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圣者行动!

<第四更!四千字!>

白袍老者微微一笑,用一种自信的口气道:“要知道,九幽十四少与九幽第一少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么,我们就可以作出这样的推断:凡是九幽第一少所不能具备的能力,那么九幽十四少应该一样不会具备!而我们玄玄大陆万年来流传的,一直是九幽第一少的功夫……所以,哑巴说话这样的事,诡异、古怪或然,但绝不代表便是九幽一脉的功夫!”

此一说法大有道理,众人默默点头,只觉得心头的压抑稍稍去了几分。

“还有那个小女娃身体中的禁制……我判断那应该只是某种手段,固然极之高明,却未必就是某种玄功。毕竟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我们所不能了解的事情。就以各家各种的禁制而论,我们的修为虽然到了圣者级数,但各位也都知道,也未必就能通晓多少,而且每一种都各不相同,都是独门的功夫,别人所不能破解的……这个似乎……不足为奇……呵呵……”

“最后还是那小姑娘的刀法,与哑巴说话的事情,是一样的道理!所以老夫推测,君家府中存在有一位高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却绝不是九幽十四少!虽然这位高人的实力也是相当的强大,但仍不能将之与九幽十四少相提并论!”

白袍老者最终,用一种强硬的口气,否定了迟天峰的推断!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一位紫袍中年人沉吟着,接上了他的话头:“古老相传,凡是九幽十四少出现的地方,都会存在一种莫名其妙的阴森气息!而这股古怪气息只要出现,那其所在的地方万物尽皆不能生长!这也就是当年伤在九幽十四少掌下的前辈们始终不能痊愈的原因!所以……院子里的繁茂花草,正是那里不存在九幽十四少的最大理由!而且……迟兄你们也应该没有感受到那种阴森吧?”

迟天峰点了点头,心中却对这两个人的推断很不满意。既然功法可以创造,难道气息就不可以改变?这对于真正的颠峰高手来说,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再说,除了九幽十四少那样的疯子,这个世上哪里还有第二个这样的疯子?

你们如此否定我的话,无非就是潜意识之中不希望自己面对的是九幽十四少而已!老夫何尝愿意面对他呢,正常人哪怕是圣王也不会愿意对上那个疯子啊!

但若是你们潜意识之中的胆怯影响了正确的判断,那却更加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两位的推断无疑很有道理,但此事仍需进一步斟酌;老夫非是固执己见,坚持内中之人就是九幽十四少!而是此事不得不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日间我等进入那小院的时候,虽然并没有感觉到阴森可怖的气息,但却也是觉得心中一片冰凉……这种感觉可是真实存在!”迟天峰看着两个拜弟。

萨清流和崔长河同时点头,确认他所言不虚。

“哈哈……迟兄,这或者只是一时心虚所致,怎地就成了判定九幽十四少的依据?”紫袍中年人呵呵一笑,话中有刺。

“苗无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若是当真不心虚,那你怎么百般否认我们面对的就是九幽十四少?”迟天峰怒声道:“老夫起码有勇气面对过这种残酷的结果!而你,有何资格说我心虚?”

紫袍中年人苗无极温和的笑了笑,道:“心虚与不心虚,并不是声音大小就能够说得明白的,迟兄稍安勿躁,证据,总是会有的。”

“那老夫就拭目以待!”迟天峰深吸了一口气,眼如刀锋,扫了苗无极一眼,悻悻的坐下了。他们两个人彼此看不顺眼已经是三四百年,至今还是耿耿于怀。

白袍老者微微皱了皱眉,道:“大家务须争执,迟兄等人的这一行,还是很有收获的,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管君家存在的那个人是不是九幽十四少,都必然都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这一点,已经无可置疑!我们都万不能轻敌大意!而且,万万不能在天香城之中就贸然动手……”

他笑了笑,脸色却沉重:“大家都明白,我们的力量若是真正发挥,一场大战下来,只怕天香城就会因此而毁于一旦!而这里人口如此密集,实在是有干天和啊。况且……幻府也必然会出头干预!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将那人引出来,聚而歼之!”

“不错!陈兄,未知你有何高见?”苗无极点了点头。

说话的白袍老者姓陈,名叫陈冲,名字可谓俗气至极,但却是这九位圣者高手之中唯一一位二级圣者!而且思虑慎密,足智多谋,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此次联军的领队人物。

“若是能将君家重要人物掳走一位,对各位来说,决计不是太困难的事情。这个办法虽然稍嫌下作,却是最简单的办法。”陈冲微微眯了眯眼睛,缓缓说道。

“此计或有不妥!”谁也没有想到,此刻出言反对的,竟然是众人都认为不够资格参加此次会议的李悠然!他这一张口,顿时所有人都将目光转了过去。

一群圣者在讨论事情,一个小小的玉玄,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小子,能够参与其会已是你几生修来得福分了,不好好呆着,却要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句:此计或有不妥!这简直是有些滑稽,如果望严重一点说,放肆到家了……

“却不知此计有何不妥?”陈冲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忤,温和的问道。

李悠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居然会出言反对,只是听到那个提议之后,不假思索的就出言反对,似乎是理所当然一般。

一句话出口,连李悠然自己也是吃了一惊。似乎在潜意识之中,竟是不希望君家毁灭,不希望君莫邪身死的吗?……

其实李悠然此刻的心理很是奇怪,几乎奇怪到连他自己都不能理解的程度。

君莫邪,就算你败了,也要败在我设计的计策之下!虽然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让我无法望你项背,但若是让你败在我的算计之下,那也就是我胜了!

这是两人一直作对存下的那种对手的心理。似乎,李悠然已经认定:普天之下,只有你,才配做我的对手!

还有就是:君莫邪与李悠然年纪相仿,但君莫邪已经成为了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要仰视的存在!这就好像是为李悠然树立了一个追赶的目标一般。

追上,超越,然后再一脚踩死!

但我若是暂时追不上,却也不允许别人将他毁灭!反而我要加以保护!

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

甚至,李悠然在心里,对君莫邪还隐隐有一种崇拜的心理!毕竟,李悠然一生之中从不服人,同辈之人,无不是跟他差着好几个层次,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所以李悠然虽然表面上谦谦君子一般,实际骨子里却一直是眼高于顶,目空一切。

但凭空出现一个君莫邪,却比他李悠然还要高上好几个层次……所以李悠然反而有些崇拜了……再加上,李悠然自从上次与君莫邪一谈之后,隐隐觉得,君莫邪对自己并没有多少敌意!

反而可能会有助力!

我李悠然所求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尊者圣者,那些对我来说太遥远!我要的,只是世俗,只是拥有!如此而已!

但,想得到君莫邪的助力,却要付出之后才可能换得。君莫邪的为人,李悠然很清楚:他绝不可能让任何人不劳而获的……甚至,就算将来还是要为敌,那么,你也已经欠了我不少情分……

这才是李悠然这么做的根本原因……

李悠然面对陈冲,沉吟了一下,才道:“非是晚辈放肆,实在是另有原由,请听晚辈详细解说,首先是目的。敢问各位前辈,此次行动的目的,究竟是要杀死那神秘人,还是将之收服呢?毕竟,此人能够炼制那等逆天的丹药,对我们三大圣地的未来实在是太过重要了……相信只有最无可奈何的情况之下,才会选择将之杀死,这样的结果无疑是下下之选!此事,来之前,城主大人也曾谆谆托付,正因为于此,晚辈才贸然提出异议。”

众人一怔,此子说的不错!

“还有一点就是,此人的实力!悠然斗胆,敢问一句,在座的各位前辈,可会有那位前辈自信能够将此人击毙或者擒获……甚至只是逼退也是好的。”

九位圣者同时皱起了眉头,这个却是人人尽都没有半点把握的。甚至,就算是眼前的九人联手,能不能敌得过这个人,那还在两可之间……

李悠然何等聪明,这一节自然早已判断了出来;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将心比心之下,若是各位前辈就是此人,若是有人劫掠了您的一位亲近之人,以此要挟于您,各位将会如何?纵然不至于终生死仇、不共戴天,但恐怕这一生也不会有合作的可能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

“另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君战天的性格。若想劫人,满打满算似乎就只有君战天才够分量!但以这老儿的脾气,却是暴躁之极!而且,一生之中,绝不受辱!若是因此而死……”李悠然淡淡地道:“那么,三大圣地必将会引起这位高人的仇视和报复。毕竟徒弟临走时将家里都托付给了他,现在没几天的功夫,最重要的人就死了……换做诸位前辈的话,会如何做?纵然三大圣地未必会在意,总不会是好事,至少也要彻底断绝与此人合作的空间。”

会如何做?那当然是发狂!报仇!迁怒!

众位圣者缓缓点头,那里是不会在意,拥有这等实力的强者,就算三大圣地对上,也要焦头烂额,若非如此,九大圣者又怎会齐集此地!

“所以,晚辈以为,对付这位高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正面而战!”李悠然道:“一来显得光明正大,二来更符合彼此身份,起码不至于引起太大反感,三来,悠然大胆猜测,修为到了这种地步,心性想必也都是颇为孤独的,一旦见到这么多与自己差不多的高手……呵呵,想必会很高兴的吧?”

“此话果然大是有理!”陈冲赞许的看了看李悠然,道:“不错,就是如此!”

“前辈谬赞了……”李悠然谦虚地道。不得不说,李悠然的口才的确是了得。这一番话下来,将九位圣者也说得纷纷点头。

“正面战斗果然好,不过,现在的问题却是,如何才能令到他跟我们正面战斗,却不避战,毕竟我方人数较多?”苗无极挠了挠头。

他这么一问,众人才发现问题又回到了起始阶段。原来是讨论了半天,啥也没解决……

“战书、引领、或者惊动!”陈冲牙一咬,道:“暂时就按这三个办法进行!务必要将他引出来。每次只去一人,停留时间不得超过十息,若是不果,立即返回!”

众人纷纷点头。十息,乃是控制他们这种圣者高手所需要的必要时间储备。就算是圣王,也不能说控制就控制圣者,十息,乃是聚集功力,沟通天地灵能然后化为能够制约圣者高手的力量的最起码的时间!

只要不被控制了行动,作为圣者高手,那是任谁也留不住的,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就算是九幽十四少也无能为力,安全方面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众人纷纷点头,此事就这么暂时定了下来。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造访君家的夜行人可谓是一波接一波,绵绵无尽,都是一触即走,就算停留,也顶多就是平常人喘几口气的时间。

或气势挑衅,或灵能笼罩,或是长啸惊魂,或者古怪的声音……而且,总还有伴有一封烫金战书以非常正式的方式递进了君家。

面对这一切,君家就像是一位高傲的公主,面对远远的流氓无赖的口哨一般,岿然不动!

连看也不屑看一眼!

没办法,实在想动也动不了啊……

全家的实力加起来还不够人家九个人之中的一个一口气吹的,动什么动?

于是,暂时来说,时间就这么缓慢的溜走……

回转头,雪山的君莫邪现在正陷入了他一生之中最大的奇遇之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