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人生长恨水长东

为了君邪能够活下去,得到最好的医疗待遇,老头义无返顾地将他送进了医院,然后理所当然地被调查,再然后,自然是被关进了监狱……

君邪可以用那个谎言打掩护,老头却不行。老头身上的遍体旧伤和那种他独有的森冷气质,实在太有问题了,无形中就暴露了他的真正身份……

老头子几经波折越狱归来之后,却始终一字也没有提起。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训练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不合格的时候老头也还是会小王八蛋小杂种的暴怒狂骂,甚至大打出手!

但君邪却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个老头,才是自己真正可以依靠的人!

男人,有些话是不需要说的!因为那些事,只需要做!

苗小苗有意无意之中的一句闲话,却勾起了君莫邪心底深处的久远回忆,也是他平生只要一想起,就会觉得温暖的唯一往事!

陷入君莫邪静静地坐着,眼中射出淡淡的却恒久的思念,脸上挂着悠然的笑意,眼神绵远,如梦如幻,似乎在这一瞬间,他进入了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之中……

苗小苗清澈的眼神静静地注视着君大少爷,眼光慢慢的变得和煦。良久,没有出声打扰,任由君莫邪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半晌……君莫邪一抬头,眼神从散乱重归凝聚,冲着苗小苗笑了一下,淡淡道:“刚才无意中忆起些许旧事,大是失态,让姑娘见笑了……”

“真情流露,正是赤子胸怀,如公子一般的真性情,哪里有失态,想必是公子想起了一些值得想起的事情吧?”苗小苗的面纱之上的眼波有些温柔,轻轻的问道。

君莫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是啊……人生,总有些事情是永远也忘不了,因为那些事情值得去记忆……但往往就是这些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想起来的时候,却才总是让人心里难受,却又永远都不愿意忘记……”

苗小苗静静地听着,良久不语,终于笑了笑,轻声道:“但……心中有这么一个或者几个人,有这么一件或者几件事……也是幸福的,最可悲的是……若是这一生连一个这样的人、一件这样的事也碰不到,那才是最可怜的……”

“这话说的极是!”君莫邪笑了笑,问道:“敢问苗姑娘是否也有着相同的感触吗?是否也有一些值得想起或者值得记忆的往事?或者是……人?”

苗小苗的目光静静地看在她脸上,良久,才慢慢的从他脸上移开,静静地看着窗外虚空的某一点,沉静了好一会之后,才涩涩的道:“没……有。”

“有趣有趣。姑娘这么说,倒是真让在下捉摸不定了。先说没再说有到底是没还是有还是没有?哈哈……”君莫邪哈哈大笑。

苗小苗的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扭转头看看他,又将脸转了回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呵呵……”

君莫邪一词吟罢自嘲地笑了笑,道:“姑娘家喜欢的,应该是这一类悲春伤秋的婉约,象我刚才即兴胡乱应付那首词,无疑有些沉重了。姑娘大可不必在意。”

苗小苗眉梢轻轻一挑,身躯颤动了一下,有心想要反驳两句,我苗小苗并不是一般女子,一般女子喜欢的春愁秋思,我未必喜欢。

‘词好词劣我自会分辨,之前的那首词气魄宏大,居然还要自谦为即兴胡乱应付,却是太过了,难道不知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了吗……

然而再听到君莫邪再吟的第二阕词之后,慢慢地在心里回想了一遍,竟然没有勇气说出自己思量反驳的言辞……

这首词……委实是太……惆怅了……

就只是在心中斟酌一番,便已经觉得个中意境是如何的无奈哀愁,是如何的飘渺难以捉摸,却又如一片轻雾,围绕在心头,遮住了眼睛,遮住了整片天地……一片朦朦胧胧,让人如醉如痴如梦如幻却又肝肠寸断……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苗小苗轻轻坐着,一双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眼神中,一片朦胧如雾。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唉……”苗小苗闭了闭眼睛,心中酸涩无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会这样的难受,难道只是这短短的一首诗,竟然道尽了人生最难言的无奈,更勾起了自己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隐匿情绪?

自己岂非就像是一朵正在盛开的明艳鲜花,但身处在这红尘三千丈的俗世之中,日月如梭岁月如流,更有无数登徒子在暗中窥视筹谋,虎视眈眈,甚至于自己的家族也不曾真正为自己的幸福做过打算,自己纵然天赋异秉,却也不外是更大的利益交换道具……

世人皆知我位高权重,幻府府主之女,受尽了宠爱,应该是如何的逍遥快活,但真正的世家的悲哀,却又有谁知晓?

这可真是……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啊……在如斯的恶劣环境下,这朵鲜花的寿命,又能有几何?一旦花落容颜枯,那便真正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了……

这个墨君夜,难道竟是在故意惹我落泪么?可我听了他的话之后,为何眼角会湿湿的,鼻头酸酸的,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呢,竟会失控至此?

我目前已达至尊之上的境界,只差半步,就能臻至尊者层次了,更有玲珑莲和七彩圣果的功效,心神稳定,万事不萦于心。早已经能够自由掌握控制自身的情绪了,可我现在为何会如此的失控呢?

苗小苗低着眉毛,眼睫毛微微的、慌乱的眨动着,只觉心下纷乱如麻。根本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刻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完全的说不出缘由,道不明因果,只是莫名地觉得难受……

“两位小姐,如今天色已然不早,若是二位没有别的见教了,在下就要告辞了。”君莫邪何等机灵,眼见今日之收获已然足够,自要见好就收,不欲再继续卖弄。一摆屁股就要走路。若是连绵不绝的卖弄下去……那可就不值钱了……

“且慢,墨兄请慢。”苗小苗眼神瞬时恢复了平静,但一边的小豆芽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在奋笔疾书,将君大少刚才念得两首‘词’尽都一字不差的记录了下来。

君莫邪斜斜的看了一眼,却见这小萝莉白嫩嫩的小手抓着笔管,运笔如飞,居然是一手漂亮的小楷,写得甚是整齐,颇有几分火候的样子。

“苗姑娘可是还有什么事要赐教吗??”君莫邪站定,看着苗小苗。他早知道这小妞找他绝对不是为了什么‘结识’一下,必然有后续内容,但对方不肯首先说明,他自然不问,若是自己主动问话,非之是落了下乘,更将陷入被动之中……

那样可是明摆着让人敲竹杠的事情,君莫邪怎么会做?

苗小苗眼中神色闪了几闪,最后一凝,恢复了之前的清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抬起头看着他道:“墨兄莫怪小苗交浅言深,敢问墨兄是否有得罪了什么人?又可否知道,你得罪了多少人?”

“得罪了什么人?我初来乍到的,人地两疏,能得罪什么人?”君莫邪挠了挠头,被这一句话弄得有些摸不到头脑,道:“若一定说我有得罪什么人,就只有顾公子了,今天不是将顾飞羽公子得罪了吗?顺带还得罪整个顾家,得罪的够大的了……”

“小妹说的不是顾飞羽的事,而是你到这里来之前!”苗小苗道。

“那……没有!绝对没有!在下素来不喜惹事,等没有惹事的本钱,那里会招惹什么人!”君莫邪肯定的摇摇头,他本想说那些城之管,但转念一想,那帮家伙实在不算什么高级货色,怎么值得引起苗小苗的注意?

但除此之外,自己貌似是真的什么人也没有得罪啊。

“原来墨兄竟真的不知!?”苗小苗疑问的眼神看着他,看了半天才终于确定,看来这家伙居然是真的不知道那件事,不由得苦笑不得,缓缓道:“墨兄今日出了幻府内城的一瞬间,这个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各个家族!”

“哦?”君莫邪挑了挑眉毛。

苗小苗这句话,可谓是一个提醒。君莫邪自然是一点即透:曹国风那里,有人对外面暗通消息!否则,决计不至于‘传遍了各个家族’!

“嗯,于是便有多位公子同时行动,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尽都来到了心幻城中。”苗小苗抿了抿嘴,微微一笑。

怪不得啊,今天一出来就“凑巧”地遇到了两大不能惹,原来如此。我说我的运气不会是这么好的,原来这一切都有人在推动操纵摆布这一切……君莫邪牙疼似地抽了一口气。

“墨兄想必也不知道。原本幻府之中,拟定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从所有青年才俊之中,选拔出数位出类拔萃的人选,送交内府,专门培养,作为幻府下一代的领军之人。也就是说,现在的幻府,正在为未来做准备!而墨兄你的到来,你的空灵体质,彻底打乱了这一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