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这就是江湖(上)

<第二更!第三更马上……>

在君莫邪的犀利如刀锋的话语步步逼迫之下,寒烟瑶终于彻底的崩溃!

她瘫软在地上,浑身已经没有了丝毫力气,两眼无神,口中却是喃喃的自语道:“我背……我背到死……”

“不仅要背!你还要照顾好我三叔!全心全意,全灵全神的照顾,用你的柔情,去弥合这些年他心里的伤痕!你要知道,他所有的前途,所有的一切,都因你的缘故毁得干干净净,更承受了莫大的羞辱,最惨的心灵摧残!”

君莫邪悠悠道:“一个本应该在万人中央接受膜拜的血衣大将,却落得现在这种惨淡样子……你应该明白他心里的苦!”

“我明白的……我真的明白的……”寒烟瑶只感觉自己心中又抽痛起来,眼前浮现出君无意被人唾骂,被人鄙视却不敢抬头的种种凄凉摸样,不由得心痛如绞,真恨不得即刻飞赴爱人身边,给予他最大的支持!

“还有我爷爷,这些年里白发人送黑发人,何等残酷!这些伤痕,也需要你这个儿媳妇去抚平,去孝顺,去照顾!还有我娘,还有我、还有我老婆……这些,都是你的责任!”

君莫邪一时嘴快,竟是一股脑儿地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寒烟瑶身上,若不是住嘴及时,几乎要将自己儿子孙子长大找媳妇的责任也扔了过去……

见寒烟瑶没口子的应承,君莫邪才暗暗地舒了口气,可累死俺了。

能在眨眼间想出这么多的理由,我容易嘛我……这一刻,君莫邪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口才真好!思维真敏捷!

君无意和寒烟瑶的心结,都是根深蒂固,要想解开,那么唯有用一种方法可行:爱!

也唯有莫大的爱意,才能解开这样的心结,也唯有爱意,才能抚平两人心中的伤痕!也唯有爱意,才能让他们愧疚的心能够安宁!

这份安心,包括他们对彼此的爱,对那些孩子们的爱……

这是一种心理感觉,虽然不算是什么实质的事,但当两个人每为那些孩子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心里就会随之舒服很多,安慰很多。

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良心!

但君莫邪这么说其实也很有私心,他衷心的希望自己的三叔三婶幸福,唯有让他们在一起,才有可能得到幸福!他让寒烟瑶照顾君无意去赎罪,但只要他们在一起,寒烟瑶照顾君无意的同时,想必君无意对寒烟瑶的招呼和呵护会更多!

这样,他们才会彼此扶持,一生一世不离不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到他们感觉自己心里安宁的时候,也将会突然发觉,自己这一生过得很有意义,而且……

那时候,想必也已经儿女成群了!

这却是君莫邪的衷心盼望。

他今天说的话虽然一点也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是声色俱厉,但,却是治疗心病的良药!

寒烟瑶以崩溃心境有意无意地答应了君莫邪的无数要求,但却从心里兴不起一点点被逼迫的感觉,相反,却感觉自己心中在作出决定之后,突然地一阵轻松,似乎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甚至连已经崩溃的心境也再度弥合了起来,且再非是前时的冰封之心,而是清明之心!

人生,也唯有有了清晰的目标,才会去追求去努力!

也唯有努力过了,才会发现人生的美丽!

这本就是真理!

希望我们一起向着我们的目标努力!

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嗒”的一声轻响,似乎有人正纵身而上。

君莫邪没有动,就这么定定地站着,冷冷看着洞口。

白影一闪,一个人出现在洞中。银城城主,寒斩梦。

“瑶儿……”寒斩梦刚一出口,突然发现了君莫邪,不由得一惊:“你是谁?”

下面的骚乱总算是暂时平息了,三大圣地接连死了两个绝顶高手,个个无精打采,也没工夫搭理银城之人。寒斩梦吩咐看紧萧家人之后,就立即前来看望自己的女儿。

因为今天这种事,毫无疑问必然会是君家方面的人做出来的。君家既然有如此实力,那么对付三大圣地,也更有了几分希望。所以他现在最担心自己的女儿。

若是万一有哪一个不开眼的上来对女儿报喜,恐怕女儿知道君家报仇有望之后,没准就会因为心中的愧疚和心事终于得以放下而立即自杀……

毕竟那天自己来的时候,女儿就曾经表露过这个意思。

所以寒斩梦不敢怠慢,这一次上来,就算要绑,也要将女儿绑下去,牢牢看住!

却没有想到一上来就发现了一个男子在这里,霎时间不由心中大怒。

“我是君家的人,君莫邪!”君莫邪有些温和的看着他:“寒城主,我们终于见面了。”

“你见过我?怎么知道我就是寒斩梦?”寒斩梦心中一松,既然是君无意的侄子,料想不至于伤害寒烟瑶。

“刚才在大厅里见过你,你也见过我,或者没看清我的面目,但却是照过面了。”君莫邪微微笑了起来。

“原来你就是那个杀手王者!”寒斩梦顿时醒悟,却不由骇然了,做梦也想不到,那位一剑杀了四级尊者卫空群的人,竟然是面前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

“雕虫小技,让寒城主见笑了。”君莫邪很谦虚地道。

寒斩梦有些无语,这是谦虚嘛?怎么咋听咋像炫耀?若这是雕虫小技,那这雕虫小技也太恐怖了!这也太虚伪了一点吧?

他一边腹诽的想着,一边快步走过去,扶起了自己的女儿,却见女儿满脸泪痕,神情委顿,不由大怒:“你这小子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君莫邪有些无奈,耸耸肩摊摊手:“寒城主这话说得……我对自己的婶婶还能做什么?莫邪乃是晚辈,从来只有长辈教训晚辈,晚辈又能对长辈做什么?”

寒斩梦一愕,突然问道:“什么婶婶?什么长辈晚辈,你小子到底在说什么!”

“叔叔的老婆,就是婶婶,三婶是莫邪三叔的老婆,如何不是莫邪的长辈,城主可听明白了!。”君莫邪大是耐心的解释。

寒斩梦大怒道:“哪个是你叔叔的老婆!君莫邪,你小子虽然玄功高明,但也不能胡说八道!就算君无意当真想娶我的女儿,也需要拿出他的诚意来!就你在这里红口白牙的一说,算得什么?”

“寒城主,这个……诚意自然是有的,甚至君家可说有极大的诚意。”君莫邪微笑道:“所以我们希望,你们萧家是否也该拿出自己的诚意,玉成此好事!”

“我们的诚意?”寒斩梦一皱眉:“什么意思?”

“当年萧家做下如此卑鄙龌龊的勾搭,难道寒家就没有责任吗?!”君莫邪淡淡地道:“你们银城寒家不想与我们君家作对,这一点我确实已经清楚看到了,但这却是基于我们目前的强大实力,若君家的实力仍止于以往,相信城主仍未必肯如此对话!当然,君家可以理解,在这个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世界里,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我们君家,只是不想与寒家为难,不想三叔、三婶为难,却并非是没有能力与寒家为难!”

“城主是明白人,想来明白这其中的分别,城主你不会当真是觉得,当年的事跟银城全无关系吧?亦或是……对君家的悲剧,寒家一点责任也没有吧?所以,我们需要需要一个平衡,而这个平衡就是,需要你们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君莫邪慢慢的说道,说话的语速虽慢,但话语中的沉重,却是显而易见。

君莫邪重提到当年的旧事,寒斩梦的面孔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惭愧,他却是一个方正之人,不愿意抹杀良心说话;何况,面对强势的君大少爷砌词狡辩不过是自贬身份,不禁一时默然!

半晌,寒斩梦终于长叹一声,涩声道:“君家之事,银城确实有难以推卸的责任,这点我不会否认,公道自在人心,勉强否认何益!只是,君莫邪,你也明白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道理,这本就是江湖的至理,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恩仇,就是江湖!”寒斩梦如是道。

君莫邪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因为,你们现在君家有了足以复仇的能力,甚至更拥有了雄霸天下的本钱,所以,你能来找我要说法,甚至是以如此居高临下的姿态!但你是否有想过,若是君家刻下仍然没有这个能力呢?结果又会如何?”

寒斩梦淡淡地道:“若当真是那样,寒家就算明知是非曲直,但仍然未必会给你们什么说法。再坦白一点说,仍会如以往一般,绝不会给你们说法!”

“江湖,就是一个这样的地方!君家无疑很惨,这点无可否认。但,这个世上,比君家还要惨还要冤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将来也还会继续发生!这样的悲剧相信永远没有断绝的时候!”

他苦笑了一声,突然冷声道:“不知君三少是否有想过,其实自从你们君家崛起的那一天开始,你们君家同样也成了一些罪恶的根源!同样有一些家庭或者孩子,或者老弱妇孺,因为你们君家进行的某些事而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受到了莫名波及,甚至万劫不复!这些你未必知情,但却肯定有,我这么说,想来三少你不会否认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