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展慕白的请求

<今日第二更!>

“原来你真的不是……”九幽十四少收回了手,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刚才他分出一丝探测气流进入君莫邪的经脉,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玄气固然精纯浑厚,却绝对不是自己九幽一族特有的能量,而是另外一种他前所未见、博大精深,超凡入圣的强大功法……

事实很明朗了,自己确实是摆了一个大大的乌龙。

不过这小子不躲不避,任由自己抓住脉门,却是一份难得的信任……九幽十四少心中一暖。千多年来,这还是第一个这么信任我的……虽然他想必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就在这时,两人面对的弹冠楼门口突然有脚步声起,两个人并肩走了进来。在两人身后,又有四五人随之鱼贯而进。

君莫邪瞳孔微微一缩,随即恢复原样,提起筷子大吃大喝,满不在乎。

九幽十四少神色稳丝不动,安之若素。

两人心中同时涌起来一个念头:真巧!又碰见熟人了。

现在君莫邪固然不是原本的相貌,但也不是那歪嘴斜眼的‘东方大书’;至于九幽十四少……鬼知道他本来相貌是什么样子的……

来人却当真是熟人,还是他们两人的公共熟人!

为首的两个人,正是遁世仙宫圣皇高手,展慕白;另一位却是当日围攻九幽十四少的领头圣皇高手,飘渺幻府曹国风!

至于后面跟着进来的,却是当日飘渺幻府所属的那名姓白的圣皇以及另外几人。

对这些人,无论是君莫邪还是九幽十四少,都是印象深刻。

但两人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

九幽十四少眼下重伤未愈,根本就没有任何自保实力。君大少爷虽然神元气足,但真正实力却是不够看,暂时还不具备正面寻衅的资格;若是神色或者气机上一旦露出了什么破绽,那可就是名副其实地自寻死路!

这三个方面最大的死仇,竟然在这一个上午的时间,齐聚在这弹冠楼上!这不得不说也算是一桩奇迹了……

“这里就是弹冠楼了,菊花城第一等的享乐所在,无论喝酒吃饭,又或者是欣赏歌舞,此地都可算是一等一的超级所在。”说话的却是展慕白,作为展家的老祖宗,他在菊花城自然是地主,只听他带着一丝讥诮的口气道:“就是在这里,前几天传出去了一手笑傲江湖之曲,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风传天下,脍炙人口!”

“果然是好地方。”曹国风文雅的笑着:“展兄,今日你添为地主,小弟等可是要好好的大吃一顿了。今日,只谈风月,且让我等尽情一醉,如何?”

展慕白笑了:“曹兄,你也不必先堵我的嘴,要知道以我们的层次,一顿饭吃不吃那会当一件事,既然我展慕白将诸位请到了这里,那自然是有事相求的。”

还未等曹国风说话,展慕白就伸手虚让:“请,楼上请。”

曹国风站在门口,道:“何必麻烦,大伙不如就在这里吧,我辈远离尘世已有多年,不如在这里也好沾染一些人气,也算是修行了。”

展慕白哈哈一笑,道:“在红尘浊世之中体会一下芸芸众生的生活果然也是一份修行,就依曹兄。”说着,众人就在大厅中随便寻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话说得虽是动听,但展慕白心底还是略感不愉,曹国风不肯与自己上楼细谈,在这等大庭广众之下,如何能商谈机密事宜,却是等于拒绝了自己的请求。

要知此地人多耳杂,谈论事情于常人而言或者多有不便。但以圣者的能力,无论在任何环境也都是不会有影响的,传音入密便能够轻易解决一切问题。

但曹国风却是利用眼下这特殊环境,拐着弯告诉展慕白:你要跟我说的那件事情,很不方便,就不用再说了!

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狐狸,智慧何等超人,他猜也猜得出来,展慕白要求自己什么事,所以直接就封门了,免得彼时说出,大家尴尬,这个中深意,展慕白却是懂得的。

他们挑选的这张桌子,无巧不巧的正与君莫邪两人所在的桌子挨着。

君莫邪与九幽十四少对望一眼,两人都露出几分苦笑的意思。

“你既然不是我的老乡,难道你有见过我吗?若是不曾相识的话,那就更加让本公子费解了。”九幽十四少问道。

“这应该怎么说,或者可以这么说,我跟你搭话的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和你一样多疑。”君莫邪将自己的修为压在了银玄层次,却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说话声音,就如正常人说话一样:“我因为多疑,看到你这个形迹可疑的外乡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自然要盘问一番。而你也因为多疑,自然也就想得多……”

“好一个都是因为多疑!”九幽十四少笑了起来:“不错!人啊,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多疑了,正式因为多疑,令人错过了太多太多的东西,甚至因此毁灭了自己的幸福和家庭事业,但话又说回来,也正是因为多疑和谨慎,很多人才能有所成就!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解释,让我们为了多疑这两个字干一杯!”

“好一个多疑!哈哈哈,自古以来,帝王将相也好,绝世高手也罢,又有那人不多疑!兄台这番‘多疑论’,说得可真是对胃口了!当浮一大白!”旁边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老夫也陪着干一杯。请!”

接口说话的,竟然是曹国风!

只见他一双眼睛看着君莫邪和九幽十四少,脸上露出深有同感的神色。在他的眼神看到君莫邪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接着眼中精光一闪,竟然是极度震惊。

他不着痕迹的揉了揉眼睛,狐疑的又在君莫邪身上持续的打量起来,眼中慢慢的变作了狂喜的神色。

曹国风的话即时引起了其他几位高手的密切注意,君大少爷两人同时感觉到七八道强大神念缠绕着上身来,几近无孔不入的在自己身上扫过,有些甚至一直停留着……

君莫邪却敏感的感到,那曹国风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成?

两人尽都是保持神色不动,似乎全然没有察觉那些纵横交织的神念,含笑颔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曹兄却是好兴致。”展慕白神念一转,就已经明了。旁边桌上两人,那个白衣少年,若是以世俗眼光而论,倒可算是一人才,年纪小小却也有银玄修为,颇为难得,但却也不入他们这等圣级强者法眼,至于对面的那黑衣人,则就是一个普通人,并无出奇之处。

曹国风的意外开口分明就是在进一步转移自己的话题,顾左右而言他,令到自己再无转圜之余地。这让展慕白心中很是不爽,神念一转之后立即收回,索性干脆把话挑明:“曹兄,小弟的意思,相信你也知道;小弟虽然久在世外,但骨子却还是一位展家之人。平生心愿,就是希望家族能够繁衍不息,世代绵长。如今,只不过想要其中一位后辈子孙拜入曹兄门下而已,曹兄又何必如此执着?大家若能就此结下善缘,彼此都有裨益!”

曹国风神色瞬时一变,由欢笑转为慎重,将酒杯缓缓放下,长声一叹,道:“展兄,既然你把话挑明了,那么小弟也和你开诚布公一次……你应该知道,你们展家的隶属之地,乃是遁世仙宫!而我们幻府,可以从任何地方收人,却绝不能抢了三大圣地的资源……这其中的原因,你懂,我也懂。究竟是你在强人所难,还是我过于执着?此事……牵扯到老祖宗所订立的遗训,展兄一再相逼,却是大违初衷吧?”

“个中原因,小弟如何不知?”展慕白神色无奈起来:“非是小弟咄咄逼人,强人所难,而是此事……当真非曹兄襄助不可呀。小弟的那位后人,身俱玄阴死脉;环顾当今之举,却也唯有曹兄师门别出心裁所独创出的温阳玄气能才够慢慢调治;而且,也唯有拜入曹兄门下,在化解了玄阴死脉之后,才能将先天玄阴之气化作最为精纯的温阳玄气,打造出一位空前绝后的玄功奇葩!若是曹兄不肯成全……我那后人体内玄阴之气无从化解,决计无法活过三十岁。”

曹国风端着酒杯,沉默了一会,才道:“展兄,贵族展家人口,现在枝繁叶茂,至少也有数千人之众吧;展兄作为展家祖辈,理应超然相对,一视同仁;却为何独独对这一个少年如此的情有独钟?不惜自降身价,拜托于曹某?!”

展慕白苦笑一声:“当年我展家亦不过只是一个三流小家族,我展慕白本人更只是家族旁支;只是我异军倔起之余,才夺得正统之位;数百年来,展家的发展固然是越来越形壮大,但在我名下的展家嫡系血脉相传至今,却已就只余这一根独苗!若是曹兄这一次当真不肯援手襄助,只怕十几年之后,展家虽仍子孙满堂,但展某这一支,却就要香烟断绝,后继无人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