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实验……

<今日第二更!>

就算是暴殄天物又如何,就算再无珍藏又如何,若是连眼前险恶都应付不来,遑论未来!

梅雪烟依言退开一边,才刚闪身离开,就看到一道森寒电光轰然落下,炎黄之血锋锐的剑身接触到天地灵脉的外皮的时候,就像是一把烧红的快刀切进了冷冻牛油之中!

“刷”的一声,在灵脉之上最外端的手掌长短的一块,无声无息的从上面断落,噗的一声落了下来。这却是最外端的部分,就算是如斯粗暴的切下来,却也不虞会损伤到里面的金津玉液。

所以君莫邪全无顾忌!

君莫邪一不做二不休,信手一挥,五行异力水之力发动,在他上方的鸿钧塔的灵气瞬间凝注,形成一道碧亮的水流从空中落下。

同时,君莫邪在这断落下来的一块的侧面用炎黄之血轻巧的挖了一个小洞,那些灵气凝注的水流不偏不移的灌注了进去,恰好装满。

要知道最外端断落下来的虽然只得手掌长短,但横切面可是足有三丈长短。而那个小洞,也足足有几尺深度,足够君莫邪做实验了。

梅雪烟瞪着眼看着,却见到君莫邪毅然决然地一挥手,冷喝一声:“混沌火!现!”

接着,就在君莫邪的手指尖上,砰地一声冒出了一蓬漆黑的火焰,无声的、轻柔的跳动。

君莫邪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一用力,混沌火顿时轰的一声,火焰起来数丈,激烈燃烧。随后。君莫邪就将这道混沌火的黑色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到那了横切面上!

灵脉横切面瞬间融化,尽数化作一片晶亮的液体,缓缓流下,将整个小小的洞口慢慢的糊住……

君莫邪松了一口气,心念一动,混沌火焰再度从手指间消失。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君莫邪怎么可能不紧张。

若是这次试验获得成功,那么,金津玉液就几乎成了他随取随有的宝贝,无论任何时候想用,只需要从糊住的这个地方扎一针,放出两滴就行了。然后再以此法糊住,就此万事大吉!

但若是这次试验最终失败,那么……这一次提升实力的计划,还是暂时搁浅为好!

眼看着那已经糊住的半截灵脉残块,君莫邪深吸了一口气,又是一道雪亮的剑光当空闪现,劈落!

剑落!

石开!

断开的两截,尽都汨汨地流出刚才天地灵气化成的晶莹液体,一滴一滴,滴落出来,然后在瞬间化作了飘渺的灵气,飘散在空中……

“成了!”君莫邪深深地,急促的喘了几口气,两眼放光。

“成了?”梅雪烟似乎不敢相信:“真的可以了吗?你确定?这可不是寻常东西,万一有误……”

“没有万一了!”君莫邪打断,欢欣的道:“我刚才之所以没有用普通的水,而是耗力气化灵气为水,为的就是防备这个万一!要知道,就算是金津玉液,也是天地灵气化成的液体而已,只不过,浓度要高出寻常灵液太多太多,而且其中又有更微妙的变化……但它无论如何变化,其本质形态,却仍是不会改变!那就是……它始终还是液体!”

君莫邪眼神中发出异常狂热的光芒,看着眼前这巨大的天地灵脉,慢慢的道:“今日的实验,意义深广!这次试验表明了,我们君家,将从此崛起,而且,竟永远屹立不倒!”

“鸿钧塔之中,灵气远比外面要浓厚千倍以上!天地灵脉在这里,将发展更快!里面的金津玉液数量,也只会是越来越多,就算君家子孙千秋万世,也尽都足够了!只需要修为到了相当的程度,借助一滴金津玉液的效力,就能够迅速提升到圣皇甚至更高……”

“是的。只要你能一直留在这里,君家就会一直辉煌下去,真正的千秋万世。”梅雪烟目光朦胧,但却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只是,你真的可以吗?除了你,君家还有谁能够使用你这柄剑,破开天地灵脉,又能驾御混沌黑火,修复缺憾,就算这两者兼备者,他们有可能拥有这座鸿均塔吗!?”

君莫邪怔住,良久,他才喃喃地道:“是啊……我刚才兴奋过头,却倒是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一点,但我……却会尽可能地留在这里,直到我不得不离开的那一天!”

梅雪烟所说的话,其中的意思乃是生老病死。在她心中,这世上纵然是再厉害的传奇人物,也是没有不死的。她只是将这个事实很隐晦的提出来罢了。

但君莫邪所想的,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固然,在他的前世,他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神仙鬼怪、什么长生不老;但这一世,尤其是得到了鸿钧塔之后,他信了!事实就在眼前,如何不信!

自己的力量若是到达了一个这个世界再也容留不下自己的程度,那么,自己是肯定要离开的!相信九幽第一少当日离开这片大地,固然可能是因为待腻了的因素,也应该有本身力量太强的因素在其中吧!

或者,那些古老相传的白日飞升,根本就是真实存在的,也未可知!

破开的两截灵脉,君莫邪从中选了一块,然后从里面削下来巴掌大的最核心的一块,递给了梅雪烟:“这一块,你收着。若是有那一天我不在你身边,而你受了伤的时候,就用小刀刮下一些粉末冲水喝了。这一块色泽温润,已经有一些软玉的品质,可是相当于天地仙乳的好东西。”

梅雪烟答应了一声,将那一小块玉心珍而重之、小心翼翼地放进怀里。

君莫邪看她小心慎重的有趣样子,不由得大是好笑:“也不用那么的小心,这只是暂时权宜之计罢了。你我未必有分开的时候。就算有一两天不在一起,你也未必会受伤呀。”

“世事无绝对……总会有别人受伤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我们这等脱离了法制约束的强者阶层,从来只是强存弱亡……天天在生死之间打滚,哪有不受伤的道理?”梅雪烟轻轻叹息一声,情绪稍稍有些低落,勉强展颜笑道:“你们人类的律法,我们玄兽的法则。我们现在已经都脱离了……”

“是啊,世事就是这么一回事!”君莫邪也深有感触的道:“人类……真是一个奇怪的物种!这世间有人类之前,大家都要遵守丛林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虽然残忍,却是最公平的。但人类出现之后,却开始争权夺利,争权夺利为什么?到后来还是为了统一,为了欲望,在这个前提下,发生了法制……法制的出现,初衷乃是为了让人人平等,也为了国家更好管理……但发生法制之后,束缚的,还是最底层的升斗小民,还是弱者……也就仅仅限于在弱者与弱者之间得到平等……”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反而是拥有了一定的权势地位之后,行事规则便再不会遵循基本的法制条款;再度回归了那种古老的丛林法则。强者生存,弱者消亡……就比如,天香国原本的君家和李家的争斗,又或者说是京城各大世家之间的争斗,王国的法制……真正能起到什么作用吗?最关键的还是这几个世家谁的势力大而已……”

“至于圣地天罚这等强者之间的纠纷,则完全就是更进一步的弱肉强食!也就是说,人,无论是权势还是自身实力,在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和位置之后,却又重新变身,成了野兽!我倒真是奇怪,那么这场文明或者所谓的平等法制争权夺利流血牺牲……到底是为什么?有什么意义?就只是为了最后再一次的回归丛林法则吗?”

梅雪烟笑了:“想不到你还挺有感触的。”

“感触倒未必,但想法是真有的,不解也是真的。可惜,貌似没有人能给我这些疑问做出回答!”君莫邪苦笑一声,道:“想起这些事情来,就觉得这个人世间其实真的很操蛋!真正需要平等公平的,得不到这一些;但得到了的,却又最终会自己抛弃这一些。你说好笑不好笑?”

“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梅雪烟呵呵一笑,道:“其实世间,从来就没有过所谓的公平。之前,曾经有位大贤人说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这里却有一点没有说明,那就是:所谓的法,其实都是有人来制定的。不管是制定这个法则的人,还是执行这个法则的人,都享有或大或小的特权!这就是规则!而这种规则,就跟我们天罚森林的兽王特权是一样的。”

梅雪烟妩媚的笑了笑,道:“天罚森林之中,几乎天天都在发生着弱肉强食的事件,而我们王者是从来不管不问的。任由下面去进行就是了。只是规定一条:族群与族群之间不得发生族群规模战争!其他的,尽都不管。但若是王者自己之间起了矛盾,族群之间的战争还是说打就打的,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的……律法自然是有效的,但要看触犯律法的是谁!我们天罚森林的王者,自然可以不受自己制定的律法约束。”

她娇俏的看了看君莫邪,道:“其实人类,就是另外一群玄兽,一个更大的天罚森林,如此而已!只不过我们玄兽王者享受特权是所有玄兽都默认并公认的,力不如人,无话可说!而且,每一头玄兽,只要努力,就能也到达这个地位,所以都有希望;而你们人类,这些特权阶层却没有被公开承认而已……或者说,他们自己也不承认自己的特权,也在尽可能的扮演着遵守律法的角色,只不过是那样的虚伪和无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