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第一印象的四次转换!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既拥有了最超卓的先天条件,偏偏大家还要给予其最大的成长空间的特异存在。

因为幻府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也绝不会舍得将这位空灵体质的拥有者牺牲掉!几乎可以肯定,不久的将来,这个人必然会拥有绝对实力,而且还拥有相当的智慧,又有着自己的底线,绝不会受任何人摆布;这样的特异存在自然是大家最不愿意招惹的对象。谁若是一旦不小心惹了他,只怕整日整夜的都要睡不着安稳吧!

这才是真正最恐怖的事情!

面对这么一个危险人物,谁也没有办法予以结交?既然已经注定不能沾光,又不能提前扼杀……那就只有令到自己不吃他的亏,也就是了,因为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从另一个意义上说,这就是另一层价值之所在了……

这一时,苗小苗看着君莫邪的目光,又发生了本质性的转变,由略有些注意变得谨慎而严肃:这个墨君夜,不仅不是一个等闲之辈,而且还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更有胆大包天,无所顾忌的禀性!这种人极之可怕、难缠,若是没有必要,又或者没有一棒子打死的把握,能不得罪就尽量不要得罪。尤其是以他所拥有的潜力而论,在不久的将来绝对是幻府之中的重要人物。

君莫邪在苗小苗面前,只是开始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一直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再说,甚至连眼角的余光,也没有看她一下,但却已经在苗小苗心中,君大少爷的形象已经迅速之极的转换了四次!

整整四次!

从最开始的土包子乡巴佬,一直到现在的极端危险、很重要的人物,整个过程,就只不过是一瞬间!这种印象转变速度,堪称神速!

一共只得一段话之间,君莫邪就将他们原本的印象彻底的颠覆一空!

顾飞羽兀自挺立着长剑,满眼血丝,虽然现在仍然是他在用剑指着君莫邪的咽喉要害,但现在看起来,他这个明明占尽上风的人却像是一只褪完了羽毛的凤凰又落进了瓢泼大雨之中,狼狈得无以复加。

他的身子看似挺立,实则却在轻轻的颤抖着,眼中满是迷乱和狂野,自身体散逸出的杀气上一刻几乎要凝成实质了,下一刻却又瞬间散乱,然后再凝聚、再散乱……就在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之中,顾飞羽额头上的冷汗从一滴一滴汇成了溪流一般,刷刷的不停落下来……

“你不要逼我!不要再逼我,不要逼我杀你!”顾飞羽嘴唇哆嗦起来,用狠厉的目光看着君莫邪,但现在的目光不管怎么凶恶,看在别人眼中,却分明就是哀求。

君莫邪的眼神更显平静深邃,毫无半点特异波动,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顾飞羽,但就是这种异常平静的眼神,看在顾飞羽眼中,却是格外令他心慌,越来越是没有自信。直觉得对方的冷静目光,就像两只利箭,直直地射进了自己的心灵深处……让他自心底彻底崩溃,彻底的茫然无措。

“我就是要逼你,你怎么还不动手,动手杀我啊!你这个废物!你杀啊……你个笨蛋,怎么,难不成你竟没杀过人吗?竟然不敢下手?你这个无胆匪类!”君莫邪冷笑着,肆无忌惮的调笑着这位第二不能惹。

他的眼光突然变得锐利,锋利如刀的紧紧逼视着顾飞羽的眼睛:“你说你还能点什么用!?你就是个窝囊废!怎么?只会吃醋?不会杀人?哈哈哈哈……”

一连串长笑声,极尽嘲讽不屑之能事的接连响起。

“啊~~~”顾飞羽大吼一声,身躯颤抖得更加厉害,目中的绵绵恨意,也几乎要凝成实质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但紧握着长剑的右手却又有意无意地往回缩了一分。

君莫邪挺直着身子,再度跨前一步!顾飞羽手臂再缩,却发现自己已是缩无可缩,手肘几乎要和身子成为了倒三角,竟是再也缩不回去,不得已只好脚下退了一步。

但这一步退出去之后,却听见‘哐’的一声,顾飞羽发觉自己的背脊已经撞在了墙上!他惊骇的一侧脸,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已经被面前这位‘墨君夜’逼到了墙角!再也没有任何可供后退的余地。

若是仍要勉强后退,说不得只好将身后的酒店墙壁直接打穿了……

“十七步!”苗小苗震惊的看着面前两人,心中说道:“这个墨君夜当真好生厉害,竟然任由长剑始终顶在自己咽喉要害上,却生生的将持剑之人一次一步的足足逼退了十七次!十七步!难道他不要命了吗?还是他当真那么的有把握?就算有些把握也不该这么的步步进逼吧,他竟敢就一路地步步紧逼下来!须知人的承受力终究是有其极限的。万一顾飞羽承受不住而精神崩溃,就这么不管不顾的一剑刺下去,也是人之常情,未必就不可能……且不说顾家方面最终会怎么样,但现在先倒霉的,始终还是他自己。”

“这个人,难道竟是一个丝毫不将自己性命放在心上的亡命之徒?天下竟然真的有这种人吗?”苗小苗心中狐疑地想着,看着君莫邪。

苗大小姐无疑是个聪明人,可惜即便聪明如她,却也忽略了一个可能性,就是眼前“墨君夜”墨大公子本身实力若是超凡入圣,根本就没有把逼在咽喉要害的宝剑当回事!只是这个可能性,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忽略也是很正常!

只是,眼前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又有那一件不是异常匪夷所思的。

从开始,至少有万年岁月不曾出现“空灵体质”突然再现尘世,更直接出现到曹国风曹圣皇的眼前,再来,圣地所属的圣皇甘冒大不讳,子夜偷袭,导致墨君夜意外失踪,而后,又将重伤随时会完蛋的墨少爷送回,布下杀局算计曹国风等七大圣皇,乃至今日,一个实力低微到可以忽略不记的乡巴佬可以完全无视逼在咽喉要害的利剑,甚至反向施压于出剑之人,以上种种一切,又有那一桩、那一件比较正常了呢?!

此刻的顾飞羽就只有一个感觉——无地自容!

自己身为堂堂的神玄三品强者,幻府少年一辈最出色的代表,居然会被眼前这么一个山沟里刚刚出来的土包子逼到了这等地步!

尤其是刚刚留意到苗小苗的鄙夷目光,更让他感到了由衷的羞辱!自从五年前苗小苗十四岁,他就开始追求她,一直到现在。或者说,别人的目光他完全可以不在乎,整个幻府的鄙视,他也可以破罐子破摔的不当做一回事。但,来自苗小苗的鄙视,那怕只有一点一滴、一丝一毫也足以让他生不如死!

在自己最心爱的、也是正倾力追求的女人面前,被人如此凌辱!相信只要是个人就受不了啊!更别说是心高气傲如顾飞羽了!

一开始他还在盘算着,想要如何如何羞辱墨君夜,却不料一个不留神被对方抓住一个痛脚穷追猛打,一路紧逼,他甚至已经来不及思考对策了,就只知道对方是空灵体质的拥有者,自己用言辞打击甚至羞辱他或者没问题,但绝不能伤了他,更别说杀了他。若是当真杀了他,整个顾家也要因此旦夕不保!

但事到如今,在被君莫邪一连逼退十七步之后,他已经近乎丧失了理智!

太憋屈了!实在太憋屈了!

而恰在这时,他又意识到,苗小苗就在身边!

自己如斯丢人现眼的举动尽数落入佳人的眼内!

这一瞬间,他的浑身热血尽数涌了上来!这让他本就已经紧绷如拉开的弓弦处在崩碎边缘的神智瞬时间崩溃!

君莫邪始终咄咄逼人的逼迫,但却始终留了余地,不至于让他当场崩溃,因为,顾飞羽崩溃不要紧,自己却要显露实力!

但苗小苗的目光,终于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刻的顾飞羽,心下只于一个念头,报复,报复眼前之人,突兀地厉吼一声:“你找死!”突然间眼中闪出狰狞疯狂的怪异神色,手中长剑,就要不管不顾的一撅而出!

这一刻,顾飞羽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再也顾不得什么后果,甚至是再也想不到什么后果,唯一的目的,就是将眼前这个可恶的混账杀了!

就算眼前是幻府府主,他也要照样一剑刺出!再也不会考虑后果!

就在他抖剑就要刺出的瞬间——

万二分诡异的,之前一直咄咄逼人的墨君夜突然退后两步,离开了他的剑尖所指的范围。十分无辜的摊摊手,耸耸肩,带着一种宽宏大量的微笑,憨厚的道:“额……顾公子,既然您没胆量杀我,那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无谓强人所难,今日之事,自有小苗姑娘在场见证,大家本来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这里主动退上两步,大家就此一笑了之,如何?”

因为在这一刻,君莫邪突然感觉到,两股极为强横的气息划空而来,目标,正是这座酒楼!

其中一股,君莫邪甚为熟悉。正是曹国风!这个老头,果然还是不放心自己出来,竟然随后亲自暗中尾随而来。

所以君莫邪在这一瞬间立即改变了想法。另一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既然是向这个方向而来,目标如此准确,那么,必然与今日之事有关!

但他又不隶属于曹国风一系的七大圣皇的任何一位!那么,他是谁已经是可想而知!所以,现在已经不是自己咄咄逼人的时候,最要紧的是……嘿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