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你……还我清白!

<依旧两章合一。爱,存稿到今天用光了,今天晚上又要通宵了……>

刹那间,众人瞬时从无尽的回忆之中回过神来,才赫然发现,许多人已经是泪流满面!

在场中人,修为深湛,存活的年头亦复深远,他们早已忘记了流泪的感觉,今日眸子中再有泪水倾洒,原来,自己并未真正忘记如何流泪!

众人望着君莫邪的眼神,也都有些复杂、有些奇异。

“各位,修行之道,素来艰辛,无非就是跟自己作战。跟自己的惰性作战,跟自己的性格作战,但最重要的……却是跟自己的感情作战!”

君莫邪洒然笑了笑,道:“情关难破,历来是修行的心魔!最大的桎梏之所在。自古至今,无数的英雄,尽都倾覆在了这上面。”

“并不是说……你们因为尝到了男女之情,就要窥破了情关,彗剑斩情。情,只要存在过,就不会看破,更遑论斩断!你们之中任何一人都已经度过了数千年岁月,自以为已经将感情看得淡了……但,总有一些时候,你们会不自觉地回想起来!你们压抑得越久,想起来的时候,就越会感到难受!而修行中的心魔,也会越来越是难度过!尤其在突破的时候,或者在……度雷劫的时候,更是足堪致命!”

众人脸上犹挂着泪痕,但一个个却是沉吟着思考起来。

“你们现在的修炼……有一部分等于是修炼的心魔!你们的实力越强大,心魔也就相应的越强大!你们如此下去,永远无法摒弃自身心魔。迟早有一天,会在心魔反噬之下,神魂俱灭!”君莫邪淡淡地道。

“那……究竟要如何摒除心魔?”右面第一人抬起头来,目中犹有泪:“这情关……到底如何度法?”

此人当年与妻子感情最好,爱妻身死之时,几乎便要放弃悠久的生命随之而去……这么多年下来,每当想起,依旧耿耿于怀,他看着君莫邪,黯然的道:“若是情关需要将她从我心中抹去……那老夫……宁可选择神魂俱灭!”

“情关如何度过,各自有各自的办法。适合我的,未必适合于你们。”君莫邪悠然一笑,道:“但,度这情关,却绝不是压抑和遗忘!所以……各位要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众人一个个脸上露出迷惘之色。

“曾经有人,用泪……度过了情关……”君莫邪深深地道:“传说……直到他度过了雷劫,脸上犹自流淌着思念妻子的泪水……此人用情之深……可想而知!”

“用泪过情关?”众人骤听这个说法,均是有些觉得匪夷所思。但细细想来,却又觉得不无道理。但到底有道理在那里,却又没有人说得出来……

“各位,我郑重地送诸位一句话,就当做今日对各位人情的回报。”君莫邪呵呵一笑,道:“稍时,我还要从这里取走点东西,尚请诸位不要见怪。”

“不见怪,若是有任何需要。不管看上了什么,除了玲珑莲只能给你一株不能全部给你之外,其他的你有需要尽管拿就是!”

众人几乎异口同声。心道这小子能拿走什么东西?玲珑莲已经答应了给你,其他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在外面,就算这些天材地宝,都生长在地下,你也带不走……倒不如做得大方一些……

“如此,真正多谢。”君莫邪诡异的笑了笑,道:“其实这句话就是……情关心魔……大家一向畏之如虎,但从另一面来说……心魔,未必就不能成为助力……”

最后一句话,君莫邪说得格外意味深长,说完之后,众人便苦苦的思索起来。

“心魔……未必不能成为自身的助力……”一个个吸着气,皱着眉头,似乎摸索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摸索到,一时间心痒难熬……

“诸位的情关,现在已经近在眼前;相信度过了这次的情关,各人都会有各自的领悟。适才小子冒昧,用秘法渗入声音,挑起了诸位深埋数千年的感情,若是有何冒犯之处,尚请诸位前辈谅解。”君莫邪微笑了一下,缓缓说道。

君莫邪的脸色有些泛白,同时催眠这么多高手,他所用的精神力虽然完全是来自鸿钧塔的支援,但他自己,却也需要相当的负荷。

“不客气!君小友,你这一席话,为我们拨开了困局迷雾,指出了一条道路,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罪?再说,这其中我们也有故意配合的意思,否则……呵呵,今日重温数千年的情意,正是百感交集……看来,我们有必要要马上闭关几天了……”

右首第一人和声道,看得出来,对君莫邪很是感激。

其他人也是纷纷颔首示意。目光大是柔和了起来……

“多谢了。”君莫邪道:“既然诸位前辈要闭关参悟,那么,晚辈也想要取了玲珑莲,然后或者会多逗留一天半日,就要离去了。”

“无妨,只要你喜欢,尽可多留几天。”古寒的声音里带着一股笑意,道:“君小友……有一句话,老夫想要跟小友打个招呼。”

“前辈请讲。”

“君小友,三大圣地于你,份属敌对。这一节,他们咎由自取;也怪不得别人;若是你要报复,我们也不会包庇护短……但请君公子看在圣地已经守护了大陆一万年的份上……能够手下留情的时候,还请斟酌一二……”古寒脸色沉重,有些唏嘘的道。

“圣地与我之间的仇怨……呵呵,我从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曾经的血债,我是要讨还的。”君莫邪笑了笑:“不管是谁的面子,该杀的人,我从未手软过。这一点,还请前辈见谅。”

面对这几乎是天下第一人的求情,君莫邪竟然也毫不让步!

古寒深深地叹了口气,没有再提这件事,只是深深地看了君莫邪一眼,道:“乔影,你带君小友去取玲珑莲,我们几个人就不过去了。传我的命令,若是君小友在这山上还有什么需要,也尽可取去,任何人也不得阻拦。”说完,对君莫邪道:“君小友若觉事毕,大可自行离去。老夫等人心急闭关,失礼了。”

“前辈不必客气。”君莫邪急忙道。心中道你们赶紧快些闭关吧,只要你们这八九个老不死闭了关,我拿着你的命令可就谁也阻挡不了了,到时候这些天材地宝,还不是任我予取予求?要不然,本公子只需点醒你们一句即可,还犯得着把你们的情绪全部半催眠出来,让你们陷入非闭关不可的地步吗?……

无疑,这才是君莫邪所做的那么多的铺垫的真正目的!

就是天圣山上这些天材地宝!只有这里能有,别处没有的珍惜灵药!须知,其中有好几味药都是君莫邪升级到六层七层八层的丹药需要却完全没地踅摸的药材,貌似连当年九幽第一少都没有收集到的宝贝玩意,而这一事实也证明,个人能力再强,强得足以天下无敌,但还是不如势力庞大来得好用……

君莫邪的眼中绿光,几乎已经要给这整座山戴上一座绿帽子了……

面对数量如此之庞大,质量如此之超优的好东西,搁你,你不急吗!?

君莫邪耐住性子,与众位大佬作出亲切告别,言笑晏晏,彬彬有礼,在经过了八九位依依不舍得告辞之后,答应了数位守护者后会的要求之后……终于,完事了……

君莫邪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然后……扭腰摆臀,甩了甩屁股,大是不雅的道:“我靠,跟这帮老夫子说话真是累死活人了,本公子险些都要内伤了,真正的要老命啊……“

身后,乔影惊诧的看着刚才还是谦和稳重的儒雅贵公子怎地在这一瞬间就突然变身为流氓地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啊呸,居然还好意思讽刺我们二皮脸、不要脸,这小子根本就是双面人,神也是他,鬼也是他!

“你们的玲珑莲……在什么地方??”君莫邪急不可待的道。

“跟我来就看到了。”乔影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扭过头不看这张瞬间就能变幻万端的脸,强忍着啐他一脸的冲动,当先走去。

君莫邪嘿嘿笑着,在后面跟着。不得不说,自己的前面就是一位美女,摇曳生姿,纤浓合度,走起路来太养眼了。那缭绕的香风一直缠绕在君莫邪的鼻端,让他有些心神具醉的意思……

为了全方位的观察和欣赏,君莫邪不声不响的落后几步,然后仔仔细细的欣赏,越看越是举得这位美女背后的风姿实在是无懈可击……

不由得啧啧称赞了几声,然后又叹了一口气。这么一位风姿极美,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居然一年多年了一直是女儿身……

真是暴殓天物啊!君莫邪仰天长叹,那慧眼……就这么重要吗?这傻妞,就这么傻乎乎乎的牺牲一千多年的岁月……她也不想想,在她之前可没有人有慧眼,不是也照样胜了夺天之战?

这世界上缺了谁……太阳就不会转了?真是操蛋啊……

走在前面的乔影听着君莫邪在自己身后长吁短叹,不知道他在愁的什么,淡淡的问道:“君公子年少有为,为何还这么惆怅?”

君莫邪色迷迷的看着她纤细的腰肢,窈窕的身姿,口中痛不欲生的叹了一口气,道:“异族不灭,野心不死,夺天之战,迫在眉睫;想到天下苍生即将被异族蹂躏,我……我……我真是觉得可惜呀……”最后一句,却是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可惜之意,非常的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声:这样的美女竟然……可惜呀……

乔影听在耳中,顿时对他大为改观,心道这位邪之君主到了这天圣山,果然被感化了。不由得口气柔和了一些,道:“君公子何必担忧,若是以君公子麾下实力,再结合天罚的力量,加上圣地,我们拼死一搏,大陆未必就没有机会。”

君莫邪魂不守舍的叹息道:“难啊,要想转变观点,谈何容易;如此焚琴煮鹤之事,实在让我痛心不已,除非……”

“除非什么?”乔影顿时只觉得心中欢喜得快要炸了,她为了夺天之战,甘愿一千多年守身如玉,保持慧眼对付异族人的遁术,作为一个女子来说,这份牺牲可说是感天动地,她早已经将夺天之战当做自己活着的唯一之意义。现在大陆式微,以目前实力来说胜少败多,正是忧心如焚,此刻听见掌握着雄厚实力的邪之君主口气竟然有些松动,真是兴奋不已。

若是以君莫邪现在的实力肯参加夺天之战的话,那这一次就能够稳操胜券了!

心中一喜,立即停住脚步,道:“君公子有条件?”

突然觉得身后一重,一阵温热,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顿时贴在了自己的身上……却是君莫邪魂不守舍之下,只知道机械的跟着她往前走,她这一突然停下,君莫邪毫无所觉,一头撞在了她的身上,只觉得绵软幽香,鬼使神差的索性将整个身子贴了上来……

如此现成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啊……?”乔影一声轻呼,只觉得心如鹿撞,砰砰乱跳,一张如玉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她为了慧眼,幼年时就到了天圣山,从未与男子如此接触,此刻竟然觉得心慌意乱起来。

“啊……”君莫邪眯着眼睛惊叫一声,惬意的贴在她的背上,身子如同没有了骨头一般,呻吟道:“你……你……你为什么停了下来?”说着还将一张脸在她背上摩擦了两下,心中舒爽的道:真舒服……

“你……快起来!”乔影只觉得浑身酥软,竟然一时间呆住了。

“我……我起不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浑身骨头都软了……你你……你快推开我,我我……我们这样,成何体统?”君莫邪呻吟着责问道,一边却将整个身体重心从脚下挪到了上身,等于是“覆盖”了上去。

乔影又羞又气,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嗖的一声窜了出去,回头一看,只见君莫邪身躯往前倾斜几乎超过了四十五度,正以一种高难度的姿势怪异的定在了那里。居然没有跌倒……

“你……无……”一句愤怒的‘无耻’还未说出口,只见君莫邪施施然的挺直了身子,一脸的余悸犹存,道:“天圣山果然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我刚刚走到这里,身体居然不听那个使唤了……险些损害了姑娘的清誉,真是罪该万死……说实在话,这里真神奇……我的定力平常也算是不错的,但刚才竟然意乱情迷,差点脱了裤子……”

“……”乔影为之气结。见过无耻的,可这么无耻的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若论脸皮之厚,眼前这家伙绝对可以说是空前绝后,旷古绝今!

这么不要脸的话,居然当着一位姑娘家说了出来!乔影跺足道:“君莫邪!你你……你怎么能这样?”

“姑娘说的是。我有罪!”君莫邪沉痛的用一种认罪的诚恳态度,认真的检讨:“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但我都不应该趴到姑娘身上,虽然是姑娘自己突然停下的,事发突然,我没有注意……但这不是理由!绝不是!不管怎么样,我今天……流氓一样……唉……我……我这么纯洁的人,我如此冰清玉洁的身体……呜呜……”

乔影几乎晕了过去。

这货说的这是什么话?本来就说的不着调,但说到后来,居然成了自己玷污了他玉洁冰清的身体?

检讨了一会,君莫邪突然泪眼模糊的越说越委屈,用一种哽咽的声音悲愤的说道:“你!你还我的清白!”

乔影身躯晃了两晃,突然回过神来,顿时怒不可遏!大怒道:“君莫邪!你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

“呃?嗯,咳咳……”君大少咳嗽一声,突然正容道:“姑娘,前面就要到了吧?我知道那玲珑莲乃是圣地之宝,但你也不能带着我光兜圈子啊……”

“谁带着你兜圈子了?!”乔影简直是有些气急败坏了:“前面就是!你没长眼睛吗?”说着往前一指。

竟然敢怀疑本姑娘的信用,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乔影很是愤愤然。但却丝毫没有发现,被这家伙这么连续的打岔,居然忘记了这小子刚才占自己便宜而自己还要找他算账的事情……

“啊~!前面就是啊……”君莫邪抑扬顿挫的欢叫一声,冲上前去,不由得啧啧称奇:“真漂亮!”

就在前面,一片灵雾迷蒙中,一个只有数丈方圆的水池出现在眼前,碧水清波,清澈见底,肉眼看去,竟然发出一阵淡淡的荧光,就像是在这个水池上方,笼罩着一个神圣的光圈。

走到近前,才发现,就在水中,有着无数的莹白色的东西,布满了整个水池,在水池的中央的位置,飘着七八片小小的叶子,这叶子,竟然是无色的,若是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一根细细的透明无色的藤蔓一般的东西,支撑着叶子在水面上漂浮,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姑娘……您别玩我啊……这……这就是玲珑莲?”君莫邪一手指着那几片透明的叶子,错愕的回过头来,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是,这就是圣地圣物。”乔影一脸的郑重,无限爱惜的看着那水池之中的几片叶子:“九转玲珑莲!”

“我日!”君莫邪有些悲愤,手指头哆嗦:“就这么点破玩意……就算结出玲珑玉藕,能有多大?这他妈不是玩人嘛?我那边十几个人等着吃呢……”

“十几个人等着吃?”乔影做出一副要晕倒的样子:“那你再等上几千年吧!九转玲珑莲五百年才结一次果,而且一株玲珑莲只能结一颗玉藕。”

君莫邪做出一副要晕倒的样子,现在他的感觉是恨不得以头抢地,总算是镇定了一下,抱着玩一的希望问道:“那么,结一次玉藕,够几个人吃的?”

“仅够一个人服用一次。”乔影用一种看好戏的目光看着君莫邪。

“不能吧?这是藕啊我的天呢,就算是切成片,也最少也能切好几片吧?仅够一个人吃?你开什么玩笑?”

“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这么指头大小的藕叶,能够结出几尺长的大藕?”乔影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君莫邪:“居然还想切片?米粒大小……你咋切片?”

“米粒大小?”君莫邪绝望了,大怒道:“就这么一点点比蚊子鸡鸡还小的东西,能有个什么屁用?亏你们天圣宫居然还当宝贝供着,丢人不丢人啊?干脆我全掘走得了……”

“你敢!”乔影吓了一跳,声音都尖锐了起来:“此乃是天圣宫的镇宫之宝!生死攸关!你敢乱动一下,我当场就可保证天罚森林之中的君家人不会再有一个活人!”

君莫邪先前那句话本是说笑,自己都没有当真的意思;但乔影这句话一旦说出来,却是触动了君莫邪的逆鳞,激起了他最大的逆反,突然间霍然转身,凌厉的目光看向乔影,沉沉的道:“你……在威胁我?”

“我在说一个事实……”乔影吓了一跳,被他凌厉的目光注视着,一时间突然觉得全身发凉,口气顿时软了下来,道:“但九转玲珑莲乃是天圣宫的至宝,宁可整个天圣宫都不在了,玲珑莲也不能丢!君公子,我这么说,你应该知道玲珑莲的重要性了吧?”

“你这么说还可以,但……请你记住,无论任何时候,都最好不要试图威胁于我!尤其……”君莫邪加重了口气,阴沉沉的道:“……是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我从来都不会接受威胁,因为我会把一切尽可能的伤害全部掐死在萌芽状态之中!”

“就算是绝世美女,也不会例外!我……从来不会怜香惜玉!”说这句话的时候,君莫邪的双眼深深地看进了乔影的眼睑之中!

一种极度的危险的感觉油然从乔影心中升起,在君莫邪这个修为远远不如她的后辈面前,乔影居然感到了大山压顶一般的压力!

她不由自主的惊悚的、退了一步!

<现在在北海,等到回去,就用爆发来补偿大家。请大家理解。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