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第二不能惹?照惹!

“是,是。”那青衣少年顾飞羽连声答应,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君莫邪,道:“这个墨君夜,看上去的玄气修为根本就不过是一末流水准,全无任何一点出彩之处;以这样的修为,未免太过于辜负传说中的空灵体质名头了。此外,此人应该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极有可能在深山里被野兽抚养长大的,一副土头土脑的样子……长相,也极尽猥琐之能事;总体来说,我对这人很不喜欢,幻府的白袍穿在他身上,可谓是糟蹋了……”

黄衫少女皱起了眉头,道:“顾飞羽,你之前似是也没有与他有过交集吧,怎地如此贬低此人?须知人的好坏,从来也不可面貌来测知,就好象你顾飞羽,表面上何尝不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但又有谁能想得到你在暗地里居然无恶不作、满腹满心的男盗女娼?你在我面前如此的贬低于他,到底是何居心?”

顾飞羽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道:“小苗妹妹,为兄岂有你说的那般不堪?”

黄衫少女肯定的点点头,慢慢的道:“可能是我用词不准确吧,因为……你比我刚才所说的……或者还要不堪也说不定。”

顾飞羽彻底无语,再不知如何接口才好。

恰在此刻,楼梯处有脚步声响起,却是君莫邪与小豆芽一先一后拾级而上。

君莫邪一上来,就明白了为何自己被人一眼就认了出来:在那黄衫少女的面前桌上,放置着一张半人大小的人物肖像,就只画了半身,但比例却与常人一般大小。

上面所画的,自然就是自己此刻的形貌。此画画得却是栩栩如生,当真如同画中又多出了一个活脱脱的墨君夜,甚至连神态表情眼神,也都是画得惟妙惟肖,直与本人并没有半点不同!

而在图卷下方,另有一行小字注释:墨君夜,现年十八岁,玄玄大陆人氏;出生地不详,父母不详,来历不详,原有师承不详,身具传说之中的空灵体质,为修炼玄气最佳天才!经由曹国风之手,引入幻府。

此人貌似忠厚,但隐隐似有城府;表面憨拙,心下实则灵巧机变;如无所图,当可好好调教之,当可成为幻府未来之希望所依归,但若是有所图而来,则所图必……

君莫邪刚刚看到这里,那幅画突兀地一卷,全卷收了起来,接着便听到一个动听清脆的声音说道:“墨君夜,墨公子!空灵体质的绝世天才……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君莫邪抬眼望去,顿时就确定了这说话的女子,必然就是幻府之主的最疼爱的那位孙女,也是幻府之中排名第三,实际上是第一不能惹得那位女祖宗:苗小苗!

眼前丽人一身淡雅黄衣,清冷孤傲,靓丽绝俗之余,却又带着一丝高不可攀的清华之气。蒙面薄纱之后,一双清澈的明亮眼睛,正自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眼神之中,没有好奇,也没有鄙视,更谈不上亲近,就像是看着一个全然漠不相关的人,似乎眼前这人的死活,根本不在她心中。

她,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来看上一眼,就止一眼,如此而已。

至于她旁边站立的那个青衣青年,君莫邪也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人,定然就是曹国风再三叮嘱幻府之中三个不能招惹之人中的第二人。英俊的外表之下隐伏着异常浓烈的淫邪之气,双眼更满布阴毒之意,这样的人居然有资格能够追随在苗小苗身边的,除了他……貌似没有第二人了吧!?

“在下不才正是墨君夜,请问姑娘是那一位?找我又有何事情?在下得前辈青眼来到贵地,初至此地,委实人地两疏,纵然有出力之心,却未必有效力之能!”

君莫邪神色之中带着一丝紧张,一丝拘束,却又好像是强自做出一副挥洒自如的样子,可谓不伦不类到了极点,最后那一句话,志大才疏、毫无担当之意却是尽显无余。

“小女子名叫苗小苗,他则是顾飞羽。”苗小苗清亮的眸子中微露失望之色,心道这人原来就只是侥幸生具了一个神异体质,骨子里却是什么都不懂得,或者有几分淳朴厚道,但始终难以登上大雅之堂。

不错苗小苗还是很有礼貌地介绍了自己,又淡淡地道:“之前听本家长辈诉说了墨公子的天赋之能,小妹心下却是有些好奇,是以特来拜会。刚才正好见到墨兄在不远处观赏风景,不知本府之景色,可还值得墨兄一顾?”

眼前这个墨君夜本人或者没什么了不起,但他始终身具空灵体质这神异体质,只要调教得当,将来成就仍是莫可限量;所以苗小苗破例使用‘小妹’的自称,就她而言,对方未来成就极之可观,所以也不觉得自己以礼相待有什么不妥。不意身边的顾飞羽在闻言的同时,眼中即时露出嫉妒之色!

以苗小苗个性之高傲,来头背景之大,几曾对人自称过‘小妹’二字?就以眼前这个乡巴佬,又有什么资格受得起小苗妹妹如此降阶称呼?

“不敢当,不敢当。”君莫邪竟显一种乡巴佬突然见到市长驾到的拘束之态,先是挠了挠头皮,又傻乎乎的笑道:“幻府地界很大,很漂亮,咳咳……人也很漂亮……小苗姑娘你……更漂亮……”

说完,居然还红了一下脸,很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幻府……很大吧?”旁边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正是顾飞羽,口气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醋味,和不怀好意的意思。

“是,确实很大。”

“很好看吧?”

“嗯,确实很好看。”

“没来过吧?”

“是啊,以前确实没有进来过。”

“哈哈,没见过吧?”

“嗯,确实没见过。”

“那你可是应该好好的看看,好好的……学学!好好地……去一去你那满身的土腥气,知道嘛?”顾飞羽哼了哼,用一种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墨君夜,肆无忌惮的调笑着。带着满身的醋味……

“是啊是啊,等我去掉了这一身的土腥味,或者就会变得跟你一样了。”君莫邪一脸羡慕的看着顾飞羽:“看看您这风度,多与众不同啊。等我去掉了这一身的土腥味,看到别人时,我也会一身酸味的,比吃饺子时沾得醋还要酸,真酸啊……”

“你!”顾飞羽一拍桌子,森然道:“墨君夜,莫要以为你运气好,拥有个什么狗屁空灵体质,整个幻府都把你当宝,你就可以肆无忌惮、横行无忌了!须知在这幻府里面,还有大把的人,就算你师父也惹不起!”

“是嘛?就是不知道那些曹老也惹不起的人之中,包不包括你在内呢?”君莫邪很是虚心的问道。

顾飞羽顿时语塞。

顾飞羽虽然凶名在外,被列为幻府年轻一辈三大惹不起的人物中的第二人,但始终是年轻一辈,实力有限,若是抛开身后的背景,他之势力也就那么回事。他又哪里敢说三级圣皇曹国风惹不起自己?

圣皇强者又是岂同凡响,若然曹国风当真撕破脸就要惹他的家族,双方之胜负也是很难预料的。而曹圣皇本身又非人单势孤之辈,尚有六个同为圣皇强者的把兄弟,若是真正存心对付顾飞羽的家族,就算其势力不俗,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滴!

曹圣皇之前再三叮嘱君莫邪轻易不要惹事,却非是怕了所谓幻府年轻一辈“三大惹不起”的后辈,不过是曹圣皇为人仁厚,不愿平白惹起幻府内部纷争,折损自己人的实力!

如今被对面这位墨君夜当面反问回来,顾飞羽顿时焉了。

“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不包括你在内啊?”君莫邪憨厚地笑道:“我刚才看您很牛的,以为您当真什么人都不在乎呢,简直怀疑您就是这幻府的老大了……原来那么多的圣皇都惹不起的存在……其实不包括您自己在内,这可真是让我诧异啊……既然不包括您……那么,请问……您牛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是很牛的?!”

顾飞羽怒极,却是再也不敢轻易作声;这个乡巴佬貌不惊人,言辞亦是平平无奇,却怎么也没想到他说得每一句话里尽都有意无意地隐伏着陷阱圈套,只要自己一旦踩进去,那么,包保明天自己就会成为幻府年轻一辈的众矢之的,更加会成为老一辈的笑柄,甚至连累家族也为自己蒙羞……

大言不惭的事情,他们这种世家子弟是做不出来的。

苗小苗显然很有兴趣看着这两人斗嘴,只是她却没有想到最后落到下风的,居然会是年轻一辈出名牙尖嘴毒的顾飞羽,不由得妙目流盼,看了君莫邪一眼,心道,这位空灵体质的墨君夜,却也不像他表面上这么憨厚啊……

这小子一直顺着顾飞羽来,却在顾飞羽貌似占尽上风的时候,最关键的时刻,突然奇兵突出的一击,直接令到顾飞羽哑口无言,而且之后每一句话的深层含义尽都是又刁又毒,陷阱重重,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纵然是以顾飞羽的口才,刻下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丝毫没有反驳之余地,更有甚者,根本已是不敢反驳!

苗小苗诧异瞬间,不由得对眼前这位空灵体质的天才在心底又多了一种看法:此人或者有些憨厚老实,但却并不简单,甚至,绝不好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