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何人云端起舞?!

小豆芽咯咯一笑,道:“墨公子此言却是说错了;我家小姐的青春年华,可不止短短十数载而已。我家小姐同时服用了玲珑莲和七彩圣果,绝代容颜至少可保留五百年而不减呢。”

“小豆芽住口。”苗小苗低声喝止,转而向君莫邪歉然道:“小豆芽尚年幼,却还不懂得这些愁思,请公子不要介怀。”

“天真烂漫,正是人生最好时节,我羡慕喜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介怀?若是嫉妒,或者有那么一分半分!”君莫邪洒脱的一笑,更顺势调侃一句。

“公子能出此无忌之语,可见公子的赤子之心,小苗敢问公子,公子上次尽情一笑,却又是在何时?”苗小苗反问一句。

“上一次笑?……貌似就在昨天吧!如果今日之前的那些不算的话!”君莫邪微微的笑了,道:“我时常告诫自己,这个天下已经是如此,我还能够呼吸,还能够活着,已经是莫大的幸事,这就值得大笑!所以,我每一天都会大笑。不止如此,我还尝试让身边的人跟着我一起笑……”

君莫邪含笑看着她:“每天笑一笑,不知道能少掉多少的烦恼!不管是真的假的,我就当它是真的!”

“公子真是豁达。小苗羡慕不已,嫉妒不已!”苗小苗清亮的眸子当中流露出由衷的神往之色,但一闪即逝,再度恢复平静,和声道:“公子如今来到了幻府,想来也已经知道了空灵体质对我幻府的重要性,不知道对自己的今后,有何打算?”

说着,她慢慢抬起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君莫邪的眼睛,道:“只知公子资质了得,今日又见公子心思机敏,处事果决;但不知公子文采又如何?”

“那……你希望我是文采出众?还是希望我根本就是草包一个?”君莫邪微微一笑。

“公子说笑了。”苗小苗脸上微微的红了红,眸中掠过一丝羞意,道:“公子可否将平生志愿,吟诗一首?让小女子品鉴一下如何?”

君莫邪暗道厉害。若是平白说出,谎言那是随口即来,但若是以诗咏志,不仅难度大了许多,而且所写出来的,必然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因为,诗乃心声,在如此仓促之间,相信任谁也无法将不属于自己的心情伪作成诗念出来!

这个丫头的要求一来乃是考验自己文采,二来,却是要看自己的真实想法。因怕自己随口撒谎,才出了这么个刁难人的法子。

自己本已经空灵体质,机智超群,行事果决,下手狠辣,这些,想必就是这丫头现在对自己的印象。但若光是这些,还可依据性格弱点布置相应策略,怕就怕的是……这样的人若是再有相当文化,那就更可怕了……

既然如此,不妨好好地震震你!

君莫邪沉吟了片刻,剑眉一轩,曼声吟道:“顺天未必存,逆天合该笑,何人如我,剑指人间波涛?……”

他吟到这里,停了一停,才道:“日月入我胸怀,看我独领风骚!

青锋随手出鞘,问谁人、敢与我漫步云霄?

一剑豪情千古,狂风漫卷黄沙,血雨腥风、人不倒;

一剑问鼎天下,千古霸业论英雄,挺身问剑,这一生,不弯腰!

何人云端起舞,让我望穿天涯,柔肠百折,心中风雪潇潇;

曲终人散,一剑怒冲九霄。

古今同一笑,天地任逍遥!后世来者,莫与我比高!”

语声铿锵,如同战阵杀伐一般,犹如出征之时的壮行酒,厮杀之前的将军令!

可一刻明明只是听一听,却已经感到热血沸腾,感慨万千。

君莫邪念完,在看这主仆二人,居然已经双双呆住了。

苗小苗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是文武两佳,而且才智高绝,这样优秀的少年郎,休要说在幻府,就算是连外面的大千世界算上,又能有几人?

有几人,能在踱一步的光景,就做出这样一首豪情万状的长短句?不说资质,不说胆略,不说机敏,不说潜力……单单就是这份超卓文采,已经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不过,这口气……却似忒狂了一些。

“何人云端起舞,让我望穿天涯,柔肠百折,心中风雪潇潇……”苗小苗喃喃的念诵着,她的记性甚好,君莫邪就只是念了一遍,她这边却已经全部记住了,但此刻反复念叨的,却是这一句稍稍有一些侠骨柔肠意味的那一句。

苗小苗越念,越是觉得这一句其中蕴含的黯然销魂之意,竟然是让人想一想都要心中酸痛不已……

何人云端起舞,让我望穿天涯,柔肠百折,心中风雪潇潇……

伊人在云端起舞,自己却在地下,望穿秋水不能见,柔肠百折全是苦,心中风雪一片,全是冰凉落寞……

良久,苗小苗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低眉一笑,道:“墨兄出口成章,当真是好文采啊……小妹自愧不如!”

君莫邪哈哈一笑,道:“不过是雕虫小技,如何能登大雅之堂。寥寥数句歪词勉强入得姑娘法眼,世间侥幸之事,莫过于此,也多亏了当年在山里,跟着一个老头学过几年文字,否则,苗姑娘这一次可就真让我出丑了……”

君大少爷这次说的却是真心话,概因为他的文学功底,全是跟着前世那位杀手师傅学的……一直到现在,一想到那老头,君莫邪还觉得自己屁股有些抽搐着疼痛……

至于这首词,却是君大少记忆之中一位前人所作,究竟是属于谁,却又忘记了名字。之所以记得,却是因为君莫邪很喜欢这一首词之中的豪迈,所以就用心记了下来,没想到用在了这里。

此时稍加变换,只改动了数个句子,念了出来,果然收到了一鸣惊人的效果!

此刻,一边的小豆芽看着君莫邪的眼光,已经完全变成了崇拜,甚至要膜拜了!太帅了!太厉害了!太有才了!若是我能嫁一个这样的夫婿……哎呀呀,我在想什么啊羞死人啦恩哼……

“墨兄委实太谦了。”苗小苗展眉一笑,道:“当初教导公子习文识字的,定然是一位当世饱学之士,一代大儒!而且剑胆琴心,柔肠侠骨,风骨铮铮……这样的人物,真是让人想一想都要心折……”

苗小苗不好意思当面称赞君莫邪,那样好似会有别的用意……容易被人想多,于是改为称赞君莫邪的师傅。

君莫邪怔住,半点都没有做作,真实的怔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居然还会有人这么推崇那个老杀胚!那可是一个实打实的刽子手,典型的屠夫来着!心肠都能冷的结冰,狠得能够让人看见他就吓死过去……

居然成了一位……饱学之士?一代大儒?而且剑胆琴心侠骨柔肠风骨铮铮……

我真是靠了!这些词形容本公子还算恰如其分!怎地能形容那个老杀胚,简直是糟践了这些字啊……

不过,这么多年没见那个老东西,心下当真有些想念……

想着想着,陷入凝思之中的君莫邪眼前似乎突然出现了一对刀锋也似的眼睛,闪着森冷的杀机,削薄的嘴唇,瘦削的脸庞,一身萧瑟地看着自己:“兔崽子!又想偷懒吗!看老子不修理你小子!”

随着这声喝,似乎又有一股极之熟悉的冷风嗖地飞了过来……

君大少突兀地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中自己的眼眶已经有些湿了……

那久违的……唯一的……严厉却又不乏温情的……老头,若是你在那边突然听到我被炸得尸骨无存的消息,不知道你会不会流泪呢?……

记得自己往昔初次受伤的时候,那次是被枪打中了肩膀,往下穿透,伤了肺叶,可算伤得极重了;而在那之前,自己一直都怨恨老头的,因为他总是非打即骂!哪怕是一个饮酒时的动作做错了,也会招来一顿猛揍,品酒品错了一个月份,也会引来狂风骤雨的对待……

那时候的君邪,真正当做老头是他这一生最大的仇人!切齿痛恨!心底更是发下无数的誓言,只要自己有了足够的能力,又或者是有了合适的机会,一定要还以颜色,把那个老东西凌迟碎剐,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非如此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可,就是自己负伤的那一次,伤势沉重,眼见有生命之危,老头带着自己连夜飞车狂驰八百里,住进了市区中最好的医院中。记得那一次,老头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深沉如渊,但那时速表一直停留在可以行进的最高时速上的指针,却始终没有一点半点滑下过。

杀手,从来也是不能主动进医院的,尤其还是受了枪伤。君邪住院的那几天,再也没有见到老头,重伤垂危,神智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君莫邪貌似就只记住了老头说过的一句话:“你要牢牢记住,你在沙滩上被流弹射中的!你是一个渔民的儿子,是一个孤儿!”

直到出院,也没有见到老头出现,再然后,又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之后,老头带着一身伤痕回来。

老头子是越狱回来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