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如此主持公道!

<第二更!四千字!三更努力中……>

萧行云面不改色,根本不理他,继续侃侃而谈:“但问题就在于,事情发生的时候,寒烟瑶始终还挂着我萧家媳妇的名头,并没有正式解除婚约!寒斩梦,这个事实你应该不会否认吧?”

“当初,整个银城都知道这个婚约可能要解除!但注意,只是‘可能’而已;也就是说,所有人都知道还有这个婚约!既然有这个婚约存在,她妄自与男子勾搭,那就是不守妇道!大逆不道!寡廉鲜耻,红杏出墙!与男人勾搭,那就是丧失了贞洁,便是有辱我萧家门风!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就会永远扣在我萧家头上!这也是不能否认的事情!寒斩梦,你对我说的话可还有疑虑吗?”

“萧行云!你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雪霜清气得浑身发抖,柳眉倒竖:“多少年前的事,十年前你就闹过一次,而今日居然又拿出来说事!就算当初是婚约,却也只是口头婚约,根本就未曾有礼聘文书作实!瑶儿从来也未曾入过你萧家的门,自始至终清清白白,冰清玉洁!时至今日,仍是如此,那里有辱你萧家门风?你们萧家配吗?你们是什么东西!”

“哈哈哈……说得好,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吗?!我们萧家为了银城,数十代人前仆后继,呕心沥血,忠心耿耿,可鉴天地,可昭日月;如今,在城主夫人的嘴里,我们萧家居然不配!居然还不是东西了!哈哈哈……历代先祖,你们都清楚地听到了吗?这就是寒家对我们忠心的回报!这就是寒家对我们萧家子孙赤裸裸的压迫!已经到了何等忍无可忍的程度!就连一个妇道人家,都敢直接站出来骂我们萧家当代的主事之人!这等奇耻大辱,我萧家从今日起,与你们寒家划清界线,不共戴天!”

萧行云凄厉的长笑着,突然转过身,面对着墙壁上银城历代先祖的画像,惨然笑道:“星辰始祖啊,当年您奋不顾身,挡住了砍向您拜弟的一刀,却将你自己的生命搭了进去……但您有否想到,数百年之后,您的后代子孙却会被您拜弟的后人如此欺凌,如此侮辱?若是您老在天有灵,不知道您会如何的伤心啊,当年的事情,您是否会觉得不值啊?”

萧行云声泪俱下,脸色悲戚,看样子简直要悲愤得要痛死过去了,但见此老眼含泪光,死去活来的幽幽叹道:“世间但有银城在,萧家子孙永不绝!生生世世为祖训,天上地下不背约……寒城主……寒城主啊,您当年当着天下英雄亲口立下的誓言,声音犹在耳边回响,如今,您的子孙就要将我们萧家斩尽杀绝了啊……您若是在天有灵,您张开眼睛看看啊……我们萧家现在水深火热,我们已经是不堪重负,已经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啊……”

“萧行云!你……无耻之极!!!”寒斩梦只气的浑身都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看着说唱俱佳的萧行云,恨不得将他一把掐死!一同在银城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这位大长老竟然还是一位如此会演戏的名角!

这番话下来,简直能把人的肺都气炸了!

“我们萧家的子孙啊,竟会这般的命苦哇……”萧行云老泪纵横,突然脸色一整,咬牙切齿的道:“总算现在天下尚有说理的地方!三大圣地,素来公平公正,造福人间,泽被苍生!此刻,正有三大圣地的前辈高人在这里观礼,正好可以为我们饱受欺凌的萧家子孙主持公道!还我们冰封雪山一个清平世界,赐我们风雪银城一片朗朗乾坤!老夫坚信,是非自有公论,天理自在人心!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人在做,天在看!丹心碧血,总有公证之人!”

萧行云这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说词说完,突然转过身来,深深地向着一直看戏的逍遥至尊莫逍遥鞠躬下去,脸上神情又是悲切,又是喜悦,就像是一个被地主老财欺压了几千年的佃户,突然盼来了人民的队伍,终于翻身解放了……

“莫老,今日在这里,是非曲直,您老尽都看在眼里!如今,我萧家正自面临绝种灭族的祸事,实在是自身难保,前路渺茫,尚请您老人家主持公道!还我们萧家一个公道!让人间重现曙光,也让天下人都知道,公道是不能被亵渎的!忠诚是不能被侮辱的!请您老……主持公道……!”

萧行云一个躬身下去,就这么弯着腰站着,再不抬头!

在他身后,萧家的长老们突然都站了起来,疾步过来,跪在地上,高呼道:“请三大圣地的尊者大人明察秋毫,主持公道!”

动作声音整齐划一,仿佛是事先排练好了一般……

寒斩梦气得浑身颤抖着,嘴唇哆嗦着,满脸紫涨,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萧行云这一番说话,黑白混淆,是非颠倒,直接就是昧着良心说瞎话,而且还能声色俱佳,一言一词恳切悲恸,动人之极,可是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句话是真的……

不得不说,活了一辈子能学到这样的本事,也算是一代奇才了,太奇才!

若这萧行云练功有这一半的道行,莫说什么神玄了,就算至尊、至尊以上、尊者、甚至圣者都未必不能达成!

难道不要脸真正可以天下无敌?

一时间,大厅中陷入一团喧闹之中,隶属于寒家的长老们一个个义愤填膺,万万想不到一个人竟然真的能够如此无耻!

事实经过曲直黑白所有人尽都了然,可萧行云竟能愣是将黑的说成白的,明明是他们萧家恃强凌弱迫害他人却反说成自己受了莫大的迫害,更见将自己的一干不是狡辩成是受了偌大的冤屈……

“萧行云,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你到底还要不要你那张老脸了?萧家先祖的名声,就这样被你败坏光了……”

“萧行云!你这老儿忒也无耻!这许多年来,萧家在银城如何,人人都看在眼中,你怎么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如此的颠倒黑白、胡搅蛮缠!”

“萧行云,你自己不要脸也还罢了,但你们整个萧家竟也这般的不要脸,这样无耻的行径,真亏你们做得出来!老夫往昔真是瞎了眼,瞎了心,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样的卑鄙小人……”

“……”

想来,若不是有三大圣地的一干人在场,恐怕这大厅之内已经演变成一次流血事件了。

就在这时,隶属于至尊金城的生死尊者卫空群脸上露出一份格外庄严肃穆的神色,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威仪四射的双眼缓缓扫过一周,被他的强者气势所摄,众人无一例外尽都停住了说话,纷纷看着他。

“关于银城寒家与萧家之争,老夫乃是个外人,本不应该置啄,但,正所谓是非公道自在人心,老夫冷眼旁观这么久,也大概明白了一二。不知道寒城主与萧长老肯不肯听老夫说一句公道话?”卫空群字斟字酌的道。

“卫前辈乃前辈高人,威名素著,有话请讲,晚辈自是洗耳恭听。但有吩咐,无有不从。”萧行云恭敬地弯着腰,依旧没有直起来。

寒斩梦沉吟了一会,道:“卫前辈若有建议但讲无妨,晚辈此刻心中纷乱,对眼前情况也着实有些无所适从,正想请三大圣地的前辈指点迷津。”

寒斩梦说得虽然颇为漂亮,但人人都听得出来,他话中仍是留了极大的余地。不像萧行云一般说的那般死,“吩咐”、“建议”这其中的差别任谁都明了。

卫空群含笑道:“你们两家世代友好,迄今只怕已经有几百年的岁月了,纵说是源远流长也不为过,刻下贵城大敌当前,兵临城下,却就只为了这等小儿女之间的些须事情,闹得这般大动干戈,以老夫看来,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要知道风雪银城威震尘世,靠的非是寒家一家,又或是萧家独力可以完成的,老夫如此说法,你们可有异议?”

萧行云恭敬的道:“卫前辈字字金玉之言,正是振聋发聩,暮鼓晨钟,晚辈深感惭愧。”

寒斩梦心中却觉有些不对劲,心道你这般避重就轻的说法,却是何意?怎么是银城大敌当前,君家纵然来袭,也只会针对萧家,与我寒家有何关联?

这般重大的矛盾,怎地到了你的口中,就变成了‘为了这等小儿女之间的些须事情,闹得这般大动干戈’?这却又是何意思?但卫空群的身份在那摆着,寒斩梦却也不敢贸然得罪,口中只好不情不愿地道:“卫前辈说得是。”

“既然如此,老夫就接着说下去。”卫空群生得一副慈眉善目,声音更是格外的柔和悦耳,却听他和声道:“风雪银城屹立至今,寒家萧家,尽都功不可没,两家都为此城付出了良多的牺牲;或者也可以说,风雪银城既是萧家的,也是寒家的,本就不分彼此!同为一体,这样说,也没错吧?”

萧行云点点头,连声称是。

寒斩梦越听越有些不对劲,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什么叫做‘风雪银城既是萧家的,也是寒家的?’风雪银城从来就只是寒家的!你这说法根本就是在混淆概念,歪曲事实!

“既然两家本就是一家,那么,无论寒家做主或者萧家做主却也无所谓了。”卫空群道:“既然如此,那么既然两家为了此事产生了矛盾,岂不是很好解决?寒家已经做主了几百年,那么,就暂时让一步给萧家又有何妨?反正都是自家的产业,不管是寒家还是萧家,那都是风雪银城啊!一切为了大局,一切为了稳定,寒城主,老夫劝你还是稍退一步吧。”

“前辈的意思是……让晚辈将城主之位让给萧家?”寒斩梦愕然问道,万万没有想到以公道公平著称的三大圣地的前辈居然会说出这等混账话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可是改朝换代的大事,怎么能由你说一句就算完事了?

这算怎么回事?

你一句话就想让风雪银城姓萧了?

真按照你这般的说法,历代国家君主的江山尽都是由指挥千军万马纵横沙场的大将打下来的,那岂不是商量商量就可以让领军大将来做这帝王之位?这说法简直是混账之极!

傻逼无极限!这样的人居然还是三大圣地此行的领军人物?

“不错!老夫如此建议可尽是一番好意,你们两家为了这区区城主之位,平白伤了和气,那却又是何苦来哉?先人遗训,岂能置之不理?几百年的情谊,难道就如此一朝抛却?”

卫空群嗟叹道:“今日萧家做主银城,何尝不是你们寒萧两家兄友弟恭的见证啊。为了兄弟之义,为了这数百年的深厚情谊啊!须知荣华富贵,不过过眼云烟,便是尽皆抛却,又有何妨,想来今日之事必会成为江湖中的一段传奇佳话!”

“卫兄所言大是有理,当年寒家入主银城,早有誓言作为祖训!而且延续了几百年始终不变!这份执着与信誉,正是江湖中人人传颂的楷模!”莫逍遥感叹道:“如今萧家做主,自然也要立下誓约,永生永世,维护寒家利益不得侵犯!”

两人一搭一档,竟然想凭着这几句话之力,便要将银城易主之事作实!

“不错!萧某在此,以三大圣地的前辈高人为见证,发下宏世大愿:从此之后,我萧家定然对寒家不离不弃,永世友好!世间但有银城在,寒家子孙永不绝,生生世世为祖训,天上地下不背约!”

此刻的萧行云早已喜形于色,他虽然定力极高,但眼看到自己一生的目标即将达成,却也忍不住流于颜色,喜笑颜开。他也想发誓,但却一时间激动之下想不到什么漂亮说法,居然将寒家家祖的誓言只改了一个字,就这么说了出来。

“更可况这几年里,不过就只是为了小儿女的区区琐事,闹的如此的不愉快,实在是大大不该!老夫实在是愧对先祖,愧对历代寒家先人的照顾……在此,老夫诚心诚意的谢罪,并保证此事,永远不再发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