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我是你大爷!

<今日第三更!第四更努力中……>

“啊!”圣树大人发出了一声恼怒的狂叫:“小子竟敢作弄本大人,赶紧把那神异能量交出来!否则,本大人要你好看?!”

“呵呵!大人要看好看的吗?”君莫邪哼了一声,翘着二郎腿坐在这张离地五六丈的畸形‘椅子’上,晃起了腿。并且,手上“轰”的一声,凭空冒出来了一团比黑夜还要黑暗的火焰,静静的燃烧……

散发着无尽的死亡之力!

混沌火!

威胁!吃果果的威胁!

圣树大人的眼珠子再次凸了出来,又一次伸展了一下。

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这团看来似不起眼的黑色火焰,绝对能够轻易地将自己已经生长了一万多年的身躯焚烧为灰烬,而更严重的是,这里还是自己的身体内部,自己断断没有半点周旋、对抗的能力……

七彩圣树大人非常的识趣,一下子就闭起了嘴巴!

这也导致了那条长长的、始终绵延不断的馋涎“吧唧”一下落在了地上。同时,他的整个头像也一下子变得清晰了起来,隐隐可见从他头上刷刷的往下淌水……

貌似那是吓出来的汗水……

居然会有这种事情,真正是太倒霉了!

圣树大人已经想哭了……

我怎么就找惹了这么一个扫帚星进来了?本以为在自己的领域空间能够轻易融化世间所有的东西,才放心大胆的叫他进来‘谈谈’,以确保那个神异能量无所遁形……

若是一个谈不好,就直接将这小子消化成肥料,那能量也逃不了……

但现在可倒好,这一谈不要紧,居然直接将自己的小命‘谈’到了人家的手心里……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永远的至理名言啊!

圣树大人闭着嘴巴瞪着眼睛,一时间竟自不知所措,纵然他拥有万余年的生命,但他的智慧却仍只如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子,你能指望一个小孩子面对突如其来的致命威胁,迅速给出正确的选择吗?……

不过君大少爷会负责给这个“小孩子”提示的!

“我说……圣树大人……您不是要好看的吗?这个好看吗!?这个能量够神异了吧?!”君莫邪低下头,看着手心里的混沌火,突然一抛,混沌火瞬时飞了起来,然后在半空中腾的一下燃烧起来……

一旦离开了君莫邪的手,混沌火的威力瞬时毕露无遗。偏偏空间里那些七彩氤氲,尽都是七彩圣树的精华所在,虽然只是气体,但也逃脱不了被燃烧的命运,木生火,貌似是最好的燃料了……

“慢着……”圣树大人的声音都变得尖尖的:“小辈,你住手啊!不要啊……”同时一阵剧烈的痛楚,让他那具幻化出来的五官尽都痉挛了起来……

“嗯?你丫的叫我什么?”君莫邪轻描淡写地轻声问了一句,同时手腕一翻,又召唤出来了一朵混沌火,这一朵火焰,比先前那一朵还大……

圣树大人几乎震惊的忘记了疼痛!我的天啊!一朵我都受不了了,居然还有一朵,救命啊……

“叫你什么?……大哥……”圣树大人在极度的危险之下,终于开窍了,直接就把“大哥”给叫了出来。

“嗯…大哥?…貌似还差点…不够舒服呢…”君大少低着头,老神在在的玩弄着手心里的混沌火,突然手一扬,作势欲抛……

“不不不……大爷,大爷……您是我大爷…亲大爷…”圣树大人彻底的服软了……

“鬼才是你亲大爷,大爷就大爷,什么亲大爷,算了,本少爷大人大量、大仁大义,不跟你计较了……”君莫邪随手一招,便已将飘在空中的那朵混沌火收了回来,两朵瞬时汇成一朵,在手心里静静的跳跃着……

危机总算暂时解除。

圣树大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几乎将他的尿都吓了出来……如果他有尿的话……

貌似汗都有,尿没准也是有的……

“大爷……呜……”圣树大人终于忍不住哭了,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恩,是欺负树的……

“嗯,麻烦你还是先将你的眼珠子收回去再跟我说话,我看着别扭。”君莫邪好整以暇的翘着二郎腿,伸出手指了指正在自己面前悬着的两个硕大的眼珠子。不得不说,有这两个玩意悬在这里,还真是让人心中渗得慌……

圣树大人顿时领悟,“嗖”的一下,两个眼珠子就收了回去,紧接着,满是细细的树根的脸上的露出一个谄媚的表情:“大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听着这‘大爷’的亲昵称呼,君大少又有些无语了:“我说……你怎么说也活了一万多年的光阴了,不说脾气象小孩子吧,咋还连点气节都没有呢?”

对着这棵软骨头树,君大少着实是有些无语。一般的强者吧,大家都有各自的坚持,可这棵树可倒好,一有威胁,居然连“大爷”都叫出来了……

其实圣树大人也有些无语,你丫的钻在我的内部要害之中,又拿出一个可以在一瞬间将我烧成灰的恐怖火焰,还厚颜无耻地逼着我叫大爷,我被逼无奈,委曲求全地叫了……你又说我没气节……你到底想要让我咋着?你咋那么难伺候呢?

我也想有气节,可我他妈要是光顾着气节……我小命就没了……我活了一万多年了我容易嘛我……

“大爷……这个气节固然是重要……”圣树大人字斟字酌的苦着脸道:“……可小命……更重要哇……”

“原来如此。”君莫邪恨铁不成钢的道:“你们这些化外生灵!接受的教育就是少!要是因为小命重要就抛弃了气节,活着还有啥意思?你就不能有点目标?有点追求?有点起码的尊严?”

圣树大人嘴上唯唯称是,一个劲的点头。心中却是委屈极了:要是把刀架在你脖子上,我倒想看看你是如何坚持气节的……丫个呸的,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对着一个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的人,你丫的谈什么气节,见过卑鄙无耻的,却真正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不是说这里还有好几棵七彩圣树吗?怎地现在来了却只有你自己老哥一位?其他的那些呢?”君莫邪叹了口气,他也看出来了,跟这货谈气节直接就是对牛叹琴,幸亏自己也不是来启蒙教育的,要不然能让这货气死,不过这样也好,省下许多麻烦……

“哪有啊?这里一直就我自己!”圣树大人愣了愣,随即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您是说,他们栽培的那几棵?”

“不错。”君莫邪点点头。

“我呸,就那几棵破玩意也配叫七彩圣树?”圣树大人顿时有些神气活现起来,这一比较之下,顿时圣树大人又感到了自己的伟大和唯一性:“那几棵树,其实就是从我的树根上发出来的新芽而已,充其量算是本大人的子孙后代,那里有什么神异特性,就算长上一万年,也不可能结出圣果啊!他们根本没那功能,早就被我吞噬了……”

“吞噬了……麻痹的!”君莫邪瞠目结舌,这家伙居然是这样的无情无义……连自己的子孙后代也要吞噬!……

“哦?听你这意思是说,整个世界上,再也不可能出现第二棵七彩圣树了?”君莫邪眨了眨眼。

“那也不一定,要是我愿意的话……额,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培育成一棵七彩圣树,那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经过数千年的风雨磨砺……怎么可能成才?圣树……自然是唯一的……”话说到一半,圣树大人就改了口,摇头晃脑,一脸唏嘘的道:“圣树是大树,大树变老树,受得风霜磨,才是参天树……”

这货居然还会作诗!居然还能压到韵!

君大少当真要刮目相看了……

“真的没有办法培育出第二棵七彩圣树?”君大少的声音变得貌似很危险。手中的混沌火又在哪里一抛一抛的,很是可惜的道:“唉……那我留着你也没啥用了……今日进来,打得就是要挪栽一棵的主意,可是你这么大,我怎地也带不走……若是不能挪栽,那就意味着我注定是得不到的七彩圣树了……不行,我都没有的好东西,别人怎么可以拥有,既然你说你是唯一的一棵,那我就干脆将你毁掉算了,大家一拍两散,今日之后,七彩圣树将成为历史,不再属于任何人……”

说完,嘿的一声,就要将手中的混沌火抛起来……

君大少何等的挑通眉眼的人?圣树那边一说话,他就已经判断出来,要另行培育七彩圣树的关键,就在这位圣树大人身上,但这家伙明显的很不老实……

但本少爷现在就在你的心脏里……你不老实……有用吗?

“别~~大爷!大爷,你是大爷还不行吗?您可千万别放火啊……”圣树大人的声音直接变调了,脸上更是一下子冒出了瀑布:“咱们自己人,有话好说,一切事情都好商量……好商量的……”

“谁和你是自己人,还有个屁商量!你既然不能给我一棵圣树,我也带不走你……我和你商量什么?”君大少的声音很恶,凶神恶煞的道:“既然不行,那就一拍两散,他妈的大家都没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