才可以做到将阴魂带出来。

可是,就算能够把阴魂带出来也是没有更多意义,因为,只得阴魂没有身体,就等于是欲还阳却没有可以承载阴魂的阳体,复活直接就是无从谈起!

君无悔已经死了超过十年光景,先不说阴魂是否已经再度投胎转世,就算阴魂仍在,他原本的肉身却早已经没有了。

即便是采用夺舍的手段,人为制造阴魂载体,却也需要灵魂本身拥有夺舍的基本能力,这却是难假外求,更不是说夺舍就能夺舍的。

一个仍活着的成年人,因为有自己本身的身体做后盾,可说是最为契合的载体,如此就算是再强悍的灵魂,只要不是修仙者,没有夺舍的方法,也绝对无法夺得了!

就算是修真者,也需要一定的实力之后才可以!

这一点,君莫邪就算再如何的神通再大,也是帮不上忙的,典型的有心无力。

当日在东方世家说出复活之事,一来是为了安慰东方问心,二来,君莫邪那时候刚刚接触修真,正是信心百倍,再加上前世诸多神怪小说中,把“复活”描述得有如易如反掌一般,西游记中,老君的一颗金丹就可以令到淹死数年的国王片刻还阳,甚至不需要经过地府认可就直接复生,诸如此类的描述实在太多,而自己所修炼的开天造化功更是天下第一神奇的功法,所以觉得自己将来必然能做到!

但现在想起,才知道那时候说这句话是多么孟浪。

就算是自己真正有那个能力,也有那样的条件,但君无悔已经死了十多年,谁知道灵魂还在不在?会不会随风飘散?或者说转世投胎?

但除此之外,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只能这样往下拖,能拖多久算多久,如此无限期的拖延下去。哪怕是让母亲活在希望中,幻想中,也比郁郁寡欢的好。

没有希望的希望,仍是希望。

若是连这样的希望也没有了,东方问心又怎么活得下去?

听了君莫邪的说词,东方问心苦笑着摇了摇头:“莫邪,为娘不是小孩了,你的苦心,娘懂得。娘知道,你只是在尽量的拖延时间而已……你只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为娘能打消死志,淡忘那一切。”

“可你不知道,你父亲那样的男人,是任何人都无法忘记,也无法放下的!”

君莫邪一震,霍然抬起头看着东方问心,只觉得心中一阵冰凉。

“当初你说能复活你父亲,为娘虽然只得半分相信,但时到如今,却是半点也不相信了。你父已经死了超过十年,连尸骨都没有了,如何复活?由何着手?!”东方问心微笑道:“即便是当日,为娘说是相信你说的你父亲能活转过来,却不如说是为娘相信你的孝心。”

“以后,这复活之事,还是不要再提了。”东方问心凄然一笑:“君家当年,多少铁血男儿跟随你父亲,血染沙场。你二叔,还有你的两个哥哥……难道你个个都能将之复活不成吗?”

她慈爱地望着跟前的君莫邪,伸出手轻轻抚摸儿子脸庞,轻声道:“此次两族大战之下,天罚方面的损失亦是极重的,死去的,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好汉子。家里都有我这样的苦命人在日夜哭泣,哀恸欲绝。难道,你能将之所有人都能复活吗?”

“若是不能,若是你只复活你父亲一人,就算当真能成功!你以为……以你父亲的性格,他会活得下去不成?”东方问心眼神中,有着一丝由衷的骄傲!

就算能复活,君无悔,也是绝不会接受只有他自己能复活的事实!那位傲骨铮铮的白衣军帅,绝不可能就这么苟且偷生的。

君莫邪倒退两步,大汗淋漓!

东方问心的话正整戳中君莫邪的要害!

如何回答,无法回答!

听罢来自母亲的决绝一语,君莫邪为之愣然!

事实上,君大少爷虽然早知此事实在难为,但想到母亲的情况,若父亲无能复生,母亲断无生意,所以明知不可为,但仍想尝试一番,以开天造化功、鸿均塔为自己带来的种种奇迹,未必就一定要绝望。

尤其在出现了战狂使用九幻流沙塑造身体的事件之后,君莫邪心中更衍生了一个更为可行的想法:等到日后击败战狂,看看能不能将那个九幻流沙什么弄过来,透彻其使用方法之后,尝试以此为基础给君无悔塑造一具与原来一模一样的身体。

这个方法无疑艰难,却并非是完全不可行的!

但东方问心此刻的这一句话,却是彻底打消了他心中最后的希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