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最伟大的诗人,是这样诞生的!

<今日第一更!>

乔影在一边微笑着袖手旁观。

“哦……这个那个……”君莫邪挖空心思的斟酌着,看来今天又要大大的剽窃一会。

“雪烟说得有理!那我先作一首诗,送给雪烟你。”君莫邪清了清嗓子,众女都以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他,自然,还有不少的幸灾乐祸。

比如苗小苗,现在心中几乎笑翻天了。就你一个武夫……居然敢说自己会写诗?写出来的顶多也就是一些不伦不类的打油诗!哼,我今日就非看着你出丑不可!就你这小样的还妄想和我的君夜比较吗?

“恩……我有了!雪烟雍容大度,仪态万方,倒是给了我灵感。”君莫邪踱了三步,打了个响指:“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众女即时惊震!

苗小苗更是直接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难道这个君莫邪真是个妖孽?!貌似他一共也就只是考虑了那么短的时间,走了三步就做出来一首诗,而且还是这样意味深长,很符合梅雪烟身份、气质的佳句……

这份诗情,未必就比不上我的君夜吧……

不,这应该是偶然的…肯定是偶然的……

“好了好了,现在轮到清寒的。”梅雪烟先得到爱人夸奖,然后又是这样一首足以流传千古的优美诗句,心中满足之极,眉梢眼角全是幸福的笑意,嘴上却催促起来。

“清寒的……清寒的……嗯,有了!”君莫邪装模作样的皱着眉头转了两圈,又是打了一个响指:“我又有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主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一地眼球乱蹦弹!

君莫邪居然还有这一手!这首诗里面的‘无限恨’和‘倚阑干’两句,实在是太符合管清寒那种独特的气质,那种朦胧的轻愁……

天才啊……

众女的眼睛里直冒小星星。

独孤小艺却是众女之中唯一曾经见识过君莫邪作诗的一人,那却是当日在金秋才子宴的时候,不过想起那时候君莫邪做的‘诗’,连独孤小艺都觉得无地自容:想跟我谈情?不漂亮不行;甭跟我说爱,我这人太坏;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不要招惹我,我让你吐血;……

那也叫诗?那简直就是不堪入耳的垃圾!就是一滩略有些性格的狗屎……

所以独孤小艺从来没有指望过,有一天君莫邪也能做出诗来,那怕是打油诗……

如今,面前的这一切,让独孤小艺的嘴巴越张越大……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这……真的是君莫邪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苗小苗也揉了揉眼睛,太让人震惊了吧……

若硬说作一首诗是偶然碰上的,或者勉强可以,但第二首又出来了,还是偶然的?

终于,在众女的期待和逼迫之下,君莫邪为在场的众位美女每人作诗一首,才算是将这股怨气压了下去。

最后连乔影,也得了君莫邪送出的一首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皆大欢喜!

人人看着君莫邪的眼神都是钦佩之极!太厉害了!太牛叉了!眨眨眼的时间不到,几首诗就出来了,而且每一首都是经典中的经典!

就算是当世一流的诗人,也没这样的才情啊!

真真是最最伟大的诗人啊……

若是君莫邪知道她们的想法,定然会很郁闷:原来最伟大的诗人,都是这样逼出来的……

唯有苗小苗在佩服之中,多了几分小郁闷: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厉害呢?长得那么的娘娘腔,没点男人味,却这么有诗才,老天爷真是瞎了眼了……

若是君莫邪知道苗小苗心中想法,估计会狂喷一口鲜血。俺只是长得俊了一点而已,那里娘娘腔了?怎么就没男人味了?!

见众女都以一种崇慕的目光注视着君大少爷,人人都是眉花眼笑,似乎都很满足的样子,苗小苗心中不忿,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哼,至于这样崇拜么?只是会做几句歪诗而已,哪里像我的君夜那样,连音乐都会……

想着想着,玉手便在琴弦上轻轻拨动几下,眼中露出一丝怀念和渴望:君夜……你在哪里?你可知道现在的我是如何的思念着你吗?

要是你现在过来,刹一刹这位邪之君主的气焰,该多好?也让她们知道,我的君夜才是最棒的……

这一拨动琴弦,却让众女又回过神来:诗算是让他糊弄过去了,可还有曲子呢?每人一首的曲子呢?

哼,这家伙居然单独为苗小苗作曲子!不行!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得不说,女人的嫉妒心理一上来,是非常可怕的。虽然众女已经知道了那曲子并不是君莫邪专门为苗小苗作的,但只要女人认定的事情,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所以……

君莫邪前一刻还在洋洋自得的享受着崇拜地目光,下一刻却又顿时陷入了一片声讨之中……

作曲!

而且还是老规矩,每人一首!

这个要求让君大少几乎就要吐血三升了!

“恩,你们听了这么多的诗,肯定听累了,我去看看唐胖子在干嘛,别让这小子把我们的邪君府祸害了……“君莫邪随便找个理由就想溜,却被梅雪烟提前一步拦在了门口。

接着独孤小艺等人一窝蜂的涌了过去,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想走?想得倒美,没门!

看着一群女大王拦在门口,君大少只有苦笑,心中大喊一声:救命啊……

“诸位美人们,你们就行行好吧……我跟你们说,这作曲子,可不是吃大白菜,怎么也先得有灵感,再加上一段时间的酝酿,然后再一点点的推敲琢磨,几易其稿,才能成就雏形,你们可是不知道这作曲的艰难啊……”君莫邪愁眉苦脸的道。

君大少爷这边大演着苦情戏,希望可以博得众女的谅解,可是没想到事与愿违,他的可怜相非但没有引起同情,反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众女气势貌似再涨,一个个的脸都涨红,君莫邪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是疑惑……

“恩,原来莫邪哥哥你是嫌弃我不知道什么是曲子啊,才从来也不跟我说曲子的事啊!难怪你在我面前连作曲子的兴趣也没有了……”独孤小艺撅着嘴道。小丫头满眼的晶莹,随时有大哭一场的意思……

君大少爷有点傻,“我说什么?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啊……”

“还用说什么啊?我们都不明白作曲的艰难啊,就知道吃大白菜,真真羡慕苗家妹子,人家有个贴心的丈夫,两人志趣相投,那才叫珠联璧合,天生一对呢,你不用说了,我们都明白了!”梅雪烟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梅大美人今天看样子是拆台拆定了……

君大少爷貌似不止有点傻了,简直都快崩溃了,眼睛一阵发直:这都那跟那啊,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啊!这不冤枉死人吗?

苗小苗赶紧劝解:“诸位姐姐,君府主他说的却是实情,作曲这个事最是讲究灵感,若是没有灵感,那就算是再厉害的天才也没辙的!”

“恩,原来是跟我们在一起没灵感啊,你说苗家妹子的丈夫咋就那么些灵感呢?看来还是人家两口子感情好啊……”寒烟梦一撇嘴,酸溜溜的道。

君莫邪全面败退,彻底郁闷了,勉强求饶道:“这玩意真不是急切之间说要就有的啊,我就算是神仙也不行,姑奶奶们,你们就饶了我吧……”

要说人手一曲,在君大少也未必是多艰难的事情,他记忆之中的经典曲目着实不少,但眼前却不是能惯着这帮娘子军的脾气,否则她们以后有事没事的就要求来一曲,那自己就算是记得再多,也是无济于事,迟早会坐吃山空的……

再说,一下子拿出来得太多,也不稀罕啊……

众女见君大少爷一脸的气急败坏,倒不是在作伪,却是将目光集中到了管清寒的身上,要说到诗词歌赋,管清寒可说是此道之大行家,其造诣比之君莫邪这个剽窃专家还要更强,在这个时候,众人却是愿意听她的意见。

管清寒刚才却并未如其他诸女一般,联合攻击君大少爷,原因无他,她却是因为苗小苗刚才偶然的一番话,而陷入沉思,回想着君莫邪对自己的情、对自己的好、对自己的…爱!

众女将目光锁定到了管清寒的身上,让她瞬时一醒,柔声道:“众位姐妹,莫邪这话说得倒也不错,无论作词作曲,吟诗写画,但凡佳品,均要有灵机一触的契机,莫邪才情虽然超凡,但他刚才已经为我们作了那么多的诗句,才思大耗,勉强要他作曲,确实是强人所难,即便勉强为之,也必然是滥竽充数之作,莫如不作,请姐妹们斟酌!”

管清寒轻易不开口,但一旦开口,所言必中,众女一听她说,果然是这个道理。商议一会之后,却仍是提出了一个要求:今日每人一首确实是稍稍难为你了,但你仍要做出一首曲子来,而且必须要大家都满意,作不好就重作,直到大家都满意为止,怎么也不能被人家‘苗小苗的好老公墨君夜’比下去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