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为什么?【五更!】

<五更!>

“但不知莫宫主的看法是?……”苗斩呵呵一笑,道:“我等幻府始终是属于世外,对玄玄大陆,永远也只能是相望而居,对邪之君主的了解,所知还真的不多。莫宫主可以拿出自己的想法,以及遁世仙宫此次的即定策略,我们参考借鉴一下如何?”

莫无道苦笑道:“苗前辈真是厉害,只是一句话,就将这个问题推回到了小辈的身上,呵呵,不过,对于这件事,莫某却是无话可说,此非是无道砌词推委,却是因为……无道的胞弟逍遥,正是惨死在邪君君莫邪之手,此仇此恨,山高海深。是以……无论无道说什么,都是难免偏颇,有失公允……”

他似乎很为难的皱了皱眉头,道:“若是诸位前辈有何赐教,那是最好的。若是前辈等仍难有定见……那就等金城兮若尘兮兄和血海的呼延傲博兄到来之后,大家一起拿出一个对策!”

苗斩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道:“莫宫主将心底之言说出,足见坦诚,不过诸位一路远来却是辛苦了,还是先休息吧。此事不急,距离十五之期,还有七八天的时间,我等完全来得及,集思广益拿出一个万全之策。”

莫无道犀利目光一闪而没,大是诚挚地笑道:“如此,有劳前辈挂心了。”

苗家众人回到帐篷,人人都是皱起了眉头。随即战舞云走了进来,相对坐下。

“莫无道此人如何?”苗斩看向众人,皱着眉头,有些慎重的问道。

“莫无道这个人,只怕当真要好好分析,若是能分析透了那莫无道,相信就等于是分析透了一半的君莫邪!莫无道在三大圣地之中,占据主导地位!若是……那将来若是与三大圣地合作,就更多了几分把握!而从他的身上反推君莫邪的禀性特点、强处弱点,则是我们现在的目标,若是三大圣地当真……败落,与邪君合作,这一点也同样不可缺少!”

“这也是临来之时,府主郑重吩咐过的,必须要做,而且还是一定要做好的事!”

苗斩这句话说的很沉重,也很慎重,尤其当他说到‘三大圣地当真败落’这句话的时候,很明显的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但那‘败落’两个字,却似乎说得格外艰难!

似乎在这位幻府顶峰高手心中,三大圣地在邪君手中败落这件事,虽然似乎很荒诞,但也未必就是绝对不可能!

这句话一旦说出来,一干人等尽都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大家都很明白,苗斩这句话代表了什么。

刚才跟莫无道接触了一下,甚至,还没有说上几句实质的话,就这样分开了。一直到现在,苗斩与莫无道彼此所说的那几句话,众人依然可以轻易地重复出来。

就只是几句客套!

从头到尾全是客套而已!

但苗斩却要从这几句客套之中,挖掘出有价值的信息!从而来分析莫无道这个人,而且还要分析透彻!这样的要求,不可谓不高!

连苗小苗也吓了一跳,在她看来,刚才双方彼此交流情形的融洽程度,还以为这位六爷爷对这位遁世仙宫宫主印象很好,甚至一见如故呢,哪知道一转身就要将人家心思解剖了……

大人的世界可真是……不可理解也。

“莫无道这个人……莫无道这个人……”苗刀皱起眉头,苦思起来。他和苗剑两人都是杀手屠夫一样的角色,对这等心思的弯弯绕,那是灰常的不擅长……

呢喃了半天,才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对这个人不喜欢!”

他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苗斩为之气结,废话练习呢?谁管你喜欢不喜欢,就只要问你“为什么”?这最重要的反而不知道!

苗剑却在一边大大点头,对兄长的话表示出自心底的赞同。

苗小苗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还是舞风先说说吧。”苗斩叹了口气,这也是他叫来战舞风的最大含义,也是战舞风此次行动之中的唯一用途。

惟有这等玩弄阴谋惯了的人,才是分析这个的一等好手。让他来做具体分析,正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莫无道……”战舞风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回忆刚才的一切,慢慢的道:“这个人很有领袖风范,也很有亲和力,让人跟他在一起,会不自觉地有一种如沐春风的和谐感觉……还有一点,无论是从言谈还是举止之中,都表现出这个人很有教养,很有风度……”

“他说话的时候,一贯是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而且目光真挚,显得诚意极大。尤其对说话上的把握,应该是经过严格的训练,甚至是哪一个字的口气该重,那一句话要故意的迟疑,那一个字在什么特定的时间需要用什么样的口气,都是分毫不差!”

战舞云沉沉的道:“这本是世家贵族才要需要训练的东西,但一般的世家贵族,到不了这个地步,没有数代人以上的苦心积累,也未必能出现这样的人物!莫无道却是炉火纯青,可谓是此道之中高手之中的高手,却是了得……”

苗斩目中露出由衷赞赏之色。

这个战舞风的分析,先是从最外层入手,剖析莫无道,并未不直接的说这个人具体怎么样,但却通过他的语言,将莫无道连神态加心性都勾勒了出来。难怪这个人在战家被称为第二号人物,确实不凡。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莫无道对于微妙局势的掌控很出色!他每一次掌握主导地位的谈话,其实都是他自己利用双方对话的微妙转换将之强行夺过来的,但却又让人觉得无懈可击!若非事后检讨,当真未必能够醒悟!”

战舞风扬起了头,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忆着之前所有画面,口中却在缓慢的说话。

“事实上,他在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出了对邪之君主的强烈恶感!但却不是他自己说出来的,想要让别人顺着他的话说……若是一般人,只怕会真的着了他的道儿……”

“然后他见六叔流露推拒之意,似乎觉得事不可为,于是即时退缩,却转为以退为进的策略,主动说出自己的弟弟死在君莫邪手中,自己应该避嫌,否则言语之中会失却公允,让我等觉得其作风坦诚,绝不因私废公,进一步争取我们的好感和认同……”

战舞风比苗斩苗刀三人都是低了一辈,所以叫六叔……

“他这样说,一来,让我们了解他们两家之间存在着不能调节的深仇大恨,二来,却又最高限度的展示了他的公正严谨,一丝不苟。一副清风明月的大侠形象……让人肃然起敬!所有听见他的话的人都会这么想:他亲弟弟都被这人杀了。而他却还能够恪守公平的原则,这个人,实在是一个仁善长者……令人敬佩!”

“而他这么一说,虽然表示了他秉持的‘公平’,但对其本身却又是一种最大的不公!因为我们会跟着想……莫无道如此的深明大义,但君莫邪依然将他胞弟杀了……那么,君莫邪就太不对了,而且直至如今,双方仇怨都没有化解……这个君莫邪是否就是一个大魔头?十恶不赦的哪一种?”

“所以莫无道虽然明白表示退缩,实际却是以最大限度的前进了一步!而这一步,我们若是不能分析到眼前这个地步,恐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自觉地对君莫邪形成偏见,甚至是一种定见,从而在与君莫邪接下来的接触之中,不自觉地就产生了一些疏离,甚至不用一起处事,一个眼神就足矣。”

“而君莫邪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又岂是易于之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相信就已经足够他警觉了!只要产生警觉,在这等敏感时期,他的潜意识只怕就要将幻府当做了假想敌人了!只要三大圣地方面再稍加推波助澜,就算我们不想与其为敌人,只怕也不可得了,所以……说这一切都是莫无道的算计,绝不为过!他只是在几句话之间,就为君莫邪制造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同时更为三大圣地拉了一个坚决的盟友!”

“因为君莫邪这个人,通过情报来看,个性上很有些肆无忌惮的意思!这个人,从来不在乎他的敌人是谁,更从来也不会畏惧害怕,该下手的时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照样一刀子捅过去……他连三大圣地都敢明目张胆的招惹,那么就说明他未必在乎飘渺幻府,顶多只是不想在面对三大圣地的同时,再面对另一个强敌而已……”

“所以我们一旦听了莫无道的话而产生影响,哪怕是一点点,也注定了我们与邪之君主的对立无法避免!因为这恐怕就是君莫邪这种人唯一可供对手利用的弱点!将敌人最大之特点无限放大,加以利用,莫无道权谋机心当真了得!”战舞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得有些干渴,环目四顾找了一个茶杯,端起来倒了一杯热水,一饮而尽。

擦了擦嘴巴才道:“所以,六叔……莫无道这个人,舞风个人认为……很阴险!他想利用我们,这一点已经没有任何可怀疑的了!”

战舞风这段话,从里到外,抽丝剥茧,条理分明,分析得可谓透彻!

但苗刀苗剑苗斩和苗小苗四个人听了,却尽都是有些错愕。

因为战舞风的分析是否有道理现在可暂时放在一边,他说话的一个前提却是十分的明确,那就是:他的立场,竟是牢牢地站在君莫邪这一边!

岿然不动!

这是为什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