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大家都很郁闷!【一更!】

这怪物,你说他是人吧,人那有这样子的;但若是说不是吧,除了没有五官不会说话之外,与一个人类高手的举动却又没有太大的分别!

“我掠阵,你赶紧休息一下。”君莫邪从鸿钧塔里拿出一大壶水,一壶酒,和几大块香喷喷的肉块以及十来个热气腾腾的馒头:“赶紧吃!一会可能还要你接手!”

九幽十四少眼睛一亮:“没想到你还随身带着这么多的好东西,这是什么技法?”

“反正是独一份的高招就是了,你也不看看本少爷是谁。”君莫邪颇有一种炫耀的感觉。但却没听到九幽十四少回话,回头一看,这家伙正仰起头举着那一大袋美酒咕嘟咕嘟直灌。

只听见咕咚咕咚的声音接连响起,水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然后也不洗手,一把抓起一大块肉,啊呜就是狠狠地一大口!

君莫邪眼睛一直:这一口,起码吞了半斤!居然只在嘴里扁了扁就咽了下去。

看来九幽十四少这丫的两天两夜,真正是累得不轻,也饿得不轻!消耗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度!

然而反思九幽十四少如今的这个样子,君莫邪非但不觉得好笑,心中反而充满了震撼与惊怖!

九幽十四少是何等人物?

不客气的说,就算是不吃不喝一年,也绝对出不了任何事!更不至于会到现在的这种地步!

更何况,以九幽十四少的精湛修为,浑身毛孔都能呼吸,也能吸纳外物。只要有喝水的念头,只需要略略一运功,就能够使得空气在极短的时间里集结出足够的饮用水!

就算是你把他整个人埋在土里,他只要想喝水,照样能喝到甘甜的泉水,甚至不必动一动就能喝到!

但现在他却渴成了这个样子,饿成了这样子。

这就证明了这两天两夜,九幽十四少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极限付出,直到把对方彻底打爆,却还是不能休息,必须要节省每一点力气,等待着下一轮的狂攻!

两天两夜里面,九幽十四少固然一直占据着绝对的主动地位,但面对这样一个无论以任何方式都打不死的对手,占据主动与否根本没什么意义,充其量只是能够保证自己不被对方杀死!

除此之外,什么办法也没有!

这是一个怎么样恐怖的东西啊……

而面对这样的怪物,错非是九幽十四少,绝对无法支撑到现在,甚至连全身而退都未必能做到,幸亏最开始发现他的乃是九幽十四少!

此刻的君莫邪竟是震撼到了无语的程度!

场中“轰”的一声巨香,夹杂着古寒的一声怒吼,充满了愤怒和无尽的仇恨:“是你!原来是你!竟然就是你!你这大陆的罪人,千刀万剐的混账……老夫要将你……”

君莫邪和九幽十四少同时闪电般转头看着古寒:这个怪物,古寒竟然认识?

那怪物依然没有丝毫声音发出,仍旧沉默的应付着古寒的疯狂进攻。不时的找着空子,意图突破古寒的阻拦,远遁进数十里外的联军队伍之中。

但古寒这一刻却如同像是突然发了疯一般,不要命的疯狂攻击起来!口中怒吼连连,脸上青筋暴跳,君莫邪看得清清楚楚,古寒的两只眼睛,竟已变得血一般红!

“他是谁?”君莫邪问道。

君莫邪这句话一问出来,连九幽十四少也是立即停止了咀嚼,望向古寒!

“这是九幻流沙!三大圣地积累了万余年的九幻流沙啊……”古寒的声音如同嚎哭一般:“这天杀的混帐,竟然直接使用九幻流沙为他自己重塑了身体!这混账,这个……这个王八蛋!丧心病狂的王八蛋!”

“竟是战狂!”君莫邪惊震的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望向那个既没有眼睛也没有嘴巴耳朵鼻子的丑陋之极的怪物;这竟然是战狂?战轮回?

难道他从火山口中逃出来之后,发现自身肉体尽毁,没奈何之下,竟然直接用天地异宝九幻流沙为自己重塑了身体?

可这……怎么可能?

“战狂?战狂不就是幻府苗倾城当年的八大亲传弟子之一吗?”九幽十四少嘴里含着半块肉,震惊的问道:“他竟然还没有死?”

随即不等君莫邪回答,就叹了一声,道:“难怪如此难缠,原来是他,难怪……”

若说恼怒疯狂之人,却也不止古寒自己,那怪物自从君莫邪和古寒两人过来之后,倒也始终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就在古寒意外识破他原本身份,陷入暴怒的时候,那怪物也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发出一身突兀怪叫。

之前已经提到,他的脑袋上并没有五官,自然也就没有嘴巴,真不知道那声音到底是从哪里叫喊出来的……

然而在那声怒吼之中,竟然也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愤怒与仇恨!

这个怪物,委实就是战狂,也就是当日的战轮回!

一手毁去天柱山这一万古屏障的罪魁祸首!

然而此刻,在战狂的心里,却也有说不出的愤怒与懊恼!

他固然一手是毁掉了天圣山,彻底引发大陆浩劫,更直接将三大圣地整个端了锅,三大圣地方面的人对他是恨之入骨;但他同样也在君莫邪和三大圣地的人联手之下被打进了火山口,肉体彻底焚化,不堪复用!

就好象是一个还有生机的人被强行推进了火葬场的焚烧炉中,虽然元灵尚存,也可勉强化做人形,但实质而言就只是一股青烟一般气体罢了!

战狂也很悲愤啊……

说起来,战狂落到这步田地却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错非是万不得已,他也绝不会强行使用九幻流沙作为重塑身体的原料。九幻流沙固然是天地奇宝,妙用无穷,但始终不是父精母血十月怀胎所孕育的肉身。比起一般的人类身体,九幻流沙多了不少用处,但失去的却会更多!

而更重要的还在于,他此次甘冒大不讳盗走了的全部的九幻流沙,可说是战家祖祖辈辈盼望了一万年的重要东西!

九幻流沙乃是维系飘渺幻府日常运作不可或缺、无可取代的必要物事!只要掌握了这项宝物,就等于钳制住了整个幻府的咽喉,拥有了这项东西,就拥有在幻府的主导地位,所以这项东西对战家真正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战狂若不是如此的重视战氏家族,又何必连续八千多年来筹划这一系列的阴谋?若非万不得已,战狂又怎么会舍得用这样珍贵这样无可取代的东西为自己重塑身体?

一切只因为,时不我待,不用就只有等待魂飞魄散!

一万年了,好不容易得到了九幻流沙,却只能为自己凝聚肉体……战狂怎么能不暴怒?怎么能不憋屈?

然而就算使用了九幻流沙,得以保住性命,却也不代表就万事大吉了!

因为九幻流沙的独特属性,融合之后,战狂的神魂固然得到保全,但却不再是一个人了!

一个没有任何人类的特征,甚至没有触觉、味觉等等一切感官,就算还有一个类似人类的人型外壳,却也不能再称为人吧?!

就只是一个怪物!

战狂虽然是绝代强者,但他最根本的还是一个男人,还是拥有那啥冲动的。但用了九幻流沙重塑新的躯壳之后,就算他被心头欲火烧成灰烬,那啥下面也不会动一动的。

恩,貌似底下也没有那啥来着,连五官都没有的东西,又怎么会有那啥那么精密的物件,唯一保留的,就只是曾经的回味还有再也无从宣泄的欲火而已。

可以想象以下,某人觉得饿了,在疯狂地吃下一堆东西,却感觉肚子不得劲,偏偏就没得排泄,最后不得不直接挖开自己肚子完完整整的拿出来……

作为任何一个心理正常的人遇到这种事情,相信无论是当事者还是旁观者,都会感到受不了吧?更何况,九幻流沙质地几乎是完全透明的。你喝下去几杯水,却能清楚地看到那水就在你身体里面来回晃悠……

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玻璃瓶,不,应该说,现在的战轮回就是一个人形玻璃瓶,还是相当厚实的玻璃瓶,轻易碎不了,就是碎了也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

所以面对古寒的指责,战狂也是郁闷得发狂。难道我想用这鬼东西吗,我根本就还是想做人!可,就是你们,逼得我再也没有了做人的可能!最最可恶的是,你们竟逼得我连做男人的资格也失去了!而今你还要对我使用了九幻流沙表示愤慨?

他若是没有毁掉天柱山,令到周遭一切陷入空前灾劫之中,那么,这附近怎么也能找到人体,随便找一个先依附上去再说,等到离开这里之后另觅上佳身体也就是了。

但他盗去了全部的九幻流沙,导致天柱山崩塌,更使的无数火山爆发,方圆万里抵御,除了三大圣地之中部分实力极强的部分人之外,可说已是荒无人烟!

而三大圣地经过他这一闹之后,真真正正的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

将所有人都带到了战场!

是啊,连可以回去的“家”都没有了,还需要留下看家的人手吗?

<恳请月票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