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九必杀!天下英雄,听我号令!

<今日一更!>

鹰搏空抬着头仰着脖子,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就像一具雕像。谁也不会发现这位负手望天的鹰老大实则却是在拼命的翻着白眼……

比较知道君莫邪根底的“熟”人,比如李悠然,比如唐源,又比如莫无道等人,大家都是脸上肌肉抽搐得很厉害……其中又以唐胖子最为夸张,在听到君莫邪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一口气没喘上来,然后就是得了严重哮喘病一般的剧烈咳嗽起来,直咳得浑身肥肉如同遭遇了飓风的海面……

实在是天大的笑话了,若论起欺男霸女,恐怕整个天香城还真就没有人比君大少干的等多吧?天知道这丫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什么居然没有脸红……

貌似君莫邪真正不用脸红,本邪君为什么要脸红,本座啥时候有欺男霸女了,这世人摆脱处男的那次都是被人下药,被人那啥……虽然这个说法有点过分,但和事实很接近啊……

至于之前的……跟我有啥关系……

“不准欺男霸女,乃是我邪君府为江湖立下的第一道规矩!”君莫邪慢悠悠的道。

“第二,不准欺压良善百姓!”君莫邪眼皮一翻:“平民百姓生活本已经够辛苦,我等身负武学,该行侠义之人,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我辈中人若是再去欺压他们,未免猪狗不如!所以,胆敢犯者,杀无赦!”

“第三个规矩,就是,不准……”

……

“以上,就是邪君令下‘九必杀’!凡有触犯以上这九条的,上天入地,邪君府也必定将之诛杀!就算是背后势力再大,也护不住你!所以各位要注意,我不希望邪君府的手上,沾染你们各位、又或者是你们亲戚朋友、师门同宗的鲜血!”

林林总总,君莫邪罗列了九项不准做的内容。

九必杀!

“另外,本宗要这里要郑重地说一说‘邪君令’的事情。”君莫邪背负双手,但空中却自动的突然现出一大片云烟也似的物事,一阵氤氲浮动,稍倾之后,那云烟却是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中间一个‘令’字。上面一个字‘邪’!周围,却是日月怀抱,刀剑狰狞,整体外部形状,就是一个字‘杀!’

“这就是本府的信物‘邪君令’!若是有手持令牌者找到诸位,尚请诸位……给个面子于我!”君莫邪负手,两眼如雷似电,在在场众人脸上梭巡一遍!

“凡是给我面子的,我自然也会给他面子……”君莫邪淡淡地道:“若是有谁不给我面子……唉,我这人别的毛病也没有什么,就是脾气稍嫌不好,还有点睚眦必报的坏习惯,人生在世,谁能没点小毛病、坏习惯呢……”

君莫邪摇了摇头,似是很惆怅的叹息了一声,似是对自己的脾气很不满意……

威胁!

这绝对是威胁!

红果果的威胁!

这无疑就是在说,天下英雄,都要听从邪君府的号令!

不从者……斩!

“各位,可有什么疑问、意见吗?”君莫邪微微笑着,神态洒脱,笑容温柔,很诚恳的问道。

在场所有人尽都面面相觑。

更有不少人拿眼看向莫无道和兮若尘等三大宗主!这个邪君府表现得如此的强横霸道,你们三大圣地就不说句话吗?你们往昔的威严、气焰呢?

出乎众人预料,莫无道等人居然一句话也没说,仍是那么安然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完全没听到君莫邪的话。兮若尘和呼延傲博也尽都在皱眉沉思,唯有莫无道眉梢微微一挑,眼神很隐秘的看了一个人一眼,似乎传递了什么信息……

“没有人有疑问意见吗?那我就当是大家都默认同意了,哈哈,看来大家正义感还是都很强的嘛。”君莫邪哈哈一笑吗,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且慢!”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站了起来,此人乃是隶属于遁世仙宫的方家人,在大陆上也算是横蛮惯了的人物,此刻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

他的勇气,却是来自于莫无道的那一道眼神!

那一道眼神,清晰地表达了莫无道的意思!

他心道我身后乃是三大圣地,虽然莫宗主并没有说话,但既然给了我指示,我自然要借此机会表一表忠心。

此刻,别人都没有胆量站起来的,却是自己独揽功劳的大好机会!

反正当着这么多人,更是当着三大圣地三大宗主的面,自己还是前来贺喜的嘉宾,这君莫邪纵然再怎么的狂,再怎么邪,再怎么不讲理……也不至于当场杀了自己吧?

如此一想,“刷”的就站了起来,竟然很有一股子当仁不让、义愤填膺的架势!

“你有意见?”君莫邪微笑着看着他,温和的笑道。

“正是!”虬髯大汉一挺胸:“我们……”

“阁下这话却是用词不当了,那里有‘你们’!你代表不了谁,充其量只能代表你自己而已!”

君莫邪和蔼可亲的道:“刚才貌似我有提到,我这个人啊,心胸稍嫌狭窄那么一点,最是听不得不同意见,所以你也不必说什么具体意见了,没什么意义,还浪费时间。”

虬髯大汉正要说话,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寒气,不由得大惊失色,叫道:“我……”

“你可以死!”君莫邪洁白的素手虚空遥遥一抓,两者之间相隔足足三十丈的距离,但在君莫邪手心骤然合拢,形成一只拳头举在胸前之即,那大汉竟是连一句话也来不及说出,一颗斗大头颅,莫名的突兀爆裂!粉碎!

他的脑袋,被君莫邪凌空一把捏碎!

鲜血崩洒!那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就像是响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还有谁有不同意见?或者说……不赞成邪君府的做法?都可以大胆的讲出来”君莫邪真挚地道:“我这个人,除了那点小毛病之外,还是一个非常民主的人!最善于接纳不同意见,大家若有疑问,千万不要闷在心里,有事情总是要拿出来讨论的吧?若是我错了,自然也不会死撑着,我一定会……从善如流的……”

众人听到他的话,又看到他此刻那一脸温和的表情,再看看那一具无头的尸身,此刻正缓缓滑倒在地,一个个心眼里都是直冒寒气!

谁敢相信你的鬼话?

麻痹的!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民主?这就是那门子的从善如流?

人家还未来得及说话你就给杀了……

“恩,这是怎么一回事?”君莫邪突然皱起眉头,指着那具尸体,大惑不解的道:“这位英雄怎地突然自杀了?难道是嫌我们招待不周吗?”

众人尽都一阵恶寒!

人家突然自杀了……

你才突然自杀呢……

你们全家都突然自杀了……

当然,这话也就在众人心中盘桓而已,断断是没有人敢说出来的!

“张大牛!你这护院小队长是怎么当得?没看到客人都自杀了吗?你怎地还在呆呆地站着?”君莫邪冷峻的下令:“速速去调查原因!”

张大牛苦着脸“嗳”了一声,赶紧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检查一会,才道:“禀府主,这位朋友在听了府主的宏伟计划之后,欣喜欲狂,激动难耐,导致浑身血液集中冲上头顶,竟然在乐极生悲之下,竟把头颅生生撑爆了……”

“原来如此!性情中人啊……”君莫邪慨叹的道:“厚葬之……”

“是!”张大牛挥手招呼了几个人,将尸体抬了出去,接着仆役迅速上来,将那边收拾的干干净净……

性情中人啊……

大厅中众人对这个结论人人尽都是哭笑不得。

欣喜欲狂激动难耐,血液集中冲上头顶,将头颅生生撑爆了……居然还有这种说法?!这……也太离谱了吧?是不是可以编造个更好一点的理由呢?

“自然,公道自在人心!就算是邪君府之中,若是有人作奸犯科的话,我也会严惩不待的!”君莫邪淡淡地道:“邪君令,合共四面。每月出现江湖一次!由八个人共同掌管。每两个人掌管一面,分赴东西南北四方!掌令者不得滥杀,不得武断!杀人需调查清楚前因后果,形成书面报告,若有差错,掌令者死!”

“所以,虽是邪君之令,却能带给这人间,一片朗朗乾坤!”君莫邪重重的道:“邪君府刑堂,重点监察此事!若有滥杀错杀者,唯有以死相报!”

众人稍稍松了口气,心道若是如此的话,还算是比较好接受一点……

就怕你们乱杀一气啊……

大家纷纷商议了一番之后,在看到三大圣地竟然没有动作之后,也只有无可奈何的先点头答应下来。再说,这只是一个点头而已,也没有什么书面形式,更没有什么相应的强制措施……

所以大家也不存在什么顾虑。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在想:纵然我们回去之后不认账,你又能如何?山高皇帝远,你幻府纵然强大,又岂能管得了那么多?纵然能杀得一人两人,能杀尽天下玄者吗?就算是真给你们一个名义上的名分,你也啃不了我的鸟去……

“既然大家并无异议,那就这么定了。”君莫邪宽慰的笑了笑,随即目光凝重,缓缓道:“还请诸位千万记住,我君莫邪可不是在说笑哦,这却是我很自豪的一个优点……”

轻飘飘的一句话,结束了这一次的讲话。

酒宴,也随之开始!杯晃交错之间,酒酣耳热,有不少人,也将这一次的事情,彻底的抛在了脑后……

……

《现在在济南战友家里。借遍莱芜,于是来到济南。战友并没有说什么,上午喝了一顿酒,醉眼迷离。就问我一句话:还缺多少?我说,还缺二十万!

下午我在战友家里睡觉,战友一下午没回来,晚上回来,二十万现金扔到我怀里,说:赶紧拿走,别在我面前愁眉苦脸,滚!老子看不惯男人皱眉头!

我哭了……

因为我的战友,他也不富裕,这笔钱,没有一分是自己的……

这份情谊,哪怕死,我也会记着!哪怕死!我也会还清!

我毕竟,还有一个真心对我的!全心全意对我的!

我满足了!因为,毕竟在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这种感情,一生一人,足矣!

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人像别人骂我一样骂他是傻逼……

我明天早晨最早的车回去。明天爆发!这几天对不起大家了……抱歉!

今天就这一更!无言以对!无话可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