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三个用意

<第二更!>

“这一剑若是按照常理,势必直入心脏,没有任何侥幸之余,夏东亭却最多就只能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一样的声音,绝不至于发出之前那般中气十足的惨叫!”

展慕白断然道:“我敢断言,相信只要再剖开伤口仔细查看的话,内中的剑痕,必然另有怪异!”

海无涯眉头一耸,深深的考虑了片刻,然后手起剑落,刷的一声,夏东亭的尸身顿时被从中间剖开。

展慕白蹲下来,仔细地翻开,道:“海兄,你来看。”

不用他说,海无涯也已经瞪大了眼睛。

答案果然已在眼前,那剑锋准确在刺入心房要害之余,竟是刻意地又斜了一分,没有直入心脏,而是在心脏的一侧出现了创口。

这一剑分明可以直接刺入心脏,令到此次刺杀成为完美刺杀,甚至连那一声惨叫都是可以避免的,但那刺客没有这么做,反而刻意让众人在第一时间得知了夏东亭的死讯!

“这一剑,虽然在命中要害之余才故意刺偏,却也仍是必死之局,那人在布局完成之余,便从这个位置玄气冲荡心脏,摧毁丹田。这样做,唯一的用处就是,被杀者,能够在第一时间之内,发出一声惨叫!但发出惨叫之后,人也将随之断气,万无幸免可能。”

展慕白站了起来,神情凝重,慢慢的道:“我们面前的这个对手,是一个疯子!他竟是故意让夏东亭叫上这么一声的。”

“那他的用意,想必是警告,又或者应该说是挑衅!”何知秋一直静静地站在后面,此刻插言道:“他是在通知我们,他已经开始动手了。让我们作好准备、加强防备!好让这场战局更刺激一些!”

所有人都被这一句话刺激的出奇的愤怒起来!简直是不可容忍!

海无涯脸上泛起凛冽的杀机,咬牙一字字道:“好嚣张的混账!”

身为圣皇强者,竟要被人如此的藐视,又如何能不愤怒呢!

何知秋同样阴沉着脸,语气更显低沉地道:“拳头大就是道理大,实力就是一切,这是我辈尽都认可的真理!而从这一次刺杀看来,对方完全有资格叫嚣!这样的刺杀实力,是我辈任何一个都做不到的!这一次的敌人,非但实力强大,心计更是过人,纵说是老谋深算、老奸巨滑相信也不为过的!”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声道:“面对这样敌人的凶险程度,未必就低于对阵九幽十四少!我们非但要重视此人,更要加意小心戒备,以此人这次示威的刺杀手段,即便是我等,若是以一敌一,未必能有胜算!”

“更卑鄙的是,如此一位高手,在面对远远不如自己的对手的时候,用的战术居然是……刺杀!”

最后一句话,何知秋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他的腮帮子上的肌肉,在突突跳动。显然,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深有同感。

九幽十四少也是一个疯子,却也还是一个狂人,行事固然疯癫、狂妄,却不会做这等鬼鬼祟祟的刺杀的事情,又或者说的不屑做,九幽十四少若是要战斗,必然只会轰轰烈烈的一战!决不会在背后下手!

但现在需要面对的暗中那人却分明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终极杀手!

而这样的敌人,才是真正最让人头痛的!

难以应付的程度果然要在九幽十四少之上!

“展兄,小弟说句不好听的,我判断这个杀手只怕乃是你惹得祸起了效果。对方的目标,或者只是你一人而已!”何知秋脸上阴沉沉的,转过脸向着展慕白不似笑的笑了笑。

“我?怎会是我?这话从何说起,请何兄明言!”展慕白不解。

“说实话,我真心希望是我的判断有误!环顾当今之世,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够拥有这样的刺杀手段,之前也从未现于江湖。唯有在今时今日,突然出现。一旦出现,就狙杀了一位圣者!”何知秋眼神幽冷,缓缓道:“在我预算之中,似乎唯有一人才有这样的手段。”

“谁?”海无涯和展慕白一起追问。

何知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就是君莫邪的那位神秘师傅!展兄偷袭了他的徒弟,他就同样以偷袭的手段来对付我们!老夫遍思过往经历,就也只能想得出这样一个唯一的解释。”

“不错!定然如此。”海无涯和展慕白同时醒悟。三大圣地,经历了万余年的漫长岁月之后,在今时今日的这个世上根本没有敌人,更不要说还是这么强大的敌人,除却这个比较合理的解释之外,当真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但,守护者乔老前辈却分明说过,君莫邪根本就没有死。她更亲眼见到君莫邪就在菊花城中出没。”海无涯喃喃地道:“若然君莫邪当真没有死……他师父这样的发狂对付我们又是为了什么?”

“那小贼当日中我全力一招,以那小贼的区区微末实力,怎能不死!而……她之前根本也没有见过君莫邪,更不清楚君莫邪到底长得什么样子。难道她说是就是了?对此,我一直没有相信过!”展慕白哼了一声,怫然不悦的道。

展慕白口中的‘她’,指的自然就是乔影。很显然的,乔影日前对他的不满甚至是差点将展圣皇来个血债血偿的行为,引起了这位展大圣皇的强烈不满。

“乔前辈德高望重、为人慎重,那消息,未必是假。”海无涯不确定的道。

“妇人之仁,绝不可为;妇人之言,慎不可听!”展慕白脸色铁青,翻了翻白眼,道:“除非君莫邪那小贼当真活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绝不可能相信他还活着!”

其余众人彼此对望一眼,尽都没有说话。

良久,海无涯道:“将夏兄的尸体妥善安置,务要聘请高手匠人为夏兄缝合躯体,待到回归之时,让他叶落归根。其余人等,加紧戒备,万万不可大意,此次我们要面对的对手,决计不容小觑。”

“是!”所有人同声应答。

夜色深沉,风声,似乎更紧了。

无边无际的夜幕,也似乎正在渐次地加强一股无形的压力,令到天地之间的气氛,尽一片苍茫萧煞,满目凄凉!

~~~~~~~~~~~~~

“这是一场无关正义、邪恶的战局。同时也是一场没有谁是谁非的决战!我之所以这样做,并非是有什么崇高、伟大的理由,我为的,就只是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能够生存下去!这就是我战斗的唯一目的!如此而已!”

君莫邪静静地站在远离陈家数百丈之外一棵大树茂密的树冠里,低声的说道。

“这场战斗没有口号,更没有任何所谓的大义公理,唯有生死存亡。所以,万万不得手软。无论对手是一个流氓还是一个圣人;只要他想要我们死,那么,我们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让他先死在我们的前面。无论他是英雄还是圣人,与我们为敌者,就只有一个名称——敌人,如此而已……”

“这些道理,我比你明白得至少要早了几百年!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说了?”梅雪烟皱起了好看的眉毛。神情中,竟有些要抓狂的意思。

这样的政治思想工作,君莫邪已经乐此不疲的给自己做了好多天。每天都要将同样的一段话说上数十遍……现在,君莫邪只要说出头一个字,梅雪烟就能将剩下的他想说的一大段话一字不差的说出来!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

“你只是想要告诉我,不管他们的出发点是不是为了夺天之战、又是不是真的为了天下苍生,但他们想要我们死,我们就万万不能妇人之仁,该杀就杀、该砍就砍、该卑鄙就卑鄙、该阴险就阴险……”梅雪烟咬牙切齿的将这一段话说了出来。

“真聪明,其实我就是这意思,你终于领会,吾心甚慰。”君莫邪一拍手,笑吟吟的道。

梅雪烟有些无语。

能不聪明么?这几天里,这段话起码听了最少一千次以上……都差点被这段话折磨得精神崩溃了,若是再记不住,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别说记住,就算倒背也是没问题的……

“莫邪,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你明明有将那夏东亭无声无息、一剑杀死的实力,将整个刺杀行动真正完美,可你为何还要刻意地让他叫出声来呢?”

梅雪烟皱着眉头道:“杀死他们我不反对,但我决计不赞成虐杀!人死如灯灭,无论多大的罪恶,一剑穿心,一死了之,也就罢了。何必搞得这样残酷?”

“不不不,你误会了。”君莫邪微微的笑了笑:“第一,你要搞明白,我这次的下手绝不是虐杀。真正的虐杀,你还没真正见识过呢,等有时间、有条件的话,我一点点的向你展示。保证让你这位兽中之皇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大汗淋漓神经痉挛四肢无力……”

“第二呢?”梅雪烟咬咬牙,强忍住脾气没有跟这小子一般见识。

“聪明。竟然知道我还有第二层用意。”君莫邪一句话让梅雪烟几乎晕了过去。翻翻白眼,强行控制。你都说第一了我要是再不知道有第二、第三什么……那也蠢得太离谱了吧?

“第二,我的目的乃是想让他通知三大圣地的人,我来了。复仇游戏正式开始了……大家要慢慢的享受游戏的乐趣……”

君莫邪得意洋洋的道:“你要知道,尤其是像我们现在这种隐于无形之中的敌人,才能够给敌人以最大的压力。一到夜晚,鬼影瞳瞳,步步危机,疑神疑鬼,战战兢兢,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哪怕我们两人都正在呼呼睡觉,可他们照样是保持最高戒备丝毫也不敢松懈……如此天长日久下来……啧啧,这才是折磨人的最高境界啊。”

“还有第三么?”梅雪烟哼了一声,道。心中却是骂了一句:真够阴险的!

“第三自然是有的。”君莫邪嘿嘿一笑,挠了挠头,道:“第三层的用意,却是我最主要的用意了。那就是借助这声惨叫,告诉另一人,哥哥我来了,哥哥我已经展开行动了。抓紧时间过来配合,要是晚了,我吃肉能吃个饱但他却会连汤都喝不上了……”

“通知一个人?是谁?哦……”梅雪烟刚刚问出来就明白过来:“是九幽十四少?”

君莫邪舒服的换了个姿势,道:“当然,我们现在的力量虽然已经强大了许多,但……若然能有个免费的打手做前锋,又何乐而不为?这样的免费打手,再多也是不嫌多滴,若能有个十个八个那才好呢。”

“免费的打手,还十个八个,你寻思什么呢,你这人……”梅雪烟又好气又好笑,名震天下的九幽十四少,在他嘴里,竟然成了一个免费的打手?

“子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君莫邪打了个哈欠,身子侧了过来:“别动,让我眯一会,我可是真正的困死了。”说着,就这么将脑袋枕在了梅雪烟丰美的大腿上。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睛。

这无赖!

梅雪烟瞪了半天眼睛,终究还是没舍得将这家伙掀到树下去。

原因无他,这几天,君大少爷委实是太辛苦了、太累了。

想到这里,梅雪烟心中一阵柔软,又觉得一阵莫名的心疼。

唯有她才真正知道,君莫邪这几天里到底做了些什么。他几乎就没有合合眼的时间,忙得不可开交。自己睡觉的时候他在忙,自己睡醒一觉了还看见他在忙……

他,实在太累了……

今天就让他肆意一回,让他好好地睡一会吧。

梅雪烟有些怜爱的看着君莫邪闭着眼睛,枕在自己大腿上,脸上露出由衷的安心了的表情,甚至有些恬静的感觉,不由得心中一阵甜蜜:也唯有在自己的怀里,他才能如此的放松这么一会……

这时,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的君莫邪迷迷糊糊的道:“……子曰:这女人的大腿真滑……真想剥光了摸摸……”

这句话,将梅雪烟心中已经开始翻腾涌动的柔情和那种想要呵护怀里这个男人的女人天生母性一下子给打得无影无踪!也将她正要悄悄地亲吻一下这个男人的诱人想法击到了九霄云外……

梅雪烟七窍生烟……

<昨天灵机一动,想起来一个绝妙的构想……但当时手里没笔,等匆匆下车匆匆跑回家里的时候,发现这个绝妙的构思我已经忘了……

我昨夜捧着头考虑了半夜,今天又寻思了一天……居然始终没想起来……崩溃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