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心病、心药

<今日第一更送到……我继续去努力……>

苗夫人深知,这心病还须心药医。若是现在众人激动之下真的将墨君夜给一刀喀嚓了……那自己的女儿恐怕就真的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谁也没有想到,如此之短的少少时间里,苗小苗竟对这个墨君夜钟情到了如此地步!

其实但这也难怪,苗小苗骨子里本就是一位敢爱敢恨的超凡女子,这样的女子,爱的狂热,也爱得疯狂,一旦心有所属,那就是全心全意全灵全神的全情付出!一缕芳心,早已经牢牢地系在墨君夜的身上!心中,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任何物事。

爱得太深,也是一种极端!

所以苗夫人即刻提出来:无论那个墨君夜做了什么,但是此刻,就只有他才能让苗小苗醒过来!为今之计,只有先将他弄过来,先把苗小苗救醒,之后再说其他的!

苗惊云等人尽都是人老成精之辈,苗夫人这一提,他们就已经全数明了!

于是苗惊云即刻下令,命令双卫亲自出动,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墨大少爷请到这里来……

双卫走了之后,苗家人尽都在翘首以盼,可谓人人心急如焚,个个都在大厅之中转圈子。有些负责外物的弟子前来询问还需做什么的时候,直接被一干大佬愤怒的吼了出去……

苗家的气氛,陷入了空前压抑之中!

就在这时候,空中刷的一声响,双卫同时出现在庭前,手中一松,一个少年落在地上,稍微一踉跄,就站了起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竟然十分冷静的看着这么多怒容满面的人,全无半点惧色!

“你就是墨君夜?!”

开口说话的乃是一名中年人,此人洵洵儒雅,一身文士风流,这个人,非但不像是一位玄气高手,反而更加像是一位饱学书生。

事实上,君莫邪可以清晰地判断出这个人的实力极低,可能在这个房间里,是最低微的一个,可是此人的气度却是极其超凡,甚至不在府主苗惊云之下,而这个认知可谓震撼,还有一点,在这个人身上竟感受到了一丝极尽玄奥的天地自然之气,以上种种,让君莫邪瞬间就确定了这个儒雅中年人的身份:此人必然是苗小苗的父亲——苗寰宇!

也只有他,才能在高手如林的苗家,以区区神玄层次的修为,却还能够第一个开口说话,甚至在凌驾在幻府府主苗惊云之前。也惟有这位传说中的灵药园主人,身上才能带着那一丝即使颠峰玄者也无能拥有的,玄奥天地自然之气!

“晚辈正是墨君夜!这位可是……苗伯父?晚辈有礼了。”君莫邪环视一周,潇洒的笑了笑,反问道。

“果然是少年英才!单是这份镇定和观察力,就已经不愧是空灵体质拥有者的传说之名。”苗寰宇微微笑了笑,大有深意的深深看了他一眼,夸奖了一句,平静地道:“墨公子……请。”

他这倒也不是单纯的夸奖,要知道,任何一个十几二十岁的青年人,蓦然从空中掉落下来,立即对上数以百计圣者层次以上的众多高手怒气,恐怕早已经浑身发抖。

而这位墨君夜却不一样,真的很不一样,他刚才被人从半空中扔下来,竟然能始终保持脸色不变,甚至还有余暇细细观察众人的脸色,更在自己普一开口之余,这位从未见过自己的少年,就只单凭着猜测就已经将自己认了出来!

这却又不是镇定就能做的到的,起码还需要相当慎密的心思,洞察一切的观察能力,还有细致入微的推理能力!

具备了这一些,就等于是具备了成为一名盖世高手的基本条件!

更不用说这人还拥有着传说中的空灵体质!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一声暴喝:“废什么话,你还在那里胡扯什么?还不快让那个小畜生给我立即滚了进来!”随着这声暴喝,大厅以一种几乎要离地而起的趋势震了震。

苗夫人此刻就跟在丈夫身边,眼看着这个让自己女儿神魂颠倒的少年人,瞬时已经感觉有异,乍一入目,这少年虽然长得并不算得上英俊,甚至可说就是一最普通的少年人,但这少年的一举一动,却是出人意表的极富韵味,言谈举止更是镇定自如,不卑不亢,大有挥洒自如之感,不由得心中也略略有些欣赏。

心道,也唯有这样的出众人物,才能迷倒我的宝贝女儿……

不过这家伙的作法却是太可恶了……

“你看此子如何?”苗夫人一双眼睛注视着君莫邪往里走,想着自己的女儿,不由小声问自己的丈夫。

“极佳!”苗寰宇目中含有深思意味地看着君莫邪一步步前进,重重的点了点头:“此子在幻府之内年轻一辈,断断无人能及!相信就算是放在玄玄大陆上,也绝对是独占鳌头的角色!小苗的终身若是当真能托付在此子身上,你我也大可放心了!”

苗夫人吃了一惊,不由张大了嘴合不拢来。自己丈夫虽然自幼体弱多病,但却是博学多才,而且眼光极是独到,从来就没有人能够在普一见一面,就能让他给出这么高的评价!

还有,这才只是初次见面,甚至连深入的谈话也没有过,就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而且口气之慎重,竟是自己生平前所未见。

“小苗眼光当真不错,为这小子受伤也算值得。”苗寰宇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跟着君莫邪的脚步向着厅内走了进去。

“纵然眼光不错又如何,听说他早已有了妻室,难道当真要委屈我们小苗为她做妾室不成吗?如此轻贱咱们女儿,当真值得吗?”苗夫人不满地嘀咕道,眼神不由自主的瞄向旁边那座精致的阁楼,满含着浓浓的关切之意。那里,正是苗小苗的闺房之所在。

“万事自有天定!只要小苗自己愿意,纵然是为妾做小,也未必不是幸福。”苗寰宇背着身,轻飘飘的丢下了一句,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又跟着操这么多的闲心做甚。”说完了这句话,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内了。

苗夫人怔了半晌,才恨恨地跺了跺脚,喃喃道:“自己的女儿,又怎能不操心?你以为谁都像你?对一切都那么没心没肺,什么都那般的云淡风轻,啥也不看在眼里……满心之中,就只有那棵树,那里还容得下别的,小苗说我与你相敬如宾,从无拌嘴吵架,我何尝不想与你大吵一架,可惜,你连这样一个机会都不给我……”

抹了抹眼泪,也跟着走了进去。

在数百人众目睽睽、虎视眈眈之下,君莫邪终于走进了大厅。这数百道目光,几乎有一半以上表现得是恨不得将他一口生吃了的那种凶恶!

君莫邪突然间有一种***进了威虎厅的微妙感觉……这时,若是有人适时猛地喝出一句:天王盖地虎!只怕君大少就会下意识、神经质一般翻翻衣襟,沉声应答一句:宝塔镇河妖,跟着再不由自主的摆几个造型……

幻府府主苗惊云真正就如同座山雕一般坐在最中间的一张大椅子上,嗯,居然还是虎皮椅子,更像了……

此刻的苗惊云,丝毫不见了之前见面时那种清癯冷静指点江山挥舞风云的王者气概,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在君莫邪身上,口中呼呼的喘着粗气,吹得原本飘逸潇洒如同神仙中人的胡子一阵阵的飘散乱飞!

“墨君夜!你小子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苗惊云猛的一拍桌子,顿时一声大响,厉声道:“你可知罪?!”

“唉……你老别说这些没用的。有啥事还是干脆明说了比较好。”君莫邪摆摆手,道:“这里拖延的时间越久,只怕就越不大好办事,还是干脆一些吧,府主大人。”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同时怔住!貌似谁也想不到这个小子在这等场合能说出这等话来,也就俩人不算太意外,自然苗刀苗剑两兄弟,这小子连死都不怕,区区一句“你可知罪”根本就唬不住他!

“你……你小子知道老夫为何叫你来?”苗惊云一皱眉问道。抬抬眼皮看了看苗刀和苗剑,两人急忙摇了摇头,示意来的路上啥也没说,这小子把我们兄弟都得罪遍了,我们还能那么好心的提醒他?!

“这又有什么可难猜的?小苗今天从我那里哭着走了……”君莫邪叹了口气道:“我之后跟出来的时候发现了她吐出的血,就知道可能有些不好,原本也正准备上门探视的,然后就被这两位大佬夹在胳膊底下飞来了,相信若不是小苗出了事,你们也不会这么着急的找我……再说了……别人出了事找我也没用啊……”

“你你……好小子,好小子……”苗惊云气的吹的胡子更加的凌乱了:“原来你都知道哇……亏你还在那里装糊涂!”

“什么装糊涂,我有什么糊涂可装!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小苗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君莫邪自从进来,就已经觉察到事情只怕有些不妙。看来,苗小苗现在的情况可能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更严重。

要不然,这位大山崩于前也未必会变色的幻府府主会气成这个样子!

“五脏俱损!心脉重创!元神飘散!双重昏迷!”每说一句,苗惊云的口气就重上三分,到后来,简直已经如同是轰轰雷震了,脸色也更显紫涨了起来,霹雳一般一声大喝:“你还问怎么样了?你说怎么样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