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九幽十四少前来道贺!

<第一更!>

“是!”莫无道深深地出了一口气,神色间有些低落,道:“我委实是有些报仇心切了,搞到如今这种地步,的确是有些冒失了,大违初衷本意。”

呼延傲博缓缓点头道:“不过倒也不算全无收获,邪君府的实力,我们基本已经摸的差不多了。君莫邪的实力,尽都已经表露出了!相信,也就仅此而已。虽然已经是很惊人的势力了!”

“最主要的还在于,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呼延傲博道:“也就是天罚森林,并没有并入邪君府!今日到这里来的,总共也就只有一个梅尊者而已!而梅尊者,还是以君莫邪的女人身份出现!其他的兽王,一个未见,这是一个好现象。”

“呼延兄,你的意思是……”莫无道眼光一亮。

“但呼延兄不要忘记了,我们临来的时候,那冲天而起的数千飞行玄兽,那一柄惊天利剑!”兮若尘阴沉沉的道:“若是就此断定两家没有全面联合,未免多少有些武断吧。”

“不,正因为如此,我才认为他们并没有合并!”呼延傲博道:“莫要忘记梅雪烟的身份,若是天罚当真融了进来,那么,又岂止是这些飞行玄兽来此?更不要忘记……那原本的八大兽尊,如今也已经重现天罚……这其中新老权力的交接,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正是如此!”莫无道眼光更亮:“只要确认了君莫邪与天罚并没有合并,就只比邻而居而已……那我们就有更多的选择,只要应付了迫在眉睫的夺天之战,我们自然有大把时间的招数,可以派得上用场。”

“一切,都放在夺天之战之后吧!红尘之人,常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然而对于我们而言,纵然是再多的一点时光又算得了什么,何必争那朝夕分寸!”兮若尘淡淡地道:“天罚不可欺,邪君也不可辱……这两方面,可尽都是很有性格的存在……”

三人同时展颜一笑,计议已定。

两人战罢,一方完败,而且落败的正是圣地之人,但圣地除了将人抬了回去调治之外,竟然砸没有其他的举动了!

这一点,不仅是大厅之中的众位宾客奇怪,甚至连君大少爷也感到了奇怪。

怎地全无后续动作了呢?这状况却是首次脱出了大少的预算之外。

难道,又有什么阴谋?不过……就算真有也没关系,一切尽以不变应万变!

“君府主!贵府所属之实力果然已臻世间顶峰,相信不会有人再有质疑,至此,邪君府挤身玄玄大陆颠峰势力行列再无疑问,等贵府仪式完毕之后,我们希望能够与君府主畅谈一番。”莫无道微笑着,亲切地道,竟是恢复了最平和、最冷静的状态。

“木有问题。”君莫邪一口答应下来:“今日之会,说到底只是一个仪式而已,却要劳烦各位远道前来,本府上下均感不安,因此在仪式之后,安排了狂欢七日。大家可以尽兴,一切花销,都有邪君府包了!”

大厅之中众人欢呼声中,君莫邪突然听到一缕细弱蚊蚋的声音传来:“君府主,在下乃是飘渺幻府战家战舞风,不知仪式之后,可否单独与君府主一谈?探讨一下邪君府与我战家之间的合作可能!”

战舞风!

战家……跟我谈什么?合作可能性?有这种可能性吗?

君莫邪这下子可是真正怔住了,半点没有做作,实在是太意外了。

“好!”君莫邪点头答应。

接下来,丰盛的酒菜一道道的上来,众人都是心中一松,看来……今天是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的变故了。倒是三大圣地的举动让众太诧异了,看似气势汹汹而来,但却在伤了一个人之后,立即偃旗息鼓,这种反应,让群豪都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也太怂了吧……

但此事却也印证了另外一事,邪君府乃是极端强横的所在!

众人浮想连篇,但这是人家超级大势力之间的事情,跟自己这些个小人物扯不上什么关系,就算自己想去抱粗腿,人家也未必会看在眼内呢,既然没意义,干脆就不想,享受眼前这么的山珍海味,才是正经事,正准备开怀大吃,突然外面一声长啸,震天响起!

这声长啸,就像是地府之门突然开启,千万厉鬼同时同地冲出,刹那间,整个天地间就如同时愁云惨雾密布,阴森森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苗斩苗刀苗剑等还有圣地的几位圣尊,勃然变色!

因为他们已经听出了来者是谁!

这个人的出现,所能带来的灾难,未必就差于夺天之战,甚至还要更恐怖!

接着,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铿锵说道:“邪君府开宗这样的大日子,本尊怎能不来凑凑热闹,九幽第十四前来贺喜,邪之君主君莫邪可出来一见!”

九幽十四少!

这个煞星,当世公认的第一高手,他竟然也来了!

“十四少有心了,既然前来本府,何不进来喝一杯水酒?本府所准备的美酒,或可称十四少之意!”君莫邪沉声道。

“你的酒固然极好,奈何却还有讨厌的人在!如此不喝也罢!”九幽十四少的声音飘飘渺渺,飘忽南北、转瞬西东,竟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然后才最后汇聚在中间位置,形成为一句完整的话,但却是让人人听得清清楚楚,甚至那阴测测的意味也仍是清晰可觉。

“哈哈,既然十四少不愿现身,本座就在此遥敬你一坛酒,廖表寸心!”

大厅之内,中央位置的主台之上,一坛酒突然“砰”地一声突兀破裂,一道酒水洒落,还未落地,却已幻化成一道晶亮的长剑形状,在半空凝实,然后蓦然飞起,流星闪电一般从大厅门口直直的穿了出去!

酒剑瞬时已然消失无踪,直到此刻,才响起‘咻’的一声破空的声音!

这是什么玄功!

又是何等的玄功!

在场众人尽都骇然色变!

苗斩目射奇光,看着那道酒水飞去的方向,似是若有所思。

稍倾,外面传来九幽十四少的一声赞叹:“果然是传闻中的天品好酒!见面更胜闻名!”

然后道:“君小子,你还不出来吗?”

君莫邪苦笑一声,说道:“难道十四少之前说得贺喜,就是如此的空口说白话吗?先拿份贺礼来,本座就出去一会。”

众人同时无语。九幽十四少这等凶人亲身前来道贺,并不搅场,这岂非已经是最好的贺礼了?天下间又有几人能有这样的面子?你丫居然还不知足,居然公开索要贺礼……

“贺礼……”外面的九幽十四少听起来也有些尴尬,看来这货真就没有准备贺礼……

“贺礼!”君莫邪的声音很坚决,大有你不拿贺礼来,我就不出去的架势。

“九幽寒刃一枚,权作贺礼!”外面“轰”的一声,接着一道黑光发出滚雷一般的声音飞了进来,黑气缭绕,宛若九幽龙腾!

忽的一声,一团粗有一抱的黑色光线轰隆隆的飞了进来!来到近前,黑光却骤然消散,化作一柄细长的筷子一般的利刃,飞了进来,然后端端正正的插在了高台上。

众人人简直不敢相信,先前那样惊天动地的响动,居然是这样一柄细细长长窄窄的长剑所造成的……

“真是小气,还是堂堂的九幽十四少,就拿这么一点东西,丢份啊!”众人只听见君莫邪鄙视的声音,接着,就见到一个身长玉立剑眉星目的白衣少年,突兀地出现在高台之上,轻袍缓带,丰神如玉!

下一刻,这个白袍少年已经淡笑着走出了大厅。缓缓走动间,竟然留下万千残影,似乎是无数个白衣少年排的整整齐齐,一路排到了门口,再排到了空中……

空中的人影消失不见,台上的白衣人影才开始渐渐消散……

邪之君主!

君莫邪!

看着那一个一个身影渐次消散,却始终保持着次序丝毫不乱的人影,苗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神凝重,就只是这一面,他已经觉得,这一位邪之君主的修为,绝对要在自己之上!

那,此子真的有可能是墨君夜吗?

想起幻府之中墨君夜的表现,苗斩和苗刀苗剑同时迷惘了起来。

真的有可能吗?怎么完全没有半点相似的迹象呢?

三人同时深深皱起了眉头,再无之前的那份笃定了。

虽然君莫邪已经不在大厅之中,但此刻却是赞扬声四起。

“不愧是传说中的邪之君主,果然是雍容之极,亲切之极,尽显一代霸主的风采啊……”

君莫邪那淡淡的微笑,虽然很快的就走了出去,但每个人都真切的觉得,那个微笑是在跟自己笑,是在跟自己打招呼……

每人都是一样的想法!

“那东西拿出来了?”九幽十四少站在虚空之中,两道阴暗的眼神看着君莫邪。

“我若是说没拿出来,你是否就要动手了?”君莫邪歪歪头。

“再与你师傅一战之前,我不会主动向你出手!”九幽十四少不屑的看了看他:“你进境委实够快,但现在的你,仍还是远远的不够格与我一战。”

“哈,你居然妄想跟我师父动手?我怕我师父他老人家会打死你的……”君莫邪翻了个白眼,从怀中取出“神曲”,随手扔了过去。摇摇头道:“这东西,我也研究了好几天,却始终没发现怎么用的!这玩意真能当兵器用?”

<今天出去跑了一天,借钱去了。我订了一套房子,说是2012年八月才交房,于是我就只交了一点定金,没想到现在来通知说要交钱……这下子完全的措手不及……我哪有那么多的钱啊……

而我,又没有人给我开收入证明,无法按揭,只能交全款……要不然,就取消订购资格。

今天出去跑了一天……足足借了三十多家人家。唉,这种滋味甭提了……回来之后我对天狂骂了半小时……

很多人都借过我的,而且好几年了到现在没还,但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一个个开着几十万的车跟我哭穷,没钱……

不仅不借,而且还不还……

不提了,这种事,实在是让人郁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