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天罚火拼

现在的形势,大家尽都看得出来。这些人无疑都是高手,但却个个都有伤在身,现在的局面,正与刚才这些人对付九幽十四少是一样的!

所以,针对九幽十四少有效的战法,对他们同样的有效!

消耗!

论单打独斗,天罚森林之中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他们的对手,但,这里却是天罚森林,玄兽的大本营!只要真正不计牺牲的硬拼,慢慢的以兽海战术堆,人力有时穷,就算是圣级强者也还是人,迟早可以耗死他们!

最少,也能留下一半以上!

但以这个方法取得最后胜利的代价,便是要付出几十万甚至百万玄兽的性命!或者,这些兽王们,也要有不少被他们拉去陪葬!

这样的一战,天罚禁受不起;

当然,幻府和圣地,同样经受不起。

所以君莫邪在回过神之后,立即发现了这个情况,即时一阵心疼,这才会出声喝止!

现在在他的心中,这些玄兽,几乎就如同是自己的亲人一般,怎么能眼看着他们付出这样巨大的牺牲?再说,幻府和圣地的人,有自己,有梅雪烟和高手们对付,甚至,还有九幽十四少这个敌人的敌人……

若是现在便死伤玄兽太多,却是不值得的!

更何况在心里,他还有隐隐的一种想法:自己的血债,要自己亲手一点点地讨回!

但就在他传讯鹿圣皇让开一条路的时候,双方交战的局面已经混乱到了不可复加的地步!迎面而来的一群飞鹰在鹰王的狠辣的指挥下,完全采取先残己再伤敌的惨烈方法……

数千只飞鹰,厉啸着冲来,在刚刚接触到这二十位高手的时候,突然同时集体自爆!

数千七级玄鹰自爆,这威力岂同凡响,直有惊天动地之威!直接便在天罚森林中间清出了一大片场地!那二十位四地联军高手,纵然他们功力深湛,防御超强,却也被这巨大的爆炸的余波直冲上了天!

而天空中,鹰王急速地飞翔而上,厉声的呵斥,不住的催促着一批又一批的玄鹰展开新一轮的自爆攻击!

不得不说,鹰王可谓是一个极端狠辣的角色,战局一开始,他就发现现在的力量,若是不采取断然的绝杀策略,恐怕伤亡还要超出预期!

所以他断然下令本族玄鹰展开自爆攻势!这样做虽然看似惨烈,但却是最节省战力的正确方法!更能以最强威力,最大限度地给敌人造成杀伤!

若是单纯靠玄兽狂猛攻势根本毫无意义,只是送死而已,纵然玄兽数量众多,无惧死亡,前仆后继的持续战斗,却也不会有太大的意义,反不如采用最决绝的手段,左右都要死,莫如以先残己,再残敌的极端手段,效果更佳!

鹤冲霄见鹰王布置的战略之余,眼睛一亮,厉声呼啸,顿时便有无数的高阶玄鹤有样学样的急速俯冲而来,向中间集中,也不断的展开了自爆!

以付出的生命代价,火拼代表人类最颠峰的四地强者!

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山崩地裂一般,天罚森林深处,直接变成了一片血与火的海洋!

刚才还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二十位四地高手,现在已经有些狼狈不堪、应接不暇,事实上,这四地高手,每一个人都在这无数玄兽的自爆之中我,都不可避免地加重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以他们的修为,若然单单只是一只两只玄兽的自爆,根本就不会看在眼中,造不成任何危害!但真正面对数千玄兽一起自爆……

纵然是圣皇也无法长久的负荷的……

就在这时,远方骤然有光华闪亮,有数人一起大吼道,“住手!大家自己人,何必如此,有话好好说。”竟然又是数十条身影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却是四大势力预先布好的伏兵!

“谁和你们是自己人,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玩意,好好说你妈个头!”鹤冲霄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血红的灯笼。正要下令无论是谁尽数全部截杀;突然面前人影一晃,鹿圣皇出现在他面前,大声道:“让开一条路,放他们走!”

刚才他的号令声音太嘈杂,鹤冲霄虽然听见了,但却愣是假装着没听见,此刻就在眼前,鹤三爷却不敢再装没听见了,但却还是鼓起了眼睛:“为什么?他们杀了姐夫!我们要为姐夫报仇!”

“笨蛋!你那姐夫没死!”鹿圣皇一巴掌打在他脑袋上:“你行啊!连我的命令也不听了!”

鹤冲霄瞬时宽心大放,摸着脑袋问道:“真的?芊寻那丫头呢?”

鹿圣皇脸色一暗;在他看来,君莫邪能够幸免于难,已经是一个奇迹,蛇王芊寻恐怕……无论如何都是没有希望了……

鹤冲霄的眼神黯淡下来,突然从两只大眼中慢慢的滚落两颗硕大的泪滴,悲伤的道:“我们这一代兽王……就只得这一个妹妹,我们就这么一个妹妹,她就这么去了,我们却……”

这时,四大势力的人已经聚集到了一起,先前的二十个人人人都是狼狈不堪,浑身衣衫褴褛,满是血迹,满脸苍白,其中还有两个人手臂少了一条,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有不少地方甚至能见到白涔涔的骨头……

天罚的玄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聚集起来了数百万之数!

天空之中黑压压的无边无际,尽都是飞行玄兽,嗜血凶残的凄厉目光盯在这伙人身上,让他们心中都是不由自主的冒出莫名寒意!

地面上,更是满满当当地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玄兽海洋,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最疯狂的乃是蛇族,有些体形巨大的毒蛇直接爬上了大树顶端,支起了身子耀武扬威!

看到数量如此庞大的玄兽,四地之人固然人人都是当世顶峰高手,人人心中却也尽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对于自己等人能否活着离开天罚森林,第一次产生了不自信的情绪!

但就在这时,数声尖锐的呼啸突兀响起,密密麻麻的玄兽群竟自让出了一条通道!

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在一头大白鹤的背上,缓缓升起,正是鹿圣皇,只见他冷冷看着这些人,淡淡地道:“你们走吧!从此以后,天罚脱离玄玄大陆,自成一家!日后相见,是敌非友!希望各位,不要再到此自找没趣了!”

曹国风等人松了一口长气,匆匆抱了抱拳,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这些人离去,所有玄兽眼中尽都在冒火!甚至,对这位数百年不见的领袖,也有些不满起来。

“他们杀了姐夫和蛇王,为何要放走?我们绝对可以干死这些王八蛋,为什么要放他们走!”熊开山直接愣冲冲的站了出来,红着眼睛,恢复了原形,巨大的身躯直立而起,浑身的熊毛炸的跟刺猬似地,粗壮的手指居然直指着鹿圣皇的鼻子,大怒的道:“我们天罚,什么时候如此软弱过了?为什么?为什么!?”

面对众兽王眼中的由衷不满,鹿圣皇苦笑一声,不得已的解释道:“先不说要干死那般混蛋,咱们天罚得牺牲多少生命,最重要的是,你们的姐夫根本还没有死,而放走他们,也是他的意思……”

“姐夫没死?真的?”熊开山等人顿时惊喜的大叫一声,轰的冲了过去。

鹿圣皇苦笑着,看来这人类少年人缘真好,居然连这头熊也这么服他……不过……嗯?貌似这头熊刚才还在质问我来着……居然还逼得我解释了……鹿圣皇这才想了起来,准备秋后算账,却已经不见了熊开山的身影……

这家伙哪里是去看望姐夫?在听说君莫邪没事之后,早已经宽心大放,一溜烟的逃了个无影无踪……

老熊在一个劲的擦冷汗:那可是天罚的真正的至高无上的王者啊!圣皇啊!乖乖,我刚才是怎地了,怎么就敢那么的胆肥,居然指着鼻子质问了一顿……我滴老天爷呀。哥好不容易娶个媳妇,可千万别因此让老婆成了寡妇哇……

一众兽王齐齐围拢了过来,却见君莫邪依旧抱着芊寻躺在地上,甚至连姿势未曾有变动过,他的手,一直贴在芊寻背上没有拿下来,而在众兽王围拢过,却是睁开了眼睛,示意自己平安无事。

“小家伙,你现在怎么样了?伤势要紧吗?”鹿圣皇见他不起身,干脆凑到跟前,紧张的问道。

君莫邪轻轻地喘了口气,感觉胸骨断裂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疼痛,苦笑一声道:“我没事,就是几根肋骨断了,只要调理几天就没事了……可是蛇王她……实在有些严重了……”

“什么?这个小蛇王丫头……她也没死么?”这下子,鹿圣皇等人可是真正的震惊了。

那可是来自圣皇的全力攻击啊。虽然展慕白受伤之余并没有发挥出全力,但至少也有他平时一半以上的实力!而蛇王,充其量也就是只达到了至尊之上巅峰境界而已,甚至还没有到尊者一级!

两人的差距何异是天与地的悬殊差距!

那一掌,没有当场直接把蛇王打成一堆碎肉,就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听君莫邪的意思……芊寻那丫头居然还未打死!

这可真是让九位前辈圣王都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了……

难道那丫的居然还手下留情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