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万年因果

<第一更!>

一剑杀光就倾城了,那将来有一天,老子是不是也要改个名字?就叫个‘倾国’‘倾天下’什么的……

“但从那之后,不知是因为老夫冲击通天之路还是因为……什么别的,突然对老夫降下了最凶猛的天罚……竟将老夫劈得险些彻底神魂俱灭,老夫拼尽余力,狼狈万状的逃回幻府,一直到今天,居然不能出去一步……”

“不能出去一步?”君莫邪纳闷的问。

“是的,只要老夫一旦现身,就会即时汇聚七彩劫云,而且,不到老夫身死,决不罢休……老夫惟有躲在这里,才能不被天罚察觉,有个苟延残喘的机会。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老夫曾经试着出去一次,但老夫还未走出这地下洞穴,外面的幻府已经遭了一次浩劫……”

“所以老夫只能呆在这里,永远呆在这里……”苗倾城无奈的叹息……

“天罚?具体是什么样的天罚?竟然连您这样的强者也要退避三舍!”君莫邪皱了皱眉。对于天劫,他可谓是从来也不害怕的,鸿钧塔的其中一个作弊效果就是可以吸收天劫,且能将之化为最纯正的天地灵气,而且还是鸿蒙紫气。从另一重意义上来说,天劫对于鸿钧塔来说,几乎就是最理想的补药。

若只是天罚……君莫邪几乎就想替他吸收了算了……

“是……灭世狂雷!”苗倾城的声音带着一种由衷的心有余悸!

“灭世狂雷?雷劫的一种吗?难道全无抗衡之余地的吗?”君莫邪大是疑问,雷劫这个玩意貌似从尊者层次的高手,就开始经历,即便不说自己的作弊优势,能渡过的高手强者也大有人在,何以如苗倾城这样的高手也无从抵御!

“天罚,灭世狂雷又岂能与一般雷劫相提并论,首先是其规模,至少要超过寻常雷劫万倍以上,天罚一旦形成,泽原广被,无所不至,狂雷上接苍天,下驻大地,随便一道,也要有小山一般的粗细……其次,乃是其威力,此雷通体紫色,威力宏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世间万物,一旦遭遇到其劈攻的时候,都会在第一时间便无声无息地化作齑粉!单之两项,已是棘手万分,不过老夫仍有应付之法,但其第三项特性,却是真正最棘手的,令老夫彻底束手无策!”苗倾城唏嘘道。

“哦?还有比这两项特性更棘手的?晚辈愿闻其详!”君莫邪闻言大是意外,从苗倾城刚才描述中,大少已经了解到,这灭世狂雷同时具有“大范围覆盖、无差别攻击”以及“不可抵抗”两大特性,这两项特性貌似已经太恐怖了,居然还有一个项更恐怖的第三特性?

“若只是前两项的话,以老夫之手段,虽然不敢说可以轻易应付,却仍可勉强与之周旋,真正让老夫为难的,却是这种天罚一旦形成,只要作为目标的我不彻底消失,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当年我曾一路周旋七天七夜,最终本身玄力全数耗尽,但那天罚却半点减弱的迹象也没有,所以老夫才说,这天罚没得过,只能永远呆在这个鬼地方……”

“原来竟是如此……”君莫邪心中也有些打鼓了。貌似若是只前两个特性,大少自信凭借鸿均塔的帮手,大有把握可以搞定,但如今了解到了“天罚”的第三特性,灭世狂雷的威势如此恐怖,而且还不知道这玩意会持续多长时间,若是那天罚的能量太离谱一点,竟把鸿钧塔撑爆了,那可就彻底鸡飞达打了?

毕竟,君莫邪并不知道鸿钧塔最大的承受范畴到底是多少,也不清楚那灭世狂雷的天罚威力究竟有多强大,若是贸然尝试……君莫邪自问冒不起这个险!

鸿钧塔,却是自己的最大底牌所在!

“小伙子,老夫跟你说了这么半天,还不知道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苗倾城主动改了话题。对他来说,提到这灭世狂雷,也是一件极其郁闷的事情

“我叫君莫邪。”君莫邪坦然道。

既然对方已经看穿了自己的真实实力,那么,再继续躲躲藏藏就只能惹人笑话了……

“哦……这名字挺不错的。”对于这个现在名震大陆的邪之君主的名字,苗倾城显然是一无所知,只是说:“人间正道,此生莫邪。不错不错。”

“额……”君莫邪摸了摸鼻子,自己名字有这层意思吗?貌似自己都不知道呢!

“君莫邪,这几日,幻府东西动荡,天地易位,水流气转,乾坤倒置,是你小子做的吧?”苗倾城沉吟了一下,问道。

“就算前辈不说,晚辈也正在疑问。幻府之中,战家野心有目共睹昭然若揭,更是使用了一种极端邪恶的方法,大肆窃取苗家气运,以来壮大自己。前辈身为幻府创始人,苗家始祖,为何对此等损人利己的勾当,非但不曾干涉,甚至全然的不管不顾,至少应该告之苗家如今的主事之人吧!”君莫邪皱起眉头反问。

“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要做、应该去做,就真的能去做的。”苗倾城的声音喟叹一声,再度变得极尽失落,与此同时,大殿之中蓦然有一阵氤氲烟雾急剧升腾,逐渐凝实成一个人影的形象,此人头戴高冠,一袭青衫,面容分外清癯,身材颀长,站在大殿正中央的位置,负手而立。

再过片刻,那人的形象愈发清晰起来,却见此人面白无须,单看面目,充其量也就只得三四十岁的年纪。

但这人眼神开合之间,虽然并无什么精光闪烁,却似乎是充满了奇特的意味。当他睁眼的瞬间,似乎此地整片天地尽都充满了光明,但当他闭眼的时刻,却又让人感觉到,天地在那一瞬间尽数陷入了黑暗之中!

此刻,这双奇特的眼睛正注视着君莫邪。

然后那人轻轻的移动脚步,从大厅正中间一步步走到台阶上,施施然坐了下来。

君莫邪眼睛一亮,因为苗倾城在走动的时候,君莫邪似乎感觉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最璀璨的星河,里面,数以千万计的星星随着苗倾城不紧不慢的脚步移动缓缓地转动……循着某种神异的轨迹!

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够到达如斯层次!

这一刻,君莫邪心中震惊已经到言语不能描述的地步!

苗倾城的修为,委实已经达到‘夺天地之造化’的高度!而就是这样的强者,依然被九幽第一少随手一挥,彻底封死在了这片大陆上死活出不去……

由此可见九幽第一少到底强悍到了何等的程度……

“不必羡慕,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会到我这境界!以你目前的年纪、精进速度,那一天必然不会太遥远!”苗倾城微微的一笑,似乎整片大地都在这一笑之间春暖花开,江河解冻,万物复苏……

“是,我也这样认为。”君莫邪点了点头,面色仍与之前无异。

苗倾城眼中露出由衷的赞赏之色。若是君莫邪谦虚一两句的话,心性则仍未臻万事万物不萦于怀的境界,也就是仍有缺憾,但君莫邪坦然表示认可。这其中,既包括了超凡的自信,还有难以撼动的定力!足以证明,在苗倾城这等拥有仙佛境界的恐怖压力面前,依然心神未乱!

这才是真正最难能可贵的!

“说到战家的事情,起因大地在万多年前。当时,师尊在消失一千年突然再度重回玄玄大陆,还带回了几本书。而在我接管了幻府之后,才发现那几本书就都在这个空间里面扔着。”

苗倾城苦笑着,道:“其中有一本,记载的就是造化风水之术。我闲来无事,便依据上面所说,修习了一番……发现了上面果然记载了许多玄奥至极的道理,若能真正掌握,加以发挥运用,未必就比不上玄功的最高境界,而且其中更暗含天地至理。老夫苦苦钻研了两百年,终有所成。”

“那一日,老夫的八大弟子都在堂前练功,老夫一来是刚刚掌握奇术,性情愉悦,竟起卖弄之心,一时兴起,竟然为各家的气运占卜一番。而今日之祸,正是起源于那一次的占卜!”

“当时我以风水命理之术观看八位弟子,发觉其中七人时运固然有高有低,且各有兴衰起落,但本源根本始终不失,可伴随幻府主宫,会千秋万载!但,唯有那战姓弟子,却是气数有竭之象,大抵万年之后,将有家毁人亡之大难!”

苗倾城无奈的摇了摇头:“当时,我便照直说了出来。并告知六弟子战狂。让他千万注意,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之中,最好让家族后世子孙以行善为本,万万不要再有什么权力欲望,更不可动辄伤及人命。或者因积万世之福,天心有感,当可于无形之中,化去这次倾覆之危!”

君莫邪苦笑一声,心道你这真是天真到了极点;人性之劣,纵是圣贤亦无法根除,更何况是人?战家又岂能甘心长达万年的蛰伏?

身怀绝世神功,力能倾覆天地,却只能离权势而行善举,只有付出,却无回报……一人一世或者可以,但要世世代代祖祖辈辈都这样进行……

怎么可能?!

“当时战狂说道:师尊,除却此法之外,可还有什么其他的法门,能够化解这个绵延万世的巨大危机?”

苗倾城说到这里,声音之中显出几许空洞。(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