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奇耻大辱!

<第三更!>

战潇潇此刻的形象,貌似与刚刚烫了大波浪又打上了好几瓶强力啫喱水完全没有分别!这份塑形的功力,就算是地球上世界排名第一的发型大师,也要自愧不如……

你发型大师再大师,用得仍是刀剪道具,人家为弄这发型可是用雷电,外加用命去搏!

雷电可是不会欣赏什么发型不发型的,接二连三、毫不留情地轰在战潇潇头上,战潇潇几乎是愣了一会才想起来赶紧的往下落,总算这老小子实力委实惊人,纵然承受了如斯雷电,伤损仍是有限,尚不足以致命……

不过再有限也始终是受伤了,而且和雷劫硬抗,那不是白痴行为吗?战潇潇急忙再度运起千斤坠,没命的往下落去!

一直到他落了一半左右的高度,闪电才算停止追击,近而慢慢的消散,直到此刻,天际雷声才噼里啪啦放鞭炮一般响了起来,其密集程度,绝对不下于人间百万大军交战,彼此双方战鼓一起擂将起来的气势……

可怜的圣尊强者战潇潇,浑身上下的衣服,已在这阵雷电大餐之下变成了一条条的烂布条了,满脸乌黑,浑身上下也是一道道焦痕,头上的大波浪也早已经变成了鸡窝,风一吹,已经变成了灰烬的头发纷纷飘扬……

嘴一张,居然还喷出了一口浓烟……

不过,能在这等层次的天雷齐轰之下留得一条性命,战潇潇已经很是感觉运气不错了……若是再延误一会,只怕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天雷烤熟了……

这他妈的是什么天雷啊,居然比自己度过圣尊天劫的时候的劫雷也差不了多少……险些就将自己劈个神魂俱灭……

战潇潇余悸犹存的落在地上,再看自己体内的残余玄力,现在已经被削弱了一半还多……就只在这一时三刻之间,自己就貌似无限接近死亡两次,真正的死过翻生啊,后怕之余,浑身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冒了出来……

他妈的,自己这次分明就只是追杀一个金玄的空灵体质而已……

怎地却会遇上了如此的大祸!

这还有没有点天理了?!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又有异状,战潇潇下意识的猛地一蹲身子,刷的一声,一柄闪亮的长剑从他头上飞过,几乎就是紧贴着头皮而过,冰凉的触感,一路冰到了战潇潇的心底……

战潇潇还未来得及站起,长剑又再度飞了回来,刷的一声向着喉咙猛剁!

战潇潇仍是保持着马步姿态,竟如癞蛤蟆一般的跳了一下,闪了过去,然后这柄剑就这般前后左右上上下下的向着他不断的展开攻击!偶尔不小心,被这柄剑在胳膊上蹭了一下,本来坚硬之极、纵然神兵利器也自难伤的肌肤,居然划出了一道白痕,隔了一会,鲜血就涌了出来……

自己目前的功力已经减弱了一半还多,而且这柄虚空飞剑看这样子分明就是这世上一等一的神兵利器!自己的身体强度,已经不足以承受这柄剑的砍削了!

战潇潇心下急促万端的思量,他的全身衣服早已变作布条,现在这般急骤的闪躲之下,布条在剑风的切割之下,悉数化作片片蝴蝶,飘飞而去……

然后,圣尊强者大人的乐子就比较大了!

刻下的战潇潇,竟已是一丝不挂,貌似连点遮羞布也没能剩下!

所以每当剧烈动作的时候,总会觉得胯下悠来荡去的,凉飕飕的格外不得劲……

活了几千年了,几层碰到过这种尴尬事?

战潇潇的一张老脸,几乎变成了紫茄子……

又是气,又是羞,又是怒,又是惶恐……

战潇潇突然扯着嗓子大吼起来:“有种的,出来跟爷爷决一死战!只是一味偷袭暗算,算得什么真本事?”

之前连遭变故的战潇潇直到此刻才发现,那柄剑,却是无人操控的。也就是说,是由一位神秘的对手在使用御剑术对付自己!而能够到这一层次的,起码也是与自己平级的对手!

如斯强者,却偏偏要用这么促狭的方式来捉弄自己,甚至是玩弄自己……

战潇潇几乎气得一口气上不来,撅死过去;太……羞辱人了!

突然身后一个戏谑的声音道:“哇,不愧是圣尊高手,屁股居然这么白,这舞蹈跳得也好,若是出去表演,定可赚个满堂喝彩……”

战潇潇顿时臊得满脸通红!一只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胯下羞人之物……

那声音再度响其:“大家都是男人,这里又没有女人,遮个什么劲,再说了,刚才你表演艳舞的时候,什么都看到了,现在才遮,会不会晚了一点,说来你这老小子家伙挺不小的啊,这正是该自豪的事情!”

战潇潇老脸涨得通红,干脆蹲在地上,一双手遮前挡后,低声怒吼道:“这样折辱人,算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给我一件衣服,等老子穿戴整齐再与你打一场!”

在他想来,大家既然是同等级高手,自然都是大有身份之人,就算要打,那也需要采取公平合理的战斗方式,这才符合彼此的身份,向对方要一套衣服,他自认为,若是换做自己的话,肯定会给的……毕竟对方采用这种对战方式,就这么胜了,却也是胜之不武的……

但他却根本不曾想到,自己遇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那声音带着嘲笑,道:“真是好笑了,难道我欠你的?居然管我要衣服,凭啥要给你衣服?你自己愿意光着屁股到处跑……这能怪谁?”

战潇潇气得直翻白眼,但现在身无寸缕,尴尬万分,却是怎么也是不好意思的,总不能就这样打架吧?没奈何之下,低声下气的道:“今日,算是老夫认输了……你你……你快给我拿套衣服……”

“此地地处偏僻,四下里尽荒山野岭的,我到哪里给你拿衣服?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君莫邪看着战潇潇如斯狼狈的样子,几乎忍不住要大笑出声了。

战潇潇一想也是,谁出来办事还专门带着另外一套衣服?这又不是旅游……更何况这么近,抬脚就回家了,若是还带着衣服出来,那直接就是脑残行为……

“那把你的脱给我一件!”战潇潇蹲着身子,一只手捂着前面,一只手捂着后面,很有些气急败坏地道。他委实是羞愤难当,竟自忽略了双方的立场,更忘记了,他落到这般天地,根本就是对方刻意布置的结果!

“唉,你这人怎么琢磨的,现在天气炎热,老夫也就只穿了这么一件,里面也是啥也没穿……若是当真脱给你,老夫岂不跟你现在一样?己所不欲,怎施于人?”君莫邪忍着笑,慢悠悠的继续忽悠。

战潇潇瞬间明了,对方这就是在耍着自己玩,莫说是没有衣服,就算是当真有,也是断断不肯给自己的!

一想到这里,所有积压的愤怒情绪顿时直冲上来,反而有些不顾羞耻了,反正此地就只有他们两人,再没有别人得见,只要能杀了此人,谁又知道自己曾经如此狼狈?

一这么想,战潇潇索性拿开了两只手,慢慢地站起身来,阴森森的道:“既然你如此不是抬举,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突然大吼一声,浑身玄气尽数运起,一字字道:“一、掌、彻、地、府!”

随着喝声,右手突然间绽放出异乎寻常的光芒,更急速地在胸前划了半圈,然后空气中“呜“的一声,风声大作,满天满地,尽是那一只手掌的影子,密密麻麻,形成了一整座掌山,轰然地压了过来!

掌风到处,竟自搅得整个空间的浓郁白雾如同遭遇了飓风一般的翻滚起来,地面上,飞沙走石,尖锐的破空声如同万千鬼魅一起狂啸!

不下于千百计的掌风,一起向着君莫邪狂飙而来!

这一掌,真正显出了这位‘彻地手’的真实实力!虽然他目前的玄气威力已经削弱了一半以上,但这一掌的威力,仍足以惊天动地!

君莫邪也立时吃了一惊!

之前现身出来肆意讥讽捉弄,却就以为战潇潇已是强弩之末,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发出如此强悍的攻击!这一击,自己依然没有能力接下来!

不过不能接,却并不代表没有应付的方法!

君莫邪轻笑一声,身子“嗖”的蹿了起来,直直的飞纵上去,战潇潇眼中杀机弥漫,神色尽是决绝,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掌势随之转向,同样冲天而起,随着对方的冲天的身形,紧追而去!他显然已经被君大少爷逼得理智尽失,宁可拼个同归于尽,也不要再受侮辱!

两人一前一后,如同两道利剑直冲天际,所不同的是,一个黑衣蒙面,另一个却是赤身裸体!

但现在战潇潇早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哪怕要因此被天下人耻笑,也要将这个给自己深度耻辱的人一个教训,能将其活活打死自然最好,就算不能,也要拼个同归于尽!

一个彻底陷入疯狂的人,无论战斗意识、又或者爆发出来的战斗力都是极其惊人的。现在的战潇潇,发挥出的战力,比他全盛的时候也是毫不逊色的。

但他却没有想到,对方可谓有的是方位可以闪躲,为何非要飞到高空之中?犯险硬碰天上雷劫?!

现在的战潇潇却直接不考虑了,只知道跟着对方,一定将这个可恶的家伙劈成一堆肉酱,方消心头之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