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通房丫头?

<第一更!>

君大少那里知道,苗小苗正是因为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才越发觉得不好意思。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几乎是不顾羞耻,舍弃了女儿家的全部矜持,大胆地向他表露心曲之余,更是几尽强逼君莫邪就范,今日再见,苗小苗如何能不羞不可抑……

虽然那时候是在刚刚经历了从死到生的险恶变故,心中情愫再难自已,这才一诉衷肠……但苗小苗至今想来,却还是觉得浑身上下尽都在发烧……

今天未来这里之前,还在期待着见到这个冤家之后到底该如何,而到来此地之后,却只得到了心上人意外失踪的信息,惊惧恐慌之余,那里还记得之前的想法,但此时心上人平安出现在自己面前,满心欢喜之余就只有无尽羞涩而已……

眼见这一男一女面面相对,男的在无奈微笑,而女的却是羞得完全不敢抬头,就只知道用脚尖不断地在地面上画圈,一双玉手,也几乎要将衣角揉破了……

曹国风等人相对苦笑。

这种情形之下,难道我们这帮老家伙还在强留在这里吗?人家两人对眼,谈情说爱,两个人就足够了,自己等人留在这里,那就是超大号的七个电灯泡!

貌似这种情形,怎地也是不适合教训弟子吧?

没等人提醒,也不需要人提醒,曹国风挥挥手,哭笑不得的道:“散了吧散了吧,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都该干嘛干嘛去……”

一窝老头,或摇头或苦笑或叹息或带着暧昧的笑容……

就此一哄而散……

“额……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太阳真大啊……”君莫邪看着对面的佳人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那里揉衣角,干打了两声哈哈,随口胡说八道。

“嗯……今天天气真得挺好,太阳真大啊……”苗小苗终于应答了,但应答内容貌似同样的白痴。然后两人同时再度沉默。

“是啊是啊,看现在,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呃……一会就有月亮了……”君莫邪抬头指着天,才突然发现,现在时近黄昏,天虽然还没黑透,但那颗应该很大的太阳却早已经不见了……

“嗯……月亮也晒得身上也挺暖和的……”苗小苗只感觉浑身一阵阵发热,也没抬头看看,低垂着头随口应和道,貌似仍是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些什么……

“噗嗤……”旁边的最后一名旁观者小豆芽终于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时至黄昏,太阳还会很大吗?貌似这个点太阳固然不会有,月亮也不会有吧,还有,月亮也能“晒”吗?还能“晒”得身上身上暖暖的?自家小姐可是真有才,跟墨少爷一样的有才啊,当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她这突来一笑,瞬时打破了僵局,苗小苗才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由得羞得浑身都发了烫,嘤咛一声,捂住脸就往回跑。

小豆芽凑趣的叫道:“小姐,您走错方向了,大门在这边呢,您那边貌似是去墨公子的房间,您要去哪吗?……”

苗小苗顿时站住,进也不是,退也不甘,一时间竟是手足无措,差点没羞得哭了出来……

“瞎嚷嚷什么?”君莫邪白了白眼:“我房间里难道见不得人吗?又没啥秘密的……再说了,《葬花吟》那曲谱就在我房间里呢,苗姑娘去那里面拿,正是走对了地方……”

小豆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憋笑道:“是我说错了,您去的方向没错,你不就是要进墨公子的房间吗?是我胡说八道了!”

君大少爷彬彬有礼地走到自己房间门前,道:“苗小姐真是酷爱音乐啊……在下早知道您要来拿曲谱,额……正要整理呢……苗小姐,若是不嫌蜗居简陋,不如进来坐坐如何?”

得了这么一个缓冲,又有了君莫邪的邀请,苗小苗的窘困之意顿时稍微减轻了几分,轻轻的点点头,道:“真是麻烦墨公子了……打扰你了……”

这才迈着细碎的脚步,跟着前面君莫邪走进房去,却是始终也没敢抬头,一双眼睛,也只能看到君莫邪的正在移动的两只脚……

小豆芽当然也跟了进来……

君莫邪正在前面带路,却听见后面小豆芽一声惊叫,接着就求饶起来:“小姐……小姐饶命……我以后不敢了…顶多我不跟进去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看见………格格格…饶命啊…”

扭头一看,却见小豆芽正咯咯笑着,扭逃而去,却是被羞急的苗小苗逮住一顿搔痒,正自不住求饶,可是她这种求饶法,貌似更象是在更起劲的逗闹……

“你们主仆俩的感情可真好。”君莫邪由衷地道。一般大户人家的小姐,虽然可以与贴身丫鬟很亲密,但终究会有一种身份高低的本质隔膜,丫鬟更是也永远不敢太过放肆的,像苗小苗和小豆芽这样完全就像姐妹一般的感情,却委实少见。

尤其又是在这等幻府数一数二的大世家里面,如苗小苗一般的主人,当真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君莫邪完全看得出来,苗小苗绝不是故作姿态,刻意做作,而小豆芽那边更不是有意应奉;两人之间,唯有有很深厚的情谊,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君莫邪毫不怀疑,小豆芽虽然会对苗小苗开玩笑打趣,但若是真正到了危险关头,却绝对会是不惜一切代价帮助苗小苗的……

“君……见笑了,小豆芽虽然名义上我的丫鬟,但我从来都是把她当做小妹妹的,我们两人之间,是没有秘密的……”听到君莫邪的喟叹,苗小苗展颜一笑,眼神中满是无法掩饰的怜惜:“她的身世……总之,我很珍惜她……”

谈起小豆芽,苗小苗的神情自如了很多,但一旦说到小豆芽身世的时候,却又欲言又止。这并不是为小豆芽保守秘密,而是真心为了小豆芽着想,不想揭开她隐匿在心中的伤疤,让她再痛一回……

“小姐……”小豆芽眼眶红红的看着苗小苗,有些哽咽起来:“能够遇到小姐,是小豆芽一辈子的福气……”

“你这丫头尽说傻话,小姐可不能要你陪一辈子啊……你将来,自然会有陪伴你度过一生的良人,那才是你真正的一辈子福气……”苗小苗怜惜的道:“只望你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我这个姐姐就行了……”

“小豆芽会一辈子跟随小姐,永远不与小姐分开,才不要什么良人呢……”小豆芽顿时流下泪来……苗小苗的眼睛也红了……

见气氛居然被自己一句话引得悲伤了起来,君莫邪摸摸鼻子,甚感诧异,女人真奇怪……客套一句居然俩人都哭了,真正的感性动物啊…

没奈何,为了打破眼前这层悲伤气氛,君莫邪只好打趣地道:“哦?永远不与你家小姐分开?那……小豆芽你不就成了那个什么通房丫头吗?”

小豆芽顿时粉嫩嫩的小脸一片通红,慧黠的大眼睛也顿时眨呀眨的,不知所措,呆了一会才哎呀一声捂着脸转过身去,小小的莲足一个劲地使劲跺着地面,又羞又臊的道:“唉呀……墨公子你真是坏死了坏死了坏死了……”

再看苗小苗,也是满脸通红了起来。

相信无论是任何人说这一句话,以小豆芽伶牙俐齿的个性,非得即时还击不可,但是由君莫邪说出这句话,小豆芽却立时偃旗息鼓,就只剩下了害羞……

因为眼前这位‘墨君夜’可是小姐的意中人,若是自己当真做了小姐通房丫头的话,那也是要作他的通房丫头……这人说话怎地那般地……那啥呢……

苗小苗看到小豆芽窘困,不由嗔道:“八字还没一撇呢,居然已经想到通房丫头了么?墨少……你的野心不小呀……额……”

苗大小姐插言的本意乃是为小豆芽打圆场,说完才发现自己貌似失言,这话本身固然没错,但时间场合却是大大的错了,自己这样一说,岂不就认定了自己是他墨君夜的妻子身份了?话说到一半,直接接不下去了,不由得满脸通红,粉颈再垂……

其实君莫邪也在后悔,自己刚才的话说得本心虽好,却太不配合时间场合,严格一点说,就是下贱的登徒子的行径,本已经做好被鄙视的准备,万万没想到苗大小姐居然接了那么一句,即时大大的一怔,半晌无语,良久良久,才道:“看来你们姐妹俩可真是感情深厚……”他这句话没有说完,但却是余韵不尽……

因为在这一刻,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苗小苗主仆感情深厚,自然是好事,甚至可以说,是苗小苗人性之中的闪光点。

现在的大家闺秀,又有谁能够真的把自己的丫鬟侍女当做自己的亲姐妹看待?

但从另一层意义上,也就是她笃定要嫁给自己这件事来说,却又是一大祸端!这……却是导致后宫不稳的最大因素!

家里,独孤小艺、管清寒、梅雪烟又有哪一个是好惹的主儿?若是苗小苗当真跟了自己,那么,以她跟小豆芽之间的姐妹情分来说,再加一个通房丫头貌似是跑不了的,彼时,两姐妹肯定是要枪口一致对外滴……

但若当真如此一来,只怕自己的后宫就真正永无宁日了……那另外几个女人,又有那一个肯吃亏呢?若是那一个甘于吃亏……那才是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