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数千年后,定与你一战!

<第二更!>

想了又想,委实无计可施,正在转着眼珠子斟酌对策,却听见小豆芽好奇的问道:“墨公子,什么是皇宫专有职业者?”小丫头仍被那句话引起了好奇心,一直未消……

现在小姐已经醒来,貌似两人也已经言归于好,小豆芽的脸色好看多了,看来小姐是嫁定墨少爷了,我也得做的他哪个什么丫头了……

“皇宫专有职业者……自然就是专门伺候皇后皇帝的人……”君莫邪打着哈哈,心中想着‘我怎么下去?怎么挡挡?’这个问题,一边随意的回答道:“那些人比起正常人……身上都缺了一点东西……”

“缺了什么东西啊?”小豆芽瞪着圆溜溜的好奇的大眼睛,锲而不舍,打破沙锅问到底。

“小豆芽!”苗小苗又羞又窘的叫了一声,她自然是比小豆芽见识多得多了,见这两人居然开始探讨这个有深度的问题,急忙制止!

“咳咳……我该下去了……”君莫邪干咳两声,为难的道:“可我这裤子……”

“噗嗤……”他不说不要紧,一说,两女顿时都捂着嘴笑的满脸通红花枝乱颤,两双好看的大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香肩不断颤动,眼神貌似专门往某个部位招呼……

“笑啥笑?”君大少翻了翻白眼,眼珠四处溜了溜,突然走到窗前,一使劲,将窗帘扯下来了一块,右手捋了捋,绑在了腰上,将长袍下摆紧紧地塞了进去,拉紧……

这样一紧绷,应该就看不到下面了……

君莫邪松了一口气,抬脚向楼下走去。刚走到门口,只听见身后一个羞涩的声音道:“君……你…刚才…那…说的…是是……真的吗?”

君莫邪身子顿住,背着身子,沉沉的点了点头,道:“是真的!”这三个字,他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身后,传来一阵控制不住的狂喜的呜咽的声音,只听见苗小苗呜咽着细细的道:“妾也不希望……君……为我为难……只希望你……不要忘记……妾身……”

君莫邪只觉得心头莫名一热,深吸了一口气,几乎要忍不住立即转身回去紧紧抱住这个惹人怜爱的女子,但终于还是强自控制住自己的冲动,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一推门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苗小苗泪眼盈盈的看着他的背影,笑容中,满是喜悦与满足,还有那浓浓的幸福,这种种情绪揉和在一起,让这一刻的苗小苗看起来就像就像一朵带露的玫瑰,格外的美丽。

但她看着君莫邪后颈的肌肤的时候,心中却突然想起来了一件很是古怪的事情:“他面部的肤色还有身体手臂脖颈等部位的肤色并不白啊,甚至,可说是有些黑……但为什么大腿……那个地方的肌肤,却是那么的白嫩晶莹?那么的好看呢!

想着想着,苗小苗脸上突兀地一红,心中却仍泛一阵疑惑,但她随即甩了甩头,将这个疑问远远地抛在了脑后,那地方貌似太尴尬了……现在,已经是自己得到幸福的最美好时刻,还是不想那些不着调的东西……

几乎是君莫邪才一出门,两道人影就迎面而来,险些与大少撞在一起,来人却是苗小苗的父母,苗寰宇和苗夫人。

苗夫人眼神大是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就从他的身边冲进去了。

苗寰宇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个少年,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地道:“辛苦你了。”

“应该的,如何敢当伯父这句‘辛苦’!”君莫邪尴尬的笑了笑。

“嗯,不错。”苗寰宇道,然后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凝重的道:“好好对待我的女儿。”说完,他不等君莫邪回答,就走进了房中。

“我会的!”君莫邪并没有回头,只是在自己心中,默默的回答了一句。

门内传出苗夫人充满喜悦的声音,以及细密的说话声音……

君莫邪微微一笑,顺着楼梯慢慢走了下去。现在他才感到,自己胯下荡悠荡悠的,前后皆有风来,凉飕飕的,貌似居然挺爽快……

大厅之中,原本聚集在此地的众人已经散去许多,就只有苗惊云和苗刀苗剑等寥寥数人还在等候,正自泡上了一壶好茶,各人眯着眼睛坐着,细细的品着,貌似很享受,丝毫也不见了刚才那剑拔弩张,几乎要将君莫邪扒皮拆骨的凶恶……

“终于舍得下来啦?”苗惊云哼了一声,抬了抬眼皮。

孙女儿已然无恙,现在的苗惊云却又恢复了之前那位飘渺幻府之主的超然气度,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尽显洒脱飘逸,隐隐然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清华之气……

不过,见识过这个老流氓的真面目的君莫邪却是再也不会相信他这一套了。闻言笑了笑,道:“那是自然,不过很可惜,明天的寿宴上,看来是要欠缺我这一道菜了。”

“就你身上的那几块臭肉,真以为老夫很稀罕吗?”苗惊云哼了一声,道:“坐!”

君莫邪也不客气,迈步走了过去,拖过一张椅子,直接一屁股坐了上去,貌似胯下还有些隐隐的疼痛,出于本能,在坐下的同时就大大地叉开了腿,唯恐碰到,更添痛楚。却随又即想到了什么,赶紧又将两条腿并住,打了个哈哈,端起来一杯茶,正要慰藉一下干渴的嗓子……

突然对面的苗惊云两眼一下子变得直直的,那高高在上的清华之气瞬时荡然无存,同时喉中杀鸡一般咯咯的响了两声,口中的一口热茶“噗”地一声喷了出来,一点没浪费,全都喷到了君大少身上……

君莫邪怪叫一声,还未来得及疑问,苗惊云已经恶狠狠地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满脸的凶神恶煞:“你小子到底在上面做什么了?痛快跟老子说实话!”

口气竟然很危险……

“我做了什么?难道你还听不到吗?”君莫邪没好气的将他的手拿开,犹有余悸的道:“我……我差点让你那宝贝孙女儿给阉了,还想怎么着……”

苗惊云哼了一声,松开了手,突然眯着眼睛笑了两声,紧接着便突兀地捧腹大笑起来……

苗刀和苗剑坐在两旁,因此也就没有见到君大少那道乍泻的春光,更不知道府主大人在那里仪态大失的笑着什么,愣怔怔的看着苗惊云,两人相对打了个眼色:这是咋了?

苗惊云大笑着,一边用手拍着君莫邪的肩膀,道:“好家伙啊!真正好家伙啊!今天可是开了眼界!”

君莫邪虽然心知肚明这老东西看到了什么,闻言却仍是禁不住有些迷糊,挠了挠头问道:“这个……您说的是我……还是……它?至于那么震撼吗?”

“咳咳咳……”苗惊云一口水还未咽下去,闻言剧烈的呛咳起来,用手指头颤巍巍的指着君莫邪,一时之间,居然又笑又咳的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吐出一口浓痰,咳嗽着道:“我说你小子……咳咳咳……能不能有点羞耻……光顶着大头在外面晃没人说你,可你也不应该就这么连……”

“我已经努力克制了。”君莫邪叹了口气,终于有时间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无奈地道:“可是这是被人用剑割的,仓促之间,我到哪里去找衣服去?上边是您孙女的闺房,都是女孩子的衣服,你不能让我在哪换衣服吧!”

“好了好了。这个事情,等你出来之后我们再议!老夫要跟你好好地说道说道!我们苗家的女儿,可不能让你占足了便宜,吃干抹净就算完事……”

苗惊云突兀的摆摆手,似是想起了什么,神色也在突然间变得格外凝重起来:“这事先放下,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有人要见你。”

“有人要见我?”君莫邪这次可是真的诧异了。

以苗惊云的地位,居然还有人让他传递命令,更要又他带自己去拜会……

那,那个人是谁呢?

君莫邪心念电转,立即想到了一件事:难道……是苗家的哪个老祖宗?

这个猜测,绝对是八九不离十!

但……到底是苗家哪一代的老祖宗要见我呢?具体又是什么事呢?

“跟我来吧。”苗惊云霍然站了起来,苗刀苗剑立即站到了他的身后。

“那总该先给我一件替换衣服吧……”君莫邪叫道。

“不用换了。”苗惊云不容置疑的道,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道:“大家都是男人,就当是进了澡堂子了,能有多大分别……”

君莫邪哭笑不得。这话是怎么说的,貌似现在进了澡堂子的只有我自己吧,而你们就算进了澡堂子……可还穿着衣服呢……好歹没露点啊……

在苗惊云的连声催促之下,四人一起走出了这个大厅。

路上,苗刀凑到君莫邪的耳朵边上,恶狠狠的道:“小子,今日算你小子好彩逃过一劫!不要忘记了,你刚才对老夫的不恭敬,总有一天,老夫会让你小子后悔莫及。”

“数千年之后,我定然会找你决战,了断今日之事!”君莫邪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他。

苗刀顿时气结!

数千年后……

恐怕用不了数千年,以空灵体质的惊人成长速度,届时绝对是一个令所有人都要感到恐怖的存在……至于自己……就算那时候自己还能侥幸活着,估计也要老得不成样子了……

数千年后跟你决战?这话说得真是他妈的豪气干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