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灭门!

<今日更新,两更合一,六千字!>

圣地众人纷纷叫嚣,一定要让幻府的这些个杂碎付出代价,宁可玉石俱焚,也不能平白咽下这口恶气。相比较起这个突如其来的矛盾,展慕白那边所爆出来的九幽十四少消息,反而在这个时间并不是很吸引人注意,所有人的焦点,尽都放在了幻府和圣地的争执之上了!

其中有不少激进派的圣者们义愤填膺,立即就要前去找飘渺幻府那七个人的麻烦!就算是幻府又怎么样?圣皇又如何?怎能这么的欺负人!!

一起哄之下,海无涯和何知秋在之前一战之中,虽然未落下风,但心头仍是颇为郁闷,毕竟随身半生的神兵就此离己而去,而展慕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的时候,三大圣皇拉起队伍就要出发!

反正此事已经通知了圣地高层了,以后到底要怎么样,自有高层决定!幻府现在已经欺负到头上了,连我们的兵器都施展下作手段弄了去,简直就是在吾等脑瓜顶拉屎了,难道老夫就这么在乎这一条命吗?

于是乎就要整军出发!

但在千钧一发之极,突然出现两位神秘人物,强力制止了这一次的行动,否则,只怕今夜的菊花城就真正的菊花满地残了……这伙人完全能够将菊花城的菊花全部劲爆一次!让这座菊花城完整地飞上天去……

而在那两位神秘人物去找幻府的人要说法的时候,却发现幻府的曹国风等人,已经先一步无声无息的消失掉了……他们在第一时间里,撤离了菊花城!

甚至来不及收到九幽十四少现在就在菊花城的消息就走了。

他们甚至放弃了自己此行的主要职责!

而随着他们的离去,圣地与幻府之间的误会,势必将在短时间内没有解开的可能,而且,还很有可能导致某些不好的变故……

而这个时候,唯一知晓个中内情的乔影,正在荒郊野外与君莫邪对峙!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早已是时过境迁了……而且,只要君莫邪没跟她回来,就算她肯解释一切,也未必会有几人相信了……

菊花城之内,暂时成了三大圣地的一统天下!

至此,这个持续了一万年之久的两大势力联盟,从表面上来说,彻底的崩碎!

而另一件让三大圣地的人受不了的,就是陈家的态度,越来越显得冷淡了……

陈庆天在陈晨的影响下,加上这段时间里自己的老二儿子惨死,自己更是惨被展慕白呵斥!摆明了,三大圣地只是将自己的家族当成一个补给站,或者应该说是一头肥羊……而且是地位低贱到极点的肥羊!

这让一直以依附圣地为荣的陈庆天彻底心灰意冷。而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更让陈庆天悲愤到了极点:自己的儿子的葬礼,三大圣地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到场!

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儿子怎么死的?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世外高人神仙打架殃及池鱼给弄死的?死无全尸,惨不忍睹!如今他死了,葬礼上居然没见你们来任何一个人说任何一句安慰的话!

哪怕只是来一位至尊……也算是给了脸面啊。

这件事,若是放在以前,陈庆天也会理解:三大圣地此次来的人,最低档次也是圣级强者!这都是什么档次的存在?自己的儿子……又算什么?人家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区区一个少年的葬礼,若是还需要惊动圣者,那也太小题大作了吧?甚至三大圣地方面当真派人来了,陈家反而要受宠若惊,难以安心!

但同样的一件事,放在现在……意义却又大大的不同了!

非但没有人来参加葬礼,而且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安慰自己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可怜父亲哪怕一句话!

陈庆天彻底心灰意冷!甚至有些百无聊赖,生无所恋了。觉得自己这些年的付出,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完全不好笑的笑话!

又鉴于家主的这种情绪,陈家上下的态度,又能好的了那里去?自然是不冷不热,应付了事……

如此一来,陈家忙着丧事,自然没有时间招呼三大圣地的高人们……而高人们虽然更加的郁闷憋火,却也无计可使。唯有等着东方世家的刺客赶紧到来,解决了这件事大家赶紧的回去。

越来越发现这世俗界更加的陌生了……真是沧海桑田那。

这天夜里,陈家家主陈庆天与自己的大儿子陈晨秘密在书房会面……

一代家主,连与自己的亲生儿子谈话居然也需要秘密安排的地步,陈庆天这家主做的已经是有些可怜了……

“晨儿,现在的陈家已经完了。”陈庆天出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陈晨骇然大惊!他抬起头,看着父亲沉重的脸色,一股沉沉的暮色,从陈庆天的身上散发出来。

“所以,你要离开这里!晨儿,你是陈家唯一的希望……尽快远离这个漩涡吧!只要你还在,我们陈家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陈庆天目光沉滞,心灰意冷的说道。

“父亲,我们陈家的处境虽然艰难,与一些超级世家相比,也还有差距,但……怎么也还没到覆灭的地步吧?”陈晨不解。

“已经完了!自从老祖宗陈冲殒灭,我们陈家,就宣布了灭亡!多年以来,我们在老祖宗的庇护之下,相安无事;但却始终要比一城之隔的展家弱势很多……我们这些世家,只是圣地的附庸,看似强大,但只要圣地放弃我们,我们就是一文不值!”

“现在老祖宗死了之后,我们陈家已经成了一个钓饵。来吸引东方世家上钩的钓饵。晨儿,钓饵……呵呵,你应该知道钓饵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无论鱼上钩还是不上钩,钓饵都是摆设。万一鱼上钩了,那么,钓饵就要先被吞下去的……”

“为父一直希望,这会是三大圣地给我们的机会,纵然牺牲了为父做钓饵,但我们陈家却能被圣地另眼相看……如今,我才知道,我错了!圣地,是永远不会将我们这样的家族看在眼中的,哪怕是全部牺牲,哪怕是牺牲一百个这样的家族,只要达到了圣地的目的,就足够了。至于这些家族……则是注定被牺牲的!”

陈庆天脸色灰白,低声的说着。陈晨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但我若是离开了……岂不是让圣地的人更加的怀疑爹爹你?”陈晨皱着眉头,忧虑地道。

“怀疑我……又如何?”陈庆天呵呵的笑了笑,悲凉的道:“我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死人了!你留下,我也是一个死,反而会搭上你自己的性命!你不留下,我还是一个死,难道还有什么区别吗?”

说完这句话,陈庆天站起身来,背转过身,缓缓道:“去吧,带上你的女人!告诉她,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陈庆天的嫡亲儿媳,陈家的主母!”

他依然背着身子,却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随手抛了过来,陈晨一把接住,只听陈庆天道:“这便是我们陈家的信物!里面,还有你母亲头上的玉簪,乃是送给儿媳的礼物……为父以前不同意你们,让那孩子吃了苦头,告诉她,毋要怨恨于我……”

他挥了挥手:“隐姓埋名的去吧。今日之后,若是你能够重建陈家,那么,只要族中没有圣皇级别高手出现,就永远不要踏足于江湖!”

“父亲!我……”

“若是你不走,我便亲手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陈庆天仰起头,背影萧瑟,但口音却露出无限的决绝!

陈晨泪如雨下。情知父亲决心已下,不可更改。他哽咽着,趴在地上向着父亲慢慢的磕了几个头,弓着身退了出去。

陈庆天静静地站着,在陈晨退到门口的时候,他慢慢的说道:“宁为农家户,不做附庸族!”

陈晨身子一震,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强忍着即将哭出声来的悲哀,身子急速后退,消失在夜色之中。

陈庆天标枪般挺立,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容。只要陈晨能够走出去,远离这个漩涡,那么,不管以后他在何处生存,陈家,就始终还有一条根在!

他静静地在书房里坐着,一动不动。

凌晨,管家轻轻敲门进来,道:“家主,祠堂被盗。历代祖先的牌位,突然都消失不见了……”

陈庆天身子一震,眼中泛出一丝热意,挥挥手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管家纳闷的看了看他,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心中疑窦满腹:家主今天,怎地如此反常?祖宗牌位被盗,这是何等大事,竟然无动于衷的样子。摇了摇头,很是想不通的走了……

书房中,陈庆天沉沉的吐出了一口气,喃喃地道:“我终于放心了……”

第二日上午,圣地的人就知道了,陈家的大公子陈晨突然失踪了……

展慕白在知道这件事之后,立即派人将陈庆天叫了过来。而且,很给面子的,亲自接见了陈庆天!

住在对方的家里,很给面子的亲自接见家主!

展慕白认为自己已经是很给了陈庆天面子了,自己可是圣皇之尊啊,能够纡尊降贵的亲自与他谈话,陈庆天应该兴奋地受宠若惊才对。

所以展慕白说话也没有什么避忌,直接就盘问开了。

“你那大儿子,到哪里去了?”

“这个孽障!”陈庆天叹息一声:“前段时间他看上了家族里的一个侍女,居然想要娶她为妻,老夫岂能同意?于是这段时间里一直在跟我闹别扭,可我也万万没有想到,这孽障竟然在如此时刻和那侍女私奔了……真是败坏门风,老夫非要将他抓回来,以正家法不可!”

“私奔?”展慕白哼了一声,冷笑道:“陈家主,你们陈家的私奔都需要带着祖宗牌位吗?早不私奔,晚不私奔,在这个时候私奔?陈庆天,你是不是觉得本座很好糊弄?”

随着展慕白的口气越来越是沉重,他的身上,一股浓浓的威压,便骤然罩了下来,声音,也变得冰冷:“陈庆天,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交代!或者,老夫还能留你一条活命!否则,整个陈家化作飞灰,也不过是老夫抬手之间的事情!说!你到底有何图谋?想要做什么?是否是对我们圣地存有不轨之念?我告诉你,那是找死!”

展圣皇的口气里,杀气腾腾,毫不掩饰!这段时间里接连不断的遭到不顺,不管是飘渺幻府还是九幽十四少,都在一巴掌一巴掌的打他的脸,偏偏还无处发泄!这导致情绪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而且……自己被痛揍的时候,这个该死的陈庆天就在一边看着、圣皇的颜面大损!这才是导致展慕白每一次看到陈庆天都觉得特别不顺眼的最大原因!

所以他每次对陈庆天说话,都是一副恨不得这家伙快死的口气!

看着老夫出丑,这就是最大的罪过!

所以展慕白早已经起了杀机。但毕竟陈庆天一直对圣地毕恭毕敬,从来没有怠慢之处,更是自己徒弟的后人,若是没有合适的理由,展慕白也不好意思下手。

但从那之后陈家对圣地的态度渐渐冷淡,却给了展慕白最合适的理由!紧接着陈晨出走,展慕白索性借题发挥了起来,无论如何,也要将所有目睹当初那件事的陈家人全杀了!

陈庆天听了这几句威胁意味极重的话,不由得为之愕然,接着一股强烈的愤怒就涌了上来!

陈晨之所以走,完全是陈庆天做出的安排。这一点不假,但陈庆天却从未曾想过要对三大圣地做什么!一来,他不敢,二来,他也觉得未必会到达那种不死不休的地步。陈晨离家,也只是为了预防万一之下所作出的决定而已。

但没想到,展慕白竟然连问都不问,就要给自己定下如此严重的罪名!

“老祖宗,此言何意?我们陈家一向忠心耿耿,而且家祖还是您的嫡传弟子!又怎么会有谋逆之心?这可真是黑天的冤枉了!”陈庆天大声辩解道。

“冤枉不冤枉,你自己知道!”展慕白脸上阴森的杀机越来越浓……

陈庆天最后印象就是,一只洁白的手掌在自己面前突兀的放大……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海无涯与何知秋得知消息赶来的时候,整个陈家,已经全部毁灭!真真正正的鸡犬不留!

面对展慕白的辣手,两位与他地位相等的圣皇,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道:“杀了……也就杀了吧。”然后就没有任何反应。

毕竟只是一个世俗家族,就算覆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的附庸家族,三大圣地数不胜数,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可以培植出无数个!实在算不了什么……

唯一感觉暴怒的,是守护者乔影!

乔影一回来,就知道了这件事!接着便怒气填膺的找到了展慕白。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乔影愤怒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乔老息怒;此事都怪展某大意了;自从来到菊花城,怪事就层出不穷;而且,九幽十四少无声无息的出现,也让我提高了警惕。”

展慕白脸色沉重,道:“在我调查之后,才发现,这陈家不知道为了什么缘故,竟然是九幽十四少的藏身之所!在陈庆天的书房之下,乃是一座地窖。里面全是九幽十四少的阴寒之气,而且,有九幽寒刃砍劈过的痕迹!”

他顿了顿,继续道:“然后,我发现,在今日的饭食之中,陈家竟然下了大量的神仙倒!这可是天下第一散功药,恶毒之极!就算是圣皇,服用之后,也会在一段时间之内提不起玄气!这,分明是想将我等一网打尽!此等恶毒行径,实在是令人发指!若不杀之,如何服众?”

展慕白的神色从愤怒变作歉然:“只不过展某气愤之下,一怒出手,竟然忘了请示乔前辈,还请恕罪。唉……展某也是爱之深责之切,他们毕竟是我徒儿的后人……发生了这种事,老夫也有管教不严之罪……”

陈家人已经死光了,如何说还不是展慕白嘴巴上下一翻的事情?他怎么说就是怎么样了,绝对没有半个人再出来辩驳……

乔影神色稍霁,她不明白真相,虽觉得展慕白说得有理,却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忍,怒道:“既然如此,你杀了陈庆天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杀死这么多的无辜之人?如此残害无辜,大肆杀戮,如何是我圣地中人所当为?”

展慕白连连认错,神色间也顿时显得惭愧不已……

“展慕白,今日之事,你最好没有骗我!否则,就算你是圣皇,我也要为陈家主持公道!事情已然如此,好好的为陈家处理后事吧。”乔影留下了一句话,转身气愤的离去。

展慕白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愤怒,随即隐去。

乔影的地位,可不是他展慕白能够撼动的。就算牺牲十个展慕白换取乔影,圣地也会毫不犹豫!所以,对乔影,展慕白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更何况乔影的实力要胜过他多多……

……

就在陈家发生大动荡遭遇灭门的时候,君莫邪正在鸿钧塔里淌冷汗。

话说他与乔影一战之后,就遁入了鸿钧塔。梅雪烟见他似乎有些狼狈的进来。不由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遇到了一个疯女人!”君大少喘了口气,道:“一个小姑娘,也就是二十来岁年纪,居然说自己活了一千多年了……真是大言不惭,哈哈……难道她以为她也是个老妖怪不成?”

君大少说的顺嘴,却没发现梅雪烟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就阴暗了下来,冷冷地道:“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老妖怪?”

“是啊……不会也有可能是真的,这小丫头的玄力,真是恐怖的很……”君大少不知死期将至,脑中回响着刚才的一战。若不是自己还有最后一招,恐怕这一次就栽了,连阴阳遁也逃不出去!

“你在讽刺我么?”君莫邪只觉得耳朵一疼,已经被梅雪烟揪住,拧了个半圈。

梅雪烟的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淡淡地道:“也是一个老妖怪?你见到的花容月貌的老妖怪还真不少呢?君大少爷,你这个‘也’字……是什么意思?”

君莫邪心中一突,这才知道犯了梅雪烟的禁忌,急忙赔笑道:“不不,我的意思是说……她是骗人的,世界上哪有这么年轻的老妖怪?额……其实我是说……我哦我……”君莫邪语无伦次的辩解,梅雪烟越来越怒……

“我真的不是说你……”君莫邪欲哭无泪的道:“完全没那意思……”

“你终于承认了你在心中暗地里认为我也是个老妖怪!”梅雪烟大怒,手指一用力,君大少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掉了下来,歪着头大叫:“我不是……不不……我的雪烟怎么是别人可以比的呢?雪烟如此美貌如此年轻如此漂亮……如同九天明月皎洁无暇,如同春风化雨如同……”

君莫邪口中的恭维话语滔滔不绝的涌了出来,当真是如滚滚长江绵绵不绝……

但他越说,耳朵就越痛,显然这一次梅雪烟是真的生气了,只急得满头冒汗……开天造化功再厉害,也还没有到耳朵到了再长出来的地步啊……

或者说修炼到高深之处会有那种功能,但毕竟眼下还没到啊……

口沫横飞的解释了半天,梅雪烟才终于放开了他饱受蹂躏的耳朵,余怒未息,气鼓鼓的坐在了一边。

君莫邪摸着鼻子,厚着脸皮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鼻孔咻咻的吸了两下,涎着脸道:“雪烟身上,就是香啊,闻一闻味道都能让我心旷神怡,嘿嘿……”

“少废话,快说你遇到了什么事!”梅雪烟绷着小脸,硬邦邦的道。

“是,为夫遵命!”君莫邪急忙答应。

“讨厌!你是谁的为夫!”梅雪烟娇嗔一句,脸上一红。

君莫邪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快要雨过天晴了,我的天啊……

君大少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也没什么影射之处啊,怎么就突然得罪了她呢?看来这女人发怒,真的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心神一定,开始诉说自己遇到的事情,和盘托出,说到乔影的时候,君莫邪还笑了两声,感觉那丫头实在是太单纯了……

“你说,那女子名字叫乔影?”梅雪烟突然打断了他,瞪大了眼睛。

<今天的精神状态不好,唉,每个月总有几天心里很烦……>(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