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九幽第一少的四大弟子!

问出这句话之后,他闭上眼睛,再次静静的前行,因为大少相信,这个老人家一定会给出答案。

“该怎么说呢,应该说这与每个人本身的修为有关,当修为达到了一定境界,自然会有不同的状态;而那些表现,不一定非要通过玄功的具体表现才能看到,比如我这样的,只需一眼,就可以看出任何一个人的阶位,而不管你怎么隐瞒,或者用什么方式隐瞒……!只因为,每个人的精气神……都是不同的,”

他沙哑的笑了笑,道:“一个人的精气神,早晨与中午是不同的,今日和明日,又是另一番景象,因为玄气的不停进阶……自然也会带动了精气神的时刻变化……说穿了,这事不值一提。但若是想要窥破这点,却又是难到极处的!”

君莫邪默默地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但他走出去几步之后,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精气神!

在这世界上,貌似就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甚至,连这个称呼也是从来没有!但这个人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三个字!

霎那间,君莫邪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他嘎声问道:“你……难道你就是九幽第一少?!”或者,唯有这位曾经到过地球的第一狂人,才有能够说出‘精气神’这三个字!另外,带给君莫邪灵感的,还是那‘老夫这一万年的时间里,也只见到了你一个!’这一句话!

什么人能活一万年?

“你就是九幽第一少?!”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空中顿时一片沉寂!

整个地下空间,就只有君莫邪仍自不断前行的脚步声。

良久良久,那苍老的声音才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带着无尽的怀念,喃喃地道:“那是我师父的名讳……每一次听到,老夫都像是依然在师父面前,承受教诲,或者只有跟随在师傅那段日子,生命才有意义,现在的每一天,都不过是在重复前一天,苍白而无力……”

师傅?九幽第一少是他师傅?

君莫邪脑海中轰地一震,大声叫道:“你……你难道就是飘渺幻府的第一代主人?也就是飘渺幻府的开创者,苗家的始祖?苗倾城?”

“呵呵……你终于猜出来了吗?……”苗倾城的声音虚无缥缈,但这句话里,也带着些许欢喜之意。

“苗倾城,居然会是他,原来真的是苗倾城!”君莫邪心中思绪激动的翻滚。自己,竟然真的见到了这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九幽第一少的四大弟子之一!

当年,九幽第一少收下了四大弟子!

步云天,游沧海,梦琼霄,苗倾城!

这是四个震荡了大陆足足一万年的传奇名字!

轻笑踏红尘,漫步上云天!

步云天,后来的三大圣地之一,遁世仙宫之开创者!

沧海截流云,一眼断苍穹!

游沧海,后来的三大圣地之一,梦幻血海之开创者!

人间无英雄,梦里有琼霄!

梦琼霄,后来的三大圣地之一,至尊金城之开创者!

一剑决天南,一刀又倾城!

苗倾城!独立于三大圣地之外,独立于玄玄大陆世界之外,独自拥有一个独立空间,飘渺幻府的开创者!

这四个人,无一不是人间俊杰!无一不是盖世英雄!更是传说中的传说!

君莫邪绝对想不到,自己这一次来到飘渺幻府,竟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存在!

君莫邪处于激动之中,但苗倾城却是在轻轻的叹息着,似乎在缅怀着,良久,他才低低的道:“这些名字……委实已经太遥远了……如今的红尘天下……早已经不是当初的世界……”

“那么……您既然在这里,其他的三位呢……他们是否也都在?”君莫邪小心的问道。

“当年……我们四个人师出一门,我是最小的那个……”苗倾城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回味,幽幽的道:“我们师兄弟四个人各成一派,从融洽,到越来越是纷争四起……四个人,斗了一千年!整整一千年,在那一千年里,几乎四个人每个人都有几次死过翻生的时候……呵呵……”

回想起当年的往事,当年的那些危机、刻骨仇恨,苗倾城现在余下的却只有许多回忆与怀念,似乎当年和师兄们的打打杀杀,只是大家彼此玩闹、联系感情的方式一般,声音之中竟是充满了感情,充满无尽的留恋……

“到后来,大家终于都厌倦了……而我是师傅最宠爱的小弟子,得到了这座独立的飘渺幻府……他们三个人,在师尊离去千年之后,终于天底下再也没有什么趣味的事情,甚至对对彼此之间的争斗也尽都疲倦了起来。于是在百年之间,先后破开虚空,寻找师傅去了……”

苗倾城的声音里带着深刻的感情:“记得那一日……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那一次,吃的是大师兄亲手做得萝卜炖萝卜……然后隔了三天,大师兄步云天就冲破苍穹,踏上茫茫之路……”

君大少爷愣然,“萝卜炖萝卜”?!那是什么菜!?

“又过了十年,二师兄召唤,我们三人又在一起吃了一顿饭,是二师兄游沧海做的洵龙鱼炖熊掌,我一向喜欢吃素,从不沾肉荤,可那天……我也破例吃了一只熊掌,喝了一大碗洵龙鱼汤……同样是三天之后……二师兄从血海之中直上青天,再也没有回来……”

“五十年之后,三师兄神念穿透幻府,约我一聚,那一日,我们兄弟两个面对着一桌子山珍海味,却什么都没吃,只是默默的滴落了几滴泪水……那一聚的三天之后,三师兄也无影无踪了……”

君莫邪张着嘴巴,就像是在听某个一点也不好听的神话故事。

在这些人眼中,这破碎虚空而去,怎么就像是吃大白菜一般?

偏偏大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到现在还记得三师兄临走时说:小四,我们等你过去!可是直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一万年的光阴……我还在这里……”苗倾城的声音充满了低落……

“可你为何不过去呢?既然你的三个师兄可以,你没道理不可以啊!”君莫邪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在他这句话说出口之后,立即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因为这整个空间里,突然间充满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悲伤之意……

同时,君莫邪感觉到前方一亮,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异常广大的地下空间之中!

只是仍旧没有那个苗倾城的影子……

半晌之后,终于又有苗倾城那独特的飘渺声音响起:“我何尝不想去!但师父他老人家,见到三个弟子先后踏破虚空,突然烦了起来,又担心这边的人会源源不断地过去了……挥手之间,彻底封闭了玄玄大陆的通天之门!”

君莫邪眉毛剧烈的跳了跳!

我靠……太强悍了吧?挥手之间……彻底关闭一个大陆的通天之门!我真是日了……就这位爷,貌似还约我单打独斗呢,太看得起本少爷了吧……

君大少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嫩腿,忍不住机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这位九幽第一少也真是够让人无语的……担心弟子找来,居然直接来了个绝户计的……

“但越是这样……老夫反而越想过去看看!在那之后两千年里,老夫实力早已经达到穿越通天之门的基本条件,甚至大有超越。先后三次尝试冲击,想要冲开那被封闭的通天之门,就此而去……可惜……”说到这里,他深长的叹息了一声,有些黯然……

“第一次冲击,让老夫受了反震,养伤三百年……第二次冲击,虽然未受太大的反震,却仍是冲不过去……到了第三次,也就是八千四百年前,老夫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硬冲了一次!”苗倾城苦笑起来:“结果还是没有冲出去,却在无意之间将玄玄大陆的天柱山崩塌了半边……”

君莫邪瞠目结舌!他分明听到了自己的眼珠子夺眶而出,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我操!”愣了半天,君大少终于找回了说话的能力,但冲口而出的,却是这两个字……

原来真正的罪魁祸首就在这里……

正因为天柱山崩塌了半边,这才发现那边居然还有那样一个邪恶的种族!

异族人!

而且,也正是从哪之后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夺天之战……

异族人的肆虐风波,原来就是眼前这货闹出来的麻烦!

究其根源,居然是他因为冲击什么“通天之路”,无意之间碰塌了半边天柱山……君大少咋舌,这他妈的得是什么样的能量啊?一个“无意”之中……就把这世界的第一高山给弄塌掉了!

自己可是有亲眼看到的,天柱山的坚固程度绝对不是寻常能力所能撼动,更遑论摧毁之……

随即,听到苗倾城用一种懊悔的声音道:“我当日弄塌了那山,就知道不好,而那天柱山,乃是我师傅……当年下过封印的灵山……当年,师傅意外发现了一个颇为奇异的种族,但因为那些人实在太恶心了,除之污手,师尊懒得下手诛除他们,干脆将天柱山加高了一块,然后又布下了一道封印,让他们永生永世的在那边受苦……”

“但就是老夫那一撞,却让这些恶心的族群得到了进驻玄玄大陆的机会!”苗倾城悲切的叹息一声:“老夫当时懊悔不迭,就想杀过去,将那帮东西来一个一剑倾城……”

君莫邪木偶似地转了转眼珠,心道,麻痹的,原来你这‘倾城’是这么个倾城法……(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