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真不是我干的啊……

<三更!>

“君莫邪乃是三大圣地的心腹大患!老夫当日无奈偷袭,的确是于良心有愧,但对于三大圣地同僚来说,却是去掉了一个致命威胁!老夫虽然失了名声,失了磊落,但却仍是问心无愧!若是能够重来一次,老夫还是会那么选择!为了圣地千秋大业,老夫区区一个人的名声,又算得了什么?”

“说得好,连这等偷袭后辈的卑鄙行径竟也能说得这般大仁大义,展慕白,你刚才可是说,只要是威胁到你等三大圣地的存在,就当用任何手段铲除之?即使是再卑鄙再龌龊的手段也再所不惜?”一旁的白奇峰狠声道。

“不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你就对幻府的威胁无动于衷?大家都是一样,你阴阳怪气的做什么?”展慕白愤怒的道,颇为有些理直气壮。

展慕白此言一出,在场之人举凡三大圣地所属之人尽都以一种由衷钦佩的目光注视之,惟有何知秋却注意到,幻府七大圣皇的眼神再度生变,若说之前七人的眼神只是隐含杀机,现在绝对是赤裸裸的杀意毕露!

“好,好,说得太好了,展慕白,你现在总算承认你毒手害死了我等七人的徒弟了吗?说来我等那徒儿果然该死啊,他岂非就是三大圣地的另一个心腹大患,只要能除去他,三大圣地就可从此高枕无忧了!”白奇峰声音愈发凄厉恶毒!

展慕白狠狠咳嗽着,目光怨毒而悲愤,甚至有些迷乱,话到此处,他却突然间瞪大了眼睛,似乎刚刚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什么?什么铲除心腹大患?你说我当着你的面亲手杀了你的徒弟?这……这这从何说起?你到底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赖!你刚才不是说得清清楚楚了吗?你不就是怕我那徒弟日后成为你们三大圣地的心腹大患吗?”曹国风悲愤的几乎吐血:“老夫亲眼所见,一路追踪你到此,亲眼看你手持血衣,你居然还想赖?难道你还能赖得了吗?”

“我赖?我赖什么?我杀了你的徒弟?我赖?”展慕白摇了摇脑袋,这老哥先被骂后被暴打,现在又弄这么一大通纠缠不休的言辞,当真是有些糊涂:“你的徒弟?你那里来的徒弟?”

“还在装傻扮痴吗?就是那个空灵体质!”曹国风跳脚嘶声大吼,眼看着就要再次冲过来大打出手,在说出‘空灵体质’这四个字的时候,曹国风感到心如刀绞:六百年啊,就发现了这么一个啊……

曹国风这边还没等冲过去呢,展慕白已是先震惊地跳了起来,瞪起了眼睛大吼:“你说什么?你说什么?空灵体质被我杀了?曹国风,你在做什么噩梦?说什么胡话?那小子……”

说完了,才醒过神来,大怒道:“那小子死了?”

白奇峰冷笑着看着他,冷凄凄的道:“展慕白,你给我装!你使劲的装!你当初怎么不去做戏子呢?以你的演技,绝对是名角,成就绝对在你这圣皇成就之上!”

“我装你妈个头!”展慕白暴跳如雷:“我怎么可能杀他?我宝贝他还来不及,我怎么可能下手杀了?就在昨天晚上,老夫专门找海兄和何兄商议,两位都与我出谋划策,老夫付出了两株千年灵药外加两柄神兵利器,一直到了下半夜,才说动海兄和何兄帮忙,正要与你一见真章,商量徒弟谁属,怎么可能一转眼的功夫,就被我自己杀了?这都是哪的事?!”

他一面说,海无涯和何知秋也连连点头,脸上微微有尴尬之色。两人虽然答应帮忙却也收了好处,如今这好处被展慕白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不由得心中甚是不得劲。

但他们也知道,展慕白现在也是被逼无奈,肯定要把最能为证据的事实摆出来,虽然不悦,却也是没有真正见怪的。

“有海兄、何兄为证,这点自无疑窦,但商议之后,你这混帐东西又作了什么?你以为你故弄玄虚,做出这个障眼法来,就觉得万无一失了?之后,你换上夜行衣悄悄潜入我等居住的宅院,将之掳走,却被我等察觉,眼见逃脱无望,自觉作出这等下作行径,收徒再也无望,便狠心将他杀死,避免他日后成为你们三大圣地的心腹大患!难道以上种种你不承认就和你毫无干系不成?展慕白!你敢做惧当,砌词狡辩,真真是欲盖弥彰,下作至极!”

曹国风愤怒地道,一闪身,已经将地上那一袭黑衣抓在手中:“展慕白,我们兄弟七人一路追踪来此,追到院里,亲眼见到你换下这身黑衣服……你还要抵赖!真真是让老夫为之齿冷,老夫当真是瞎了这双眼睛,竟以你为执友……”

“黑衣服……黑衣服……”展慕白目光发直,终于明白自己这次当真是被人狠狠地阴了一次!刚才诸般变故历历从眼前滑过:声音响,自己出来,墙壁倒,一袭黑衣猛的过来,然后自己接住……然后曹国风等七个人就来到了围墙外……

这暗中布局之人的手段一环紧扣一环,当真细腻到了极点,自己竟然全然没有任何辩白的机会,就掉到了一个大阴谋之中,直接导致几位圣皇高层反目成仇!

展慕白猛的一个哆嗦,跳了起来,憋屈的几乎吐血:“这衣服是别人抛给我的,这是一个局,这是别人布局陷害我!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等下作行径!”

“陷害你!?哈哈哈……”曹国风气急反笑:“展慕白,你也不必再多作狡辩了!敢作敢当,君子之风!敢做畏当,小人行径!今夜,任你口璨莲花,也不免血溅五步,我那徒儿,愿你英灵不远,且看为师为你复仇,让眼前贼子血债血偿!”

“这不是我干的!”展圣皇浑身颤抖,目光急迫,悲愤到极点的诧异表情,再加上他满脸青紫口鼻流血的凄惨样子,当真是凄凉到了极点。满身的冤屈,偏偏半点也洗刷不掉,眼睛四周张望着,再次大吼一声:“这真不是我干的啊……”

白奇峰嘿嘿的冷笑起来:“展慕白,无论你出发点如何,但结果就是你毁了我们七个人的希望,你以为,你一句不是你干的……就能证明不是你?真是太可笑了!遁世仙宫颠倒黑白的本事,只怕还没有这么厉害吧?亏你还敢自称光明磊落,俯仰无愧天地!这话你都怎么寻思说的?”

“你说是我干的?证据呢?尸体又在哪里?光凭你们几人的一面之词,就想定我的罪吗?理由呢?我为什么要杀那孩子?”展慕白嘶声大吼起来,眼角肌肉跳动,额头青筋暴起,竭斯底里。

“事实俱在,明眼人谁不清楚?理由你自己刚才都已经说了,多么强大的理由啊,你还问我等理由?证据,就是这件黑衣服!至于尸体?”白奇峰哼了一声,森然道:“老六,你去,将尸体提过来,让展圣皇看看他的杰作!其余兄弟做好准备,此为报仇,不是切磋,听我号令,一起动手,将这无耻的展慕白毙了!谁若胆敢阻拦,就是与幻府为敌,更为我等七人之死仇!”

一条白衣身影一跃而出,不多时,提着一具尸体回来了,这尸体却没有了脑袋,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凄惨,只穿着贴身底衣,却仍能分辨出的确是一具年轻人的尸体,无论是从肌肉纹理还是发育来看,这具尸体,决计不会超过二十岁!

“噗”的一声扔在地上,白奇峰冷冷道:“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光明磊落的展圣皇,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展慕白浑身颤抖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具惨不忍睹的年轻尸体,目光呆滞,身子摇晃了一下。

“动手!”白奇峰一挥手,六条人影同时飞凌在天,绝杀之招呼之欲出!

突然——

“阳儿??啊~~~~阳儿,我的阳儿……”一直在旁边旁观的陈家家主陈庆天突然目光发直的看着这具尸体,老泪纵横地大吼一声,全不在意在场诸多超级强者,疯狂地扑了出来。

急切万分的抬起这具尸体身子仔细一看,突然“哇”的一口鲜血喷出,仰天倒在地上,不住抽搐……

在他翻起的部位,左腿膝盖侧面,却有一处明显的黑痣胎计!适才仰躺在地上,这个黑痣就只露出了一半,现在翻了个身,却是全都露了出来。

此子正是陈家第二子,陈阳!

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变故,令在场所有人一时间尽都是如呆若木鸡一般,所有动作尽都停了下来。

隐身在高空的君莫邪也是暗暗叫糟糕:坏了!眼看着就要真正打出人命来了,他妈的这具尸体的真实身份却被认出来了!这真是天不随人愿啊,当时光顾注意年龄身材,细微地方都没注意,他娘的……

良久,陈庆天终于悠悠醒转过来,放声大哭,又经由陈家人一致辨认确定,尤其是经过了陈夫人当场辨认,已经数十位陈家侍女前来辨认之后,一致认定,这具死尸,绝不是曹圣皇那位空灵体质的高徒,而是陈家的第二子,陈阳。

认出这具尸体的侍女很多,居然有五六十个,看来这位陈二少爷,平常倒是享尽了许多艳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