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过了?不!

<今日第三更!补欠,第十八章!>

刚表扬你小子几句就歇菜了,老子遇到这么一次机会容易吗我?你这丫的就这么说断就给断了?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人可忍剑也不能忍!

忍无可忍,吸无可吸之下,自然而然的转为疯狂吸取季博文本身的生命精华以及灵魂力量!你大爷的,你丫的破坏了剑大爷的好事,剑大爷让你丫魂飞湮灭!

季博文对自己身体的情况自然最为了解,察觉之余,心下更是震撼,此时非彼时,心念电转之下,不禁升起了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的念头,大吼一声:“解体!”然后疯狂运起心法,意图遁出圣婴,希图有卷土重来的报复之日……

但他绝望的发现,自己此刻的身体,已经彻底不受自己支配了!那柄可恶的剑,不知何时已经沉到了自己的丹田位置,更将自己的圣婴串穿到了剑身之上,且以一种快速无伦的速度拼命吸取着自己的生命灵气、灵魂精华。

圣婴这种有形无体的神异存在,几乎没有任何可以伤害它的物事,但现在,就在此刻,居然被如此实实在在地串穿着……竟然完全脱离不开!

季博文刚才有机会解体脱身的机会,却没有这样做。现在想这样做了,却已经脱离不开了。世事总是这么的玄奥!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也很简单,在炎黄之血吸纳了那许多的天地灵气之后,其本身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季博文!

而吸收的那许多灵力基本都是由季博文转化过的精纯能量,属性几乎完全一致,凭着炎黄之血目前所拥有的浑厚元力,以有余化不足,正将季博文吸得死死地,根本就是一动也不能动,任何抵抗也是没有意义的,甚至只能造成能量的进一步流失而已!

所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诡异到极点的一幕上演了!

季博文的身体缓缓飘起,突兀地定在了半空之中,然后,整个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败下去,干瘪下去,慢慢的变成了一具干尸,却还在持续缩小,到了最后,就只发出一声轻微的‘噗’的声音,就像是有人不小心放了一个闷屁一般,整具身体在空中彻底消失,化作乌有!

天地之间的灵气至此终于不再动荡!

惟有一柄剑,寒光闪烁,定格在半空!

这惊人变故令所有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明明有看到季博文也准备自爆了,不,应该是已经施展出自爆的手段了,害得众人再次躲出去了几百丈,但却没有想到,这位圣尊的所谓终极自爆,居然还不如普通人放一个屁的威力大——那起码还能臭一阵子呢……

这算什么事啊!

就在所有人尽都处于瞠目结舌的纠结之中,兀自停留在半空中耍帅的那柄剑发出了一声嘹亮一声剑鸣,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那声音,竟是充满了人性!充满了心满意足的意味,这种感觉,真正的奇妙无比!

一柄剑,竟也能发出犹如人类一般的情绪?

还有,这声剑鸣,更夹杂着一种人类吃饱喝足了之后打了个饱嗝那样的意味……

然后那柄剑急冲上天,一道无限辉煌的剑光,如同顶天立地的巨大光柱,在半空中赫然成型!足有一栋房子粗细,长达数百丈之硕巨!远方残存的一处山体,随着“锵”的一声被洞穿了一个浑圆的通明大窟窿!

然后这柄剑才悄然落下,自发地飞到了君莫邪的手中,居然还在他的手里翻了几个筋斗,就像一个小孩子兴奋的撒娇一般……

然后又突兀地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吃饱了,自然是要去消化消化的,人如是,剑也如是……

君莫邪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也没想到炎黄之血这一次的收获会这么的大!难怪要急不可待地自发钻进鸿钧塔中去消化吸收了……

得自季博文的天地灵气数量无疑庞大,精纯度也不差,但这个不差却也是要分等级的,相较于炎黄之血的能量本身而言,仍是有所差距,更不用说与鸿均塔世界内中最精纯的天地灵气比较了。所以还是需要将新得的灵气进一步择其精华,去其糟粕,才能真正的化为自身的最完美的能量,而这一切却需要一个过程!

而到鸿钧塔内中进行同化,却可以让这个过程极大缩短!

这还是炎黄之血在成就剑魂以来,首次主动要求进入鸿钧塔世界!以往每一次出来,都像一个顽皮贪玩的孩子,总是不情不愿的被强行召唤才会无奈进入。

至此,大局已定!

之前侥幸逃过玄冰冰封、异火焚身的那三位圣尊、两位圣皇,尽都失魂落魄地站在旁边。由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手!

古寒满脸复杂,更夹杂着一丝追悔莫及的落寞,带着众人走了过来。

君莫邪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仍旧苍白如纸,五脏六腑也犹如撕裂一般的剧痛着,头脑中,似乎有人在拿着尖锐的小刀不停地割,浑身上下的经脉,也有一种随时都要断裂崩溃的痛楚,遍体的筋骨,也尽都在痉挛一般的抽搐疼痛着。

但君莫邪依然一脸淡然,眼神锐利而平静。背脊挺直,一副云淡风轻轻描淡写的样子。

“古前辈脸色似乎不大好的样子啊。眼下正是大战当前,正该好好休息,古前辈的实力可谓玄玄之冠,若是因病而不能参于此战,玄玄胜算势必将更微。”君莫邪微微一笑,说道。

脸色不大好?眼看着自己的四十二位兄弟就在眼前被杀,自己却是不能设法阻止,古寒的脸色又怎么会好?

狗屁实力玄玄之冠,若当真是玄玄之冠,你小子敢如此的嚣张吗?至于休息什么的……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情休息?莫说没病,就算真有病也要硬顶着,死也要死在与异族决战的战场之上!

说实在的,君莫邪对古寒的佩服却也是发自内心的。从古寒那张痉挛也似的面孔上看来,以及那嘴角咬出的深深的牙印和丝丝的鲜血,就可想象得到,古寒又怎么会是不在乎自己兄弟的人?他很在乎,太在乎!

但,为了大局,古寒无奈的选择了袖手旁观!

这并不是退缩,反而是一份至为难得的勇气!

古寒心中的煎熬程度,绝对不会比夏长天稍差!甚至更强烈!

起码夏长天还拥有宣泄的途径,把自己所有想说的,想做的都付诸行动,而古寒却只有将所有一切尽藏心底,甚至还要赔着笑脸妥协!

始终是自己的兄弟犯错在先,既然有错就要负起责任!面对君莫邪的强势,为了大陆,为了苍生,古寒也只有妥协一途!

君莫邪在一开始早就打定主意:若是古寒和三大圣地真得要出手阻拦、维护自家人的话,那么,自己立即拉起人马,头也不回的就返回天罚森林!

开玩笑,难道哥真有什么狗屁义务守护大陆保护苍生?连自己的兄弟还守护不好呢,居然让我来憋屈的守护天下?委曲求全?狗屁!天下大义?更是狗屁!

本少爷哪有那么无聊拿着自己的兄弟的性命来开玩笑?天罚一脉为这片大陆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人真的可以那么无耻吗?

但古寒终究没有让君莫邪再次失望!

“君府主!过了!太过了!你的作法实在太过了!”古寒的脸上似乎是一下子老了几百岁一般,脸上的皱纹,头上的白发,都逐一显露了出来。与原本风神如玉的造型截然两样,遑如两人。

“过了?真的过了吗?”君莫邪怪异的笑了起来:“不!还不够!”他指了指另外的五个人:“不是还有人没死吗?!主凶还出了公道,可那些帮凶不还是没有给出交代吗?”

“君府主,你难道真的要把他们全杀光才甘心吗??”古寒气愤得大口呼吸起来,眼神死死的盯在君莫邪脸上:“君莫邪,你就不能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考虑一下,多保留下一点己方力量吧!”

这样的说话,已经是近乎祈求了!

君莫邪心头怒火再起,有心发作,现在知道说什么为大战考虑了,希望可以多保留一点己方实力了,那个该死夏长天怎么不知道这么做呢,若是他肯出手援助,鹰雄联军会伤亡那么惨重吗?八大圣尊会全部陨落吗?鹰王会牺牲吗?

可是……

君莫邪默默地与古寒对视着,两人尽都是一言不发。

古寒的眼中,满是痛心,以及,一丝由衷恳求的冀望。

君莫邪心中莫名一动,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仍是异常冷漠地道:“罪魁祸首已经伏法,我也没兴趣与那些小角色继续纠缠下去。就暂时放他们一马好了。但在大战之后,这几个人,依然要给我一个交代!这种自私狂妄的毛病,我说什么也不能惯着他们!”

他背转身,缓缓道:“暂且不杀!待战后若能侥幸不死,第一个选择,来我兄弟坟前自杀谢罪;第二个选择,来我兄弟坟前,磕头谢罪!任凭自择!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隐遁深山,赌一赌能否逃过我的追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