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且看我如何笑傲江湖!

随着这阵豪迈的琴声、歌声,以暴风骤雨之势,瞬间冲荡着远近所有人的心灵,尤其是其中的江湖人,不管是敌是友,不管原本用心如何,不管忠奸善恶,在这一刻,在这一曲在异世界第一次亮相的笑傲江湖之曲之中,心灵之中,尽都产生了一种莫名地奇特共鸣!

江湖……梦!

多少豪壮,多少瑰丽,多少莫测,多少无奈,多少爱恨情仇……

不少面目粗豪的大汉,静静地听着,这些江湖豪客,铁血汉子们,嘴角挂着笑意,脸上满是回味,更有几许憧憬、几许冀望,似乎又做起了少年时的懵懂无知的江湖梦……眼角,却泛起点点湿润……

挥剑天下,立马横刀,仰天长啸,笑傲江湖!

随着一声激昂的声音似乎是直贯苍穹的颤音,一曲终了!就像是一位绝世的剑客,突然在自己的巅峰时刻,卸下了征袍……

随着一曲终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万籁俱寂!

也只余……万籁俱静!

所有的人,都是默默无语,若有所思……

两名白衣老者,在弹冠楼中的一个角落里对坐着,在琴声响起的这一刻,同时竖耳凝神倾听,这一听,便真的入了神,琴声停止良久,两人仍自痴痴的坐着,耳边,那激昂豪壮无奈的曲调,似乎犹在回荡,当真如余韵三日不绝一般!

两人的脸上,尽都有些许迷离,又过了好一会之后,才长长的、轻轻的、怅然的吐出了一口气,其中一个老者低语着,梦呓一般的道:“江……湖……啊……”

对面的另一位白衣老者,微微的笑着,干洁的枯瘦手指轻轻颤动,突然一滴浑浊的老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顺着腮,滴到了白胡子上,然后悄然滚下,在衣衫前襟上留下一点水渍,滴落在了地上……

他喃喃的念道:“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不再寂寥,呵呵呵,但这一句不再寂寥之中,却又吞咽下了多少的寂寥?豪情仍在……可是……往昔故友今何在?为了那无情无义的江湖,我辈到底舍弃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我们真正得到了什么?……”

一阵几近无声的自嘲惨笑,又摇了摇头,终于端起桌上的酒杯,闭着眼睛一饮而尽!似乎在这一杯酒之中,饮尽了自己这一生的江湖生涯,难以回首的过往……

楼梯上,黑纱少女展梦蝶痴痴地站着,她在走在这楼梯的时候,就听到了这骤然而起的琴声和激越歌声,不由自主的驻足,静静倾听,直到现在……

她凤目微微闭合,脸上,尽是一片由衷的感动之色。良久之后,才大梦初醒一般睁开眼睛,轻轻叹道:“好一曲江湖!这一首曲子,当真是浓缩了天下江湖所有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回味无穷!余韵无穷啊……”

在她身边的半百老者在回味之中,轻轻叹息一声,道:“小姐并非是我辈江湖中人,怎地竟有这般的感触?”

“一曲唱尽江湖梦,一曲倾尽江湖泪……”黑纱少女淡淡的一笑,出神的道:“我虽然没有闯荡过江湖,却仍能感受个中豪情,这一曲,唱的洒脱,弹得更见豪迈,但……最重的却是浓浓的无奈……更何况,我们展家自身,岂不就是一个江湖?”

老者微微的一怔,随即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展梦蝶出神的思索了一会,道:“既然遇如此音律大家,岂可交臂失之,定要上去看看,看看到底是谁……才能弹奏出这么磊落豪迈却又是苍凉寂寥的曲子!”

楼上,陈晨的脸上,再没有虚伪的平和、温柔,只余满面感动!虽然已是曲终,但他犹自在苦苦的记忆,苦苦的思索,一边用手忘形地打着节拍,似乎这一曲,仍然在弹奏,仍然在回响……

半晌,他才忘形地抬起头来,急促的问道:“东方兄……此曲何名?”

君莫邪长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缅怀和追忆的神色,淡淡地道:“这一曲,就叫做《笑傲江湖之曲》吧!”

“笑傲江湖之曲!笑傲江湖之曲……好一个笑傲江湖之曲!”陈晨激动地重复念着,眼中露出了离合的神光:“沧海笑、苍天笑、江山笑、清风笑、苍生笑……笑傲江湖……呵呵呵……古往今来江湖客,又有谁不想——笑傲江湖?”

“可天下英雄,有谁能笑傲江湖?”君莫邪落寞的道:“谁又有资格,真正的笑傲江湖呢?自古至今,一个都没有!”

陈晨闭上了眼睛,半晌,才侧过脸去,默默地道:“今日听你一曲,足堪盛情,你们走吧!离开菊花城!远远的离开!永远不要再踏足菊花城!因为在这菊花城之中,你们是决计不可能笑傲江湖的,或者……一旦泥足深陷,你们就再也没有笑傲江湖的机会了!”

他突然霍地转身,目光灼灼的看着君莫邪:“就冲你这一首笑傲江湖之曲,我陈晨……真的不愿与你为敌!若是你们想要走,我会尽我自己的能力,送你们离开!机会只得一次,请兄台珍惜!东方兄,我陈晨……虚伪了一辈子,今日真诚一回!希望你……早作决断!”

君莫邪微微叹息,淡淡地笑了笑,复又轻轻地摇了摇头,很是有些怜悯的看着他,无奈地道:“我刚才就已经说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不由己,我亦也不能由己!陈晨,冲你刚才一言,我亦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现在便离开菊花城,永不覆此地,便还有机会笑傲江湖!这世上,可爱的人委实已经不多了,我真的不想亲手杀了还算可爱的你!”

陈晨呵呵苦笑:“世间的无奈,固然是太多……江湖也好,朝堂也罢,就连家族之中,又何尝不是江湖之所在?我早已经认命!连自己的婚姻,亦不能做主,还妄图谈什么笑傲江湖,痴人呓语吗?哈哈哈……”

说到后来,他突然苍凉地大笑起来,笑得流出了眼泪,摇着头道:“我似是风光无限,但骨子里仍只是家族的一件工具!工具而已!东方兄……”陈晨认真的看着他:“世上知音最难求……你若是死了,那我就更加寂寞了!”

“知音?你引我为知音,可惜,我却并不是你的知音!”君莫邪冷静地道:“你更不是我的知音!因为我想的,我做的,便是笑傲江湖!”

陈晨闻言不禁一怔,便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请问,刚才弹奏曲子的,是那一位?”

两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纱蒙面的婀娜少女,正自婷婷玉立地在楼梯口,一对清冷的眸子,正在两人脸上打转。

就在这时,君莫邪敏锐的感觉到,外面的人群已经渐渐散去,但之前隐伏的那十几股神念,却正在向着这边汇聚而来……

陈晨的任务已经失败!

因为,他的初衷乃是来打探君莫邪的消息的,但却在这里对君莫邪突然间有些惺惺相惜起来。在他态度改变的那一刻,他的任务就已经失败了。

所以在暗中的人立即改变了策略。看来,是要打算生擒了!

君莫邪眼中露出一股嘲讽的莫名笑意,淡淡地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姑娘应该就是展家的掌上明珠……展梦蝶小姐吧?”

对面的陈晨眼中却露出极之意外的愕然神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名义上的未婚妻,竟然在此时此刻,出现在此地。但他脸上神色,却瞬间转为黯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黑纱少女展梦蝶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看着面前这个丑陋的男人,问道:“阁下是谁?”

君莫邪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在陈晨之前开口,就等于已经说明了刚才这首曲子的主人是谁。这可与展梦蝶心中勾勒的形象却是大为不相符的。

在她心中,弹奏这首曲子的人,应该是一位豪迈洒脱的少年郎,豪情盖天的江湖客,一人一剑傲视天下的孤胆英雄,盖世豪杰!却绝不应该是面前这一位形容猥琐的少年!

“我?我是东方世家的人!”君莫邪怪怪的一笑,突然长身而起,道:“好茶!好琴!后续的安排相信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我也是时候要走了!”

陈晨大急,霍然站起身来,道:“让小弟送兄台出去!笑傲江湖之曲,绝不应该成为绝唱!”

此刻,楼顶上衣袂掠空的声音不断响起,已经有不下十名以上的高手到了这里!

陈晨却是真的着急,他此刻,对君莫邪竟是真的关心起来。

因为刻下的他绝不希望,眼前这个自己少见的知音人,就此葬送!

若是这位‘东方大书’一旦落到了陈家人手里,要遭遇到什么,陈晨可是比谁都清楚!

尤其刻下家族中做主的人已不再是陈家中人,一旦遭擒,势必尽出自己掌握之外!

所以这位一向冷血的断肠公子,竟然罕见的表露了真情谊!

“若是你当真把我当做知音,就早早退出江湖吧!”君莫邪哈哈大笑:“弹冠楼!真正不错的所在!哈哈,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在这一刻,他依然是歪眉斜眼,形容猥琐,但他意兴飞扬,睥睨作势,却是将一股属于江湖的洒脱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这一刻,在对面陈晨和展梦蝶两人眼中,君莫邪就好像是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风流潇洒的少年,面对强敌强权,不屑一顾!

这一刻的风采,竟然让这一向是心高气傲的两人为之心折,目眩神迷!

就在这时,君莫邪一声长啸,突然飞身而起,轻飘飘的穿窗而出,砰地一声,已经无影无踪,半空中犹自传来他一声轻笑,淡淡地口音道:“既然如此,且看我今日,是如何的笑傲江湖!”

<今日,我也笑傲江湖了……一杯白酒,一杯红酒,两瓶啤酒,突然感觉今日的我英雄盖世!喝完酒,打了个车,十九块五回家,我拿出二十块,潇洒的说:不用找了!

司机说:真的也是找不开……

今天只此一更……头晕目眩,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日补偿!

额,但要求月票……求推荐票……今日借着酒劲无耻一回……

声嘶力竭的喊一声: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