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墨君夜?君莫邪?

<今日第一更!>

“不要再说了!”战清风的声音低沉黯淡,随着这声怒喝,通道之中没有了说话的声音,只留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良久之后,战清风沉缓的道:“若是这一次能够出去,若是这一次家族的计划成功,苗家最终败亡……我会和你展开公平的竞争的……”

“竞争?竞争什么?”战玉树也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声音里突然变成了一种淫靡的味道,道:“大哥,你不会到现在还认为那个女人是什么女神吧……苗家败亡之势已然不可避免,苗小苗迟早会落到我们的掌握之中,两兄弟又何必竞争呢?既然只是一个贱女人,那么我们兄弟何不共享之?”

“共享之?”战清风刚刚听到这句话,就想怒骂出声,但不知怎地,在这三个字说出口来之后,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变态欢愉,甚至是兴奋的……似乎自己居然很期待……

这等异想天开的奇异想法,竟让他在一时间完全没有回应……

而一边的战玉树见他不说话,心知他已经默许,不由得兴奋的谈论起之后如何虐待玩弄这位幻府第一美人的事情……

“还是不要说这些……我们目前最大的敌人仍然是那个小子,先来分析一下墨君夜才是正经。”战清风的话很犹疑,很无力,还有一股欲拒还迎的味道……但战玉树却也不说了……

君莫邪刻下已经找到了两人的具体方位,听到两人如此的打算亵渎苗小苗,心中油然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几乎就要即刻出手击杀这两人,突然听到他们谈起自己,不由得停了停,心道,作掉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且听他们会怎么说我。

“是,你刚才说,墨君夜有古怪,到底有什么古怪?具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战玉树此刻才将这话题捡了起来,声音之中一片放松,显然刚才的发泄,对他的身心颇为有益……

虽然是意淫……

“墨君夜,十八岁,贫苦出身,父母双亡且不详,相传是幼年在山中吃了某种天材地宝,才侥幸得以一直保持空灵体质之身。原师从于一位不出名的地玄玄者,及至后来,到了菊花城被曹国风偶然发现,因为人才难得,引起幻府与三大圣地之间的一场圣皇大战,不过又另有意外而失踪,偏巧在曹国风即将回到幻府的时候,又发现了处于重伤之中的墨君夜,而且敌人利用那墨君夜布下陷阱,想要一举截杀七大圣皇,曹国风等人浴血厮杀,才侥幸将此人带回飘渺幻府,再之后就是府主用七彩圣果救他的事情了……”

战清风所说的,乃是幻府之中对于,墨君夜这位空灵体质的资料记载。

“对啊,就是如此啊,但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战玉树大声道。

“什么就是如此?你再好好地想一想……那小子在与我们比试的时候,无论是琴棋书画,还是神情姿态,又有那里像一个‘穷苦出身’的土包子?”战清风这几天里,对当时的画面一直是念念不忘。一直在思考,也终于发现了什么……

“这这并不代表什么……”战玉树道:“或者是他从他师傅那里学到的,也未可知。”

“他师父只是一个地玄!”战清风哼了一声,道:“一个地玄,纵然是本领通天,又能使出几分?玉树,你我在战家这种大家族之中长大,几乎是从牙牙学语,就开始接触这一些,但你自问比墨君夜如何?你自问有那一样比得上他?”

“这有什么稀奇?人家拥有空灵体质!天资自然高一些!”战玉树撇了撇嘴。

“空灵体质虽然是传说中才有的神异体质,但仍只是修炼玄气的天才条件,但却不代表无所不能!就算是万年之前的九幽第一少,从典籍记载之中来看,也绝对不如现在墨君夜这般的多才多艺!”

战清风阴沉沉的道:“但,九幽第一少当时是多大岁数?而墨君夜,却才只有十八岁!他可说已经超出了天才的范畴,根本就是一个全才!”

“这么说……大哥你其实是怀疑他的身份了?”战玉树狐疑的道。

“嘿嘿……这可并不只是我自己在怀疑。”战清风嘿嘿笑道:“整个幻府之中,怀疑这位空灵体质的身份的,相信绝对不在少数。我甚至怀疑有很多人,都已经派人手出去打探了……”

君莫邪听到这里,心中不禁一突,心道,自己昨天的行事,果然还是太过于高调了……一个传说中空灵体质的拥有者,居然是一个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甚至赌斗皆精的全才,当真无法让有心人不怀疑……

但,当时战家兄弟连出毒招,咄咄逼人,自己若是退缩的话,先不说后果颇为严重,根本也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归根到底,还是眼前这两个混蛋惹出来的麻烦……

“前段时间,就曾听说玄玄大陆出现了一位匪夷所思的天才少年!那人迄今为止却也才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却已能够不止一次地挑战三大圣地,纵横整个玄玄大陆,而且,以一己之力,收复了天罚森林,让天罚森林这样一个人间凶地,成为他私人的大本营……更在前几天,自号邪之君主,率领数百圣者、尊者,决战三大圣地!而且,战果居然是完胜!最可怕的是,三大圣地方面的联军几尽全军覆灭!”

战清风眼神中闪着幽幽的寒光,道:“相传,这个就只十七八岁的少年,实力已经超越了三级圣皇!当场击杀遁世仙宫施展禁招的二级圣皇展慕白,其本人最终全身而退毫发未伤……”

战玉树也禁不住嘴唇有些发干,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涩涩的道:“大哥,你说的……莫不是那位君莫邪?”

“是,正是君莫邪!”战清风冷笑道:“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战绩,亘古至今,就只有他一个人!就连当年的九幽第一少,在他这般年纪的时候,只怕也要远远不及!当真是天下一人,这份成就,非但是空前的,我相信也是绝后的,再无来者!”

战玉树沮丧的叹了口气,道:“人家成就再高,也是人家有那样的本事……你此刻说起他做什么?大哥,非是小弟妄自菲薄,你我两人,断断难以与此人相提并论的!”

战玉树虽然自负自己也是天才,但与这位变态到极点的‘邪之君主’一比,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够看,是以连嫉妒的情绪也没有,只余一股失落,才能说出这番心底之言……

“你这话说得乃是事实,自然无可质疑,但你又是否知道,那个邪之君主君莫邪,本身除了玄功深湛,修为惊天之外,还是一个多才多艺之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三教九流五花八门,无所不通,无所不晓!”

战清风眼光闪烁:“就在不久之前……在玄玄大陆著名都市菊花城中,他曾经化名东方大书,当场创作一曲。就是你平常最喜欢听的哪一曲……”

“笑傲江湖之曲!原来此曲就是他作的?!”战玉树摇头晃脑的道。

“而墨君夜……第一次出现,却也是在菊花城!”战清风的心中随着推理,慢慢的形成了一条线。他语调缓慢的道:“玉树……你觉得这位传说中的少年天才、邪之君主,与我们的那位夙敌——拥有空灵体质的墨大天才,有没有相像之处?若有,又应该有几分呢?”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战清风虽然不是愚者,却是也有一得,在如此荒诞不经天马行空的猜测中,居然撞大运一般正确猜到君大少爷的真实身份!

“什么?你是在怀疑他就是那个,不可能吧……”战玉树大惊失色,跳了起来。

“怎么就不可能!我就是在怀疑他的真实身份!”战清风打断了他,狠狠地道:“这位邪之君主,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墨君夜墨大天才!”

“这……这怎么可能?这两者差天共地,太悬殊一点了吧!”战玉树目瞪口呆:“那位邪之君主,相传至少也拥有圣皇层次的修为,甚至可能还要更高呢。墨君夜算个屁呀?……”

“这点差异不足为道,隐藏实力的方法,无论已知、未知的,却尽有太多太多了!至于改变面貌的方法,更是数不胜数!戏法人人会变,只在于各自的巧妙不同而已!”

战清风冷静地道:“我思前想后,再三斟酌,除了这个貌似匪夷所思的解释之外,我实在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上在同一个时间段里面,居然会出现两个天才,天才之中的天才,有如神迹一般的天才!”

“墨君夜……邪之君主……君莫邪……”战玉树嘴里喃喃的念叨着,突然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不错!墨君夜定然就是君莫邪,我怎地从来没有想到?大哥,你试着比较一下这两个名字……”

“墨君夜……君莫邪……墨君夜,君莫邪……墨君夜岂不就是君莫邪这三个字打乱了前后顺序,重新排列而得?”战玉树兴奋地呼叫一声:“难怪这位空灵体质会如此了得,原来就是他!那么之前的种种神异之处,尽可说通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