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食言而肥

<今日第一更!>

但却这要基于墨君夜真正修为平平为前提的,战清风那里知道君大少爷目前的修为早就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更丝毫也没有把他们这些青年才俊设使下的“龙潭虎穴”放在眼内,摆在心上,这一变故自然要超出战清风的预计的!

因为任谁也想不到,看起来实力十分“垃圾”玄功初学者,骨子里其实一超级超级大高手!

“这还有什么不可理解的,战大哥,您考虑问题,总是从理性的角度去判断分析,而这一次,显然就是这位墨君夜别出心裁了。哈哈……”另一个黑衣少年突然笑了起来。

“别出心裁?此话怎讲?”众人一起发问。

“我猜想,我们这位空灵体质的天才,由于自身底子太垃圾了,恐怕到现在还根本就不知道所谓心魔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害怕心魔反噬?”

黑衣少年挤挤眼睛,道:“心魔,乃是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伴随着自身实力的强大,才会随之出现的一种障碍!而他现在的玄气水准……”

他皱了皱眉头,做出一副苦思不解的样子,侧着耳朵纳闷的道:“不知他到底是金玄?还是银玄?……又或者是七品八品九品?”

他刚说完,直接自己捧着肚子笑了起来。

众人一阵狂笑,皆是乐不可支,显然大表赞同。

“不对,绝对不是如此!”战清风抬起头,苦苦思索,道:“就算他真正不懂,曹圣皇又怎会不知?以他老人家的修为,在授徒的第一课就会告知自己衣钵传人有关心魔的所有事情!再说了,这里可还有他的两个同伴,他说不到,性命只在我等动念之间,他却说不来就不来了……这件事,殊不可解,其中必另有缘故!”

“至于缘故什么的,我却没有兴趣猜测。不过,战大公子,我们之前订立的那个赌约,却是时候了结了吧!”苗小苗冷冷地道。

她现在也不知怎的,看着眼前这些个幻府青年才俊,突然间心中感到很是厌恶,有一个算一个,并无人例外!甚至越来越感觉,这些人怎地一个个尽都是如此浅薄?跟墨君夜一比,完全就是一个天上,无数地下。

“赌局?”战清风正在思索中,突然听见她说话,不由得愣了一下才抬起头。

“不错!当初我们订立赌约的内容乃是,你们折辱他不会成功!如今,他既然没有来这里,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结果就是没有来,也就意味着你们失败了;既然如此,那自然该是我胜了,大抵是这个道理吧!”苗小苗嘴角噙着一丝笑容,淡淡地道。

“小苗妹妹这句话却是趣味了,赌局到现在貌似还未正式开始呢,怎地就说是你胜了?”战清风还未说话,一边的战玉树已经冷笑着开口:“再说,今日乃是墨君夜单方面爽约,又不是我们耍赖,小苗妹妹现在说胜,只怕还言之过早吧。”

“爽约?”苗小苗冷笑一声:“我却不知二公子口中的‘爽约’二字到底是从何说起的?你们之中有什么人与他事前约定的?貌似你们根本连面都没有见过吧,何谈什么约会?今日之事,说到底不外是你们一厢情愿地在这里摆开阵势,如今对方没有来,居然成了爽约?天底下竟有这道理吗?”

苗小苗不屑的看着战玉树:“战玉树,这等一厢情愿的事情,你竟能做得这般的熟手。不会是时常都是如此行事吧?!”

战玉树面红耳赤,大声道:“不管如何,只凭一场根本还没有展开的较量,就要判定那珍贵名额赌局的胜负,实在是太过于儿戏了!我们并无耍赖之意,但总要等到比试之后吧?如此才算公允吧!”

苗小苗清脆的冷笑起来:“那我要请问一句,战二公子所说的‘比试之后’具体什么时候?战玉树,你这话说得当真是可笑;现在对方既然直到此刻仍旧没有前来,你们想要折辱他的机会已经错失了,就算你们不想放弃,仍要与他比试,却势必需要另找机会;而这个机会,或者就在明天,后天,也或者,在下个月,若是不凑巧,说是明年……也不是什么不可以。但我与你大哥订立赌约的赌注,进入灵药园的名额,却就在五天之后就要确定!战玉树,你难道是想要在这赌局之中决定下一个一百年的名额吗?”

战玉树满脸通红,却是呐呐说不出话来。

战清风笑了笑,为弟弟解围,道:“小苗妹妹,赌局固然重要,为兄也不会耍赖,但就这样判定胜负的话,难道你不觉得有些不公道吗?”

苗小苗突然间怔住,看着面前的战清风挂着温厚笑容的脸,竟突然觉得心底有些发寒。

“所谓赌局,自然须得有胜负判定的基本原则。但此刻双方并未开战,你就要来取那最终战果……呵呵,小苗妹妹,为兄虽然素来大方,却也还未大方到这个地步呀。”战清风苦笑一声,说道。

苗小苗突然觉得愤怒了起来!

没想到,连这个都被墨君夜说中了。

她这一次来,本意却是为了取消赌局而来,对这个名额,等于是已经不抱从赌局之中获取的希望,心中虽然不免有些遗憾,但却也有些隐隐的欣慰。

之所以提起赌局,也只不过是提起话头而已,然后借顾客套几句,主动提出解除,让战家欠下自己一个大人情……就算是不欠自己人情,那也就只等于开了一个玩笑……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对方竟然已经开始了抵赖!

以战清风这位飘渺幻府第一公子的身份,居然会借助诡辩而耍赖!而且,还能耍得如此理直气壮,从他的眼中,甚至看不到一点点的惭愧!

一片清明,一片光明正大!

他居然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

难道,说出口的话,竟也是可以收回去?自食其言,居然还能这般的振振有词!

苗小苗的心中瞬时失望了起来,她不由得想起了那位墨君夜在自己临行之前就告诫自己的那一句话:“所谓愿赌服输、输赢天定,都是表面上的漂亮话而已。其实胜负关键尽都是建立在对方极度强势又或者是拥有绝对优势的基础上,惟有如此,另一方才会在赌局胜负明朗之时服输认账;但,若是其中牵扯到的利益关系足以影响到某些重大因素,就算对局双方背信弃义也非是不能,所以在下奉劝苗姑娘还要不要将这次赌局看得太重要了,这红尘之事,往往尽都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人生之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若是过于介怀,却是不美了……”

貌似自己当时就只是敷衍的笑了一下,便匆匆离去。在苗小苗想来,这位墨公子文采确实不俗,但在自己面前如此说法,骨子里却旨在诋毁战清风,这人品就未免有些不堪了……不由得对他看低了几分,更很有些失望的意思,毕竟一个心胸狭窄之人,纵然才华绝世,也是不足以倾心论交的。

但以此刻的情形看来,那句话竟是何其的有道理!

时移事易,当时貌似诋毁的说词,刻下竟是极尽先见之明!

刻下,局势可谓已经明朗化,但那战清风却仍旧不肯承认失利,那么,相信就算墨君夜真正能将他们所有人都尽数击败,只怕也仍会不认账的!正如墨公子所言,在相当的利益面前,所谓的道义,承诺,还不如一张纸!

更何况是灵药园这等关系到家族千百年兴盛保障的名额,这等绝对的利益所在!

但现在的问题却是,战清风输了,他可以选择抵赖,自己无可奈何;但若是自己最终败了,他们却是会紧咬不放,绝对会利用一切可以动用的、不可以动用的手段逼迫自己就范!自己一介姑娘家,就单论这名声问题就已经跟他们纠缠不起了。

苗小苗甚至已经可以预见到,对方若然当真得势,势必会借此逼迫自己嫁给战玉树……他们既然能做出这等事来,那么,在其他事情上还能对他们抱有什么幻想?

苗小苗淡淡的笑了起来,不知怎地,在这一刻,她的心中竟然并没有升起多少愤怒的情绪,但却浮起了墨君夜那平凡无奇的脸庞,心中暗暗道:你是对的。我误会了你,是我眼光不到!

墨君夜对这些事情洞若观火,更不惜交浅言深的向自己提出忠告,自己却误会了他……苗小苗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落……难怪当时墨公子说话是有些欲言又止,他自然是想到了我的反应。但衡量再三之后,还是说了出来……

若不是有那一言提醒,让自己心里多少有了准备,恐怕自己现在就要勃然大怒了吧?

“战大公子果然是足智多谋,思虑周详,不管是前进一步,还是后退一步,都能如此的进退自如,之前的所谓赌约却是小妹太过于天真了,呵呵……”

苗小苗平静地道:“既然如此,刻下还有必要说什么赌约吗?面对战公子这样的人,小妹可是不敢造次了,不如就此作罢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