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卑劣偷袭!

<今日第一更!>

但同时,九大兽王也在暗暗埋怨:这小子,这个当口实在是不应该出来的。现在自己等人实力大损,对方虽然受了伤,但高端战力却比自己这一方强了不止一倍!而君莫邪现在的实力又是相对的如此低微,若是万一打起来,只怕连跑都跑不了,至于其他玄兽,实力太过于微末,数量虽众,却是难以形成战力……

“你就是君莫邪吗?”展慕白的眼光变得幽深起来。看不出他是什么情绪。

“我是。前辈有话请讲吧。”君莫邪淡淡地道,与此同时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语的不安感觉。他已经隐隐猜了出来,这位圣皇即将要带给自己的是什么话。恐怕绝对是与东方端木司空各个家族有关系的。

所以君莫邪才赶紧站出来了。若是那几家因为自己而受到了什么无法弥补的伤害,那将是君莫邪无法接受的。而这个消息,也是他迫切需要知道的!

而且,此时出来,对天罚的那几位前辈兽王来说,也等于是亮明了身份。要知道这里这么热闹,君莫邪若是不出现,未免给人一种贪生怕死的感觉。

玄兽的一根筋是没有道理讲的,若是让他们先入为主留下这样的印象,可大大不利于君家在天罚森林的立足!

所以君莫邪虽然不想出来,但也不得不出来。

“本座姓展,来自遁世仙宫。”展慕白锐利的眼光看在君莫邪的脸上,沉沉的道:“在我临来之前,莫无道宗主特意叮嘱,要我转告给你一句话……”

他定定的看着君莫邪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道:“东方、端木、司空、风雪银城……这四家,已经完了!”

君莫邪心中猛烈的一震,脸色顿时一阵苍白,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晚辈有些不明白,前辈所说的‘已经完了’是什么意思?具体是人完了呢?还是家族完了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尽管他已经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但口音中还是逸出了一丝森然寒气!一股凛然杀意!

这股凛然杀意,让对面的展慕白也是突然觉得,自己竟有些发冷的感觉。这让他心中突然觉察到了莫名的危险!

他听了君莫邪的问话,不由笑了笑,半合着眼睛道:“人完了与家族完了,两者又有什么区别!还不都是一个意思!”

“前辈想必是隐居得太久了,居然连这样浅显的话也听不明白?”君莫邪两眼一睁,毫不避让的对上他的目光,用一种凝重的口气,低沉地道:“人完了,那就是彻底地死光了。但,家族完了,却是单指基业衰败,但人,却未必会死上多少……”

展慕白瞳孔收缩,脸色一寒,却是怪笑了一声,道:“这样的事,老夫却是不清楚的,更没有兴趣知道。若是你有兴趣,不妨亲自出去看一看,亲身了解一番,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这一刻,他才真的忌惮了起来!因为,他与君莫邪四目相对,对方在自己强大的神魂攻势之下,竟然丝毫不落下风!这个发现,让他心中更是杀意滔天!

此子,危险!宁可今日身败名裂,也要将之除去!

“多谢前辈提醒。晚辈还真的几乎忘了,我还是可以出去的。”君莫邪显然是有些嘲讽地道。

展慕白平静的眼中现出一丝怒色,却被他收缩了回去,他看着君莫邪,淡淡地道:“除了莫宗主的这句话之外,我本身还另有一句话要告诉你。”

“晚辈洗耳恭听前辈教诲。”君莫邪冷漠地道。

“被你师傅杀死的陈冲,正是我的徒弟!是本座唯一的徒弟,也是关门弟子。继承我衣钵的唯一人选,已经有数百年。只等老夫归天,老夫在人间的道统,就要由他来继承。但,却在你师傅的手下,尸骨无存。”

展慕白眼中闪出一丝伤痛:“数百年如师徒如父子,一朝葬送!所以,我要见你的师傅。”

他的神色落寞起来,仰面向天,目中神色一片悲戚萧索,落寞的道:“但你那位师傅,却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缩头乌龟!竟然躲起来不敢出来见人,所以我若是要见他的话,就只能请你也帮我转告一件事。”

君莫邪心中暗笑,自己那位师傅……纯属子虚乌有,你跟我说了,就等于那位师傅也知道了。不由得玩味的笑道:“前辈有寻找过家师吗?家师何曾畏惧世间任何一人?只是他近来另有要事,少有现身罢了,却不知是什么事,尽可明言。我一定带到就是!”

“好!”展慕白呵呵一笑,赞叹一声,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天地灵锁!~~~”

就在这一刻,突然间风云突变。展慕白白皙的手指,赫然指向君莫邪,一股强大的力量,瞬时将君莫邪禁锢了起来!

说来这股力量所笼罩的范围并没有多大,几乎就是紧贴着君莫邪的身体,甚至可以说就只得君莫邪的身躯一样的大小,但正因为如此,才正是显示这份力量的精确,精确到了极点!

这,是属于某一种天地规则的力量,已经超出了天地囚笼的范围!

这个意外变故,任何人也没有想到!君莫邪没想到,兽王们也没有想到!甚至,就连三大圣地和飘渺幻府的其他高手,也都没有想到!

因为……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谁会想得到,双方前一刻还谈得好好的,下一刻却突然地翻脸动了手?尤其,还是一位圣皇突然出手偷袭一位后辈,偷袭一个只得尊者修为,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孩子!

这已经不是卑鄙无耻的范畴了,直接就是死不要脸了!

这……

可是一位圣皇的脸面啊,位于玄玄大陆最顶端前辈高人的一生清誉啊!

“千万要记得转告你师父!他杀了我唯一的徒弟,我今天也杀了他唯一的徒弟!看他是否还能继续当那缩头乌龟?!”展慕白一声长啸,那指向君莫邪的右手本来只有食指前指,却在这一刻,剩下的四根手指也完全张开,并拢,手掌立了起来。

一股凝聚的凄厉掌风,如怒龙出海,带着强烈的毁灭死亡之气,拍向君莫邪的前胸!

君莫邪现在若是仍处于阴阳遁的状态之中,不要说是一个展慕白,就算再来一百个一万个,也伤不得君大少爷,但现在,却是君莫邪最无能为力的一瞬,他在外面,对方却直接采用了禁锢空间的天地灵锁!

正如当初的梅雪烟的天地囚笼,虽然君莫邪有莫测神通,但一旦被对方在还未曾施展阴阳遁的情况下强行制住,却也要在梅雪烟手下受虐!

展慕白此刻施展出来的,却是比天地囚笼还要更高一级的天地灵锁!

九大兽王同时怒喝扑了上来,但却为时已晚了……

展慕白这股凌厉掌风一出,天罚森林之中就立即响起一声锐利至极的呼啸声。掌风经过的部位,竟连空气也冒出了淡淡的青烟!

这一掌,威力奇大!

而君莫邪,已经是说什么也避不过去!

因为他现在,连动一动手指的能力也没有。

君莫邪心中苦笑一声,想不到我君莫邪居然会死得如此的不明不白?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能想得到堂堂一位圣皇居然连脸都不要了?

他一直在戒备,从未放松过。但听到展慕白让他转告一句话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放松了一下。因为,既然是需要君莫邪转告,那就不会对他下手。死人如何能转告?

但万万没想到,展慕白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居然立即动了手!用心之卑劣,简直是令人发指!

就在此时,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君莫邪突然觉得一个柔软的身子扑在了自己的身上,或者应该说,是扑在了禁锢自己的那天地灵锁上,在天地灵锁之外,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一抹嫩绿颜色、一股动人磬香这边才刚传入君莫邪的鼻孔和眼帘,他已经疯了一般的无声的狂喝一声,将自己新近修得的那精纯到极点的紫色灵气向着这具身体之中疯狂的倾泄了进去!

因为他已经认出了这个人!

蛇王,芊寻!

刻下,也唯有她距离最近,自从君莫邪出现,她就一直随在君莫邪的身边,默默无语的站着。此刻,也是她默默无语的扑在了君莫邪的身上,替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自从银城归来,君莫邪当日向天罚众兽宣布了和梅雪烟的婚事,君家也拿出了极之真诚的态度之后,蛇王芊寻基本上就再没有跟君莫邪说过一句话。她的整个人,似乎完全地沉默了,就连与兽王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少言寡语,与以往的性格大相径庭!

但就是她,就在这一刻,就在这最危险的生死关头,默默地挺身而出!

在扑到君莫邪身上的那一刻,她甚至将自己的后背努力地往后挺起,尽量的拉远自己的前胸与君莫邪前胸的距离,惟恐那恐怖掌力的余波会波及到他……

下一刻,君莫邪只感觉到自己身前,蛇王芊寻这柔弱的身躯剧烈地一震,一口鲜血“噗”地喷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一股沛然的大力犹自没有停止,透过这个柔软的身体后背,贯穿到前胸,透出,狠狠地再击在了自己的前胸!

咔嚓一声,君莫邪胸前的肋骨生生断了四五根之多,内腑更受到前所未有的猛烈震荡,忍不住心口一甜,一口鲜血“哇”地喷了出来!

一头秀发无力地铺盖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慢慢滑落,蛇王芊寻轻盈的身子亦随之慢慢软倒,她那双晶莹的大眼睛,并没有伤痛的痛苦,也没有即将辞世的黯然,就那一直默默地、平静地注视着君莫邪的面孔。

自始至终,她一句话、一个字,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就只是那么看着,然后终于慢慢的闭上了……

嘴角流露出一丝安心笑意,很温柔,也很安心。似乎,她已经确定了,他没事了,所以她放心了,可以走的放心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