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到底是谁正中下怀

<爆发第三更!>

“刚才墨兄也曾经说过,那位棋圣前辈在对奕过程中曾经为他出过一副上联,如今,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题目,我们干脆就借用棋圣的这幅上联,与墨兄比试,若是墨兄能够当场对出这个上联,这一场就算我们输了?如此岂非干净利索!”战玉树很是慷慨的道。

“玉树你这主意真是妙极了。”战清风连连点头:“就是如此吧。”

他们兄弟二人一唱一和,别人完全就没有搭腔的,就只有他们俩在自说自话,居然就将第三场的题目定了下来!

包括苗小苗和君莫邪在内,众人都有一种目瞪口呆的感觉:这也太无耻了吧?

无耻能到这种地步,这简直已经不是境界了,而是直接成了领域!

人家刚刚都说了没有对出来,甚至这上联还是人家自己说出来的,此刻你们居然就拿着这幅上联来刁难人家?这也太有才了吧?

“这怎么可以!”苗小苗脸都气红了:“这上联本来就是墨兄刚才说了出来,若是他以这幅上联为题考校你们,倒也还说得过去,如今你们居然反过来以此来与他比试……战玉树,你可还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

“小苗妹妹此言差矣。”战清风微笑着道:“这,本就是棋圣他老人家为墨兄出的题目,我们只是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期许墨兄能够早日对出来而已,此刻以此为题,不过是为墨兄多加三分动力,相信墨兄能够明白我们兄弟的好意……”

“哈哈……这么说,你们居然还是做了一件好事?棋圣花无错又或者是墨兄还应该感谢你们不成吗?真是岂有此理!”苗小苗怒极反笑。

“这个就不必了。感激不感激的,我们也不在乎。只要墨兄对出下联,棋圣他老人家的心愿不就达成,就算我们再输一局,也是没有什么所谓的……”战玉树嘿嘿一笑,有些恬不知耻的说道。

“一个人能够无耻到这你们这种地步,也算是让我开了一次眼界!果然是人至贱,则天下无敌!”苗小苗无限鄙视的道:“幻府战家,从此之后可就真的是名震幻府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就在战玉树说出这个比试方法的时候,君莫邪就几乎要笑出声来。妈的,你们还真实在!我说没有对出来,你还就真信了?

这幅上联,乍一看确实是绝对不假,但咱泱泱中华五千年,人才辈出,就这对联,其实有上联之后,没多久就被对出来了,甚至只要不急于一时,想通关窍所在,也并不是当真难对!你们这俩棒槌!自以为得计的棒槌!

“贤昆仲的无耻程度,可真是已经到了极品的境界。”君莫邪撇撇嘴:“居然用在下所讲述的往事问题再来讨教本天才……二位的急智可真是绝啊,本大天才也不禁要写个服字,当真是口服心服、外带佩服。”

战玉树脸上一红,索性把脸一绷,大是蛮横的道:“第三场,我们就是要比对对联!你只要对出我们的上联,就算你胜了,否则,就是你输了!就是这么简单!听着,咱们出得上联就是:‘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请墨大天才对下联吧!’”

“胡说八道,我刚才已经说过,当日花无错出这幅上联的时候,我没有即时对出下联!如今,你们偏偏用这个来刁难,是何用意?再说了,这幅上联额,什么时候变成了你们的上联?我说你们战家还能再无耻一点不?你们还有没有点世家气度!?”

君莫邪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愤怒的指责。

“怎么,墨大天才胆怯了么?”看着这位空灵体质拥有者一改之前的从容不迫,一脸急切的样子,战玉树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心道,多亏了你给我送来一个好题目,这般的千古绝对,如何能在一时三刻之间对出,尤其还是他本人自承,并未能对出下联,正是刁难人的最佳法门啊……

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别人可不可以难倒你……这次可是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砸得那叫一个瓷实,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我不接受这一局的比试方法!”君莫邪怫然不悦,道:“你们这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

“这么说……墨大天才准备认输了?”战清风阴恻恻的问道。

“笑话!我怎么会认输?我怎么会输?!”君莫邪露出一种色厉内荏的神色,道:“只不过我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

“那你慢慢想,只要你今天想出来就行!我们不着急,省得别人说我们欺负人!时间充裕得很!”战玉树很得意。这对联你之前已经想了好几年还没有对出来,又岂是如今半天功夫就可以对出饿?

双方静场片刻,突然又闻君莫邪道:“不幸,我还是觉得这时太不公平!你们居然用我的题目来为难我,……这是多么滑稽的事情!”君莫邪皱着眉头:“再说了,又没有半点好处,谁跟你们赌啊?这可是额外的!”

“敢问墨大天才又想要什么呢?”战玉树嘿嘿的冷笑起来:“条件随便你开,只要你能对得出来下联!一切,都没问题!”

啥叫色厉内荏,这不就是了,明显是自觉对下联没有希望,要耍赖,说到耍赖,咱可是此道的大行家,必然要不你下台理由尽数堵塞,你说什么我就应什么,反正你肯定对不出下联,纵然应承再多条件又如何!

“当真条件任我开吗?那可太好了,其实我的条件也很简单,相信你们两兄弟都能轻易的完成,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到底是如何控制林清音的,竟能令如此清高的雅士为你们出赛,还有就是了齐万劫,你们有给出了什么好处!若然是我能够对出下联,我要你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将所有过程全部都说出来,不得有半点隐瞒,当然了,前提还是要发下血誓,确保其真确性,发誓条件都不用费事想,照搬前面的就可以了!”

君莫邪嘿嘿一笑,当真给出了一个战家兄弟都能作到,却又注定无法接受的“简单”条件。

君莫邪原本是不想理会这宗事的!

他此行的目的,归根到底就只是为了七彩圣树而已,那怕战家野心再大,也与他毫无关系!战家人才再多,他们也没有能力渗透天罚森林!战家虽然在幻府几乎一手遮天,但在君莫邪眼中,,还没有多少分量!

幻府的内乱,跟他也是毫无关系。甚至于,你幻府乱起来才好呢,越乱越无暇进入到玄玄大陆中搞事!

死光死绝了也没事……

但一步步走到今天,战家一而再再而三毫无廉耻的咄咄逼人,委实让君莫邪感到了心烦!偏偏他现在还不能直接表露实力,再说,就算能表露自身实力,现在战家兄弟的所为,从表面上来说也就只不过是个人行为而已,未必能跟整个战家扯上关系,还没有到让他一气之下满城飘血的程度……

二来呢,其中就不免要体谅苗小苗了。自从见面之后,这个面上罩着面纱的女人,就一直在帮助他,一步步帮他撑腰,今日要不是有她在,只怕连眼前这些所谓的公平、公证都不会有的!

苗小苗一介女儿身,在非亲非故、相交极暂的情况下,不惜抛头露面,尽心尽力地为他做这些事,君莫邪心中岂能没有一点触动?

现在的幻府,乃是苗家当家作主,战家若有争雄的野心,那么第一个针对的目标必然是苗家,惟有推翻苗家,战家才能上位!

君莫邪自觉自己接受了苗小苗的这番帮助,若是对战家的阴谋仍是不闻不问,自己心里也说不过去,大违自己快意恩仇、问心无愧的本心。

不过当下却没有太好的借口,偏巧战玉树来了一个条件任开的说词,自然要顺水推舟一番,这也正是君大少爷装傻扮癫整出眼下这一出的主因。

事实上,君大少爷并没有奢望战家兄弟真的会把那些暗中手段全部说明,君莫邪要的,其实就只是他们“答应”而已,只要赢了这一出,无论战家兄弟是否会把他们的暗中的手段说出来,结果都不会改变。

因为只要结合今天的事情,再由苗小苗回去一说,定然会引起苗家高层对战家的极度关注!彼时,战家的诸般阴谋再想像以前那样无声无息的筹划进行,相信就很有些难度了……

但凡是活了一大把年纪又位高权重的老家伙,谁也不白给,又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这些老头子,每一个可都是在阴谋算计之中打滚才能长大的人物……

所以君莫邪才提出了这个看似跟自己毫无关系,却又跟战家苗家极为重要的条件!

战清风与战玉树两人同时一愣。他为何要的是这个?究竟是他发觉了什么,还是故意刁难想要回避这个题目?

而提这么个条件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莫说你根本对不出下联,就算被你侥幸对出,到时只要我们矢口否认,根本不承认有威逼利诱那两人,你又能奈我何呢?!又或者,其中还隐藏着什么古怪?现在唯一的要害,反而是那个血誓,当真要再发一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