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太憋屈了……

但接下来就听神秘人用一种近乎循循善诱的教导的口气,惋惜的道:“作为圣尊层次的强者,你难道就不知道……若是你今日连听我说完话的胆量也没有,就等于失去了与我正面交手的资格!那么,过了今日之后,不管你今日的最终战果如何,你的修为永远都不会再有寸进了!”

君莫邪依然背负双手,但却在这番话说完之后,突如其来的向前跨了一步,右脚急速无比的踏在地上,用力沉重!

整片大地,竟于无限沉闷之中骤生突兀地的剧烈一颤!

而君莫邪的眼神从刚才和煦突然再转为了钢刀一般锐利,一字字的道:“……而我今日未说完的话,就会变成你永远的心魔!”

地面上那突兀地剧烈一颤,就像是晴空霹雳一般轰击在战潇潇的心坎上!在那眼光之后的一震!就像是闪电之后,暴雷随之而下!

最后那一句话,一字一顿,一字一句,更像是一记又一记的重锤,狠狠地捶打在战潇潇的心里!

战潇潇突然觉得头脑之中轰的一声!心中狂然一震!

心魔!

从今以后,无法寸进!

未说完的话,将会是我永远的心魔!

战潇潇眼神突显狞恶,但额头上的黄豆般大的汗珠,已经一滴一滴地渗了出来……

先前的冷汗,他还勉强可以控制,纵然是心中震动,也绝不会表现在脸上!

但是现在,他终于控制不住!

对方的言辞,如同一柄柄最犀利的神锋,一下又一下地刺在他的心上!

他无法不在意!

战潇潇的气势,顿时再弱三分!

这倒并也不是战潇潇太不济事,作为一代圣尊级强者,可谓是见多识广,什么大场面也见过。但……对方却有一种他从来也不曾深入了解的绝妙手段——心理学!

君莫邪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声叹息一道眼光,无不尽数击打在了战潇潇的心灵空门之上!

只要战潇潇有一瞬间的心动,一点点的怀疑,君莫邪就会立即乘隙而入!无孔不入,全面打击!甚至,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每一道不经意的眼神,都能正中战潇潇的心理弱点!

战潇潇若是不中招……那除非他也是一个穿越者!又或者他能一开始就抢先进攻,不给君大少爷开口的机会!

否则,这种压力,他绝对承受不住!

可惜,战潇潇不是穿越者!他也没胆量一照面就即时展开攻击!

君莫邪虽然进境绝速,迭逢奇遇,但他的真实实力仍只得三级圣皇巅峰!与战潇潇这位一级巅峰圣尊,还差了突破四级圣皇、四级圣皇初阶、中阶、高阶、巅峰、突破圣尊、稳固圣尊、圣尊一级初阶、中阶、高阶、巅峰!

足足相差了十一个阶位!一段遥不可及的差距!

玄气只见,一级之差,已经足能够锁定胜局,不存有任何侥幸,更何况是十一级!

纵然他拥有阴阳遁,有鸿钧塔,有炎黄之血神剑!拥有这世界上最强大、最无敌的作弊器!但……这些仍就只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不受威胁而已!

要想在面对面的战斗之中杀死战潇潇,却是绝无可能的!

但,君莫邪今日却非杀此獠不可!

每一次的越级战斗,都会伴随着一次突破的契机!

君莫邪感到,自己已经许久没有突破了!

原因不外就是自己太久没有发动越级的正面战斗了!

唯有在充满生死悬于一发的高强度战斗之中,才能接触到那一层自己平常接触不到的感悟,才会得到突破的机会!

再者就是,战潇潇若不死,威胁实在太大了!

甚至对君莫邪自己来说,也产生有一种朝不保夕的不详感觉。处在这样一位圣尊高手的随时刺杀之下,实在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君莫邪决计不想让自己受这窝囊气!

所以君莫邪要采用一切能利用、不能利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击战潇潇的自信!务必要求在开战之前,先将他的战力削弱到一定程度!

那样自己才会有机会!

不得不说,有鸿钧塔做后盾的君大少底气就是足,还未开战,就已经将战潇潇直接逼到了一个骑虎难下的两难地步!

现在情形,若战潇潇不听下去,就算原本不会产生心魔的,因为君莫邪这段话之后,自己也会给自己强加上一个不存在的心魔,真正的悲剧啊……

但若是当真听下去……那么,信心恐怕就要被君大少彻底打击精光了……那恐怕还未来得及正面开战,这位圣尊就要全面崩溃了……

如果战潇潇真正聪明一点,自信一点,决计不难发觉,若对方真正那么高明,自己这状态之下,直接动手杀人就是,多费那么多的口舌做甚?!

只可惜,他又太聪明了……将对方的此刻的行为看作了猫戏老鼠,在必胜的情况下尽情的戏弄敌人!

这种思想,让战潇潇自己把自己吓得不敢动手了……

“我倒要听听我怎么就不够资格?心魔,心魔你的大头鬼!你说!我一定让你说个够!”战潇潇几乎吐血!对面眼前这个神秘人,简直就如同面对一个妖怪也撕,这个该死的家伙,一脸的高深莫测,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软肋,让本已萌生全身而退之意的自己竟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若是在正面对战之中陷入这样被动的情况,自然是对方技高一筹,自己技不如人,输也输得无话可说。但现在却是只是言语之间,就让自己如斯狼狈!

自己今天若是就这样落败……那么,今日就算能全身而退,那也是憋屈到极点!纵然不如那人所说种下心魔,暗影却一定是有的!

“你错了,并不是我要说给你听,而是你迫切的需要听我说!”君莫邪高傲的看着他:“所以,现在我说不说,对你来说意义重大!纵然我不说,你只怕还会求着我说!因为我若不说,你会始终的疑神疑鬼下去,一辈子的疑神疑鬼!”

“你到底想怎么样?还要玩什么花样?”战潇潇终于无法忍受:“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你那两个原因,准备要闷到什么时候才揭盅?”

原本不想听,现在却已是非听不可了;而且还不是自己主动的要听,是被逼得不听不行。但现在对方却拿起了跷……战潇潇几乎吐血。

战潇潇完全没有意识到,随着交谈的继续,双方竟陷入了一种异常微妙的状况之中,原本极端对立的双方,现在竟呈现一种难以形容的平衡!

君莫邪冷哼了一声,轻飘飘的道:“我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若是我要你听,你不想听也不行,若是不想给你说,就算你求我也没用!如今你这么急切地想要让我教导于你,我还就偏偏不说了!你道你有什么资格要我说吗?你又不是我儿子……”

“你!纳命来!”战潇潇怒不可遏,一跃而起,全力扑击!

太气愤了!太憋屈了!太无奈了!太……他妈的!

他终于醒悟,对方根本就是在耍着他玩!

自始至终,对方对他根本从来没有过半点诚意!现在,他清楚认识到自己在气势比拼之中已经彻底一败涂地!也就是说,若是此时与对方动手,对自己来说,战力最少要削弱四成,甚至还多!

但战潇潇已经不得不动手,不能不动手!

因为,此刻的他已经气愤憋屈得快要爆炸了!

若是把这对峙时间再拖下去,战潇潇觉得自己只怕会被对方气得完全失去理智!若是真的出现那种情况,那么今日此处就是自己丧身之地了,断断再无转圜余地。

气势已失,若是心智再被夺,那……

战潇潇已经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就算只是预想,也是难以想象的负面影响,所以他鼓起余勇,勉力出手!

但战潇潇刚刚纵起的同时,就见对面的黑衣蒙面人云淡风轻地挥了挥衣袖,淡淡的说了一句:“回去!”

蓬的一声,一大团熊熊火焰突然凭空出现!

方圆四五十丈,霎时间变成了一片火的世界!

熊熊火焰瞬时升腾,最高的已达数十丈高处,半片天空似乎都映红了……

战潇潇大吃一惊!

他这番勉力出手,心中实则也有自己的盘算,之前这神秘人一直都以言语惑己,却始终没有真正出手,而在之前一追一逃的时候,自己分明判定出此人实力也就只相当于圣皇四级又或者圣皇之上的初段,只是轻功身法异常超妙而已!

在此判定之下,再综合他始终没有出手,一味言语迷惑,战潇潇决意放手一搏,除了避免自己会其进一步削弱之外,还有行险求胜的可能,若是真如自己的判断,这神秘人只是纸老虎,非但可以取得胜利,还能彻底破除心魔,却是一举两得!

但,随着自己出手,对面神秘人的应对,却使战潇潇的心再度沉了下去!

玄功到了极处,可以操控一定程度上的天地之力的!这一点,作为圣尊强者的他自然是清楚的,而且,他本身也算是这方面的行家。但却从未听人说起过居然能够凭空生出火来!

这火焰,只怕不易抵挡!对方实力高深莫测,若是平常的火焰,岂会拿出来丢人?

战潇潇心念电转之际,前仆的身体即时一个倒翻筋斗,在空中留出一道道残影,刷的一下倒飞了回来!

但他在后退的同时,突然有一道晶亮的水柱自火焰之中如同一道青龙一般急冲而出,向着自己面门猛击!

水柱足足有水缸粗细,其势之疾,竟如江河倒悬一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