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血誓!

“还要在这里砌词狡辩,只要不违背誓言,怕什么誓言恶毒!还有,我的条件真正苛刻吗?我把条件直接摆到了明面上,而你们的条件,却是三次无论在任何时候提出无论是任何条件都不准拒绝的条件,在场都是明眼人,问问大家,谁的条件更苛刻!?刚才你二弟说什么来着,他不是以战家的名誉发誓,若我避战,从此之后飘渺幻府之中,就绝对没有我墨君夜的立足之地!说到霸道,谁更霸道?!”君莫邪继续展开追击。

“我…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我刚才是怕墨兄不肯迎战,而一时口误,战家上有长辈,下有兄长,战玉树又有什么资格,可以代表战家,绝对没有胁迫墨兄的意思,然而,今日的战局早已非关我战家一族,而是关乎整个幻府未来栋梁之材的未来,墨兄纵然刻意避战,也是枉然,何必枉做小人!”战玉树也算醒目,瞬间将焦点转移。

“小人?谁是小人,相信在场各位都早已很清楚了!我只再重申一点,只要你们肯应承我开出的条件,比试马上可以开始,还是那句话,决定权就在你们兄弟手上,我也明白,你们迟迟不肯表态,无非就是你们自知没有足够的分量,倒也算有自知之明……”

君莫邪冷笑一声:“我说你们两个就只是战家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吧,你们还不承认;还在一个劲的跟我鼓吹战家如何如何……如今可倒好,区区一个进入灵药园的资格,两位主要公子居然不敢即时答应……亏你们刚才还在口沫四溅的自我吹嘘!我真怀疑你们之前所做过的所有承诺,到底有几项能兑现!我真是呸了……”

此刻的君大少爷可谓得理不饶人,用一种鄙视到了骨髓的极端眼光,看着这两人,就像是看到了一对打肿了脸也充不成胖子的穷光蛋:“那你们兄弟还要跟我提什么条件?你们配吗?你们可是再向一位亘古罕有的空灵体质拥有者提条件,难道你们就不觉得羞耻吗?妄想占本大天才便宜吗?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真想错了你们的心!我呸哈哈我呸哈哈我呸……”

瞬时一阵骚动,战家兄弟二人面红耳赤,却又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他们提出刁难人家的条件,人家答应了!但相对于对方的条件,他们自己却不敢答应,又或者是不够资格答应,既然本身资格不够……那你们向人家提出比试,还要加诸许多苛刻条件,不是搞笑又是什么,直接就是活生生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格更没品……

对面一座酒楼上,两个老者正自静静地坐在正对面的房间里,房间中央,一炉檀香正缓缓燃烧,青烟袅袅,直直的升起,相比较于对面的喧闹,这里却只有一片谧静!

“这个拥有空灵体质的小家伙,果然不是一般人物。恐怕玉树和清风,在他手下肯定是讨不了任何好处来了……”其中一个老者微微的合着眼睛,轻声说道。

“这些年,他们兄弟行事确实太过顺利了些,自然难免有些自我看得太高,这一次借此机会磨练一下也是好的。”另一个老者盘膝端坐,眼皮也不抬的道。

“但这个条件,依你看来,如何?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先前那老者凝目看着对面墨君夜那张平凡的脸。此刻,这张脸的主人正在对着战家两位后起之秀破口大骂,什么难听说什么,将两人说得满脸紫涨,却无法发作……

“这个条件,其实答应也无妨。”盘膝老者依然没有睁开眼睛:“玉树与清风之所以不敢答应,就是因为此事牵扯太大,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决定,所以才不敢答应。须知权力这东西,是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气魄的!”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个条件答应了也无所谓,正如这个墨君夜所说的,只要最终赢了,发什么誓言又有什么关系,而那小子绝对没有任何胜利希望的!”

那老者淡淡地道:“所以此刻就算发个誓,又如何?等过一会胜负分明的时刻,又有谁还会记得这件事?就算有人记起来,也只会赞佩玉树清风两个人实在是很有胆识……这种条件也敢答应!这对他两人,反而有好处。”

“但若是万一输了呢?”先前那老者忧虑地道:“凡事,皆有可能啊。”

“绝无可能会输的!”盘膝老者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的嘴角一牵,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更何况鲁昂,就算是输了,也只是一次进入灵药园的名额而已,我们战家未必就争取不到!让他进去一次,又有什么?甚至就算他好运得到了圣树的契合,那么,也只是苗家失势而已,这对我们战家,也算是好事。因为苗家也因此去到了那小子的对立面!”

“就算这小子将来会与我们作对,但……在至少三五百年的时间之内,他也不会具有压倒性的实力!若是一旦发现不对劲,我们战家想要清除他,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们刻下最大的目标所在只是幻府,并不是空灵体质!这一节,需要看得清楚。若是连这点破里都没有,那还谈做什么大事?”

“是!您老说的是。”先前那老者与这人年纪看起来差不多,但其态度恭敬异常。完全是一副小辈在长辈面前的样子……

“不过这位空灵体质,却也绝不只是一个修炼天才这么简单!这个人必须加强控制!”那老者说完了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旁边的老者沉思着答应,接着便嘴唇微动,向着战清风传音过去。

“好!这个条件,我们答应了!”对面的战清风立即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腾的站起身来,喝道:“想必还有两个条件,索性一并说出来吧!拖延时间,只会让我看你不起!”

他的心中却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今天老祖宗也在这里……那么,今天可算是泰山笃定了。不过心中也有些懊丧:刚才我的表现看在老祖宗眼中,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对我因此而感到失望?

“好魄力!”君莫邪鼓掌道:“其实第二个条件,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是简单。就是,若是我赢了,你们兄弟二人需要跪在地上向我磕十个响头,叫我十声爷爷!”

“你!”战玉树的眼睛气得一下子发了红:“这算是什么条件?你虽然玄气修为不高,但凭着你的空灵体质,现在也算是幻府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提出这般下作条件?”

“我们答应!”战清风径自打断了战玉树,双目灼灼的看着君莫邪,狠狠地道:“只要你能赢!”这个条件虽然让人更难堪,却非是什么难为之事,自然要答应的!

“痛快!至于第三个条件也简单,我照搬你们的方法,我若赢了,便可以向战家提出任意一个要求,不管是什么要求,你们都必须答应!必须做到!而且这个要求没有限期,等我什么时候想提了,就提!不想提的时候,你们求我也不会提的。”

君莫邪一气呵成,三个条件,说难可说是苛刻到了极处,但若说简单,貌似也很简单。

“这条件不行,你只得孤身一人,牵挂无多,而我们战家却牵扯无数,你若是让我们战家集体自杀,难道也要听你的不成?”战玉树眼珠一转,立即叫了起来。

“你们这么贪生怕死,就算我提出了那要求也没有用啊。”君莫些摇摇头,道:“你看我像是那么蠢的人吗?”

不仅像,而是直接就是!兄弟二人同时心中大骂!

条件已经谈妥,接下来就是寻找公证人;自然,公证人也是现成的。幻府八大世家,这里足足有六家的后人在,再加上苗小苗,七位重量级的见证人就此诞生!

这七个人,任何一个人的修为尽都不俗,尽都达到了至尊或者至尊之上的高深层次;虽然这份修为在真正的强者眼中,未必够看,但以他们的年龄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

再加上他们身后庞大的势力,说是重量级的公证人,毫不为过!

为表示完全公正,苗小苗特意传令,令众人立即寻找各行各业的巅峰大佬前来见证,为了避免在场的这些人都已经被战家买通,苗小苗干脆一次性又多邀请了十个人!

导致这场几乎是纨绔之间的比拼场面盛大的无以复加……竟足足有十七个见证人!而且随便一个也都是可以任人忽视的……

“哼哼哼……”战玉树看着君莫邪,得意的哼了几声。

“嘿嘿嘿……”君莫邪看着展家兄弟,也是阴笑了两声。

双方尽都自觉胜券在握,自是暗暗得意。

大厅中人人都是精神一震:好戏,终于要开锣了!

接着,便有人去取来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双方因比赛而牵扯到条件尽都由苗小苗执笔,刷刷刷笔走龙蛇,瞬间跃然纸上。战玉树和战清风可谓已经迫不及待了,立即发了一个又毒又辣的誓言,咬破手指,写下血书,摁下了血手印。

随着这位空灵体质的墨大公子也如法炮制,大厅之中那血淋淋的血书,顿时为这一场比拼增加了几分阴森恐怖和剑拔弩张的气氛!

现在是凌晨一点,我继续加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