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战玉树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才终于传出一声惊叫:“出人命啦,杀人啦……”

也不知道这声音是惶恐是害怕还是兴奋又或者幸灾乐祸,反正随着这一声惊呼,大家瞬时一哄而散。两边的店铺老板伙计们都是满脸煞白,忙着打烊,上门板,一时间乱作一团……

打死城之管啊,这是多大的事情呀……

谁想牵连在里面谁就露头吧……

蹄声得得,几个少年骑着马儿带着随从从长街的另一边走来,其中为首的一个突然微微的笑了笑,看着眼前的这幅场面,很有趣味的道:“呀,这不是曹圣皇座下的两大使者吗?怎么地,今天性质这么高,居然来了兴趣杀几个城之管玩玩?堂堂至尊修为,哈哈,尽情虐杀世俗凡人城之管,真是又威武又威风啊……”

两名侍卫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转头再看君莫邪时,却见这小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这时才想起来,刚才那大喊一声‘杀人啦’的声音……貌似就是这小子喊得……我说咋喊得这么兴奋呢……

“原来却是战公子当面,咱兄弟这里有礼了。”对方虽然年轻,来头背景却是奇大,两名侍卫自问招惹不起,自然是半点也是不敢造次的。

无巧不巧,面前这位相貌俊美,身材高挑的少年公子,正是之前曹国风曹圣皇再三叮嘱君大少爷的,幻府之中头一个惹不起之人。

战家,战玉树!

也不用说战玉树本人了,即便是战大公子身后的另外几名少年,也尽都是幻府之中的几大家族之后,无论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这哥俩能够招惹得起的。

曹国风本身,以及他周遭的势力虽然不惧,但等闲也不会跟这些家族起什么冲突。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维持着表面上的一团和气。

打个比方说,若是君大少爷对上了这些个世家公子,曹国风自然会为其出头,甚至大打出手也非是什么稀罕事,但若是他们哥俩招惹了这些公子哥,曹国风却绝对不会为他们出头,甚至会给予极严厉的处罚,动辄可能逐出门墙、废去武功,这却是同人不同命,没奈何的事情!

“王能,李杰;听说……你们两个小子现在多了一位小主子?”战玉树下巴斜斜的扬起,眼睛眯着,用一种居高临下、俯视蝼蚁一般的目光看着这两个人:“听说……还是什么空灵体质?听说……很牛逼的样子?是这样吗?”

他一连说了三个‘听说’,偏偏还都是特意地拉长了口气,轻蔑不屑之意表露无遗。他身后的几个少年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大有捧场助兴的意思。

其中一人开口道:“什么空灵体质,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乡巴佬罢了,谁知道是从哪里捡来的野种,这种货色跟咱们战大哥相比,那就是一坨屎而已。”

另一人道:“说他是一坨屎都是抬举他了,本公子博览群书,虽不敢说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知,但之前却也从未听说过世上有什么空灵体质的古怪体质,一个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混账东西,居然凭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玩意一来就想要将我们压下一头,真是想瞎了他的心!有战大哥在,幻府之中还有什么青年才俊敢说自己幻府第一?不自量力的井底之蛙,来自污秽浊世的自大夜郎!”

战玉树矜持的微笑着,白净俊郎的脸皮上,尽是一片洋洋自得之色,但若是仔细观察就可看出,在他的幽深眼眸深处,却另有那么一抹隐隐的森然和冷静之意,在注视着面前两人的脸色,并不曾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眼角的余光,更在观察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一群人。

若是君莫邪在此,定会看出这位传说中的战家公子,绝不会是一个草包!只可惜现在他却已经不知道溜到了那里去。

“战公子说得不错。”王能脸色稍稍一青,道:“曹圣皇大人之前的确有收录了一位拥有空灵体质的弟子。我们此来,正是陪墨公子前来心幻城见识一番。”

战玉树极为小心的将王能的脸色尽收眼底,眯着眼睛笑道:“如此说来,你们两个苦苦等候八十年,岂不是等成了一场空吗?可惜啊可惜,当真是可惜!”嘴上说着可惜,但口气中却自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这句话一出,王能和李杰两人脸色瞬时齐齐变更。

但战玉树仍自还不住嘴,用一种极尽嚣张之能事的声音说道:“哈哈,想起你们两个人这些年来明争暗斗,只为了争取到曹圣皇的嫡传弟子之位,可谓是费尽了心机。如今想来,本公子简直是笑不可遏,太好笑了哈哈哈,数十年辛苦经营,尽数附注流水,两位心中,可很是舒服吧?”

李杰脸色再变,却仍是敢怒而不敢言,苦笑道:“战公子说笑了。我二人当年若非得曹圣皇悉心指点,如何能有如今的微末成就,曹圣皇一生最大希冀就是能得到一称心如意的衣钵传人,如今他老人家终于得到了最理想的衣钵传人,我二人尽都为他老人家开心,只有满腔的喜悦之意,却不曾有什么非分之想;墨公子身具空灵体质,可谓天纵之才,这等超凡体质,万年以来就只有玄功始祖九幽第一少一人同具而已!可谓是天下独步,亘古少有人能及;我等纵然有什么想法,却也是心服口服!战公子最末之语说得甚是,我两人心中委实是舒服得很!”

战玉树嘿嘿的冷笑了起来,对方这句话虽然谦卑有礼,身段更是放得极低,但言下之意却是另有所指。而且,是在刚才自己身边的几位朋友说自己资质如何如何的话之后,显然就是反戈一击!讽刺自己资质根本就是不如那后来之人,再怎么吹捧,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济于事,事实就是如此,强自争辩不过是自暴其丑……

听了李杰之言,战玉树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

“还要强辩吗!?两个被人家随手抛弃的垃圾货色,跟随了几十年却只能当替补的废物点心!出来就仗着至尊实力欺负普通人,残杀心幻城管理员的罪人,居然也敢来嘲笑本公子?”战玉树神色森冷:“来人!给我将他二人拿下,送交公卫所,听候处理!”

一道命令下来,他身后的数名侍卫顿时摩拳擦掌地涌上前来。

战玉树双目中露出豺狼一般的冷厉寒光,睥睨着王能李杰二人,冷冷的道:“此二人方才目无幻府法纪,挑战执法人员,更以种种手段当街残杀无辜管理员达八名之多,血流满街,手段之残忍毒辣,心肠之狠毒莫名,我等尽都是亲眼目睹,皆可为证人!罪证确凿,我等守法良民,本着公义之心,协助幻府法制衙门,予以拘押,眼前的两名凶徒,若有任何反抗,格杀勿论!任何人杀之,有功无过!”

王能和李杰同时退后一步,脸色铁青,沉沉的道:“战公子,大家都是一脉相传,同属幻府门下,相当于师出同门,做事用不着这么不留余地吧?”

战玉树哼了一声,道:“呸,就凭你们两个杂碎居然还想和本公子扯上关系,莫说你们和本公子扯不上关系,就算能扯上又如何?似你二人这等目无法纪、倒行逆施,当街杀人的残暴之徒,杀害的更是本府司法公务人员,本公子现在正是替天行道,大义灭亲!”

眼看着战玉树身后的那五六位至尊之上高手一脸狞笑的上前来,王能和李杰脸色煞白,顿时绝望,心中却是已经把君莫邪骂翻了……

“战公子,此事的起因,乃是这些不开眼的家伙招惹了我家公子而起,而我们两人之所以出手,也是奉命行事,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战公子,大家心中自有盘算,各自心中有数,既然闹出了人命,我们何不静等有关人员出面处理解决?何必定要越俎代庖的强出头!再说,死了不过只是八名城之管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一定要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颜面无存!”

“你家公子?就是那个什么姓墨的乡巴佬吗?那个什么空灵体质的拥有者吗??他也来了?”战玉树眼珠一转,瞬时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君大少爷的下落之上。

王能急忙应是,心中腹诽:明明刚才我们已经说了这次是陪他出来观光的,现在你倒脸皮一扳装不知道了……

“告诉城之管法所的管事,这件事本公子暂且揽下来了,让他们暂时不要追究。”战玉树沉吟了一下,眼角露出锋锐的光芒,道:“先将他们两人带到飘香楼,传出话去,让那位墨君夜公子在今天晚上子时之前亲自来飘香楼领人!若是他届时不到,这两个人就送交公卫所,依法处理!杀人偿命!勿枉勿纵!”

几人同时答应,连王能和李杰也松了一口气。战玉树身后的几位幻府少年公子人人都露出兴致盎然的神色,都在想着这位墨君夜公子去了之后,众人该怎么为难才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