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女儿,放弃吧!

既然有后宫,就不存在绝对的公平!

君莫邪无意之中提起了这个话题,却让他自己的心底大为警惕了起来……

“哈哈……”君莫邪笑了一声,干笑道:“刚才不过就只是开玩笑而已,苗姑娘,你要的曲谱,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就不知道姑娘是否连那歌词也要一并抄录呢?”

苗小苗怔了怔,却还还未从满心的羞涩甜蜜之中恢复过来,突然听到君莫邪的话,只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地方貌似很不对劲,但具体却又说不出来……

“自然是要的。”苗小苗迷惘的下意识道。

“那我这就即刻着手为姑娘抄录,呵呵,举手之劳,实在是不足挂齿。”君莫邪爽朗的笑道:“这首葬花吟,能到姑娘手里,必然大焕异彩,正是相得益彰,小弟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

说着,提笔在手,笔走龙蛇,一挥而就,墨汁淋漓……

这三人又聊了片刻,苗小苗起身告辞,拿了曲谱径自带着小豆芽离去了。但心中仍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得劲……但却又说不出具体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得劲……

苗小苗只是感觉到,今天的墨君夜,似乎比昨天晚上陌生了许多……更隐隐有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淡淡疏离感在心中升起,虽然只是隐约感觉,但那感觉却是异常清晰的……

苗小苗宁愿自己的感觉有错!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不惜女儿家的矜持的羞涩亲自来到这里,他却依然是这种态度?为什么要如此的对我?!

昨夜,虽然苗小苗的举动多少有些强硬逼迫的意思,甚至是些破釜沉舟的味道……但她当时能够明显感觉到,墨君夜的心底有了动摇。

他并不是完全不想接受自己!

他也曾心动了!

那一刻的那一点甜蜜感觉,一路伴随了苗小苗整整一夜!

所以她今天才会再度放低女儿家的矜持,这么的迫不及待……

但现在,她却感觉现在的感受,与自己的期望大相径庭,难道竟会失望,绝望……

墨君夜在经过了同生共死的一夜之后,怎地突然变得如此的陌生……

不……不是的,一开始,他还曾经拿着自己当做摆脱困境的理由。那个时候,自己心理明显感觉到,墨君夜并没有将自己当做外人……而是将自己当做了亲人……

那一刻,苗小苗分明能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满足,女人的直觉绝不会错……

但同样是女人的直觉,眼前这份淡淡的疏离感,正是从‘通房丫头’那个笑话开始的!自从那个笑话之后,墨君夜就明显生疏了起来,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难道,就只因为一个笑话,虽然是未来的事实,但,也不应该有如此巨大的转变吧!

那就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苗小苗的女性直觉确实没有感觉错误!

只是,事实与她所想的略有差异。

其实……甚至君莫邪本人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想,作为一个受过社会主义教育的青年……额,虽然没有受过正统的教育,但,一夫一妻制,在那个时候,却已是深入骨髓的,一个人或者可以喜欢不同的两个人,但,却要承受分手的痛苦和过往的截断,才能享受新的感情……

但君莫邪却忘记了。自己穿越而来,时间已经不短了!

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至上,男尊女卑,而且还因为常年不断的战争厮杀,导致了男性数量缩水,男女比例根本不平衡……所以,才形成了这个一夫多妻的社会……

而最重要的一点,一夫多妻享尽艳福……本就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在这一点上,任何社会任何国家的男人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否有成就的男人也尽都是如此!君莫邪自然也不会例外的……

如今来到了这个一夫多妻合法合理的年代,正能得以满足了男人最大的虚荣心,所以君莫邪根本不需要适应的时间,就已经接受了这种现实……这种对于所有男人来说,都是幸福的具现化……

或者,这本就是所有男人的共同弱点!

所以,也就成为了君大少爷的弱点。在这一点上,貌似不管是君子还是小人,不管是圣人还是英雄,只要是男人……情同此心,心同此理,所有人就是一样的……关键就只是在于,这个男人能不能克制得住自己,仅此而已!

克制得住,就是所谓的好男人;至于那些克制不住的,就是……

但现在的君莫邪处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之中,他貌似不算是好男人。又或者应该说……他根本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克制……

所以他在这方面的思想,与所有古人是相通的:后宫的团结!

这,却是这个时代、这样的背景下,一个男人所要考虑的重中之重……

家和万事兴,但在古代又或者社会制度比较相近的封建社会之下,却是‘后宫和、万事兴!’这点无关于道德,而是……君莫邪无赖的话就是:妈的这里男人本来就少,茶壶少,茶杯多……我能有啥法?顺其自然呗!反正这也不能怪我……

虽然得到了《葬花吟》这首珍贵的曲谱,但苗小苗的心思,却完全没放在那上面……她心中一直都在迷惘,为什么今天他会突然这么的冷淡?难道我昨天表达得还不够清楚吗?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这算是在拒绝我吗?

带着这样的沮丧情绪,苗小苗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家里。她的情绪当真已经低落到了极点,甚至连话也不想说了……

细心的苗母眼见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兴高采烈的出去,却心事重重郁郁不乐的回来,如何能不焦心?于是乎将小豆芽暗中叫到一旁仔细盘问。

但小豆芽根本貌似更加的不了解状况,自然是说不清楚的……

苗母无奈之下,只好来到女儿闺房,对闷闷不乐的女儿展开亲身劝导。

几经波折,费了无数的唇舌,苗小苗才羞羞答答的说出了这个缘故,陷入迷惘的她心底也想找个人倾诉、解惑,自己母亲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不过苗小苗一开始也没说到重点,但在苗夫人爱女情切之下,事无巨细地不断追问之下,才终于得以从欲语还羞的宝贝嘴里,问出了事情的大概始末……

结合前因后果,苗夫人终于苦笑着叹了口气:自己的女儿,果然还是太过纯真。虽然也算的上聪明机智,但一旦遭遇这方面的事情,却还是懵懂无知的……

“母亲……您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他如此的冷落我,算是拒绝我了吗?”苗小苗红着脸,她也是实在没有了办法,要不然,绝不会这样直接问了出来……

“唉……我苦命的女儿……”苗夫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饶她当年也是一代才女,但对女儿的情况,却仍是感到有些无法张口……

想了良久,才婉转的道:“小苗,你曾经说过,你昨夜向墨君夜表露心迹,他曾经意动,却始终没有正面应承你什么,是么?”

“是,但我肯定他有过心动,否则我不会就此离开的。”苗小苗楚楚可怜的道。

“那就是了……小苗,听娘的话,放弃吧。跟着这个男人,你不会幸福的。”苗夫人叹息一声,试探着劝解道。

“为什么?母亲?为什么你会这样说?这样的一个好男人,为什么不会幸福?”苗小苗震惊的抬起头来:“母亲……难道,难道您真忍心眼看着我成为家族联姻强盛的工具?”

苗夫人深深的叹息一声,道:“事实无绝对,即便成为家族的联姻工具,也未必就代表得不到幸福……就如同我与你父亲,岂不就是如此?难道我们现在不幸福吗?”

“不!”苗小苗惊恐地叫起来:“母亲,我和你们那时候不一样!那时候的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母亲,就算您什么都不知道,难道您当年,心中就没有一个属于女儿家的梦吗?女儿斗胆请问,现在的父亲,与您的梦中,大抵重合了几分?”

苗夫人娇躯轻微的一颤,但却面色平静地道:“梦……谁没有过……但为娘的梦,却是虚幻的……”

“但我现在的梦却是现实!现实中,就有这样的一个优秀男人!他正是我的梦!我无法当做没有见到过!尤其是,共同经历过生死,是他揭开了我的面纱!甚至,我几乎就已经得到了!”苗小苗激动地叫起来:“若是母亲和家里想要我嫁给别人,我宁愿选择死!”

看着女儿双眸泛着泪光,但却是决然的说话,苗夫人感到了一份由衷的无力感……

“小苗,娘刚才说,你跟着那个墨君夜不会幸福,并非是危言耸听,却是持正之论,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墨君夜为何不肯接受你?你如此的人品美貌,如此的家世,而且,并无骄奢之气,并无盛气凌人,更兼绝顶聪明、非凡玄功,与他正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和,不单是在前途上,你会是他最得力的臂助,即便是在家事上,为娘的也相信,我女儿会是一个出色贤妻良母,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只要娶了你,那个男人在幻府的地位,都足以省去奋斗五百年的时间!这一点,相信只要那个墨君夜眼睛不瞎,就不会看不到!但他为什么还要拒绝?为什么?难道你都没有认真思量过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