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羊羔将自己送进虎口……

<六一儿童节啦!要月票做礼物!>

真的是很抱歉了,再等一段时间吧,等我有足够心理准备的时候……

想了一会,一睁眼的功夫,见众女都坐着,独孤小艺却已是不知去向。显然是去‘叫’管清寒去了。

“大家不用等她们了,咱们先吃吧。”梅雪烟隐晦的道:“估计,小艺这回也回不来了……”

“为啥?难道清寒姐姐病得很重?把小艺妹妹也传染了?!”寒烟梦天真的瞪大了圆圆的眼睛。

“咳咳,传染?这么说也不能说全错了……”梅雪烟脸上一红,有些不好开口的道:“若是我所料没错,昨夜莫邪定然是宿在了清寒妹妹房中了……”

“噗……”众女顿时瞠然。随即表情各异。在这一刻,大家不约而同的从心里冒出来了一个相同的想法:到得见到了清寒,定要好好的讨教讨教,怎地她总能得莫邪青睐,只到她哪去呢……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种想法,尤其是梅大姐心中有些更为迫切。

管清寒的体质应该远远不如自己强,但她怎地就可以承受?……

这实在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草草吃过了饭,众女心情各异的各自散去——独孤小艺果然没有回来。

至于梅雪烟,则是近乎于落荒而逃。

梅大姐自觉自己这一辈子也没有这么害怕过……

且说独孤小艺正一路蹦蹦跳跳的向着管清寒的清寒居走了过去,转个弯就到。其实隔着并不远;但在君大少的土之力加持之下,每一座房间的隔音效果均是十分良好……

梆梆梆敲了几下门,里面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难道睡得这么熟?”独孤小艺咬着嘴唇,眼神突然掠过一丝慌张:“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一念至此,顿时咚咚咚的不间断敲起门来。

君大少一夜征伐,可谓舒心快意,如此只是休息了片刻而已,却已感到自己的精神头完全回复过来了,此刻正是早晨,自然是男子阳气最盛之时,但看着身边的佳人依然是在呼呼沉睡,甚至,从不打鼾的管清寒居然发出轻微的鼾声……

看来伊人昨天晚上真正是累惨了……

现在的管清寒,貌似是再也不堪承受了……

兴犹未足的某狼无奈地叹了口气,两手交叉枕在脑后,就这么躺一会吧……一柱擎天就一柱擎天吧,谁让你丫的功能这么强呢?

正在无聊外加无奈之际,突然外面梆梆梆敲起门来。

君莫邪神识一扫,发现外面来的居然是独孤小艺那丫头,正一脸焦急的咚咚砸门。

君大少爷不由眼珠一转,立即运起了阴阳遁,将自己的身体归于虚无,这样看起来,就只得管清寒一个人在床上沉睡……

然后伸手一招,门无声无息地自动开了一条缝……

独孤小艺敲门半晌,心中越来越慌,干脆使劲一推,心道若是再没有动静,就只有破门而入了……

哪想到使劲一推之下,顿时推了一个空,哎呀一声,居然直接进门了……

门居然没关上……?

独孤小艺诧异万分的眨眨眼睛,随即看向床上……

管清寒此刻正如海棠春睡一般,睡得格外香甜。

“居然真的还没起床。”独孤小艺自言自语。急忙把门关上,若是让别人看到了那可就不好了。心中不由的埋怨起来:清寒姐姐睡觉居然不关门……太不小心了!

随即耸了耸翘挺的小鼻子:“这是什么味道?怎地这么的怪?好难闻!”

只是这丫头大条惯了,却也没再多想,一步来到床前,道:“清寒姐姐,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睡啊,我们都在等你吃早饭呢……”

管清寒居然没听见,轻微的鼾声依旧。

独孤小艺皱皱眉,伸手一把掀开了被子,气恼道:“清寒姐姐,起来吃饭啦……”

突然“啊”的一声叫,俏眼瞪得浑圆:棉被之下的管清寒,居然是一丝不挂的……

“难不成有采花贼?”心中一旦冒起这个恐怖的想法,独孤小艺顿时脸色煞白。惊慌万状地左右看了看,确定房中再没他人,这才惊魂普定的一个箭步来到门口,伸出脑袋警惕的看了看门外,然后关门,上了门闩,想了想不放心,干脆又再搬个椅子顶住……

毕竟,若是管清寒当真被采花贼侮辱……的话,可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这……这件事太严重,若是传了出去,清寒姐姐该怎么活呀,还有莫邪,他的脑袋不就那啥了……

不得不说,小丫头的思想,的确是……很大条、很跳脱。也不想想几位女人在这里住,其中数位圣尊,其他每个女人的最低修为也都是到了圣者层次,又有哪一位采花贼胆上生了毛敢到这里来采花?就算有那狗胆,也得有那实力啊!

“清寒姐姐……”独孤小艺坐在床沿上,一脸担忧悲痛:“你怎么了清寒姐姐……”

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人拦腰抱住,一个声音邪笑道:“别喊了……你清寒姐姐被我煮了饭了……”

独孤小艺突兀地惊叫一声,几乎骇得魂不附体,第一反应就是君大少亲自传授的女子防狼术断子绝孙脚,刚要施展,转眼一看,却看到了君莫邪那张可恶的笑脸,顿时心头一松,既然他这里,搞事的自然也一定是他了!

接着才反应过来,拍着胸口放心的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

“还以为是什么?”君莫邪挑了挑眉毛。

“额,咳咳咳……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丫头的眼神闪烁,干笑两声,道:“既然没事,那我回去吃饭了,我还没吃早饭呢,之前光惦记叫清寒姐姐了。”

说着,耷拉着脑袋,似乎颇有些失落的意思,一脸无精打采的向外走去。

“怎么?你这丫头不想煮饭了呀?”君莫邪嘿嘿一笑。从后面扳住小丫头的肩膀,温热的口气吹进小丫头小巧玲珑的耳朵里……

“啊?想啊,怎么不想啊,我现在做梦都想来着。”小丫头顿时眼睛发亮,一对小虎牙也可爱的呲了出来,一下子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不想转过身,这才发现君大少居然浑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不由脸上一红,翻翻眼皮泄气的道:“可是你……不行了呀。”

小丫头对这种事仍停留在一知半解的阶段,但却也知道,貌似刚刚那啥……之后是不行的……

“我不行?!谁说我不行?”君大少一脸黑线!

这简直就是对男人最大的挑衅!男人最大的耻辱,红果果的侮辱!就是别人说他不行,尤其是女人说他那方面不行!

尤其……还是在早晨这个阳气充盈、那啥一柱擎天的时刻,被一个女人说不行?真正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必须证明自己!

以实际行动证明!

一时间,君大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一把抱住小丫头,恶狠狠的道:“丫头,你不是想煮饭吗?本少爷今天成全你,就让你看看行我还是不行……”说着,狼吻而下……

独孤小艺上次煮饭不成,反而被管清寒‘捡了便宜’,心中早已不忿,不知道千百次的骂过自己胆子太小。眼看着一个个后来得都比自己要先煮饭……

小丫头可说早已经沉不住气。

再看到苗小苗,最后来的居然早早地煮了饭,貌似还煮过好多次了……小丫头嫉妒得心几乎要爆炸了!第一大妇……原本应该是我的,呜呜……

现在可倒好,一步走错,居然步步错,一直拖到了现在!而自己的位置,也逐渐的从第一慢慢的滑落到了第三第四这等尴尬的位置!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一见居然有此“天赐良机”到来,独孤小艺心中有一种“终于要把他真的煮饭了”的欣喜的感觉,竟是连半点抗拒的意思也欠奉,甚至还有些顺水推舟、推波助澜的迎了上去。

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这次也不能逃,一定把饭煮了!

不得不说,小丫头这次的决心很大,胆子也很大。

但随即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就在这里煮饭啊?清寒姐姐还在呢……”小丫头现在才想到这问题,可是衣服已经离体飞走了……

“没事……你清寒姐姐睡着了,她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你没看她睡得多香吗?”君莫邪怪笑一声,手不停嘴不停,这等送上门来的佳人,如何不吃?

“可是……可是……”独孤小艺还没可是出什么异议,小嘴就被突兀地堵住了,接着脑袋里轰然一震,一股奇怪的感觉升了起来,顿时飘飘忽忽晕晕沉沉的啥也不知道了……

………………

“啊~~~~”独孤小艺拼命地推着君莫邪,俏丽的大眼睛里泪水喷泉般冒了出来:“痛……快退出去……快……痛死了……”

“不痛,乖哦,忍一忍就不痛了,等会就舒服了……”君莫邪急忙按兵不动……

咳咳,这里不写了,省略十万字……

……………………

良久良久之后,独孤小艺今次初经人事,貌似比管清寒还要惨……

到后来君大少虽然没尽兴,但也只好放过了她……

居然还没尽兴,某狼确实霸道啊!

管清寒自昏睡之中醒来,只觉得周身酸疼,浑身上下兀自充斥着一种腾云驾雾的古怪感觉,让她感觉周遭的一切尽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睁开眼睛,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自己的身边……怎地聚集了这么多人……额,小艺怎么也在这里?

<保!底!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