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阴谋与条件

<爆发第四更!>

只可惜,如此周密的布局却注定了失败的命运,因为战家偏偏就遇上了君莫邪这个冒名顶替的假货!而且这个假货还拥有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战家苦心准备的绝妙计划,就像是一道本应汹涌奔腾势不可挡的激流,却突然撞到了当今世上最高的天柱山上……

注定了悲剧!

这可真是应了一句老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君莫邪越来越是感到老祖宗的话实在是太他妈的有道理了,这世界上的事情也真是太他妈的奇妙和可笑了……

“真的只比试一遍就行?就这么简单?”君莫邪不动声色地问道。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战玉树露出一个自以为很阳光的笑容,微笑道:“其实不是什么大事,那就是……既然有比试,那么,当然是要有赌注的!而这份赌注,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

“赌注?你们跟我比试居然还有条件??”君莫邪问道。

“自然是有条件的,若是没有好处,我们浪费上如此浩大的人力物力,岂不是白忙一场?没有相当的赌注,也对不起墨大天才你‘传说’的身份不是!”

战玉树脸色一整,用一种郑重认真的态度,沉缓的道:“条件也很简单,无论你在哪一项上,只要是输了,那你从今以后一生之中再也不许染指这一行的任何资源!无论是职位,还是物质……等等等……”

“比如说,你在画艺上输了,中此一生,你终生不得再提绘画两字。其他方面,也是如此!”

战玉树笑了笑,道:“除此之外,你还要承诺答应我们三个条件!三个无论是什么要求从无论在什么情形之下你都不可以拒绝的条件!其中包括,任何事情!”

“若是你没有异议的话,我们可以即时订立一份合约,上面有各自的亲笔签名,血书手印,并以祖宗灵魂实名起誓,终生不得背叛誓言!”

战玉树的脸色变色森冷:“当然,若是墨大天才你没有胆量的话,尽管离开,比试就此作罢。不过,我要郑重重申一点,若是这一次比试顺利完成,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们也都是不会为难于你!但若是你就此狼狈逃走,我战玉树能以战家的名誉发誓,从此之后飘渺幻府之中,绝对没有你墨君夜的立足之地!”

“纵然你是空灵体质的拥有者,结果也是一样!”战玉树嘿嘿笑着:“那时候,你只有两条道路。第一,在幻府之中不明不白的变成废人或者直接殒命,化作飞灰!第二,你继续回到外界去要饭!恢复你原本的乞丐身份!你也不傻,我们战家的实力,你纵然没见过也应该听说过!该当如何选择,你自己考虑吧!”

“战玉树!你当真是太卑鄙!”苗小苗心中大急!这样的条件,岂止是毁了墨君夜?简直是还要在墨君夜身上绑上三道永世也解不下来的枷锁!

这个条件一旦定立,一旦墨君夜输了,几乎就等于是变成了战家的家奴!

你可千万千万!不能答应啊!

战家这两兄弟,实在是太阴险了!

君莫邪却是心中暗笑,老子才不怕你提条件,就怕你不提条件!果然,到现在终于是露出了他们的狐狸尾巴!

战家,布局之深,当真可谓是深谋远虑,不仅打着苗家的主意,打着苗小苗的主意,打着灵药园的主意,打着幻府府主职位的主意;打着今日在场的这些少年所在家族的主意,打着今日参与比试的这些寒门弟子的主意……居然还要打着墨君夜,这个未来幻府第一高手的主意!

真正太牛了吧!

至于那些不得什么不得什么的条件,根本完全就是战家的障眼法。因为一位空灵体质,最主要的目标仍是玄气修炼层次!什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对他而言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是允许他去参与,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兴趣!

那只是收揽人心的手段,聊胜于无而已!

真正的条件,就是那三个无论在任何时候提出无论是任何条件都不准拒绝的条件!这才是真正的戏肉之所在!

而且,这三个条件,战家绝对不会现在就提出来,而是长线投资。等到这位空灵体质的修为到达了相当的层次之后,显露出了属于绝世高手的风范潜力,但却还没有真正登上巅峰的时刻,那个时候才会提出来!

提得早了,担心修为不到,未必能发挥出应有的能力;提得晚了,则已经是超越了一切的绝世高手,完全可以无视战家的存在……那时候就算是有血书,也无济于事:直接将战家杀光了灭口就是了。在这个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世界,这种事太寻常了!

唯有在那一个不高不低的关键时刻,才是最合适的,也比较容易控制的……

君莫邪将自己放在战家的位置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不由得为之毛骨悚然:若是自己,第一个条件,就是要这位已经成为巅峰存在的空灵体质击杀一位幻府的重要人物,引起幻府骚乱,甚至恐慌。而后的第二件事,就是击杀府主,第三步,估计就是加盟战家了……

这三步棋,可谓一步紧似一步,环环相扣。先杀一位平常就不和睦的重要人物,自然是双方合作愉快。但也因此让战家在抓住一个把柄;到了第二步自然就不得不做了!若然做了第二步之后,那就再也没有回头路,除了加盟战家之外,整个飘渺幻府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再然后,就算墨君夜日后成为无敌的存在,也是断断不能向战家反噬的了……

如此一来,战家不仅能收获一位未来可能性极大的天下第一高手,更能将整个飘渺幻府牢牢地掌握在手里,千秋万世的传承下去……

“卑鄙?这不过是赌局中附带的赌注、条件而已。选择权可是在墨兄,墨兄可以选择答应,自然也可以不答应。决定权并不在我的手上,我那里有什么卑鄙之处?有赌未为输啊!没准天纵之才的墨大天才就赢了呢,你没听墨兄说自己是一个传说吗?!”

战玉树如沐春风的微笑了一下,道:“小苗妹妹,做事手段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关键看的是……结果如何!世人眼中所谓的卑鄙的手段,也未尝不能做光明正大之事;而一些正大光明的手段,也往往会是一些卑鄙目的的障眼法……至于此中奥秘,除非当事人,其他人也是无法猜测的……”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战清风再度微微咳嗽了一声,显然是暗示他不要对苗小苗说得太多、太露骨……

“哼,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你的目的吗?战玉树,你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一位整个幻府前辈都十分看重的空灵体质,难道你们战家就不怕引起众怒吗?到时候,你们战家能承担得起所有前辈的怒火吗?”苗小苗看着战玉树,一向平静的眼中,竟然已经罕见的满是愤怒!

“我们战家一心为了幻府,就算是定立这次赌约,出发点也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一点,我可以对天发誓……再说了,小苗妹妹,这场比试就只是我们小辈之间的一个赌局而已,先前你不也同样参加了一次这样的赌局吗?难道你以为,你参加的赌局,赌注就能小得了多少吗?”战玉树哼了哼,似笑非笑地说道。

苗小苗为之气结,刚要说话,却见君莫邪一脸沉思的抬起头来,纳闷的说道:“战二公子,你说的我都听明白了,可是,可是你这个条件……貌似太不公平了吧?自始至终,只有我败了如何,允许你们提条件!那你为何不说一说,我若是胜了……又当如何?难道,只准你们赢了提条件,而我就活该白忙活一场吗?”

“赌要赌公道,墨兄若是能够最终获胜,自然也是可以提条件的。”战玉树的样子分明就像是在说笑话。在一边的众人,也不由得都是哈哈一乐。

这个墨君夜还真是太好笑了,同时面对这么多各行各业的顶尖人才,他居然还打算要全部胜利?实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自然是要提条件的!”君莫邪一脸认真的说道:“而且条件我也已经想好了。既然你们的条件如此的苛刻,那么,我的条件也不能轻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哦?你有什么条件,大可说说看。”战玉树挤出一丝笑容,满心不爽的问道。这个乡巴佬,简直不知死活!

“墨兄,你可要小心;这战家两兄弟食言而肥,可不是第一次了。”苗小苗看着他有答应的意思,不由大急,顾不得矜持,也顾不得会彻底得罪战清风和战玉树,干脆扬声说了起来。

“苗小苗!”好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的战清风严厉的叫了一声:“你这话什么意思?”

“怎么,难道许你做得,我却说不得吗?”苗小苗毫不示弱,眼神同样如同两道冷电,直射了过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