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火之力,攻!

<四更!>

陈冲说的话,固然有其道理所在的!

但……若是这世上所有人都按照这样的心思、这样的行为准则来行事,那么,这整个世界未免也太可悲了一些,甚至,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人,总该有所坚持!

心中惟有功利,失去了最起码的善恶分界线之后,纵然是圣者圣王,那么这个人也已经没有可取之处!

那一句‘问心无愧’,不仅让冷瞳彻底崩溃,也让君莫邪由衷地感到了蛋疼:若是如此忘恩负义卑鄙无耻过河拆桥,只为了争权夺利还能说是问心无愧的话……

那么,老子宁愿做一个小人!做一辈子流氓!

再退一万步,就算那个什么陈冲说得真有道理,那老子、老子一家,还有天罚众兽就都要任你宰割吗?那有这样的道理,人活着,惟有确保自己能更好的活下去,才有谈其他的,若自己最起码的保障都没有,却还要勉强出力,那不是英雄,那是傻子!

就只想到梅雪烟从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竟被生生地打成现在的样子,君莫邪心中就悲愤的不能自已!狗屁的问心无愧,狗屁的创造历史!能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些事情来的罪魁祸首,做着如此龌龊的事情,却还要叫嚣着什么问心无愧,更让君莫邪杀机直冲九重天!

刻下,君莫邪以水之力收聚此地水源的过程,也已经接近尾声。

不仅仅是要把这里烧了……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君莫邪要在鸿钧塔里,为梅雪烟制造一个可以洗澡的好地方……

不仅要能洗澡,而且还要能自由自在地游泳,也算是梅雪烟闲来无事的时候,可以消遣的一种方式。要不然,始终她自己在里面,那种寂寞,也是非常难以排遣的。

君莫邪虽然随时都能进去,但君莫邪始终不可能常陪在里面……外面,还有这么许多的事情是需要他去做的……

所以君莫邪早已经打定主意。也不仅仅是这次的湖泊,还有别的玩意,自己也会陆续地往里搬……就算是梅雪烟在里面多少年,自己也要让她过得舒舒服服而且非常充实!

这也是君莫邪目前唯一能做到的。

洞中还略有几分清明的四人,谁也没有再说话。都在各自的座位上默默地喝酒。

酒劲,也逐渐的涌上了头,冷瞳依然在一边呼呼大睡,沉睡中的脸上,依然挂着一丝心灰意冷的黯然神色……

良久良久,陈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痛快!今日之醉,竟是这数百年以来从未有过的!老夫自从进阶至尊,一路埋首至今,三百四十年来从未尝一醉!今日,总算又品尝到了一份平凡人的感觉!有今日这一醉,哪怕明日便即战死,老夫也是再无遗憾了!”

迟天峰哈哈一笑,道:“生生死死,人生一梦,尽皆不外如是!唯有一战而已!”

四人同时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四人同时感觉到一丝异常,似乎一股非常不好的感觉同时从心底升了起来,几人齐齐一愣,面面相觑一瞬之后,突然一起掠出洞口!就在四人往外掠的这短短一瞬间,体内玄功瞬间运转,却将体内的所有酒气尽都从四人体内蒸发了出去!

空山寂寂,满目清冷,夜幕深重,星月无光!

“想来大家都有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萨清流警惕的看着四周。

“似乎是一种很压抑、很沉闷的感觉!”陈冲郑重地看着四周,神识刷的散了出去,缓缓道:“这份异常压抑的感觉,从来只有在面对生死大敌的时候才会出现,看来,我们的对手应该已经到来了!”

“似乎是太静了一点吧!怎地竟连一点虫鸣鸟唱的声音也没有了?”迟天峰游目四顾,突然醒悟:“怎么这么黑?此山上的积雪、冰层都到哪里去了?还有此地的温度……”

他这样一说,三人同时醒悟了过来,纷纷四望,果然,原本白雪皑皑还未化尽,但是现在,却是一点都没有了。地上,甚至连半点湿漉漉的痕迹也没有!

若说四野唯一能见到湿润的地方,也就是他们自己身上,毕竟是才把许多酒水逼出,那酒浆自然是无可避免地依附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

眼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冲脸色沉重,眼睛如同鹰隼一般游目四顾,突然惊疑的道:“气温骤升也还罢了……可此地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干燥?就连那些颇有年头的树木,也尽都是如此干枯?眼下正是初春时节,万物复苏,到底是什么手段才能造成这等异相!?”

他这么一说,迟天峰三人也同时发现,所有人不由得尽都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看来,众人的感觉都是真的。

强敌,已经到来!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解释!

“我知道你已经来了!既然已经到来,就索性现身吧!我们之间,迟早也要有一战,大家都是大有身份之人,何必藏头露尾,行那鬼蜮伎俩!徒自让天下人耻笑!”

陈冲提气喝道,他谨慎的看着四周,虽是黑夜,但他运起玄功之后望出去,一切却尽与白昼无异!但却是久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他说话地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在空山之中不断回响。久久不消。

远方的夜空之中,蓦然的传来一声极其飘渺的冷笑,那冷笑声很有几分沙哑苍老的味道。更夹杂着一种压抑的怒气,说话声音也随之平缓的传了过来:“三大圣地……当真是好了不起啊。一帮三四百岁的圣者老家伙,联袂欺负老夫那个只得十八岁的徒儿……居然一次性还来了九个!但真是让老夫震惊不已,对圣地如此大手笔,实在钦佩不已!”

他呵呵的笑了两声,尖锐的道:“你们每个人的年纪,都足以分成他的二十多个……请问各位圣者,这等欺凌弱小的事情,可有趣吗?”

陈冲脸上一红,对对方的讽刺避而不谈,强自镇定地道:“原来果然是君三少的师傅大驾到来,呵呵,敢问可是姓风吗?”

那苍老的声音飘飘渺渺,却是森冷酷寒的道:“老夫姓什么,似乎不管你们的事情吧。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谋害了老夫的徒弟的媳妇,那就需要付出代价!”说到最后一句话,凛然的杀机,似乎已经布满了整个山林!

“代价?哈哈哈……”陈冲冷笑一声道:“不知这位兄台,想让老夫如何付出何种代价呢?阁下又有什么惊天艺业,可以让我们三大圣地付出代价呢?难道,阁下要以一人之力,与我三大圣地为仇作对吗?”

陈冲这边开口说话的时候,迟天峰萨清流和崔长河三个人的神识早已经全面展开,在天地之间展开了天罗地网一般的细致搜索,但奇怪的是,明明那苍老的声音离着四人并不远,但几人已经详细地搜遍了周围数十里方圆,竟然一无所查!

“休要用三大圣地那三块腐朽的招牌来吓唬老夫!在老夫眼中,所谓的三大圣地的破烂招牌跟挂在妓院门口的招揽嫖客的东西,也没什么两样,甚至还有所不及,人家是摆明是出来卖的,你们三大生地却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令人齿冷!陈冲,你实在是太高看你们三大圣地了!这个代价,不仅你们几个人要付出,就是你们身后的狗屁三大圣地,也必须要给老夫一个交代!此事,没得商量!”

那稍有些嘶哑的声音口气突然重了起来,一种足以震荡天地的恐怖精神力,突然就这么肆无忌惮的铺张开来,浩浩荡荡,如同怒海狂涛,席卷而至!

东西南北前后左右,天上地下,十方尽封!

任何一个方向,都充满了这股强悍到了极点的恐怖精神力,山岳一般疯狂的压下来!

陈冲等人瞬时浑身一震!

这样恐怖的实力,早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单单是这份的精神力,就是他们从所未见!这样的强悍!这样的嚣张!一种胆敢跋扈青天的气势,就在这股精神力里面,浩然冲荡,激荡!

四人突然感觉到自己等几个人就像是怒海狂涛之中飘摇不定的小小竹筏,随着惊涛骇浪上下起伏,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的自主能力!

四人骇然大惊!

这份修为,相信就算圣王强者也要望尘莫及吧!

君莫邪的这位神秘师傅,到底是什么来路?实力怎地会达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相信就算是当年的九幽十四少也就不过如此吧!

突然一阵冷冷的笑声似乎从天际传来,瞬间就充塞了整片夜空,那苍老滞涩的声音冷冷道:“井底之蛙未知天河之大,就让你们三大圣地的几个小辈,先看看老夫的手段,到底如何!”

似是稍微顿了顿,这人突然当空厉喝一声:“火焰之力!再不燃烧,更待何时?!”

随着这一句斩钉截铁的话语落下,突然间“轰”地一声,整座山头同时燃烧了起来!烈焰冲天,直上几百丈!

先前这里还是黑黝黝的深夜,一点亮光也看不到,但随着那苍老声音的一声令下,居然立即全面火起!没有任何东西不在燃烧,就连四人近在咫尺的地面,也冒出了火光!

整座山,全部燃烧!毫无征兆!毫无准备!

http:game.qidian.com(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