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今日第三更!五千字。补欠,第十六更十七更两更合一。明天多补一千字,让这两更名副其实一些吧。>

夏长天普一接战,就陷于苦苦支撑之境,招法身法步法虽然丝毫不乱,但却只能一味被动的见招拆招,竟然全无半点还手之力!

夏圣君的脸上,眼下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如斯强烈的羞辱,充斥在他整片心中!他做梦也想不到,君莫邪的实力竟然能犀利到如此地步!自己从一开始,就一直是招架、招架、招架……竟然没有进攻过一次!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为战阵至理,可是君莫邪的攻势竟是始终不衰,且

越来越猛,愈来愈显狂暴激烈!

事情为什么会衍变到这种地步,不要说场外的古寒众人,就连场中的当事人夏长天本人,也是稀里糊涂。自己是圣君强者,君莫邪的实力虽然也不弱,但分明就只得圣尊层次,明明比自己弱上不少,可眼前局势怎会如此……

此刻的夏长天,唯一感觉就只有自己仿佛蓦然间就陷身进了巨大的沼泽地,越挣扎就下降得越快……现在,已经近乎是灭顶之灾!

只记得开始时君莫邪一剑刺来,自己才想接招还击,尽速拿下这个狂妄小子,好解救兄弟,但对方看似简单的一剑,实则却足足笼罩了数丈方圆之地,自己若是退,自然可保没事,但面对一个后生小辈,甫一交手就后退,圣君的威名何在?

所以夏长天决定不退,但也因此无法顺势还击。对方这一招,吞吐着漆黑的剑芒,明显不是自己的肉身能抵挡得住,于是闪身避过。

这一闪身的动作还未结束,下一剑已经来到了咽喉要害。夏长天大吃一惊,一个大仰身,侧转;又有一剑,到了前心位置。夏长天再收腹,挺身,木偶一般直挺挺的跳起,正要出手,剑光却又已经到了丹田!

……

就这样一招一招的闪躲,一步一步的后退,开战到现在一共不过两个呼吸的短暂功夫,君莫邪已经攻出了三百六十五剑!每一剑,都带着凌厉的剑芒!而夏长天,也躲避了三百六十五次!

一次比一次更艰难,一次比一次更狼狈!

却完全没有腾出手来还击一招!

一次一次的躲避下来,夏长天蓦然悲剧的发现,自己就算是想要拼命,貌似也已经没有了机会!

若是想要对对方造成伤害,唯一的办法,竟然只有自爆一途。

久经沙场的夏长天突然觉得心中一片悲凉!结果怎么会如此?身经百战,永不言败的自己怎么会被这样一个少年逼到了这等地步?难道自己竟是处身于噩梦之中吗?

可,就算真是在噩梦之中,貌似也没有这等荒谬的事情吧!

君莫邪面色如铁,眼神若冰,无情而冷漠。一剑一剑的刺出,全无丝毫留情!

完全与鸿钧塔融合之后的君莫邪,此刻的战力,已经凭空提升到了战轮回那种半圣人的惊人层次!对付面前的夏长天,这个只有圣君三级之人,正是把握满满!

正因为如此,才能一上来就将夏长天逼落到绝对的下风之中!根本没有给他留下半点喘息的机会!

夏长天越战越是疯狂,越战越是郁闷,越战,就越是觉得自己颜面扫地!

只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就将自己和自己的一干兄弟尽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羞辱,然后被当众责问;接着,又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与自己相处了无数岁月的老兄弟陷入随时死亡的险地,自己对之却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再然后,自己就被逼进了这种尴尬危险到了极点的地步之中!

看着君莫邪冷漠的脸庞,那充满仇恨和快意的眼神,夏长天终于明白了君莫邪真正的报复手段!先是让自己品尝到兄弟陷入绝境却无力援手的无奈,再被对手肆意的凌辱玩弄,犹如老猫玩耗子一般!

“你好狠!”夏长天闪身躲避,厉声怒吼,眼中血丝密布,脸色狰狞如鬼。头顶上的金冠“砰”的一声被削落,一头浓密黑发披散开来,点点鲜血从头上流到脸上,溅到地上!

“夏长天,因你的缘故让我失去许多好兄弟,那我自然也要让你自己眼睁睁地看着你的一干兄弟死在你眼前!这种美妙的滋味,你注定要在临死之前仔细品尝!就算不想品尝都不行!”君莫邪丝毫也不曾放松,再度欺身而上,幽刃如黑云,如黑色瀑布,连天落下,话音如冰珠,寒彻入骨!

“夏长天,你是不是感到很内疚?是不是感到自己很没用?是不是感到了痛彻心扉、悔不当初?!”君莫邪长啸一声,幽刃飓风一般连续劈出九十九剑,无数的数丈长的黑色剑芒,夹杂着漆黑色的氤氲雾气,纵横交错的将整个场地覆盖!

同时,左手猛的往下一压,喝道:“混沌火!给我压!”

已经在数十丈的大坑之中下降了绝大部分距离的混沌火,突然猛的加速向下落了下去!迎着那些绝望死寂的眼神,无情的焚烧下来!

震撼人心的惨叫,就这么蓦然的渐次响起!那凄厉的叫声,就连数百丈之外的营地之中得人,听到了也感到了由衷的毛骨悚然!

是的,君莫邪一直都有控制!不让混沌火那么快的完成使命!因为,他所要的报复,还没有全部完成!

钝刀子割肉,才是真正最折磨人的事情!

混沌火刷的落下,一切化为飞灰;一刀下去,夏长天身首异处!一切都在瞬息之间发生……很快!但是……爽么?

有复仇的感觉吗?

不爽!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道死亡就在眼前不可避免,但却迟迟不落下来。那种等待死亡的滋味,才是最让人恐惧!

正如有些铁汉什么都不怕,死亡更不惧,但却最怕别人在他面前折磨他的家人,他的朋友。

而夏长天最在乎的,也并不是他自己的生命!将仇人最在乎的东西毁灭,然后毁灭他的生命,才是真的毁灭!

君莫邪从打算报复,就打定了这个主意!害死了我的兄弟,想痛痛快快一死了之?想得太美了吧!

否则,混沌火的漂移速度固然很慢,却也不至于能慢到这等地步!

死未必多可怕,唯有等待死亡之前的煎熬,才是真正最大的折磨!而好像夏长天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一干兄弟眼见着死亡逼近,期盼着自己的拯救,自己却偏偏无能为力,这一切更就是因为他的缘故才引起的……

夏长天,才是最最痛苦、倍受煎熬的人!

而君莫邪,就是要让他淋漓尽致的品尝这种至大痛苦!

听着惨叫声不似人声的响起,夏长天心如刀割,心如火焚,双目尽赤!突然疯狂的反扑,面对君莫邪的犀利回应全然不再闪避,凄厉的吼道:“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乃是我一力主使!君莫邪,你有什么手段吗,大可都冲着我来!不要折磨我的兄弟!不要再继续了!”

“你很痛苦吗?夏长天,这一切可都是因为你啊!”君莫邪残酷的运剑如风,九幽寒刃噗噗噗噗的连续出击,夏长天的身上,突然间红雾缭绕,下一刻,无数道细细的鲜血喷泉,从他身上各个部位,激射而出!

“就算此事是因为我而起,但我的那些个兄弟尽都是无辜的!”夏长天浑身鲜血,突然狠狠的看着君莫邪,凛然道:“君莫邪!只要你肯放了他们!我便放弃抵抗,任你处置!”

“哈哈哈哈……”君莫邪哈哈大笑:“若是在交战之前,你肯这么说,我或者会因佩服你的敢作敢当,顾念兄弟之情,是一条汉子,只诛杀你一人完了此事!但此刻,你还要说这句话,却只会让我看你不起!你不是到现在还以为,你还有讨价还价的筹码吗?难道你不任我处置,我就处置不了你吗?”

夏长天闻言,终于彻底的疯狂了起来。这一刻,他仅剩的自尊,也被对方无情的抛离!践踏!

“君莫邪,既然你如此的咄咄逼人,那就跟我一起上路吧!就算我和我的兄弟会死,我也要拉你垫背!去死吧!”

他的浑身气息一凝,整个空间,似乎都在这一刻凝固!然后,天地之间突然间狂暴起来!无数的天地元气,在这一刻,疯狂的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贯注进他的身体!

这里刚刚大战过后,无数的高手自曝,这一片的天地灵气本就是处于失衡的狂暴状态之中。一般高手在这里调息都要小心谨慎,唯恐这些杂乱的气息入体,让自己内息紊乱。

但夏长天此刻竟然是不顾一切的鲸吞海吸!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有害的灵气,一股脑儿全部吸纳进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经脉!

从这一刻开始,一切已经不可挽回!

古寒眼见如斯变故,瞬时已经了然之后可能出现的状况,大惊失色之余,即时大喝一声:“众人速退!”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三大圣地方面的所有人同时急速飞撤,转眼就已经退出去数百丈的距离,人人尽是一脸的沉重。

而天罚方面众人,虽然担心君莫邪,却也在梅雪烟的严令之下,迅速闪躲到了数百丈之外,人人尽都是死死地盯着场中一切变化,眼中是无尽快意之余,却还多了些须担心,对方始终是圣君层次的绝顶高手,若是一意死拼,施展出同归于尽乃至自爆之类的手段,就算君莫邪实力惊人,轻功超妙,却也未必就可能全身而退。

惟有梅雪烟却是丝毫也不担心君莫邪的安危。君莫邪有鸿钧塔傍身,就算这个世界爆炸了,他也能安然无恙。天罚诸王熊开山等人见梅雪烟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自然也猜想到了自己这位神通广大的姐夫肯定有自保的妙招,也就尽都放心下来了。

场中,夏长天狞笑着,眼神死死的盯着君莫邪,身上的玄功气息,却在全无间断的持续提升着!突破了圣君三级,然后逐渐推进到圣君三级巅峰,竟然持续不断地往上突破……

到了四级圣尊巅峰,才终于停止!

天空中的风,在这样的强力的吸纳之下,也似乎停止了吹动!

夏长天身上之前被君莫邪刺破的无数处伤痕,此刻竟然诡异万分地停止了流血,那具瘦削的身体,竟然慢慢的、慢慢的膨胀起来!

成为一个圆球形状!在空中飘浮!

“夏二哥!不要啊!”另一边的季博文在炎黄之血几尽全无章法、却有妙到毫颠的极速攻击之下,本就已在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炎黄之血连战轮回都能作到完全牵制,对付一个只得二级圣君的季博文,自然是更加的不在话下!

不过季博文始终是圣君强者,形式虽劣,却始终招架得住,他要战胜炎黄之血固然绝无可能,但炎黄之血真个要作掉他,却也属难能,双方陷入了一种并不匀势的僵持局面。

但此刻夏长天因为局面已经无可挽回,意欲豁尽一拼,要拉君莫邪垫背,声势可谓浩大至极,季博文如何感应不到,他普一看到这种情况,即时便睚眦欲裂地大吼起来!更不顾自身安危的强行冲击,希望可以冲破炎黄之血的拦截,阻止夏长天施展极端手段。

可惜无论他如何的着急,怎样的强力冲击,却始终也冲不过炎黄之血的拦截,他如是再三的多次尝试,尽都被炎黄之血极尽巧妙的一一化解,反而逼得他步步后退。

再过数息,夏长天的气息终于慢慢地即将攀升至顶点,此刻的他已经彻底疯狂,已经不顾世事一切。耳边此起彼伏的兄弟惨叫声,早已让他丧失了一切理智!

此刻大坑之中传出来的惨烈叫声已经越来越少,越来越显微弱……但每一声惨叫,每一声呻吟,即便音量再如何的小,再如何的低微,却都等同是在夏长天的的心上血淋淋的划了一刀又一刀!

夏长天如今已经彻底不想偷生人世了!

如此耻辱,如此大仇,若是无能洗雪,还有脸活着?

唯死而已!

夏长天疯狂的大笑,几乎歇斯底里的狂笑着,眼中却不自觉的溅出了泪花,这却是这位圣君强者三千多年里,唯一的一次流泪。有悔恨,有暴虐,有仇恨,有,心灰意冷,心如死灰……

“君莫邪,跟我一起去吧!”

君莫邪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注视着他的一切变化,咬牙狠狠地道:“夏长天,你的下场,就是如此!就是因为你的不救援,导致我无数天罚兄弟惨死,今日我就要杀光你的兄弟!你让我的兄弟自爆,那么,我就逼得你也自爆!”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本就是君莫邪一向的手段!

君莫邪的报复,从来都是这样的赤裸裸,这样的直接!

夏长天终于明白!

原来,原来自己的最终绝地反击手段——自爆,居然也是在对方的策划之中!而对方的目的,竟然就是为了逼迫自己自爆!

这种犹如扯线木偶一般、任人玩弄的憋屈感觉,让夏长天恨不得立即死去!

大坑之中的哀鸣呻吟,现在已经全数消失了!

夏长天心中只余无尽空落,他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那些个兄弟,已经彻底的在这个世界上蒸发,可能……真的没有丝毫痕迹留下。

夏长天终于丧失了最后的一点冀望!

此刻的他,正如鹰王死时,熊开山的反应一样:生不如死!

但这意义,却是大不相同,有着近乎本质的区别!

熊王的兄弟,乃是为救自家兄长而壮烈战死,千古流芳!

反观夏长天的兄弟,却是等于是因夏长天牵连而死!注定遗臭万年!

两者之间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此刻,熊开山不期地想起自己的兄弟,除却内疚之外,却还有骄傲!还有怀念!

但夏长天却不同,他除了内疚,还是内疚,就只有内疚!就算是到了九泉之下,夏长天也感觉到,自己根本没有脸面去见那些老兄弟!

夏长天彻底崩溃了!

“君莫邪,老夫后悔!老夫后悔为什么不亲手杀死你的那些野兽兄弟!老夫……老夫恨啊……”夏长天竭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亲手杀死我的兄弟?你还不配!夏长天,起码我的兄弟是真正的为了苍生天下壮烈战死,而你的死,又算什么?你死一万次,也比不上我的兄弟一人!你,就是玄玄大陆的耻辱!自相残杀的源头,人类的罪人,大陆的叛徒!彻头彻尾的混蛋一个!杂碎一只!垃圾一堆!”

“啊~~~~”夏长天狂叫一声:“千般罪孽,俱在我身!但这黄泉路,总有你相陪!君莫邪!一起死吧!”

轰然一声巨响,场中爆出炽亮至极的白光!

随着这凄厉的叫声,一代圣君强者夏长天,终于发动了自爆这一最后的反扑手段!

剧烈的爆炸声,竟将漫天火山爆发形成的厚厚云雾,也冲破了一个大窟窿,这一刻,竟然看到了蔚蓝的天空!

紧接着,又有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将这一片刚刚闪现的蔚蓝再度遮蔽于乌云之后!

紧接着,地面上又出现了一个方圆接近两百丈的大坑!深不见底!

远处的天罚战士和三大圣地之中的修为较低的一部分人,竟然生生地被震得晕了过去!

多达数千之数的帐篷,轰然飞走,在天空如同白云疾飚,眨眼间无影无踪!

大地轰轰的震颤起来!

<汗……终于写完了,这章……估计要挨不少骂……骂变态的估计不会少。

一开始的报仇手段,就是这样设想。可最终,还是写的有些收不住手,似乎有些过了……不过,就如此吧。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再残酷一些,也是我认定的公道,有点偏激。呵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