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斩草除根!

“天罚鹰族王者鹰碎空,为护苍生福址、大陆未来,捐躯于此;英魂不灭,在此永远看守大陆!苍穹万古,豪杰情怀!”

炎黄之血一声长鸣,即时冲霄而起,迅速盘旋一周,带着一道足有数百丈的长长剑芒落了下来。

梅雪烟和熊开山鹤冲霄等人仰着脖子,痴痴地看着天地之间虚空之中这巨大的鹰王雕像,良久不能挪开目光……

小鹰啊,不知道你在那边,孤独么?寂寞么?会不会想起我们?一定会想起!可我们好想你啊……

在一阵死一般的无声静寂之后,熊开山首先开始放声大哭,涕泪横流,坐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九弟……九弟啊,四哥想你,四哥想你啊……你你……你回来吧,你快回来吧……”

随着熊王开始的痛哭,梅雪烟和鹤冲霄等人也终于忍不住同时呜咽起来……

秋风呼呼的吹过,将熊王竭斯底里的哭喊声远远地传了出去,整个天地之间,似乎都充满了这股悲戚万状的哭泣声音……

……

随后,合共十几万人众同时动手,就在这大山之下,一个一个的掘好墓穴,将长眠在这片土地的将士们一个个的安葬了!其中很多人都是只有一个名字,连半点尸骨也不曾留下,就只好从大地上抓一把泥土放进去……

一个个的墓碑竖立起来,竟然是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际。

秋风凄厉的呼啸,打着唿哨从墓地之中掠过,那声音异常尖锐且壮烈,似乎这数万英雄豪杰,犹自在高呼呐喊奋战,依然停留在那场异常惨烈的战斗之中……

一个一个的纸袋,伴随着一个个曾经熟悉又或者陌生的人名,逐一埋进了墓穴之中。

泥土滚动,大家掩埋的动作都是那样的仔细,却又是那样的轻柔,似乎唯恐惊醒了沉睡之中的英魂……

君莫邪默默地一个个墓碑看过去,整整一天的时间,始终一言不发。目光深沉悠远,似乎正自连通着另一个世界,向这长眠的英雄行着注目礼……

“圣地第一人,古寒之墓!古寒,巅峰圣君,在此,独立杀死异族三千圣皇,最终力竭与多名强敌同归于尽!战功卓著,天下一人!”

“遁世仙宫之主,莫无道之墓!”

“至尊金城之主,兮若尘之墓!”

“天圣宫圣尊,成吟啸之墓!”

“天圣宫圣尊,曲勿回之墓!”

………………

无数的曾经叱咤风云的豪杰,无论是哪一个,生前尽都是能够让整个大陆都要仰望的大人物,有太多的人在活着的时候,本就已经是一个传奇……但如今,他们就这么静静地埋骨在这里……

一切的光荣,一切的过往,都在这里随风而去……

苍天无语,静静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大山无言,静静地守护着这里的所有!

君莫邪再三沉吟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心头兀自翻涌不休的情绪,在这座山体脚下,所有的墓碑上方数十丈的山体上,深深地刻下了一行大字:

“十万英魂,埋骨于此!他们,就是玄玄大陆的擎天之柱!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柱山!由十万英雄的灵魂和鲜血,凝聚成的天柱山,万古不朽!”

众人久久矗立,注视着这些长眠于此的英雄,人人的眼眶,都有些湿润。

“这一战的丰功伟绩,必须载入史书!”君莫邪的头发在风中凌乱的飞起,脸色肃穆:“英雄的事迹,正应该万古流传!”

他并没有特别指派谁进行这件事情,但他的身后,却有独孤纵横慕容风云和各国的玄者。邪之君主的这一个要求,传出去之后,相信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君主敢违背,更没有谁能违背!

大军在此,足足休整了十天的时间!

到了第十一天早晨,在君莫邪和梅雪烟的带领下,所有的参战人员再次集中到这里,集中在这片墓碑群之前。

以君莫邪和梅雪烟为首,合共二十多万人,人人站得笔直,人人脸色肃穆,向着这沉默的墓碑群,整整齐齐的,深深地鞠躬三次!

天上呼啸的秋风蓦然增大,越来越显凄厉,无数的树叶从远方吹来,纷扬在空中。

大陆联军的战旗高高矗立在半空,被秋风刮得呼呼啦啦一阵阵的响……

班师归去的时刻终于到了。

现在,是所有将士们,在向长眠在这里的英魂们做最后致敬、告辞过去的时刻!

超过二十万人,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惟有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良久良久之后,军旗终于展动,第一支军队率先开拔离去了。许多许多的人,直到走出了好远好远,却仍在频频回头……

接着,联军队伍陆续离开……

到得下午,随着大量援军的陆续离开,这里已经是有些显得空落落了。来自于天香帝国的军队是最后一批离开了;至此,这里就只剩下了天罚一脉以及邪君府的大军。

熊开山在这十天的时间里,一直呆呆的坐在地上,仰望着云霄之中的鹰王塑像,痴痴的望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原本壮硕的身体,在这些天的时间里,肉眼可见的瘦了好几圈下去。

君莫邪沉默了许久,终于转过身,面对着大家。

“此地所有已臻圣皇以上修为者,上前一步。”

忽的一声,人群中有许多人站了出来,一眼望去,就单粗略估算,也有有数千人之众!

君莫邪一个个的看过去,脸上蓦然露出狠辣之色,咬着牙道:“叫你们出来,乃是交给你们一个任务!此项任务异常艰辛,却务须要完成!若是完不成,你们就跟这些兄弟们一样,将自己埋在这里吧!”

君莫邪说话声音厉烈异常,就连梅雪烟,也是头一次听见君莫邪用这种口气说话!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晶晶地注视着君莫邪,从君莫邪的口气之中,他们就可以听得出来。君莫邪叫他们出来,定然是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五千人,分作五队!以鹰搏空、风卷云、楚泣魂、熊开山、鹤冲霄为首,杀进异族领地!严搜密捕,彻底覆灭异族人种!确认斩草除根、寸草不留!”

“是!”此地得到的所有圣皇高手,整齐的一声应诺。

君莫邪目光森然的看着天柱山之南的方向,沉沉的道:“异族方面已无可堪一战的强者,此战唯一目的只在于一劳永逸,永绝后患,我会在天罚,等你们凯旋归来的消息。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是!”所有圣皇高手,再次整齐的一声应诺。

熊开山充满哀伤的眼睛里首度发出了光彩,叫得最大声。眼中的仇恨如火焰熊熊燃烧。

熊王实在太需要一场屠杀来宣泄自己心中的哀痛了!

小九,九弟,四哥我将用所有残存的异族杂碎生命,为你送行!为你雪恨!

…………………………

这一路回程,君莫邪等人尽都是随着天罚后援大军一起归去。这一路上,梅雪烟和君莫邪两人都很有些沉默。

如今,这片大陆上唯一能与天罚、邪君府抗衡的势力——三大圣地已经永久消逝了,两人的心中却并半点喜悦,反而百感交集,竟然很有些失落的意味,那种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的异样感觉实在烦闷。两人全无意想,索性就陪着大军一路缓缓前行……

回程自然不需要太过急进,再加上始终是十数万大军的队伍,一直走了十几天的时间,这才见到前方炊烟袅袅,已经回到了有人烟出没的所在。

之前在天柱山原址呆了这么久,现在蓦然再见人烟,一干人竟然都是禁不住的心头一震,泛起一股亲切的感觉。大家都是从生与死之间打过滚回来的,这一刻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莫邪,你有没有发现,在这夺天之战之中,飘渺幻府方面一直没有出现帮手。以飘渺幻府与三大圣地之间的关系,这却是非常怪异的情况。”梅雪烟看着远方的炊烟,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道:“飘渺幻府虽然向来不在明面上参加夺天之战,但却少不了暗中帮忙的。这一次乃是天柱山崩塌,事态何等严重,竟然完全没有幻府的消息,这未免太不合乎情理,更别说咱们现在已经和幻府苗家有了相当的关系,这其中透着不寻常。”

“不错,此事定然另有蹊跷。”君莫邪点点头,表示赞同,心中思量着,幻府之中,究竟是因为什么没有来助战呢?

难道是因为战狂已经回到了幻府。其他的七大世家自顾不暇!?

此念一生,再想起战狂,君莫邪就情不自禁地有些头痛。那家伙的诡异状况现在实在是太难缠。直接就是打不死,就连号称焚尽天地万物的混沌火,竟也烧不掉他!

究竟要如何才能彻底消灭?

再说,自从那一战之后,这已经过去了许多时间了,战狂若是要吸食人类血肉助长本身势力的话,那么现在不知道已经吸了多少……

不完全状态的战狂已经如此难对付,现在吸食了人类精血之后,不知道到底能强悍到何等地步?

<额,这张出现了一个小错误,这个是修改后的。感谢紫诺小妹妹提醒……>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