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一曲肝肠断

<第三更!>

这纯粹就是胡搅蛮缠的搅局,刚才当事人林清音已然正式认输,各位评判也给出了结果,如此开声搅局,却是太过,更要求君莫邪演奏一曲更胜碎心吟的曲子,更是无耻,刚才君大少爷已经说明,此曲本身已达尽善尽美之境,就只演奏者的心境略有问题,才令到白嬖微暇,那声音却要君莫邪另奏一曲更胜一筹的,却是摆明的强人所难!

“胜负分明,你们难道想要胡搅蛮缠吗?”苗小苗柳眉一竖,凤眼含煞,有些怒不可遏!

“他连乐器都没有摸过,怎么能说是胜负分明?”那声音不依不饶。

君莫邪神念早已经锁定了喊话的那人,只见他远远的站在人群之中,将脑袋隐藏在一个人的背后,深深的低着头,只是一味扯着脖子喊叫。

一般这样喊出来的,都是神情很激愤,不过这家伙显然是一副心虚的样子,唯恐别人认出自己。

战清风脸上不动声色,但却是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这个人正是他提前安排的后手,万一墨君夜得胜,无论什么理由,必须找出来,就算是鸡蛋里找骨头,也要将墨君夜的胜局推翻!

君莫邪的神念只是扫了一遍,就已经明白了一切。心中冷笑了起来,心道,你们若是知道本人就是在菊花城弹冠楼弹奏笑傲江湖的那位东方大书的话……恐怕绝不会这样上赶着来给自己送上一个表现的机会,碎心吟确实已经可算是尽善尽美了,但完美之中也是可以分三六九等滴……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也罢,既然有人提出质疑,那么,我就为大家演奏一曲吧。免得有人鸡蛋里挑骨头,一味不依不饶的耍赖!你说我说得对吗,战大公子?”君莫邪似笑非笑地看着战清风。

“那是自然,想要赢得胜利,必须真正具有压倒性的实力!”战清风微微笑着道:“胜负分明,可不能光靠耍耍嘴皮子就可以的。”

“是啊,但说到颠覆胜负之念,也不能光靠嘴皮子。”君莫邪嘿嘿笑道:“更不可能靠着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用一些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人。说话的那位仁兄,既然有胆量说话,何不大方的站出来呢,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追究,无论你说的话是你个人的意愿,还是代表了别人的意愿!”

这句话一出,苗小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以她的实力,自然也已经发现了那个人。而君莫邪与战清风的唇枪舌剑,也让她瞬间想通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自从来到这里,从未见战清风与这人说过任何一句话,看来,这个人必然是战清风实现安排的。没想到此人委实的深谋远虑,思虑之周密竟到了这等地步,未思胜先虑败,竟然提前就安排好了一切。

但也因此,在心中对战清风的防备更甚!那么,之前他的一切作为,之前那些令自己感到温暖的种种行动,岂不全是这人的精心设计?

他苦心造诣地讨好自己,到底是要做什么?或者说……战家要做什么?

在苗小苗的心中,第一次将这问题的高度提升到了战家整个家族的高度,不由得心中警惕大作!

“林兄,小弟原没想到会有今日之会,并无乐器随身,只好借兄台玉箫一用了。”君莫邪微笑颔首。

林清音微笑答应,取出玉箫,极为仔细的在清水中擦了一遍,然后用白绢托着玉箫,为君莫邪送了过来。

这种做法,在幻府之中,却是一位音乐人对自己同行的最大尊敬!

本来以林清音乐坛大家的身份,自有其立场坚持,断断没有可能将从不离身的演奏乐器借予他人,但在林清音的举动上,大家却都能清晰感受到一种氛围。

那就是,墨君夜向林清音借玉箫演奏乐曲,真正应该感到与有荣焉的乃是林清音本人,以及那管玉箫!

君莫邪接箫在手,竟觉手中轻若无物,心下不由得一惊,道:“好箫。”

这管玉箫拿在手中,几乎感觉不到重量。这样的玉质,相信唯有极其罕有的轻灵玉才能做到!

“好箫,也须配好人才行。这管玉箫在我手中,却是有些糟蹋了。现在唯有寄希望于墨兄,希望它能够在墨兄手中,发出不一样的声音吧。”林清音落寞万分地笑了笑,慢慢地退了回去。

“林兄却是太过谦了。”君莫邪淡淡的笑了,看着手中玉箫,轻声道:“我即将吹奏的这首曲子,乃是一位女子写了出来,传世算来已有数百年岁月……或者是天妒红颜,这位绝代红粉,倾国佳人,一生愁眉不展,身体孱弱,未满二十,就已撒手人寰,一代倾世红颜,消泯于尘土,让人不由为之扼腕一叹。不过,由于我们地处偏僻,这首曲子未曾流传,说来我当日也不过是因缘巧合,才有幸学得这一首萧曲;今日便吹奏一番,与诸君共品。”

他这么一说,评委席上不少人都竖直了耳朵。显然,这又是一首众人未曾听过的乐曲。

而且还是一位女子所作!

“这位姑娘固然有倾城容颜,却因为身体孱弱,终年缠绵病榻,极少出门;平常最大的乐事,就只是观庭前花开花谢,看天上云卷云舒……那一日,花园中百花盛开,她足足赏玩一天,心下极是愉悦;打算明日再去!但就在当夜,却起了大风,更降下了小雨,万千正在盛开的鲜花,一夜间尽数凋零……”

君莫邪说到这里,苗小苗不由轻轻地‘啊’了一声。心道若是将这女子换做自己,必然会伤心到极处;尤其这位女子还是常年缠绵病榻,心脉必弱,骤因自然变故而毁去她不多的乐趣,岂不是更加难以承受?

果然,只听君莫邪说道:“……她于晚上听到风声雨声,就已经心下焦急不已,待到次日天刚蒙蒙亮之时,她就披衣起床来到花园,去看她最喜欢的花儿,但摆在她面前的,却是一片惨不忍睹的落红满地……”

“她很伤心,昨天还是万紫千红的鲜花,今日却凋零成这样子,然而伤心之余的她,分外不忍心这些花瓣就此被碾灭在泥尘之中,就将满地花瓣尽数扫了起来,用香囊装住,将它们掩埋……就在她埋葬鲜花的时候,却突然想到了自己,自己何尝不是这般的花样年华,但重病缠身,或者也将不久于人世,那么,今日自己能埋葬鲜花,他日埋葬自己的又是谁?”

“或者是触景伤情,或者是心之所致,这位奇女子即兴做出一首诗,名为《葬花吟》,而今日我所要吹奏的这一曲,就是她亲手所作,配出的箫曲。而那位女子,就在词曲成谱之后三天之内,与世长辞……”

“听墨兄这么一说,小妹当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听一听这一曲《葬花吟》了。”苗小苗满眼神往之色,很感兴趣的道:“不过在墨兄吹奏之前,可不可以先将这首诗写下来?”

“苗姑娘开口要求,自然是可以!”君莫邪很慷慨的道。

苗小苗手一挥,笔墨纸砚送了上来,摆在她自己面前,微笑道:“墨兄只管念诵,这记录职责就有小妹来完成吧。”

“如此甚好。”君莫邪明白她的意思,一会可能还要在书法上比试,暂时还是不要露出底牌为好。

两人就如同唱双簧一般,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的就将这一曲的气氛渲染了起来,那一曲葬花吟还未开始吹奏,居然就已经深入人心、撩拨众人心弦了。

先讲一个动人的故事,勾起人们心中的共鸣,而后再将相关歌词写出来,显于众人之前,最后才来正式吹奏这首曲子,无疑能够让这首曲子的威力达到前所未有的最大限度!

随着苗小苗手中毛笔蘸饱了墨,在君莫邪的轻轻念诵之下,在地球曾经风靡一时的《葬花吟》,几乎男女老幼都能够朗朗上口的红楼梦,在这个异世界,终于绽放出了它独特的光彩!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处诉;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随着君莫邪的念诵、苗小苗的书写,所有人尽都沉浸在了这悲伤哀婉却又是唯美优雅的诗句之中,甚至就连一心针对君莫邪的战清风和战玉树两兄弟,此刻竟也说不出一句搅局的话来。

天下间,竟然当真有如此美丽意境的诗句!而且一字一句,竟是这般的真切,贴近每个人的生活,那份无奈,那份面对生死的洒脱……以鲜花比喻自身的清高孤傲……

世间,原来竟曾经存在过这样一位兰质蕙心的奇女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