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古寒的最后请求【四更!】

君莫邪冷漠地道:“古寒,古老前辈。我想请你记住,一定要记住: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听到任何一人在我面前说‘我想死’这三个字!若有,我会立即满足他的愿望!根本不用他去找异族人玩自爆。我可以即时成全他!让他死得一点痛苦都没有,绝对比自爆好,还能留下一具全尸!”

君莫邪缓缓地转过身,背对着古寒,漠然道:“或者你还没意识到这样的一句话对于自家军心士气会起到什么样巨大的削弱效果,或许你还会以为这样很悲壮很煽情,甚至还会感动得流泪!但对我来说,在此时此景说出这句话的人,直接就是罪无可赦!千刀万剐犹不能赎其罪,万世轮回也不能辞其咎!”

“被老婆戴了绿帽子而死,充其量只是死他一个!但你们这样的死,却会间接葬送我的无数兄弟!嘿嘿,这么多的圣尊圣君都绝望的自杀了,实力更弱的我们还有什么用?抵抗还有意义吗?你猜猜,会不会有人这么想?又会有多少人这样想?!”

君莫邪嘲讽地道:“莫要以为我刚才的话是在侮辱你们,亵渎你们的精神。委实是你们这样轻率的自爆,还真的不如那些妻子红杏出墙带了绿帽子去找人拼命而死的男人们。在我看来,他们至少还算有点血气,而你们,却连那么一点血气都没有!所谓的万年荣耀,最后辉煌,你们在拼命维护的同时,却又在自己的心里,将这些当做了狗屁不如!!”

缓缓走了两步,君莫邪抬起手,轻轻的敲了两下这已经密封的空间壁,淡淡地道:“古老,你不会要我强行破开你的空间封锁出去吧?”

“请稍等!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拜托君府主你!”古寒转过身的时候,君莫邪几乎吓了一跳。古寒的头发,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竟然尽数全白!

第一次见的时候,古寒还是乌黑的头发,状若中年人无异。而第二次在这天柱山相遇之时,元气大伤的古寒已经一头斑白,脸上皱纹出现,衰老之态大显。

然而就在这短短的几天功夫里,古寒的头发竟然在这一刻完全雪白!

这位一代圣君,在前后短短七天不到的时间里,遭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先是守护了整整两辈子的天圣宫突然毁了,阻隔大陆两侧的天柱山也告崩塌了。等于是心中的信念,被人一下子抽空!

整个人几乎变成了空壳!

但还不止如此!他一生仗以自傲的玄功,也在即将突破最重要的关口的时候,突然滑落!大幅度滑落!

若就只是这些,他还支撑得住!

但紧接着却得知,圣地的万年守护,自己付出了五千年的夺天之战,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这种打击生生地将他的精神也彻底击溃!

他唯一的目标,成了死,就只有死!与异族人拼个同归于尽。

但现在却又被告知,

这样的死法,就只是在逃避,是最可耻的懦夫行径!

甚至,比那些被人戴了绿帽子的男人还不如!

古寒崩溃了!彻头彻尾的崩溃的了!

他那一身深湛玄功在这一刻全面分崩离析,维持了数千年的容颜,竟然就在刹那间枯槁!

但君莫邪始终觉得,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存在!

无论是古寒,还是从前的传奇——巫山云,都不应该这么脆弱。

“最后,我最后拜托你一件私事。”古寒沉默了良久,直到君莫邪几乎感到不耐烦的时候,才颤巍巍的转过身,眼中竟然有泪光:“请你,一定一定,照顾好乔影!”

君莫邪不禁沉默下来。

“乔影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子。慧眼神通造就了她,但同样是因为慧眼,当年幼小的她就被我收到了天圣宫,前后千多年的岁月,孤单度过!年岁虽长,她的心却还只停留在当年的花样年华之中,世间女人所应该享有的幸福,丈夫儿女亲情……她什么都没有!统统都没有!她为了圣地,为了夺天之战,付出了迄今为止所有的一切!现在,我把她托付给你。”古寒看着君莫邪,眼中充满了祈求。

“希望你,能照顾好她。若是可能……若是这一战之后她还活着,老夫希望,她能够找到她自己的归宿,找到她……自己的幸福,作为一个女人的幸福!”

君莫邪依然保持着沉默。

因为他听得出来,古寒的话,还没有说完,应该还有其他的交代。

但古寒却停住了,神情怅惘而悲哀。

“我很好奇,乔影拥有阴阳眼这样的事情,除了她最亲近的人,应该没有人能够知道,甚至是她最亲近的也未必明白她拥有的到底是什么。”

君莫邪淡淡地道:“这样的事,不是什么稀罕事。民间时常传说谁家的小孩子能看到什么怪东西……只要时间长了,这种先天禀赋异象也就会渐渐消失,泯然于众人!”

他咳嗽一声,道:“为何独独乔影被你们发现了?真正是巧合吗?”

古寒身子一颤,良久良久也没有说出话来,双眼看向半空,呆滞的眼神慢慢的发红,他终于闭上了眼睛,用一种决死般的口气,垂死呻吟一样的道:“因为乔影的父亲并不是普通人……她,她……她是我的女儿!”

君莫邪虽然已经猜到了什么,但却还是被这一句话吓了一跳!

古寒对乔影的慈爱,以及刚才的那种不舍。还有乔影到了天罚阵营之后,古寒表现出来的那种心事放下的轻松,都让君莫邪感觉到了不寻常。

但他也没有想到,乔影竟会是古寒的女儿!

因为两者之间的年龄跨度实在太大了一些!

“自古情关难度。老夫这一世上天圣宫的时候,我爱妻,已经逝去了两百年。”古寒苦涩地道:“有一段时间,我日夜思念她,常常午夜梦回,一个人独立山巅,静静回味往日的一切。”

“但那时候我却发现,正因为那些日子的深情执着,反而使我的功力大有进展,平日里根本不能突破的关隘,那时也轻而易举地度过了。因为那时候,我的心中除了亡妻之外,实在是空无一物!反而灵台清澈,修为突飞猛进,极于情、极于爱、极于心……”

君莫邪轻轻地叹了口气,几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过了一千年之后,老夫的心,已经是臻至枯井不波之境。而本身功力,也随之沉寂,许久许久,也没有半点要突破的征兆。老夫一开始还不如何,只想着功到自然成,但数百年的岁月过去,却依然维持原来的老样子。老夫便想起了当年想念亡妻却能够使修为突破的事情。但那时候我妻子已经死了一千五百年,就算勉强回想起来,所有的回忆都是那么的模糊了……甚至,已经不会再有半点的伤心……”古寒低沉的诉说。

“所以你就想着,与其这样,不如索性再度入世,再一闯情关?”君莫邪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该斥责他还是该骂他。

这种情况,屡见不鲜。有的人借助仇恨的力量而突破,有的人借助女人双修突破,还有人干脆是嗜杀嗜血,凶残突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是借助什么,但只要是依赖于外力,就一定不会达到真正的巅峰,尤其是这种刻意的作法!

古寒显然是打算借助感情的沉沦来以此突破。

这也不算多么出奇的作法!

“正是如此!”古寒点点头:“那时候老夫两世修行,以古寒之名仍有一千七百多岁的年纪,但因为本身玄功深湛,再加上驻颜有术,却也只如同三十许人。再加上易容之后,与原本面目判若两人。下山之后,几乎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古寒悲哀的吸了口气,道:“我一心想要追求那种伤心魂断的感觉,自然是寻找了一位天赋不高,不能够修炼玄力的姑娘,至今还记得,她叫乔清漪。是一位秀外慧中的好姑娘。但天生身体孱弱……”

“老夫……老夫……”古寒几乎语不成声:“老夫既要倾心相爱,付出一切感情,却又要眼睁睁地看着她香殒玉消……这种感觉,实在是……”

“数年之后,她为我诞下一女,就此身体更是衰弱,再过了两年,沉疴愈法严重,终于与世长辞……”

古寒声音颤抖:“临死前,她抓着我的手,说,无论如何,要照顾好我们的女儿……然后说了一句话,就一瞑不视!但她最后的那一句话,却让老夫一直到现在,一想起来就是心伤神断,内疚的撕心裂肺……”

“她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我不怪你。能与你相处这几年,夫妻一场,我很满足,真的很满足,这一生,足够了……”古寒老泪纵横,突然间几乎泣不成声!

君莫邪深深的叹息一声;又是一个兰质蕙心的女子。

只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

这个古寒,倒也是真狠心。而他的遭遇,虽然是自己制造的,却也的确够惨的!

他虽然得到了他所需要的那种突破时心伤魂断的感觉,但却一生永远也走不出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