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当年事!

<第二更!>

“那次主持行动的两位族叔,萧左和萧右,就是这两个。不过他们并没有出手,我们这十来人已经足够,他们陪同就只以防万一,一切尽都十分顺利,也就没用到他们两人!”萧真随手一指,两个老头本来已经松了一口气,此刻顿时又被骇得满脸惨白,浑身颤抖起来。

“很好!我还要知道当年的事情的具体经过……尤其是……我父亲,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他……究竟死在谁的手里!”君莫邪一字一字的道,看着面前这伙人,突然间从心中涌起一种由衷的悲愤之气!

自从自己越来越多地融进这个世界,融进这个家庭,到完全接受自己就是君莫邪;他每一次想起君无悔、君无梦、君莫忧、君莫愁这几个名字,想到这几个未曾见面的至亲之人,心中都在疼痛,难以言语的疼痛!

是的,抽痛!

一代传奇军帅,千古盖世英雄,却惨死于一般宵小手下!蒙冤十年,此刻方才得雪!

他保护了数百万数千万的天香百姓,但当他遇害之后,天香子民或者悲恸,或者愤怒,但真正站出来要为他报仇的,却寥寥可数!

他不在了,他所在的家族一天比一天没落,一日比一日萧条,成为政敌的大力攻击对象,人人落井下石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有说一句半句的公道话!

姻亲之家,全力出动报仇雪恨的时候,几乎满江湖都在袖手旁观,看着热闹。都在等着看是否真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大家都知道君家的冤枉,但却都选择旁观看着!

但当东方世家逐渐力尽,被逼立下那根本无法实现的誓言退出江湖的时候,却还是没有人挺身而出!

江湖中万古流传的‘道义’二字,那个时候在哪里?

君莫邪突然觉得很悲凉!

君无悔在的时候,天香因为他的庇护而安居乐业,并未有一人觉得如何。但当他不在之后,这些人受到了侵略,受到了凌辱,才会满怀感慨的说一句:若是白衣军帅尚在,谁敢如此?

每当想起这些事,君莫邪都会愤慨,都会愤怒!

野兽尚且知道知恩图报,但人,活生生的人却懵然不知!

可悲,真真的可悲!

无论是英雄创造了历史,又或者是历史造就英雄,却都只有在英雄不在人世之后,世人才会想起他们的好处,难道惟有死才能真正的让人们记住为他们尽心尽力的英雄吗?而且只是单纯的记住!!

君莫邪曾有许多次在心里问自己:父亲君无悔,他挺身而出,竭力地保护了那么多的人,真正值得吗?那些根本不知感恩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接受保护?将士们在前方流血千里,以生命捍卫尊严与和平,但后方照样灯红酒绿,该嫖娼的嫖娼,该赌博的赌博!该贪污的贪污,包小蜜的照样在包小蜜!

照样在争名逐利,依然在醉生梦死!

就算是普通百姓,在男耕女作其乐融融的时候,有谁会想得到万里之外还有将士在风餐露宿,在风沙中跋涉,在血雾里厮杀,在绝望中挣扎,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眼睛所看的方向,依然是再也难以回归的家园!

家园,这个将士们魂牵梦萦的地方,为之拼搏奋斗的动力之所在,在他们为之拼命的时候却正在将他们遗弃!

看着面前萧家的这十一个人,君莫邪眼眸中燃烧起愤怒,难以宣泄的愤怒!

在他问出那句话来之后,萧家的几个人都在低着头,连萧真也在苦苦的思索着,似乎在努力回忆着当年的情景。

也不知是否是当年的事情太过久远,难以回忆,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曾将区区“小事”挂在心上,一时间,始终无人应答

“说!”君莫邪的声音似乎闷雷一般在他们心中响起。

“当年……”萧真皱着眉头,显然是在苦苦思索着,终于开口道:“……我记得我们禀明了大长老,跟着萧寒下了雪山,疾行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赶到了目的地天冠岭……那里,两国大军正在交战,森严壁垒,尽都是卫兵岗哨。看着那绵延数十里的营帐,我们尽都感到很是无力,一筹莫展。想要在这数十万人马之中杀死一军之帅,那真是谈何容易?莫说我们尽都不过是天玄上下,两位族叔也只得天玄颠峰而已,就算当真有神玄强者来到,事情也未必可为。但萧寒却声称他早有布置,而且绝无风险……”

“就在当天晚上,萧寒先一步出去了,我们却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去做什么,直到一天一夜之后,他才回来,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衣人。为首的那个黑衣人手中,竟然拥有一道金批令箭!那正是出入天香军队畅通无阻的令牌,更还是属于圣旨一级的那种东西,那个黑衣人说是假冒的,但当时我们都能感觉到,那分明就是真的,若非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以白衣将帅治军之严,如何能混入军中,若非是真的,我们当真就未必敢以身犯险……”

“然后这个黑衣人又拿出多套衣服,让我等换上,充当他的随从;带着我们一路进了军营,所过之处,顺利之程度竟是让人难以置信!只要出示那道金批令箭,一路畅通无阻,竟然完全没有人盘查,最终一路来到帅帐!这件事,让我们大惑不解,即便那金批令箭乃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但这效力也太惊人了。事后才知道,那个黑衣人在此之前的两个月里,手持着金批令箭,已经先后来过好几次,对于天香军队来说,无论是令箭还是人,都是熟面孔,所以全无怀疑,否则我们这一行人多达近二十之数,如何能过得驻扎着百万大军的大营……”

君莫邪的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他完全可以推想得到,根本就是萧寒出面与这些人勾搭上,然后才回的雪山叫人,这也就是说,那些黑衣人也就是血剑堂所属,也就是日后的被自己杀死的那些御林军,根本就是早有预谋要杀死自己的父亲!恐怕,就算是萧寒不动手,他们也会动手的!只不过由萧寒等人来出手,更有把握,且更不怕君家追究。

居然事先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利用无数次的进出来麻痹守军的耳目!

君莫邪更加知道,那道功效奇大的金批令箭来自什么地方!

因为,举世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拿出那样的金批令箭:天香皇帝,杨怀宇!

也只有他亲手拿出的金批令箭,才能令到天香百万大军全不怀疑!

甚至事后没有人敢说出那道金批令箭的存在!

可惨剧,就隐藏在这金批令箭之中!

“……我们进入帅帐的时候,里面尚有不少人正在里面商议着破敌之策,君无悔未着戎装,一身白衣,坐在帅位,他右手边的便是君无梦;下面,还坐着十五六个将领,分做两边。我们一进去,先注意我们的正是君无梦。”

“当时君无梦说:老孟,你这次来,怎地又换了一批人啊?你的手下可是真不少啊。”

“在场的有不少将军笑了起来,显然都和这黑衣人很熟。但君无悔一直很冷静,他一直注视着我们,并没有开口说话,看着他们寒暄之后,才说道:‘既然钦差来了,大家都散了吧。你也出去吧,本帅和钦差大人有要事相商。’最后那句话,却是对君无梦说的。并没有称呼名字,我估计,在那个时候,君无悔已经察觉我们来意不善了,因为他说话的口气虽然平静,但脸色却略微的变了变……事后想来,当时的他应该也在盼望着,我们并不认识君无梦,让他也出去……但我们就是针对他们两个来的,怎么会不认得君无梦?就算我们不认得,那姓孟的黑衣人却还是认得地!”

“然后多位将军们往外走,君无梦却留了下来,只是看着他的大哥,没有再说话,也不再理会我们,但他的脸色却逐渐的悲愤了起来。等到人都走光了之后,君无梦才回过头来,死死的看着我们,说道:你们是萧家的人?”

“这时我们才知道,君无悔从我们一进来,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但对付我们,普通将领修为太低只是找死,当真一旦开战,难以起到任何作用,而且那些将领尽都是军中领兵大将,一旦发生意外,此地的百万天香兵士便会陷入群龙无首的恶劣局面,所以才将他们都赶了出去。”

“再加上我们已进入了帅帐,而且锁定了所有方位,他就算想要困兽犹斗也属无用,而且我们手中有金批令箭,一旦鼓动军队对抗,那便是造反了。反正无论如何在这么多的高手围攻之下,他自己已经是绝无生路,何必连累这么多的将士被杀?所以他也只好如此,先求保全手下的性命再说。惟有君无梦却是从君无悔的脸上看了出来,或者君无悔那句话没有提他的名字,却让他觉察了不对劲,所以他死也不走了……”

萧真说到这里,只听见一阵手指骨节咯咯的响,却是君无意狠狠地攥起了拳头,虎目中泪光已经盈溢。

东方问心身子晃了两晃,却仍是倔强的站住,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咬出了一圈血痕。

君莫邪面容不动,但心中却是在假想了这样的一个场面:若是易位而处,自己当时便是君无悔,会怎么做?(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