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双簧

<第二更!>

现在的齐万劫,不要再说是与君莫邪继续下棋,相信就算是换幻府之中任何一位棋手来,齐万劫也是必败无疑!

他又垂下头,看着棋盘上黑白错落的棋子,一时间竟自万念俱灰!随手将棋盘一推,深深的低下头去,用一种哽咽的声音道:“我……认输……”

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尽都震惊莫名!

自从棋局一开始,就见到君莫邪压着齐万劫在打,齐万劫始终只得招架之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一直到现在,棋局入了中途,而且双方也都抛出了胜负手!

此着一出,便陷入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之境地!

生死胜败,即将分明!

但齐万劫却就在这时候认输了!

仔细看看棋盘上的局势,确实是黑子占据了相当大的优势,而且占据了全面的攻击,但白棋一直防守,根基极厚,即便求胜渺茫,但若固守下去,仍有以守待攻之余地,未必完全没有翻盘之可能……

不想齐万劫竟在这个时候,就已经算出了一直到终局的所有步骤?

所以才要提前推枰认输?

齐万劫茫然抬起头,眼神中空空洞洞,突然低沉地道:“我委实不是他的对手,其实这一局本就不该开,因为在还未开始之时,我就已经败了!抱着功利之心下棋……乃是棋者大忌!心境不稳,棋局又怎能稳?墨兄委实高明,在下甘拜下风!输得心服口服!”

君莫邪轻轻舒了一口气,这一局胜得可不容易,心力之耗费甚至比大战一场还要来得更大。不过,一切仍可说是在意料之中。

自从君莫邪开始讲那个故事,齐万劫并没有打断他,可以说他从那个时候,结局就已注定了!但他依然凭着深厚的基本功、顽强战略意识挣扎到了中盘!

君莫邪故意说出那副上联,却自己承认对不出下联,正是在齐万劫心中种下心魔!

齐万劫这个人,自从他一出来,君莫邪认清了这个人的本质,就制定了如何对付他的方案!

这个人,好名!而且,虚伪。这样的性格,得失心极重!

说来齐万劫也是天赋异秉,于棋道更是几攀极峰,少年得志,自然难免有些自高自傲,这本就是少年人的通病,无可厚非,却也因造就了他刻下自视绝高,目无余子的个性。

在这个世界上,若说还有一个人能够令齐万劫也要心怀敬意的话,那么,只有花无错这个棋圣一个人而已!

其他人,就算九幽第一少重回人世也未必能令其动容!

因为齐万劫根本就未修玄气……

所以,君莫邪虽然就只是知道一个棋圣的名字,但这并不妨碍他杜撰出一个精彩万分的故事来,用花无错的棋道名声,来压制这个幻府的少年棋王!

这还只是整个计划第一步,一旦成功压制住齐万劫的傲气,让他认识到他和棋圣之间的差距是多大,然后又乘机说出自己曾与棋圣对弈,且实力更是处于同一水平之上……自然再次打击他的自信!

再然后,适时地抛出那对联,更在齐万劫全心全意考虑如何对下联的时候,突然开局!

那时候,齐万劫早已经坐在了棋盘对面,在外人看来倒也不算突然;但对齐万劫本身来说,却是意外到了极点。就像是正在神游太虚,却一下子被人叫了起来……

接着便要投身入激烈的对弈之中,还要应对无数前所未见的奇招妙着……

如此心态,如此状态,焉能不输?更何况就在棋局最激烈的时刻,齐万劫的神经已经如同是绷紧了的弓弦,一触即发的时候,君莫邪突然间又再度提起了对联。

虽然是在自己感叹,但齐万劫却是无比的在乎这个……于是,那随口的一声叹息,就成了压倒齐万劫,让他全盘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一开始见面,君莫邪就开始步步陷阱,一步步让齐万劫走了进去,直到陷入万劫不复的境界!

说来君莫邪的棋力自然决计没有齐万劫预计的那般高明,但君大少爷本身的棋力、围棋知识也起到至关重要的效果,因为正式对局过程中,错非如大少施展超越五千年历史超时代妙招,也是难以令到齐万劫相信,其本身实力当真能与棋圣花无错争一日之长短的!再辅以之后层层设计,却是任何人也尽都防不胜防的!

甚至就算齐万劫侥幸能够抵挡住这份心魔的话,君莫邪也还是有最后杀手锏的……

君大少爷的独门秘招精神操控,可是能够驱使齐万劫这样的没有修练过精神力的普通人想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会有半点悖逆!虽然这个手段比较着痕迹,很容易被玄功高手发现端倪,但取胜仍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局,墨君夜胜!

随着苗小苗如释重负的说出这个结果,所有人一时间尽都陷入沉默不语的静寂之中。第一局第二局,均是战家设计之中胜算最大的两局,但却在对方的强悍之下,尽都败下阵来。

接下来比什么?

有些想要比试文采的人,在听了君莫邪无意中吟出来的那首‘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无题》之后,直接打了退堂鼓!有谁能够有把握做出那样销魂蚀骨千古绝句?

万一出来比试,君莫邪只需要说一句:你只要作一首跟我随口年的那个差不多的,就算你胜……那可就真的坐蜡了,非但是自取其辱,还要无地自容……

苗小苗的眼神笑吟吟的看着君莫邪,此刻她已经不如初时那般的担心了,心中更是越来越觉得这个空灵体质实在是太对自己的胃口了。想到那‘人生长恨水长东’,再想到那‘相见时难别亦难’……然后耳中似乎又响起了那缠绵深情无奈却又洒脱的《葬花吟》……

苗小苗心旌动荡,竟然不能自已……

这一刻,谁也没有注意那位少年棋王已经灰溜溜的离座而去,似乎那位曾经以棋艺震惊了幻府的少年棋王,此刻已经是不值一提了……

眼见的第三场还未比,却已陷入冷场之中,战清风和战玉树兄弟二人彼此对望一眼,心中都有些着急。

将心比心之下,兄弟二人觉得,若是换做自己两人准备与他比试的话,可能也会心头犯憷,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太变态了!

似乎天上地下,就没有他不知道不懂得不精通的,这到底是什么人,你说你拥有万古罕有的空灵体质,怎地不知道珍惜,不好好修行玄功,却要将心力用到这些有的没的外务之上,琴棋俱佳之余,更因半首诗句直接令到无人敢再出赛,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看着下人在哗啦啦地收拾棋盘棋子,战玉树突然灵机一动,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之前久闻玄玄大陆一代棋圣花无错的威名,传说此人一生之中算棋,从来没有算错过!而一生做事,也尽都是条理分明,自律极严!于盛名之下,依然能够如此的,天下实在少见。今日听的墨兄的讲述,对这位当代棋圣更加是崇敬莫名……花无错,果然不愧是花无错,果然不愧是棋圣啊……”

这家伙竟如同深闺怨妇一般,莫名其妙地展开了一阵,十年不知肉味一般在窗头摇头晃脑悲春伤秋抛洒春愁一般,自说自话。

君莫邪并不搭腔,因为他知道,战玉树这般做作,却是在等,在自己搭他的调。但君大少爷却如何肯给他这个机会!就看着你一个人唱独角戏,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是啊,棋圣威震天下,当真不愧是一代高人啊。”无人应答,战玉树自然尴尬,战清风无可奈何,又不知道自己弟弟想要做什么,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与自己弟弟唱起了双簧。

“不错,下一场,本来是要与墨兄比试文才,题目都已经想好了。但小弟现在却又改变了主意。”战玉树满脸笑容,对战清风说道。

别人没人理他,只好兄弟二人继续演对台戏。此刻的两人虽然都是一脸笑容如沐春风,但心中却是尴尬之极。感觉自己兄弟两人就像是戏台上的猴子一般……

“哦?玉树你又改变了什么想法?”稍稍等了一会,还是没人追问;战清风只好自己继续粉墨登场,心中早已经将那些随从们骂的祖宗八代都翻不了身了:这般奴才怎地完全不懂看眼色,回去之后就立即将之一个个的尽数打断腿扔出去!

“是啊,刚才听过了无错棋王的雅事,若我们仍坚持比赛什么诗词,岂不是太过于落俗套吗?再联想到墨兄刚才讲的故事,小弟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战玉树脸皮颇厚,满脸笑容的说道。

“哦?竟有此事?玉树快说说,到底是什么绝妙的好主意?”眼见仍是无人捧场,战清风索性自己进入了状态。他妈的,脸皮厚起来就厚起来吧,谁敢说我?

他们兄弟却不知道,他们的随从小弟们并不真那么没眼色,更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因为君大少要看他们两兄弟的对手戏,所以运用精神操控哗啦一下子全部控制住了!

刻下的他们不要说是说话,只怕连喘气都很困难。只不过人人都是大惑不解:为何我竟然这么没有说话的情绪?

这时刻,哪怕只是简单地说一句‘是啊’,那也能立即就得到战家兄弟的好感啊……可就是开不了口,真是怪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