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蛇王醒来

<今日第三更!>

但芊寻随即克制了自己汹涌奔腾的情感,依然是叫出了一声“姐夫”!

君莫邪能听得出来,芊寻这一声姐夫,叫得是如何的艰难和不甘!

芊寻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失望……

她原本是想着,自己已经死了,但君莫邪也跟着自己死了……

在当初展慕白那惊天动地、充满毁灭的恐怖一击之下,芊寻本来半点活命的希望都没有抱着,她为了君莫邪而牺牲,也为了自己无望的爱情而牺牲……

若是君莫邪也一起跟自己来到了这幽冥世界,虽然对不起大姐,但自己终究是能够拥有他……哪怕是在黄泉……

刚才那一声,“我怎地还活着”,她竟希望自己听到的乃是否定的答案,若自己已死,那就意味着,与自己在一切的君莫邪也已经……也意味着,自己可以和他……

但现在,她已明白希望成空,自己竟还活着……

既然活着,那么那份没有希望的感情,她就仍要艰难面对,且要一路背负下去……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君莫邪大是有些紧张地扶着她,芊寻刚刚醒来,而在此之前的这段长久的时间里,自己喂她吃下的那些灵丹妙药、天材地宝不知道有多少……

她有什么感觉?

“我没事…唯一的感觉是…好饱……”芊寻试着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全无大碍,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丹田元气竟然是充盈得难以想象,似乎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自己的玄功竟自主的突飞猛进了,而且还达到了一个自己根本就从来没有奢望能达到的境地……

如果一定要说那里不舒服的话,就只有一样,自己怎么会这么……饱?甚至有些……额……那啥……

“姐夫,我昏迷了多少时间?”芊寻默默的问道。

“昏迷了……整整三个月零八天,再饶着六个时辰。”君莫邪想了想,异常精准的回答道。

“啊?竟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蛇王一惊之下,竟然站了起来,随即发现,自己的身体虽然略有些孱弱,却仍能完全听从自己意志支配,并无半点生涩的感觉,诧异的问道:“既然我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可……为何会如此?”

昏迷,并不代表死亡!

昏迷……也需要吃,也需要喝,而且……也需要排泄……

并且,昏迷这么长的时间之后,肌肉跟骨骼关节,定然都会有一些僵直、甚至萎缩的现象……平常闭关几天还会有这种现象,更何况是长达几个月之久?

但自己竟全然没有感觉到异常……这本身就是一宗最大的异常了!

“这三个多月……是谁在照顾我?”蛇王低着头,低低的问道。

“额……这个……呃……咳咳咳……”君大少摸着鼻子,有些尴尬的道:“这个……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

“是你?”芊寻瞬时羞不可抑,然而在羞涩之余却又有几分莫名的窃喜,貌似芊寻自己竟也不明白自己怎地凭空生出这等想法。

一张雪白的俏脸,顿时化作嫣红胭脂,甚至一路往下,一直红到了脖子……她悄悄细声的问道:“那……那你是怎么照顾我的?”

“我我…那个…这个……”君莫邪把心一横,道:“大家自己人,那有那么外道的,就跟你想象的一样……嗯……为了防止你的身体出现负面状况,我每天早晚两次,为你按摩全身肌肉、经络、骨节……每天三次,喂你吃饭……额……还有……”

他刚说到这里,蛇王已经羞得两手捂住了脸,将脸深深地埋在了自己胸口,浑身都在瑟瑟颤抖:“还有……什么?”

怪不得自己竟然完全感觉不到有任何的不适,原来……他,一直都在为自己按摩,而且……喂自己吃饭……那岂不是说,自己的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他都……摸过了?

这么一想,刚刚醒来的蛇王大人恨不得再次昏迷过去……真是太羞人了……

“咳咳咳……还有……咳咳……”君莫邪咳嗽着,打个哈哈,道:“你知道的……这个……人有三急……纵然你在昏迷……这个……那个……”

原来这个他也……蛇王嘤咛一声,羞不可抑之下,居然有些晕厥的趋势……

君莫邪吃了一惊,急忙一把抱住,拍打后背,捏人中……总算是将蛇王大人救了回来……

但醒过来的蛇王却如同恢复原形一般,浑身上下尽都软了……瘫在君莫邪怀中,死活都不抬头……

原来我刚刚醒来就觉得这么饱……原来他竟……

唉,这可怎生是好?我要如何面对这一切才好?

人有三急……那些居然也是他帮自己……处理的……那岂不是说,自己在他面前,什么秘密都没有了?不仅被看光了摸遍了,而且还……这等最羞人的事情也做过了……

那些可是连夫妻之间都不会有的尴尬事情……

这这这……可真正麻烦了……

想量了半天,却又想到总这么僵持下去实在不是事,终于决定打破僵局,没话找话地随口来了一句:“那你……喂我吃饭……怎生喂的?”声音细如蚊蚋。

君大少暗暗叫苦,大姐,你咋连这个问题都问出来了?不需要问的这般细致吧?怎么喂的?还能怎么喂呀?就那么…喂得呗!

不过人家这个问题已经提出了,自己总是要回答地,将心一横,君大少厚着脸皮道:“就是那样,那样……嘴对嘴的……”

“嘤咛……”蛇王瞬时醒悟自己又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即时又捂住脸转过头扭过身……

“额……这个……是我的不是。”君大少安慰道:“嗯…这个…那个…我会负责的……”

“不用!”出乎他意料之外,君莫邪一说出这句话,蛇王就猛地回过身来:“我不要你我负责!你……你是我姐夫,你这一世都是我姐夫,只能是我姐夫!你绝不能对不起我大姐!不说大姐答不答应,我一定不答应!”

对于她这种反应,君莫邪早有准备。蛇王本就是这种死心眼的女人,否则她也不会在发觉了自己的感情之后一味的极力隐瞒,只为了成全自己与梅雪烟。

“你说得不算!”君莫邪异常强硬的道:“现在的你,早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你还想到哪里去?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不要……”芊寻猛地扑上来,两眼之中已经是珠泪欲滴,脸色苍白。

“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君莫邪冷着脸道:“这种事哪有你们说话的余地!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了就算!”

“不不……不能这样做的!这样大姐会伤心的……”芊寻强硬地摇着头。突然咬着牙齿道:“姐夫……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不能对不起大姐,你更不能对不起大姐…要不这样好不好……我答应做你的女人……但……我永远不出现在人前……行么?大姐是个要面子的人……我……永远都不会跟大姐争的,永远不会……”

“你在胡说什么,我是你们大家的,还争个什么劲!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不必再说了。”君莫邪更形强硬的道。随即又柔声道:“芊寻……我知道你对你大姐的尊重,但是你……却将我君莫邪想成了什么人?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一个负不起责任的男人吗?若我真是那样的一个男人,值得你的付出吗?”

芊寻泪流满面,只是不住的摇头,脸上有着惊喜,有着满足,还有着浓浓的愧疚……

君莫邪长叹一声,道:“好了,我们先赶路吧。一切等回去再说。”

芊寻柔顺的点了点头……

君莫邪心道,看来这件事……只怕还要梅雪烟亲自出马才行。

貌似君大少爷也没想到,梅雪烟在芊寻心中的地位,竟然高到了这种程度!

君莫邪却是忽略了,梅雪烟独自支撑天罚已经多年。可以说,天罚若是没有梅雪烟的辛苦经营,早已经不复天下凶地之名!

她在天罚众兽的心里,可谓是亦师亦母亦姐,这种长年累月之下积累的尊敬,如何能轻易打破?

芊寻收拾了一下心境,立即检查起自己目前的玄功水准,但才一提气,就已经觉得自己身轻如燕,丝毫也没有重伤初愈的不适感觉,甚至感觉自己目前的实力竟似比受伤之前还要更高,而且还是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现在究竟已经去到何等程度,却是自己也不知道,那已是自己不曾到达,不曾涉猎、不曾奢望,甚至是不曾听闻的高深层次!

要知道芊寻受伤的这段时间里,君莫邪几乎就是把无数天才地宝、神异灵药不要命一般的向她嘴里塞,由于蛇王早已丧失了本身意识,所有灵药之力进入她的身体之后,她自身没有玄力运转药力,庞大到难以想象的药力,就自行蕴存在经脉之中……

如此积累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还有将近一池子的圣树精华?圣树精华的效力可不仅仅是修复受损的精神本源,更全面提升芊寻的本体,若非如此,即便有君莫邪的照料,蛇王的身体也不至于能普一醒转,即时恢复到正常水准。

那可是极端精纯的精血力量!天根水!举世之间,也唯有产生了灵智的七彩圣树才能够凝结出来的神魂力量啊……

芊寻……等于是一次性吸收了圣树数千年的精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