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双王陪客

<今日第一更!>

三大圣尊强者,还有三大圣地的三位主事宗主,当今世上实力顶尖的三人以及三位权势最大的主脑,都在这里一头雾水的等待着,偏偏这家伙居然还花样翻新的持续了四五个时辰……

禽兽啊!畜生啊!

如此变态不为禽兽,那么天下间还有何人能够担当得起这荣耀无比的‘禽兽’之名?

六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持续瞪眼,没的奈何!

本来邪君府也还是有安排两人来做陪客的,不过那两人进来之后还没一刻钟,就被六个人齐心合力的扔了出去!

实在是气愤填膺!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你们邪君府找个陪客之人貌似很简单也很容易,甚至就是一个很单纯的事情。君无意等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既有手段又有口才的?哪怕你们让风卷云那种冰块过来,甚至是百里落云那杀手小白过来也行啊,就算不说话可也能占个凳子不是?甚至是不派陪客,让我们干坐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都能忍……

可是……

可谁让你们派那两个货过来当陪客的?

那俩……也是能陪客人的材料吗?

简直是就是恶心的超级存在!

无怪乎以这六大高人的涵养,竟也弄得一肚皮气,实在是因为梅雪烟梅大姐派过来陪客人的,太那啥一点,正是天罚森林之中真正举足轻重的两大名人,恩,应该是两大名兽!

要单说身份什么的,倒也蛮配得上眼前的局势。

邪之君主名副其实的小舅子来着,还兼着天罚当代兽王的身份!

问题也正在于此,这俩一个是虎王,一个是熊王!

虎王胡裂地,熊王熊开山!

天罚森林之中最魁梧、最莽撞、最2的两大兽王一起上阵,说了没有几句话就差点引起了战争。

不!

应该已经实打实地引起战争了!

熊王阁下还没开始进门就开始抱怨:“这算咋回事?本王正在后宫中造小熊呢,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熊族这些年人丁不旺不是?我身为熊族之王,总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披肝沥胆鞠躬尽瘁的为族人做出榜样不是……偏偏就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让本王来陪这几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玩意儿,大姐到底咋想的?咋这么让人不理解捏?这也太不把咱老熊当熊了吧?老熊虽然熊点,但也不带这么看不起熊的吧?”

虎王也是一阵摇头,一脸悲催:“都说我虎,我看大姐也不比我强多少,就那么几个人随便叫几个还没化形的母老虎带着他们在天罚森林里面转悠一圈就是了,至于在那里面他们和母老虎爱干啥就干啥,各自都有他们的自由不是?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嘛?本王乃是多大干部?居然来陪他们……真正是太掉价了!”

“就是,就是,咱们说什么也是王者……什么是王者懂不?王者!那就是一族之王啊,他莫无道算是神马东西?就带着那个几个人占个山,就真以为自己是王了?他那额头上可也没刻着一个‘王’字啊,真是他奶奶的嘴……”

熊开山持续感慨,很幽怨。

这等被明珠暗投,被轻视、感觉被垫底、甚至是赶鸭子上架,逼兽王见客的腻歪滋味,让熊虎二王怒不可遏又有些敢怒而不敢言,如今面对罪魁祸首,岂能不大大的倾吐一番心中的怨气?难道实话还不让兽说了!?

“就是就是!”虎王和熊王一走进来,甚至说两只脚刚到了门口就已经引起了众怒!

真正意义上的众怒,所有人都怒了,没有“几乎”,就是所有人都怒了!

这说的是人话吗?

简直是怎么气人怎么来!

不过,貌似这俩家伙怎么也说不出“人”话吧?

苗斩苗刀苗剑三大圣尊高手一气之下,砰砰乓乓一顿揍,进来两个“人”,拖出去一只虎一只熊……

两位陪客进来一共还没到一刻钟的时间,屁股更是连椅子都没沾着,就被“赶”了出去。

屋子六个人兀自气得脸色发蓝,却是无计可使!

别看斩刀剑三人大打出手,把人脑袋打成了熊脑袋、虎脑袋,实际上却是十成劲连一成也没敢用上,这里始终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不是!

而三大圣地的三大宗主还不如苗家三老呢,三老怎么说还过了手瘾呢,他们根本就连发泄的机会都没有!

整个房间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

而梅雪烟在见到熊开山和胡裂地的惨状之后,轻轻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别装了,回去吧。该干啥干啥去,至于客人就不用陪了。

虎王和熊王在地上打个滚再度变成了俩壮汉嘻嘻哈哈的走了出去,一个在森林里继续耍2,一个急匆匆的回去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去了:这俩货提升之后,眼下已经尽是四级圣皇的修为,虽然比之苗家三老还大有不如,却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刚才就只是拿出来尊者的实力挨揍,否则哪有那么容易就被打出原形?

至于如此做作的原因不外就是:这俩货纯粹就是梅大姐派出去专门恶心人的……

就在客厅中的气氛积蓄到了某个极点的时刻,外面一声无比欠揍的“哈哈”一笑传来,邪之君主君少爷莫邪君大府主满脸的春风得意马蹄急,悠悠然地走了进来,当真是潇洒之极,挥挥手,带来了满天的清风白云……

“啊哈哈哈……今天天气真正好好哇,风和日丽的,万里无云的,这小风嗖嗖地吹,小雨淅呖呖的下……”君莫邪一声笑,张口就是半点的不着调。

六个人同时张了张嘴,又同时闭上。

面对这么一位,还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位可不是刚才那两兽,别说不敢动手,就算真正动了手,死得貌似也只会是自己来着,而且死还是白死的说……

“君府主;我等也就不再绕圈子了,时间宝贵。”莫无道皱了皱眉:“夺天之战,已然迫在眉睫!你我之间,无论有什么深仇大恨,在这等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大事面前,尽都不值一提,莫某只问阁下一句话,问完之后,无论君府主作如何的答复,我等三人尽都掉头就走!”

君莫邪快慰的脸色瞬时一沉,竟是沉默了片刻,这才慢慢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静静的道:“你问!”

“贵我双方之间,已然是注定的不共戴天,鱼死网破、你死我活!这一点,相信我们都明白,而天下间人也尽都知道!却也不必再做任何的虚伪做作!但……”莫无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夺天之战,君府主到底作何打算?”

莫无道豁然抬头,看着君莫邪,眼睛一眨也不眨。

君莫邪笑了,他淡淡的看着莫无道:“莫宗主,我早就说过我对天下苍生没什么感情,也对大陆安危没什么义务,这点初衷从来也不曾变过,但……很无奈的是,我这个人固然不在意天下苍生,更不想尽什么义务,但对无事生非还是很中意的,更加喜欢打架……”

他摇了摇头,无奈地道:“这是天生的性格使然,我也无可奈何。天生的脾气,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呵呵……”

莫无道眼神一闪,露出狂喜之色。

下一刻,莫无道、兮若尘、呼延傲博等三人同时站了起来,向君莫邪深深一躬,却是一句话也没说;然后齐齐直起身子,莫无道眼神倍显复杂,却更热烈,重重的道:“既然如此,四十天之后,我等三人率三大圣地参与此战的人员,在天柱之巅,恭候邪之君主以及贵府高手的大驾!就此告辞了!”

三人一抱拳,昂首出门而去,随即便听得邪君府之外传来轻微地呼喝声音,又有一阵衣袂掠空的声音狂飙而起,三大圣地方面的人竟然在一瞬间尽数走了!

君莫邪沉默着,眼神幽寂而深深,手指头轻轻的敲击着桌案,良久良久,才喟然一叹:“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他却并不知道,莫无道等人在远远的离开之后,站在一处山头回首遥望雄伟壮观的邪君府,竟也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叹:“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双方的口气之中,尽都是同样的惋惜与无奈!

“小苗…如今可…好了?”苗斩吭哧了一会,才试探地问道。

“这还用问!本公子亲自出马,怎能不好?”君莫邪眼皮一翻,对这三个存心看自己的热闹的老家伙可说是耿耿于坏,着实是没半点应付的心情,直接下逐客令道:“你们老三位没啥事了吧?没啥事就请回吧。我今天真的很忙,就不送了!”

这话虽然不甚客气,但以君大少爷的为人,说这话可说已经是很给了苗小苗面子了!

三老头瞪了瞪眼睛,有心发作,随即又尽都丧了气,三老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说啥我们也是小苗名副其实的长辈,还长了不止一辈,你小子可是娶了我们苗家的闺女,就是我们苗家名正言顺的女婿,怎地如此没有礼貌,这般的没大没小,简直是,简直就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