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应该这么笑!

<第四更!>

“老夫想要见一见令尊大人!”顾云阳苦涩地道。他刚才想了一圈,所有能想到的办法,尽都想了一遍。如今已经了解伤势来源,正可对症下药,要让顾飞羽保住性命,甚至痊愈,尽都不是什么难事,但痊愈之后却注定无法再有进步,才是真正令人崩溃的问题!

而唯一能够让顾飞羽痊愈又不会留下后遗症的,甚至跟进一步的,就惟有七彩圣果!其他的办法,决计没有一个有这样的效果!

所以顾云阳不惜压低了身段向苗小苗赔罪,更许出条件。

曹国风冷哼一声,道:“顾云阳,你想要七彩圣果给你孙子治病?你可真是老糊涂了,难道你以为那七彩圣果是你家院子里种的大白菜吗?”

曹国风当然要着急!

现在幻府之中,有资格服用七彩圣果的,年轻一辈就只有两人。一个是墨君夜,一个是苗小苗。而七彩圣果五百年才结果一次,一次只结得两组!

两人正好一人一组。若是被顾云阳要去一组……那么,这两个人就必然会有一个人在接下来的五百年之中吃不上!

那就势必要再等五百年!这一反一复,就是整整千年的岁月!

苗家把持幻府从古到今,而苗小苗,正是苗家这一辈的第一天才,也是整个苗家的掌上明珠!届时,给谁不给谁,这根本就是不用考虑的事情!

“曹国风,老夫如何盘算,你还无权过问吧!”顾云阳冷冷道:“至于府主给不给老夫面子,更是与你无关!”

顾云阳心中也矛盾,他也不愿意得罪曹国风,对方毕竟是圣皇强者,而且两人原本关系还算不错,可是在这个当口,却也顾不得了,空灵体质不服用圣果,修炼进度必然会慢!必然会在将来影响到整个幻府的大局……但自己的孙子……也同样重要!

“请顾爷爷见谅,这件事我委实做不了主。”苗小苗谨慎的回答道:“不过,今天的事情,我回去之后是会跟我爹爹、我爷爷详细说明的。”

顾云阳长叹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便听天由命吧。”抱起孙子来,身子一晃,就从窗子之中飞了出去,眨眼之间就无影无踪!

临走,居然连招呼也没有打一个!

苗小苗的话可谓很耐人寻味。只说今天的事情会跟家里人说,但她究竟是说今天的争执?还是说顾云阳求取圣果的事?若是前者,就算再详细说明也是没有意义的啊!或者,貌似也没有详细说明的必要吧!

所以这句话,其实已经在某一程度上,表示了对顾云阳的拒绝!

顾云阳何等人物?老谋深算的他又岂能听不出来?所以顾老爷子不再自讨没趣,抱起孙子立即回府,毕竟越早着手治疗,损失就会相对越小,后遗症也会相对越轻。

有苗小苗从中作梗,七彩圣果已经是绝无希望!

曹国风呵呵一笑,看看君莫邪,又看看苗小苗,越看越是觉得喜欢,道:“既然没有事,老夫也走了。君夜,你玩一会就赶紧回去吧。这次出来,不让你惹麻烦,想不到你还是惹了麻烦……”

说着,正色看向苗小苗,道:“小苗丫头啊,我这徒弟初来咋到,对幻府不熟,若是你等下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带我这徒弟游历游历。”

苗小苗正对君莫邪满是好奇,想要找时间摸一摸这家伙的底子,闻言自然满口答应。

曹国风刚要走,突然发现忘记了什么,想了一想才问道:“对了,跟着你的王能和李杰呢?”

君莫邪憨憨的回答道:“他们俩……额……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心道,那俩货现在没准正在吃官司呢,您就别找了……

曹国风大怒,道:“等这两人回去,我非重重责罚不可!交给他们如此重任在肩,居然只顾着自己玩乐!要这两东西还有点什么用!”

摇摇头,刷的一声飞走,来了个无影无踪。

眼见两大圣皇级强者不欢而散,怒气冲冲的分别离去,酒楼雅间之内就只剩了苗小苗小豆芽和君莫邪等三人,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始终没有人肯首先开口说话,一时间陷入了微妙的沉默之中。

君莫邪摸了摸鼻子,心道这小妞神神秘秘的用面纱遮着半边脸,看也看不清,真是雾里看花了,可是光沉默也不是回事啊,算了还是本公子有涵养,首先开口打破这僵局吧……

“额……两位姑娘,却不知道两位找在下前来,到底有何事情?”君莫邪这才想起来,貌似是这俩小妞把自己请过来的,究竟什么事都还没说呢,就先唇枪舌剑的干了一架,还把第二不能惹弄得昏迷不醒地回去了……

这事儿弄得,不过,总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当做首先开口的借口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苗小苗现在说话,可是经过了再三的前斟后酌,费尽思量,很有些小心翼翼的意思,慎重得要命;眼前这位墨君夜墨大天才,貌似一脸的忠厚老实,实际上肚子里面一肚子的阴谋诡计,一旦得罪可决计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定啥时候就会猛咬你一口,不咬你个皮开肉绽,绝对不算完,能不招惹最好还是不要招惹。

再说,貌似也没有那个必要:“其实小女子就是听说了墨公子这等天纵奇才来到了幻府,我们幻府又多了一位前途无量的少年英杰,这几天听前辈们一个劲的说起,便生出了与公子结识一下的意思,不意风波迭起,大违初衷,却是憾事。”

“啊……呵呵呵,姑娘真真的抬爱了!”君莫邪干笑一声,道:“其实在下那里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还不就是大活人一个,也只有一张嘴巴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就是与一般人相比帅了些,好看了一些而已,挨打怕痛,被刀砍了照样得死。姑娘现在看到我,相信心中一定感觉很失望吧?”

苗小苗睁大了秀眸,看着他,半晌才有些结巴的道:“没……没有失望。”

“那就好,那就好。”君莫邪很是宽心的松了一口气,自嘲的道:“我还以为这两天不如以前帅了……原来魅力仍然依旧,吾心甚慰。”

旁边的小豆芽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苗小苗听到君大少爷的自夸自赞,竟也不自禁地笑弯了眉毛,弓着身子捂着嘴偷笑一声。

君大少摇摇脑袋,道:“看你们笑,真是很累啊!笑就笑呗,何必要捂着嘴,藏着掖着,看我,应该这样笑,才够豪爽,至少很舒服很痛快不是。”说着,他抬起头,气运丹田,放声笑道:“哈!哈!哈!哈!”

一笑一声,甚是铿锵有力。

两个小萝莉再也忍不住了,双双捂着肚子东倒西歪,笑得几乎痉挛了。

“你们怎地还那样笑呢?看来我这个对你们来说有点难度。”君大少一本正经的皱着眉头,似乎苦苦思索了一会,正色道:“或者你们可以尝试这样笑,可能比较适合你们……”

说完,他仰起头,挤了挤眉毛:“哈~哈~哈哈……”这个动作声音,学足了星爷的派头,一边笑还一边耸着肩膀,一共笑了四声,却是从一声笑到四声,抑扬顿挫,表情甚是丰富。

“哈哈哈哈……”两个小妞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了,直接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满脸通红,樱桃小嘴张得甚大,隐隐可见粉红色的小舌头在嘴里欢快的跳动……

“看,这样笑是不是很爽?很舒服?是不是感觉特别放松?特别的痛快!”君莫邪板着脸教导道:“这样,才是释放人的真性情!想笑就大声的笑,尽情的笑,洒脱自然。笑,本就是心中因为欢乐的时候才会笑,若是欢乐的时候还要控制自己,掌握什么尺度,那么,就算笑了又有什么意义?”

君莫邪喟然道:“人生在世,不外草木一春,本就是悲苦交加,难得有太多欢乐的时候;无论是生离死别,还是爱恨情仇,都是令人黯然;所以,我们要抓紧每一次、每一点快乐的时光,尽情欢笑。因为此次笑过之后,下次的尽情欢笑,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这句话说得甚是低沉,却勾起了两女心中的共鸣。

苗小苗微微的叹息一声,低低的道:“不错……人生欢笑,实在太少了;而忧愁困苦,却又是如此的繁多……墨兄这句话,当真是道尽了人生五味的真谛。”

她之前一直只称呼君大少爷叫作‘墨公子’,但此刻却已不自觉之间改变了称呼,成了‘墨兄’,显然双方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君莫邪呵呵一笑,道:“敢问苗小姐,在今天笑之前,上一次地笑,是什么时候?可还记得吗?”

苗小苗眼神中露出思索之色,慢慢却变成了由衷的感伤,幽幽的道:“我不记得了,真正记不得了……”

君莫邪默默地叹息一声,漫吟道:“人生如梦,转眼即逝。昨日青丝,今朝白雪;得意之时须尽欢,否则,岂不辜负了这短短十数载的青春年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