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为了天下苍生,请你成全我吧!

<第四更!!四千字!>

“我飘渺幻府巡查世间,已历万年!向来处事公平无私,难道你竟不信任老夫?”黄衣人恳切地说着,做着最后的努力道:“飘渺幻府的存在,本就是为了制约三大圣地行事,监察他们行为的。如今,他们更不可能不接受我的斡旋!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君莫邪不由得终于明白,为何三大圣地和飘渺幻府的前身反目!原来如此!拥有三大圣地这样庞大的势力,谁会甘心受别人监制?

不过这家伙也未免太天真了一点吧。别人就那么随便一问,就啥也说了,而且老老实实,似乎连撒谎也不会……

看来飘渺幻府之中却是一个极度单调的世界,内中并没有什么世俗的争斗和勾心斗角。就算有,也相对很少。或者,也只有这种纯净的地方,才能生产出这样的人来……

君莫邪的心中又一层明悟:若是如此,那么飘渺幻府未必就如想象中那么难以对付!

“素来公正?巡查世间?那么,十年前君家的事,你们又知不知道?”君莫邪讥诮的看着他。

“这等世俗小事,我们向来不便插手,君三少,若是世间不平事,我们尽都要插手,就算有心也是无力的。”黄衣人踌躇了一会,才勉强答道。

“您这话自有您的道理,我表示理解,好了,那我现在告诉您!我所做的事情,就是这件世俗小事的后续!”

君莫邪道:“所有的事情,尽都是因为十年前的那件事而起。既然当初您没管,那么现在也没必要管,更有没有插手的理由。还请您去管你的大事去吧,我等不送了,一路走好!”

黄衣人怔在原地,他自出现江湖以来,只要说出天下苍生这等大目标,将这个大帽子扣过去,对方无有不买账的。毕竟大家那怕自问不可能成为大陆的英雄,却谁也不愿意成为历史的罪人,更介意自己站到人类的对立面去!

再加上他强悍的实力和出神入化的玄功,一直以来,顺风顺水;无论什么事都是顺顺利利,可说无往而不利,直到今天碰到君莫邪,才发现世间竟然还有这等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货!

“但……这可是为了两年后的夺天之战啊!有关人类未来的夺天之战啊!”黄衣人愤怒的看着君莫邪:“你怎能如此的没有大局观念?”

“是的,其实我也是为了夺天之战!我想请问一句:您不会参加夺天之战吧?”君莫邪问道。

黄衣人一怔,怫然不悦道:“我们飘渺幻府从来不会参与夺天之战!”

“那就好,那就好啊。您看啊,我肯定是要参加夺天之战的。可我目前的功力实在是很低微的,去了之后恐怕会死。我死了也没什么要紧的,人谁不死呢,但却怕会影响夺天之战的大局。这样一来,大陆危矣,苍生危矣……”

君莫邪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突然道:“使者大人,为了大陆安全,为了天下苍生;我郑重地恳求您,你使用灌顶大法将您的一生功力都给我吧!”

“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我一定会将异族人狠狠打击!为天下谋福址,为苍生尽心力!您看如何?”君莫邪一脸的德高望重,一身的圣洁与崇高,而且态度诚恳,言辞恳切。

黄衣人晕了,他被君大少爷的言语说蒙了……

“灌顶大法我倒是知道的,可这怎么可以呢?”黄衣人怔愕的道:“就算你要参加夺天之战,立场可嘉,可是我若是将毕生功力都灌顶给你之后,那我岂不是立即烟消云灭?”

“为了夺天之战,为了天下苍生!您就牺牲一次又有何妨?”君莫邪严肃地道,说话更是语重心长:“使者大人,反正您也会不参加夺天之战!那您这一身精湛玄功,岂不是要白白浪费了,最终不免要与草木同朽?那样岂不是更加毫无意义?还不如您干脆现在舍身奉献,那样却能够成全我在夺天之战上增加胜利的筹码。如此,相信这个大陆都会永远记住您今日的壮举,天下苍生,也会永远供奉您的英灵!您,将是天下永久的英雄!如何?你不会拒绝我吧?”

“不行!不行!”黄衣人剧烈的摇头:“那怎么可以?这根本就是胡闹!夺天之战可以采取别的办法,岂能用这种损害别人利益的方式?尤其老夫苦修一生,岂是易得?绝对不行!任你口灿莲花,这事也断不可行!”

“真的不行?”君莫邪表情严肃起来,痛心疾首的道:“难道,您甘心成为那历史的罪人?难道您就这么没有大局观念?你良心何在?”

“肯定不行!”黄衣人鼻尖上冒了汗,他狼狈的擦了擦:“我很抱歉,这个忙我真的爱莫能助。”

“那您来此是做什么?”君莫邪叹了口气,口气一变,淡淡地问道。

“我来劝你们几家暂息干戈,为了夺天之战,为了天下苍生,为了大局……这个……这个……”黄衣人突然目瞪口呆地怔住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所有理由,所有大义,都已经被对方这个少年刚刚说了一遍!而且自己刚刚断然拒绝了这项“伟大”的请求……

虽然对方对自己的要求实在是强人所难,但自己所要要求对方的事情岂不是也是一样?将心比心之下,自己不能答应别人的请求,那么又有什么理由去要求别人呢?

他长叹了一声,转向梅雪烟:“梅尊者,您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君莫邪强硬的道。

“老夫并没有问你!”黄衣人叹息一声,突然手臂微微一扬,一股幽幽的乳白色的雾气慢慢涣散,但君莫邪却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君莫邪不由得骇然大惊!现在自己已经是实打实的二级尊者,居然还有人能在瞬息之间不动声色的制住自己,那这人的玄功又该到了什么地步?这等手段至少已经胜过了梅雪烟的天地囚笼,而且不止一筹!

梅雪烟微微叹了口气,微微行了一礼,道:“这位圣者大人,莫邪他说得不错。他说的话,就等于是我说的。莫邪能够代替我做出任何决定!不论什么时候,也不论什么事情!我永远都会站在他的身边。即使是有关夺天之战的选择,也不会例外!”

圣者!

梅雪烟竟然称呼这个黄衣人为‘圣者大人’!

黄衣人苦笑了一声,显然很是有些沮丧地道:“如此说来,倒是老夫自讨没趣了。就此告辞了!”说完,他的身子一起,突然无声无息的爆散成漫天璀璨的光芒,光芒瞬间消失,而那道黄色人影,也就此消失不见。

梅雪烟虽然对今天君莫邪的做法很不理解,甚至是很不能接受的,但追根到底,她却依然只有义无返顾的选择支持。尤其在外人面前,她是决计不会为君莫邪塌了面子的。

“嘿嘿……小雪烟……真乖……来哥哥疼疼你。”君莫邪终于恢复了自由,立即就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实际上黄衣人的封锁对他也就是只起了极短暂时间的作用而已,君莫邪一旦开始运动开天造化功,也就瞬间解除了禁止。但饶是如此,君大少也仍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刚才那一点短暂的时间,若是对方存心要他的命,至少可以杀他死十次而有余!

所以君莫邪心中暗暗决定,今后一定要随时提高警惕,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再听到梅雪烟的话,不由得心中大为感动;再想到自己刚才说话的口气不客气,再说现在人也杀光了,貌似没事了……便死皮赖脸的缠了上来安慰。

梅雪烟冷着脸哼了一声,道:“刚才你不是挺有英雄气概吗?你不是说:‘妇道人家,滚一边呆着’?怎么现在你又来搭理我这个妇道人家了?人家不是傻的吗?我自己傻也就罢了,可别把你这个聪明的君大少爷也拐带得傻了!”

君莫邪嘿嘿一笑,绕到她身后,两手灵活的给她按摩起来肩膀,赔笑道:“其实我那句话没说完,我说的是:‘除了雪烟之外,其他妇道人家滚一边呆着去!’但是一着急,居然说漏了好几个字,真的,请务必相信我……”

“哼!”梅雪烟一扭身子,躲开他的按摩,面如冰霜:“你别理我!”

君莫邪哼哼一笑,突然手掌闪电般下滑,在她丰挺的臀部上揉了一把,抓了一下,接着又收回了手,道貌岸然的站着,一脸的宛如德高望重的道学先生老夫子一般严肃刻板的表情。

梅雪烟浑身一震,有如电流通过,只觉得浑身酥软,满脸一阵晕红,身子一软,往后倒去。

君莫邪一把抱住,却惊讶的叫了起来:“哎呀呀……这可是怎么说的?大庭广众之下,这这……男女授受不亲啊……这位女施主,还请快快站起来,老衲是一个纯洁滴人。”

嘴里说着纯洁,但两只手却是紧紧抱住,死活就是不放手了。

梅雪烟羞得满脸通红,挣扎着道:“快放手……这么多人看着呢?”

“哦?那就是说没有这么多人看着的时候……可以不放?没问题,我可以等到那个时候滴!”君莫邪嘿嘿一笑,搞怪地在她晶莹如玉的小耳朵中吹了一口气。

梅雪烟浑身又是莫名地一软,面红耳赤:“还不放开!?”

“就不放开!”又是一口痒酥酥的热气吹过去,君莫邪哼哼道:“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凶?小样的,还治不了你了!”

“先放开再说!”梅雪烟极力挣扎。

“先说了再放!”君莫邪泰山笃定,死活就是不放。手心的热气渗透了梅雪烟腰间衣服,直渗透了进去。在去东方世家的那段路上,君莫邪对梅雪烟的‘弱点’早已摸得一清二楚,此刻照方抓药,让这位梅尊者顿时娇喘吁吁,浑身无力。

“不……不敢了……”梅雪烟无奈,只好羞红着俏脸,凑到他耳朵边上轻轻地说道,声如蚊蚋,细不可闻。

“真乖!”君莫邪满意的怪笑一声,在她臀上一拍,这才放开。

梅雪烟嗖的一声窜出去了好几丈,这才回过头来,犹自满脸晕红。

转头看时,却见所有玄兽在兽王们的命令下,一个个站得笔直,背朝两人,做没看见状,但一个个的耳朵却是竖的笔直!

“你你你……你真是害死我了!”梅雪烟一捂脸,向着君家那方向奔了过去。

君莫邪嘿嘿一笑,正要跟过去,熊开山嘿嘿笑着凑了上来:“姐夫……完事了吗?”

“啥?完事了?”君莫邪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忍不住搓了搓手,似乎上面还留着一丝粉腻滑嫩的余韵,大是有些回味的道:“嗯,完事了。”

“真强!”老熊一翘大拇指:“姐夫,我太佩服你!您实在太男人了!竟连咱大姐也降伏了!哥几个对您五体投地了!真真的!”

“那还用说!男人嘛,就应该是这样子!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那还叫啥男人?”君莫邪得意洋洋的道:“老熊,我告诉你,对老婆,就是要管得严一点,若是不听话,哼!拳打脚踢这是小事,更多的时候得用棍子抡,抡到求饶为止!嗯,这才叫男人气概!”

“是是是,姐夫英明!以后我一定记住了!”|熊开山谦虚地道。将这一条驭妻宝典紧紧地记在心里……

“那啥,你慢慢体会!我过去了。”君莫邪一溜烟而去……

对于贾青云所说的天香的事,君莫邪当然着急!

但,他却知道,着急也是于事无补!左右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若是当真要发生的,那么即算自己利马回去也晚了。若是没有发生,那就不会发生!

唯有将这边的事情尽快彻底处理完毕,然后尽速赶回去才是正解!若是刻下就乱了阵脚,只怕两头都得耽搁了,那可就真的得不偿失!

所以无论天香那边是否有事,又有什么事,也要等告一段落再说。

君莫邪坚信以自己爷爷的睿智绝对能够撑过这一关,这一点,他有把握!更何况还有自己临走留下的无数布置……

若是万一有了什么意外,那么,我便要这全天下为爷爷陪葬!夺天之战又算得了什么,连爷爷的一根头发也比不上!

我自会在乎我在乎的人!

君莫邪咬牙切齿,在心中发下了一个铮铮誓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